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400章 物竞天择

第1400章 物竞天择

  终究还是帕奎奥赢了。

  第六回合开场35秒,跟帕奎奥对攻五回合体力下降的哈顿被帕奎奥左手重拳击中,直接仰面倒在拳台上,对裁判的问话毫无反应。

  从电视画面里的面部特写看,哈顿意识模糊,已经丧失语言和思考能力——他被KO了!

  这个结果,看似变了,其实没变,因为帕奎奥仍旧是胜利者。

  这个结果,看似没变,其实变了,因为两回合被KO的哈顿会丧失自信和威慑力,而对攻鏖战六回合被KO的哈顿虽败但不失颜面,他未必会像另一个时空那样赛后退役。

  随着主裁宣布比赛结束,现场帕奎奥的粉丝立刻沸腾起来,他们起立,冲拳台上被助理高高抱起的帕奎奥竖起大拇指,集体呼喊偶像的名字。

  帕奎奥当得起这份荣耀!

  都说哈顿的打法激进,帕奎奥用行动证明他更激进,以攻对攻,让对手俯首称臣。

  刚刚的六个回合,任谁在现场或者电视机前看了比赛,都会被帕奎奥横刀立马的胆气和一泻千里的组合拳征服。

  一直坐到采访环节,边学道扭头跟祝德贞说:“走吧!”

  祝德贞意外地问:“你不是认识帕奎奥吗?不去说句话?”

  看了一眼站着一堆人的拳台,边学道说:“那边在摄像,以后再找机会吧!”

  顺着边学道的目光看过去,祝德贞低头小声笑问:“是怕兴奋过头的帕奎奥记不得你?”

  边学道闻言一愣。

  祝德贞轻声补充说:“正常人跟你打过交道后应该都不会忘了你。”

  呃……这话字面上没毛病,可为什么听上去感觉怪怪的?

  停车场。

  李兵在前,穆龙在后,另有两个保镖分散在左右。

  上车前,边学道问祝德贞:“你想吃什么?”

  跟帮自己拉开车门的李兵点头致谢,坐进车里,祝德贞看着从另一侧车门坐进来的边学道说:“我知道一家法国餐厅味道不错。”

  边学道点头:“都听你的,走吧!”

  这一趟过来看拳是附带,主要是还祝德贞那一顿饭,至于祝德贞可能有事要商量,那就边吃边聊好了。

  去餐厅的路上,车里很安静,没人说话。

  祝德贞不说话是因为她有个习惯,跟司机和保镖保持距离,不让对方轻易摸透喜好和情绪。之所以这样,因为祝家三代豪门,到祝植淳祝德贞这一代,虽然平时嘴上不说但心里阶层感很强烈,当然,豪门的高端教育让他们看上去谦逊有礼、平易近人,可对一些人来说,礼貌本身就是保持距离的一种手段。

  而边学道呢……

  他不说话,因为他还没有完全从“两回合”变成“六回合”的现实中脱离出来。

  离奇的是,边学道自己都说不清为什么今天会如此敏感。

  因为要说改变,这个时空的世界一直在改变。

  被谁改变?

  被祝海山,被边学道自己。

  两个时空旅人,接力赛似的接棒利用先知改变一些东西,所以他俩本应该是最不对“变化”大惊小怪的人,可边学道还是意外,还是吃惊,究其原因,有些改变是他主动造成的,而有些改变不明原因。

  主动造成,意味着可控。

  不明原因,意味着未知和不可控,很多时候,未知和不可控跟危险是划等号的,所以边学道才慎重其事,耿耿于怀。

  祝德贞说的餐厅到了,居然是一家露天餐厅。

  见边学道意外地看着“Mon-Ami-Gabi”的招牌,祝德贞笑吟吟地问:“怎么?不喜欢?换一家?”

  嗯……

  刚才“都听你的”已经说出口了,不好出尔反尔,边学道推开车门说:“就这儿吧!”

  祝德贞提前定了位置,两人径直走向角落的一张空桌。

  坐下后,祝德贞问边学道:“想吃什么?”

  边学道靠着椅子背说:“来份牛排,要七分熟,其他你点吧!”

  干脆利索地点好菜和汤,把菜单还给服务生,祝德贞直直地看着边学道,看了足有10多秒,直到边学道受不住开口问:“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

  祝德贞听了,意味深长地一笑,说道:“刚才一起看拳赛,可能会给你带来点小麻烦。”

  祝德贞说的隐晦,不过边学道一点就通,他笑着说:“那你还挑这样一家餐厅……”

  知道边学道指的是“露天”,祝德贞大方地说:“不遮不掩,说明心底无愧。”

  看了一眼站在餐厅对面路边的保镖,边学道一脸从容:“有道的《中华好声音》马上开播,后面两个综艺节目也快上线了,几档节目里用的都是特斯拉的车,你又是特斯拉亚太区总裁,所以……咱俩面对面谈合作,或者有点私交,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边学道说完,祝德贞一下笑了,她笑的很好看,笑容里有种很特别的妩媚。

  笑了好一会儿,祝德贞看着边学道说:“你是一早就想好了说辞?”

  边学道不置可否,看着朝自己这桌走来的服务生说:“手里有粮,心中不慌!”

  酒和食物陆续送上来了。

  端起酒杯,跟边学道轻碰了一下杯,祝德贞一本正经地说:“谢谢你百忙中抽时间陪我。”

  喝了一口酒,边学道说:“应该的。要说谢,我应该感谢你把三期80层让给我。”

  啜了一口酒,放下酒杯,祝德贞拿起一根法棍,掰下一块,伴着黑松露吃了两口,然后问边学道:“今天是你第一次现场看拳赛?”

  边学道拿起薯条说:“是。”

  “感觉怎么样?”

  “很放松。”

  “放松?”

  “嗯。”

  “还真实奇怪的感受。”

  “你呢?为什么喜欢看拳击比赛?”

  祝德贞听了,纠正说:“其实我更喜欢看UFC和黑市拳。”

  边学道很是意外,他看着祝德贞说:“那个有点血腥吧!”

  祝德贞一手刀一手叉说:“物竞天择时何曾在乎过道不道德、血不血腥?”

  卧槽!这女人说的还真挺有道理!

  边学道擦了擦手,端起酒杯说:“为物竞天择干杯!”

  跟边学道碰完杯,祝德贞忽然说:“听说你的车在沪市被人撞了。”

  边学道看着杯子口说:“小事一件。”

  “对方有一家是搞进口垃圾的。”祝德贞接着说道。

  听到这儿,边学道知道肯定还有下文。

  果然,喝了一口酒,祝德贞轻摇酒杯说:“今天上午,有个叫王久亮的自由摄影师在网上发表了一组名为《垃圾围城》的照片,引起很大反响,现在国内媒体都在关注这件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