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407章 好老板
  买海岛的事一直是傅采宁负责,边学道极少过问,现在“大功臣”廖蓼提起,他当即说:“我现在就帮你问。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要说这个岛,边学道虽然不关心,但没少往外许诺,他自己印象里就跟廖蓼、章晓龙,洪诚夫许诺过优先上岛休假。

  电话接通。

  听边学道问海岛的事,傅采宁意外地说:“我正要跟你汇报,上次发给你的加勒比海上的那个岛,购岛的大部分程序已经走完,现在只差环境评估报告,只要报告没问题,就可以确认交易完成。”

  一手拿着电话,一手冲廖蓼比划ok的手势,边学道对着电话说:“岛上开发和建设要跟上,现在有人就坐在我办公室里,等着上岛休假呢!”

  话筒里传出傅采宁的笑声,她笃定地说:“我猜肯定是廖蓼,只有她手底下那票人最渴望休假,他们也确实辛苦,现在节目大火算是天道酬勤。”

  笑着听完,边学道说:“我把电话给她,你俩聊聊?”

  “可不敢耽误你们谈正事。海岛那边一有消息我就通知你,你转告廖蓼,今年年底,最晚明年年初就能上岛休假了。”

  心里数了一下月份,边学道有点小吃惊:“那么快?”

  傅采宁笑着说:“只要资金到位,想慢都慢不了。”

  “资金不是问题。”想着有道传媒开始进入“印钞模式”,边学道豪气十足。

  “那太好了!”傅采宁高兴地说道:“等下我就让规划设计公司把跑道和停机坪延长扩大一点,再把之前砍掉的游艇码头加回来。”

  “游艇码头?”边学道有点蒙。

  “岛都买了还差游艇吗?再说游艇不是标配吗?”

  “标配?”

  “对啊!私人飞机和游艇是你这个级别老板的标配,我们当员工的不过跟着蹭点福利。”

  边学道听乐了:“我说傅总,又是岛又是游艇,接下来你打算为员工们争取什么福利?”

  “还可以提?”

  “我是个好老板。”

  “能帮助解决单身吗?”

  这个……还真解决不了!

  ……

  ……

  沪市,夜。

  皎月高悬,夜静无风。

  黄浦江边酒店高层露台上,边学道对江独酌。

  五光十色的外滩、五彩斑斓的游船和安静的江水相辉相应和谐相融,将这座城市的繁华和锦绣展露无余。

  边学道不喜欢拥挤,但也不排斥繁盛,而且实话实讲,他现在有点享受在高处俯瞰脚下这座超级都市。

  享受的源头是渐入佳境如火如荼的《中华好声音》。

  三期过后,四位导师全都找到感觉进入了角色,同时四人之间的配合也默契起来,把控现场气氛越来越娴熟,让节目的互动效果上了一个台阶,这是边学道提前看到《中华好声音》第四第五期成品得出的观感。

  相比另一个时空的《好声音》,廖蓼率队制作的节目少了几分浮夸,多了几分专注专注声音条件,专注演唱技巧,专注整体素质,专注真正人才的选拔。

  当然,这跟边学道事前提出要求有关,他一早就跟廖蓼说过:节目要抓住每个“草根”都有成名梦想和成名可能的核心,要始终将节目的公正性和公信力摆在首位,节目里不要制造低级噱头,不要编故事,不要过度消费学员的经历和身世,不要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事实证明廖蓼是一个极好的执行者。

  她准确地领会了边学道的想法,然后近乎完美地实践了出来,其中最让边学道惊叹的,是廖蓼把他提过两次的“the-voice制作宝典”鼓捣了出来。

  诚然廖蓼弄出来的“宝典”跟另一个时空的“宝典”可能完全不是一个东西,但廖蓼的工作态度让人欣赏,同时边学道有理由相信有道传媒综艺团队拥有制作“宝典”的经验后,一定能对现代电视产业精密规范的生产流程有一个深刻的认识,这种认识和经验将对《中华好声音》后面的几档节目产生正面影响,拉高节目品质的下限。

  高下限将成为“有道系”综艺节目的核心竞争力之一,竞争对手摸到门道前难以撼动《中华好声音》和《奔跑吧男人》等节目的统治地位。

  而等竞争对手们摸到门道,有道传媒综艺团队也肯定攒够经验点出新的技能了。

  新技能什么的都是后话。

  眼下边学道享受的是他“一手创造”的综艺节目火爆全国,让无数人关注和讨论。

  与也曾引发广泛关注和讨论的智为微博和kki不同,《好声音》这档节目汇聚了更多的期待和情绪,或者说这档节目走进了一些人的心里,左右了一些人的感情。

  对真正的神和上位者来说,支配生死远不如支配人的信念和情感有成就感,当然,如果神有成就感的话。

  现在边学道就是这种感觉我“创造”了一档节目,我找来一些人唱歌,然后无数人成为节目和学员的粉丝,自发为节目做宣传,为喜欢的学员打call,不惜为支持喜欢的人而加入辩论甚至骂战。

  好吧……

  你们喜欢的,你们仰慕的,你们关心的,你们推崇的,一些都在我的股掌之间,都在我一念之间,所以,你们的悲喜都由我掌控。

  这种感觉真的很爽!

  城市是由人构成的,此时远眺万家灯火,主宰感油然而生,尽管是很浅层的主宰感,依然让边学道甚是沉醉,哪个人会不喜欢这种感觉呢?

  不知不觉酒杯空了,木桌上的酒瓶也空了。

  放下酒杯,思绪从赚钱的《中华好声音》跳到了烧钱的手机上。

  oled、石墨烯、半导体……手机项目最终会烧掉多少钱边学道没法估算,也不想估算。

  有一点是肯定的,只要掌握技术,只要把手机造出来,品牌宣传推广一点问题都没有,至少在国内一点问题都没有。有道传媒手里攥着王牌综艺节目,就算广告轰炸也能把品牌立起来。

  至于成败,至于成本,暂不考虑!

  反正自己的钱跟星际里的show-me-the-money没有什么区别,反正保子女一辈子衣食无忧没有问题,不如豪赌一把,赢赢在自己手里,死也死在自己手里,过瘾了!

  正想着,桌子上的手机响。

  拿起一看,是廖蓼打来的。

  “没休息吧?”廖蓼问。

  “没有。”边学道说。

  “我看了一下你列的嘉宾备选名单,你真确定那几个运动员适合《奔跑吧》和《爸爸》?”

  目光落在江面上的一艘游船上,边学道淡定地问:“你是怀疑运动员的综艺感?还是怀疑运动员这个职业?”

  “都有。”

  “是这样,其一,《奔跑吧》这个名字本身就很运动,所以跟运动员嘉宾天然匹配,不会让观众觉得凌乱。其二,节目嘉宾的选择只有两个硬杠,有名气和综艺感。除了集团打算力捧的新人,上节目的嘉宾必须是熟脸,一定不能给人什么阿猫阿狗都能上这档节目的感觉。至于综艺感,完全是一个人智商、情商、性格和学识的综合体现,跟职业没有什么关系。”

  边学道说完,廖蓼诉苦道:“《好声音》还好一些,毕竟学员都是草根,好摆弄。到《奔跑吧》,明显能感觉到难度上升,我们跟嘉宾谈游戏模式时,他们总是问‘为什么这么做’,要不就担心‘会有损形象’,还有的极关心胜负和排名。”

  “这事不难解决。”边学道一脸轻松地说:“嘉宾上节目一定要放下包袱玩得开,要高配合度,对于怕疼怕脏怕辛苦端明星架子不按合同办事挑战节目组权威的人,不论什么咖位,一律黑名单,集团体系内所有平台同步屏蔽。”

  “这种事只能杀一儆百,不然是会犯众怒的,除非……”

  说到“除非”,廖蓼忽然停住不说了。

  边学道心思通透,立刻道:“不要打我主意。”

  静了几秒,电话那头的廖蓼说:“有件事我得跟你坦白。”

  “什么事?”

  “《好声音》毕竟只播了三期,后劲儿如何没法判断,所以这次谈广告合作时冠名和特约最有诚意的两家多少还是有点犹豫。怕夜长梦多,我跟对方负责人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

  “我告诉他们李裕肯定会晋级,然后半决赛有嘉宾帮唱环节,他们听了立刻拍板签合同。”

  嗯……

  冠名费1.5亿,报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