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430章 上钩
  秦幼宁找的咖啡厅离描澜不远,18层的高度可以俯瞰江景,位置非常不错。

  寸土寸金的地方,咖啡厅面积不大,不过氛围很好,颇有情调。

  结婚后,李裕像今天这样跟女人单独见面喝咖啡的次数一只手数得过来,基本都是当监察部长后跟个别员工下属谈一些不适合在办公室谈的事情,例如查处中层管理人员时需要当面听一些人确凿的证言。

  对李裕而言,跟女下属喝咖啡是为了工作,跟秦幼宁喝咖啡同样是为了工作。

  他来《中华好声音》不是为了出名,也不是为了追梦,而纯粹是为了完成边学道交办的任务。

  在李裕看来,《心要让你听见》一定要唱好才能更进一步推高人们对“遇到兄弟”首次合体的期待,想要唱好《心要让你听见》则需要秦幼宁调整出最佳状态,最佳状态又需要放下拘谨找到“情侣的感觉”,而情侣的感觉就算是演也得彼此熟悉一些才不会尬演。

  出于对这个链条的分析,李裕抽时间出来跟秦幼宁喝咖啡增进彼此了解,他相信秦幼宁也是出于这个目的邀请他的。

  两人约定的时间是下午16点,咖啡厅里人不多,李裕进门时只有三桌客人。

  坐下不到5分钟,秦幼宁到了。

  看见彼此,两人都笑了。

  两人都戴了眼镜,还都是那种能起到一定伪装效果的镜框。

  点完咖啡,盯着李裕眼睛看了两秒,秦幼宁开口问:“有度数?”

  李裕点头:“轻度近视,只是平时不戴。”

  “我也是。”指着自己的镜框,秦幼宁说:“一边200度,一边300度。”

  “那你近视比我严重,平时戴隐形眼镜?”李裕问。

  “很少戴。”秦幼宁答。

  “难怪有时候你看人跟别人不一样,原来是看不清。”

  心里知道李裕说的可能是自己直勾勾看他的情形,秦幼宁微笑不语,静了几秒,她扭头看向窗外的外滩说:“这是我第二次来这里,上一次来感觉不错,就一直惦记再来一次。”

  顺着秦幼宁的视线看出去,李裕说:“景观确实不错。”

  两人就这样静静看着窗外的城市江景,一直到服务员送来咖啡才找到新话题。

  往自己的咖啡杯里加了一块糖,秦幼宁一边搅动一边说:“能问你个问题吗?”

  “问吧!”

  “你们公司老大真的会上节目?”

  犹豫了一下,李裕压低声音说:“会上!你知道就好。”

  “我明白。”秦幼宁微微点头。

  喝了口咖啡,她又问道:“你来节目是自愿的吗?”

  呃……这个问题有点不好回答。

  看见李裕的表情,秦幼宁意识到问了蠢问题,她连忙说:“算了,当我没问。”

  端起咖啡杯,李裕笑着说:“我只能说如果早几年,我会更乐意。”

  看着李裕,秦幼宁也笑了起来。

  这次笑跟平时礼貌的笑有点不同,这时的她笑起来彷如阳光普照大地,又似彩虹横挂天际,耀眼多姿,煞是迷人。

  似乎直到这时李裕才发现秦幼宁是一个十足的美女,他认真地打量了对面的女孩两眼,说:“可惜了,你应该走的更远。”

  “更远是多远?”秦幼宁问。

  “我也说不准,反正比现在远。”

  “远也无非是多唱一首歌或者两首歌。咱们班强手如林,我个人风格不明显,难进四强,更别说冠军了,所以……我不怪你,你也不用自责,真的,我朋友不多,这次能认识这么多新朋友我已经很开心了。”

  话说到这份上,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近了不少。

  看着善解人意的秦幼宁,李裕端着咖啡杯说:“如果这是酒,我一定跟你碰一下杯。”

  秦幼宁听了,巧笑着问:“我可以理解为你在邀请我一起吃晚餐吗?”

  抬手看一眼时间,李裕绅士地说:“我的荣幸。”

  “真的?”秦幼宁的语气里透着意外。

  往窗外看了看,辨别好方向,李裕说:“我知道一个地方,离这里不远,听说菜的味道很不错。”

  李裕说的地方是描澜。

  ……

  描澜会所。

  边学道免费给打的广告威力巨大,会所生意一天比一天火爆,几个女老板开始轮班坐镇,好巧不巧这晚正好轮到冉敏。

  有段明秋这层关系,冉敏格外关注跟边学道和有道有关的信息,其中就包括红得发紫的《中华好声音》。

  然后,恰巧送一个重要客人到门口的冉敏一下就把进门的李裕和秦幼宁认出来了。在娱乐圈里混的人,大多对装扮有超于常人的透视能力,所以尽管第一次见到本人,李裕和秦幼宁的镜框还是瞒不过冉敏的眼睛。

  见进门的只是李裕和秦幼宁两人,身后再没有其他人,心思剔透的冉敏没有出声,而是先让一个女领班过去招待,询问两人有没有预约,一共几人。

  很快,领班回来告诉冉敏,对方两人,没有预约。

  冉敏听了,没有迟疑,直接让领班把两人领到楼上一个视野极好的六人雅间。

  领班听了一愣:“冉总,松风间已经预定出去了,再过一个小时客人就到了。”

  冉敏干脆地说:“告诉娄经理,让他想办法调整,松风间今晚我要用。”

  楼上,松风间。

  跟着领班走进包间,李裕和秦幼宁都很意外。

  李裕意外,因为在楼下他已经看出描澜生意很火,没想到竟然还有剩余的包间。

  秦幼宁意外,则是她误以为这包间是李裕提前预定的,因为看这家会所的人气实在不像这个时间段还有空余包间的样子,难道……他一早就打算请自己吃饭?

  难道自己看走眼了,其实这家伙是个撩妹高手?

  不管怎么说,有包房总归是好的。

  两人都没多问,入座,然后开始点菜。

  点完菜,李裕看着秦幼宁问:“喝点酒?”

  “OK!”

  “红酒?”

  “可以。”

  翻了翻酒单,李裕问服务生:“你家有Bin407吗?”

  服务生摇头:“抱歉先生,没有。”

  707,一瓶顶六瓶!

  李裕听了,腹诽一句真会做生意,点头说:“那来一瓶707吧!”

  一瓶没够喝!

  秦幼宁的酒量比李裕预想的好很多,喝了酒的她把高冷面具扔得无影无踪,跟平时判若两人,不仅话特别多,脸上的小表情更是秒变小朋友,可爱到酥。

  相熟之后的秦幼宁像换了一个人,李裕同样很放松。

  他已经记不得上次这样松弛地跟人喝酒是什么时候的事了,似乎自从于今出国就没有类似感觉了,于是整顿饭两人聊了很多。

  当聊到理想时,秦幼宁豪气地说:“我想30岁后买一个东南西北全通透的房子,然后每天在家转着圈儿晒太阳,不放过一分钟的阳光。”

  李裕听了,问:“你到底是喜欢大房子还是喜欢阳光?”

  “阳光!”

  “很多地方不用移动转圈也能晒一整天太阳。”

  “好吧,我喜欢大房子。”

  一顿饭吃了两个小时,李裕招呼服务生结账。

  服务生出去后,很快把负责会所日常管理的娄经理领了进来。

  进门视线在李裕和秦幼宁身上扫过,娄经理一脸和气地问:“在下姓娄,是这里的经理,请问两位对我家的环境、口味和服务可还满意?”

  李裕点头道:“可以!”

  看着李裕,娄经理又问道:“冒昧问一句,请问您是姓李吗?”

  卧槽!

  李裕被问得一怔,心想:被认出来了?这个经理也是《好声音》的粉丝?

  念头转了两转,李裕点头:“我是姓李。”

  娄经理听了,脸上的笑意更浓了:“既然您是姓李,在我家吃饭,签单即可。”

  签单?

  李裕听得一头雾水,看着娄经理问:“什么意思?”

  娄经理滴水不漏地答道:“是我家老板交待下来的,具体我也不清楚……前几天边学道边总在我家用餐正是这个包房。”

  李裕有点明白了!

  不过他不能平白收这个人情,于是看着娄经理说:“吃饭付钱,天经地义,代我跟你家老板说声谢谢,我心领了。”

  进门前已经得冉敏嘱咐,娄经理没有太坚持签单,不过给打了个大折扣。

  出了会所,李裕跟秦幼宁说:“我还有点事,你自己打车回酒店吧,到了短信报平安。”

  两人分开后,秦幼宁没有上出租车,而是一个人在外滩游荡。

  约半小时后,她从包里拿出手机,打到家里。

  “妈!干嘛呢?”

  “看电视呢!”

  “我爸呢?”

  “跟你杜伯伯一起夜钓去了。”

  “一定叮嘱他注意安全。”

  “还说呢,还不是你教的?我就没见哪个女孩跟你似的那么喜欢钓鱼。”

  沉默几秒,秦幼宁对着手机小声说:“我已经上钩了。”

  “啥?你刚才说什么?”

  “没什么,我挂了。”

  “你这孩……”

  收起手机,秦幼宁双手扶着栏杆,面朝江面回想今晚的点点滴滴。

  他请我吃饭!

  他没有送我回去!

  他亲切但始终保持距离!

  《就值得了爱》,难道竟是唱给自己的?

  ……

  ……

  (PS:祝俗人书友们2018年身体健康,心想事成,财源滚滚,大吉大利!!!)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