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438章 就是要这样香

第1438章 就是要这样香

  事关集团大老板,智为科技动用精干力量追踪,结果多个渠道得来的信息最终都指向同一个人陈喜!

  爆料者陈喜,大潼镇陈克之兄。

  “kfc餐厅事件”发生在南冲,南冲位于四山,陈氏是四山本地望族,家族势力在四山境内盘根错节,陈喜又是游走官商两道的身家亿万富商,所以他有能力拿到事发当天kfc餐厅的监控视频。

  本来刘毅松和安成栋已经对监控视频进行过清理,可这东西就算清理的再干净,警方手里也肯定存一份保留一段时间备查,陈喜拿到的就是这一份的拷贝版。

  陈喜能注意到“南冲kfc餐厅伤人事件”,因为几个事件发生时间非常接近4月12日发生kfc餐厅伤人事件4月29日有道在大潼镇拆楼4月30日陈喜开着悍马在蜀都发生车祸终生致残。

  正值壮年却成了不能人道的废人,陈喜的心理创伤比身体创伤有过之无不及。

  心理创伤来自于三方面老婆、伙伴和女人。

  陈喜和大他三岁的老婆是政治婚姻,两人一个在商一个在政,志趣不同,追求不同,所以婚姻关系早已经名存实亡,一年中大多数时间都是各过各的。

  这样的夫妻关系,在陈喜出车祸后,特别还是那样香艳而惊悚的车祸,陈喜老婆先是在医院衣不解带地照顾了陈喜10天,10天后假满离开前,陈喜老婆在病房里单独跟他说了一会儿话,她说的最后一句是:“夫妻一场,我再陪你三年,希望你好好恢复,三年后……咱们和平分手。”

  看着坐在病床旁的妻子,陈喜极力控制自己颤抖的嘴唇,深深吸一口气,咬牙说出一个字:“好!”

  他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早,更没想到妻子说话时的语气那么平静淡然,甚至隐隐透着一股仁至义尽的施舍味儿。

  陈喜接受施舍。

  他出事已经给父亲的仕途带来一些负面影响,这个时候万万不能失去联姻盟友。

  就算两家貌合神离也没关系,只要婚姻关系在,外人会觉得陈家依然稳固,而一旦陈喜立刻离婚,极易给他父亲的政治对手一个信号陈家垮了,可以墙倒众人推了。

  所以……

  说完“好”字,陈喜又直直看着妻子的眼睛说了一声:“谢谢!”

  妻子可谢,朋友难融。

  之前圈里相熟的朋友基本都知道了陈喜的事,让人尴尬的是,朋友到医院探望陈喜时,找不到合适的话开导劝慰他。

  不然能说啥?

  “哥们,看开点,直不了咱还可以弯啊,说不定还能发现新世界呢!”

  “喜哥,这些年你没千人斩也有八百人斩了,说起来这辈子也玩够本了,要不干脆就此修身养性,没准比我们都高寿。”

  “现在医疗技术这么发达,要不咱们移植一个?要是真行,正好换个硬长直……”

  渐渐的,自然而然的,陈喜淡出了朋友圈。

  没法不淡出,他们那个圈子里的人聚在一起无非吃饭喝酒寻欢作乐,陈喜现在这个样子,让他如何寻欢作乐?

  已经丢了面子,难道还要凑到人堆里,让人家在背后指指点点,他就是那个“半截”?

  朋友圈没了,事业也就没了。

  好在这些年陈喜挣了不少,后半辈子就算什么都不干也够花了,可问题是,他现在这个样子,有再多钱又有什么意思?

  诚然男人的乐趣绝不仅仅在女人身上,可换个角度看,男人努力拼搏取得成就,最高奖赏之一就是收获女人的爱慕和崇拜,而这个,陈喜这辈子都很难再拥有了。

  而除了这个,还有一项可能会成为陈喜的人生缺憾他没有孩子!

  陈喜是独生子,他无后,也就等于陈家无后。

  就算用技术手段有了孩子,他也很难给孩子一个完整的、有爱的家庭。

  由此……基本可以说陈喜的人生毁了。

  从什么都有,到别人都有的他没有,陈喜满腔悲愤无处宣泄。

  他能报复谁?

  陈克?

  陈克的仕途已经毁了,而且一定程度是受陈喜连累。

  大货车司机?

  一个40多岁的穷困中年男人,就算夺走他拥有的一切,也不足以补偿陈喜失去的万分之一。

  报复若不能产生“连本带利”或者“等值”的快感,报复又有何意义?

  夜不能寐时,陈喜躺在医院病床上追本溯源,最后他想到了边学道。

  如果不是有道拆楼,他就不会去宽慰陈克。

  如果不是被边学道轰出门,他就不会带陈克和两个女模特回城西郊的别墅泄火,而不去西郊别墅,也就不会撞上停在路边的大货车。

  一切都是拜边学道所赐!

  边学道!!

  放在出事前,精明过人的陈喜不会意气树敌,是出事后他的脾气心性不知不觉发生改变,变得偏激,变得叵测,变得极端,所以非理性地确立报复目标。

  一定程度上,陈喜完全是为了报复而报复,因为如果不给自己找个目标,不做点什么,他觉得自己迟早会疯掉。

  真的会疯掉!

  拥有的越多,失去的越多。

  于是人还没出院,陈喜就让自家兄弟调查有道的人在四山的行踪。

  身为有道在四山的管事人,刘毅松自然在陈喜的调查名单上。

  刘毅松瘸腿,这个特征让他比其他人更加好辨认,于是偶然听说大约一个月前南冲一家kfc餐厅冲突现场有一个瘸子后,陈喜动用关系调查了一下,意外地发现那个瘸子竟然就是刘毅松。

  一时抓不到边学道的把柄,有刘毅松的把柄陈喜也保存了一份,行走江湖多年,他知道“拔出萝卜带出泥”的道理。

  这一保存就是一年多,直到网上曝出边学道跟两个年轻女人同游纽约的街拍照片,直到有人爆料边学道曾在松江火车站前当众打人,直到陈喜接到一个陌生电话。

  ……

  ……

  从纽约到纽黑文,边学道想了一路,也没想好解决办法。

  他是特别,他是有“先知”,他是心思缜密,但他不是神,不能事事未卜先知。

  况且即使边学道心思再怎么缜密,也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到会因为一张街拍照片引出几年前的旧事,继而对他和徐尚秀的关系产生压力。

  事情发生后,他也想过不如干脆就此公开,你情我愿的私事,不相干的人都特么少**,再**老子一个一个收拾。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最起码得跟徐尚秀取得共识才行。

  在问徐尚秀之前,边学道先找机会跟李碧婷探口风,结果小丫头以前所未见的严肃态度一本正经地跟他说:“姐夫,老实说我一直盼着这一天,但我真的觉得现在公开不合适。也许你觉得不顾一切公开关系是爱我姐的表现,可在别人看来,你的表现和打人一脉相承,也就等于坐实了网上爆料的内容,那样无论对你还是对我姐都不好,而且……”

  说到这里李碧婷稍稍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而且,我姐不是你。你的能力和成就撑得起你的洒脱任性,我姐却只能默默承受漫天流言蜚语,没法证明自己,因为只要你俩的关系公开,无论她做什么,外界都会认为是因为有你的支持她才能做出那样的成绩。这本来也没什么,问题是现在外面很多人都觉得我姐是个不省心的女人,不省心,条件还……所以我觉得最好冷处理,反正我姐也要在耶鲁镀金,等她镀完金估计大家都把这次的事忘了。”

  瞄一眼边学道的表情,李碧婷话锋一转:“还有,你马上就要跟李裕一起上《中华好声音》了,在上节目之前,我觉得还是保持沉默神秘为好,毕竟那么多人为节目忙活了好几年,不能在关键时刻有闪失……”

  李碧婷说完,边学道沉默了。

  他不知道姐妹俩私底下是否有过交流,就李碧婷刚刚的一番话来说,他觉得小丫头看问题比较全面,且没有私心。

  然而沉默归沉默,边学道不是轻易就能被说服的人,他还是要亲口问过徐尚秀才能最终做决定。

  到纽黑文的第一晚,吃过晚饭,边学道和徐尚秀并肩坐在露天阳台上欣赏天边的灿烂红霞。

  待红霞归于天际一线,星星开始在头顶闪烁,边学道握着徐尚秀一只手说:“不想再遮遮掩掩了,要不干脆公开吧!”

  “现在?”徐尚秀侧着头问。

  “嗯,现在。”

  “那岂不是火上浇油?”

  “浇油就浇油,我的私事,谁管得着?”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你说松江和南冲的事?放一万个心,过去的事了,民不举官不究,一帮无关人等掀不起风浪。”

  静了几秒,徐尚秀轻声说:“你一步步走到今天不容易,不要鲁莽做有损名誉的事。”

  “不是鲁莽!”

  边学道左右看了看,伸手指着阳台上的一盆栀子花说:“汪曾祺在《人间草木》里写过,有人觉得栀子花粗粗大大,香得掸都掸不开,于是为文雅人不取,以为品格不高。栀子花说去你妈的,我就是要这样香,香得痛痛快快,你们他妈的管得着吗!花尚且有这样的傲骨,我又有什么可惧?”

  反握着边学道的手,徐尚秀说:“你这不是傲骨,你这是叛逆。”

  “就当我是叛逆好了。”

  徐尚秀闻言微笑着说:“你不觉得现在叛逆年龄有点大了吗?”

  “啊?大吗?咱俩同岁啊!”

  徐尚秀勾着嘴角笑而不语,半晌,她悠悠道:“你就当我还没准备好,再等我两年,好吗?”

  同一时间,加拿大卡尔加里。

  相比出事前暴瘦近30斤的陈喜站在客厅落地窗前,拿着手机拨通一个号码:“哪里见面?”

  ……

  ……

  (ps:很久之前我说过,俗人里没有无用的人物,也没有冗余的剧情,整个故事基本都在大纲的框架里,我会把之前挖下的坑一个一个填上,填完之日即是完本之时,希望一路走来的我们善始善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