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446章 得劲儿
  不用回头,听声音就知道身后是祝德贞。

  转身,看见两三步外的祝德贞,尽管彼此已经很熟了,边学道眼睛深处还是闪过一丝赞叹。

  这是今晚两人第一次近距离面对面,祝德贞这一身干练中透着优雅韵味的装扮着实让边学道眼前一亮。

  今晚宴会上美女不少,环肥燕瘦各擅胜场,可若论气质,无论谁站在祝德贞身边都得被压一头,她也许不是五官最美的,不是身材最好的,可只要她站在你面前,那份绝对伪装不出来的自信从容气度就会扑面而来,让人心折,让人倾慕,又让人望而却步。

  边学道不会却步,可是他折腾一天身疲心倦,没什么喝酒的心情,于是微微垂眼组织婉拒的措辞。

  他这么一迟疑,祝德贞立刻捕捉到,不动声色地说:“不想去就算了。”

  说完,一秒都没停,转身就走。

  看着祝德贞的背影,边学道脸上浮现一抹夹杂着意外的笑意想不到祝德贞也会有这样情绪化的举动,像极了维护自尊赌气离开的小女生。

  难道自己刚才的犹豫让她失望到失态?这跟她今晚的攻气装扮风格不符啊!

  呃……怎么说也是比较谈得来的朋友,工作上有交集特斯拉汽车在《中华好声音》等节目里投放广告,私底下有合作童超等人正在拍的环保纪录片,再加上跟祝家三代人的私交,从哪方面看,都应该给祝德贞几分面子。

  于是,在阳台上又站了几分钟,边学道返回宴会厅,他刚坐下,陈海庭就领着三个沪市本地开发商过来介绍。

  陈海庭会做人,跟徐康远和李秀珍关系处的不错,边学道给面子地起身寒暄,让陈海庭四人脸上笑出四朵花。

  一边跟陈海庭几人说话,边学道一边看似随意地在宴会厅里搜索祝德贞,反正刚才也没明确表态,完全是祝德贞自说自话。

  前面,没有!

  左边,没有!

  右边,也没有!

  咦?这是提前走了?

  恰好孟焕然从旁边走过,边学道招呼他过来说几句话,然后自然而然地换了个站位,扫视身后的人群。

  看见祝德贞了。

  她正跟两个孟家的长辈说话,看神情姿态,执礼甚恭。

  见祝德贞没注意到自己,边学道收回目光,和孟焕然陈海庭说话,待孟焕然走开,他又朝祝德贞方向看了一眼,祝德贞还在跟孟家长辈聊天,根本没朝他这边看。

  知道祝德贞说走就走的性格,边学道一边说话,一边琢磨等下过去找祝德贞问喝酒地点,等这边完事,他过去跟她见一面,反正今晚也住酒店,不用担心回去太晚打扰徐康远和李秀珍休息。

  又聊了一会儿,陈海庭几人离开了,坐下前,边学道下意识地又看了一眼祝德贞,想看她还在不在,结果,他刚看过去,祝德贞就若有所觉地看过来,两人的目光直直撞上,躲无可躲。

  四目相对,边学道冲祝德贞笑着微微点头,祝德贞目光平静如水,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在她眼中划过,然后移开了目光。

  一直到宴会结束,两人目光再无交集。

  地下停车场。

  边学道的s600刚要驶出车位,一辆红色宾利雅致开过来挡在车前,车窗落下,露出祝德贞宜喜宜嗔的脸。

  在唐根水和穆龙作出反应前,边学道放下车窗,看着祝德贞问:“哪里?”

  祝德贞回答:“上次那间酒吧。”

  “好。”

  升起车窗,雅致启动驶离,一个流畅的拐弯驶出边学道几人视野。

  s600车里,专门负责沪市市内出行的中年男司机回身问边学道:“边总,去哪?”

  抬手看了一眼时间,边学道说:“淮海路上有个moso酒吧!”

  “好的。”

  ……

  ……

  moso酒吧跟上次来似乎有些不同,至于具体哪里不同,边学道说不上来,毕竟他只来过一次,还是来去匆匆。

  上到酒吧二楼,整整一层,只坐着祝德贞一个人。

  在祝德贞对面坐下,让唐根水和穆龙去楼下等,边学道笑着问:“这是包场了?”

  抬手示意服务生过来,祝德贞淡淡地说:“前段时间重新装修了一下,今天是试营业第二天,客人还没完全回流。”

  跟服务生点好酒,见祝德贞不说话,边学道开口问:“没有别人了?”

  祝德贞点头。

  “找我有事?”

  盯着边学道看了几秒,祝德贞摇头:“就是想找个人陪我喝酒。”

  哦……

  边学道没问“为什么是我”之类低级的话,他靠在椅子上说:“乐意奉陪。”

  人已经坐这儿了,无论真心还是假意都得说点好听的。

  祝德贞听了,淡淡一笑,然后扭头看楼下的男歌手翻唱在《中华好声音》上大火的《一如年少模样》。

  听了几句后,祝德贞忽然开口问边学道:“你一开始就知道《中华好声音》会成功?”

  跟送酒的服务生说了声“谢谢”,边学道端着酒杯说:“只能说我运气不错。”

  看了边学道一眼,祝德贞没再继续这个话题,也没再开口,就那么坐着喝酒听歌,不知不觉一瓶路易十三就见底了。

  尽管被叫来喝酒结果两人总共也就碰了两次杯说了几句话,不过边学道并不抵触。

  在他看来这样静静地喝酒也挺好,起码不用勾心斗角,不用心口不一,当然,刚刚说到《中华好声音》时他没说实话,不过好在就那一句,不用浪费脑细胞圆谎。

  而且,实话实说,“祝氏之花”祝德贞长的确实很好看,她属于那种初看气场拔群生人勿近,再看五官身材无一不美让人又怕又爱心痒痒的类型。

  边学道心没有痒,他只是刚才在订婚宴上就喝了一些酒,这会儿又是好几杯路易十三下肚,心思莫名有些敏感,以至于从对面神情萧索的祝德贞身上看到了几分胡溪的影子。

  胡溪……

  再过一个半月就是胡溪的忌日,光阴无声,原来她已经走了快一年了。

  心里回忆胡溪,边学道的视线落在祝德贞的手指甲上……漂亮整齐的原色指甲,跟它们的主人一样自信。

  第二瓶酒喝到一半,祝德贞看了一眼时间说:“今天谢谢你了,陪我浪费了不少时间。”

  边学道笑着说:“是我应该谢谢你的酒和音乐,老实说,这一个多小时比之前那顿饭得劲儿多了。”

  “得劲儿?”

  重复了一遍边学道话里的这个词,祝德贞露出罕见的俏皮笑容:“你家乡话?”

  边学道笑着点头:“就是舒服的意思。”

  “真不觉得浪费时间?”

  略微有些醉意的边学道拿起酒杯,隔着杯子看楼下舞台的灯光,说:“从古至今很多人都说要珍惜时间,可怎么才算珍惜时间呢?少睡觉多工作?还是少游戏多看书?还是压缩吃饭发呆上厕所的时间,然后统统用在学习考证上?又或者是用在写诗作曲搞发明上?”

  缩回手,喝光杯里的酒,边学道继续说道:“其实……人做任何事情都是在消耗时间,至于消耗的这个时间是否有意义、有价值,不过是人们为了安慰或统治强行赋予的……因为从时间和宇宙的角度看,人类再怎么奔忙也不过一瞬,建筑、诗篇、武器、科技、理念、文明……我们创造的所有有形无形的存在最终都会消亡……从这个角度看,是不是无论做什么都是浪费时间?”

  直直盯着边学道看了足有半分钟,祝德贞开口问:“要不今晚再跟我一起浪费点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