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455章 如鲸向海

第1455章 如鲸向海

  书房里。

  分宾主落座,祝天歌身上少了祝德贞在时的长辈姿态,多了一丝风烛残年的落寞。

  红尘有情,说不留恋都是假话,可留恋也没什么用,除了让身边亲人更加难过,毫无益处。

  边学道不算亲人,所以伪装了一天的祝天歌摘下面具,因为他知道对方不会为他悲伤,最多同情他英年早逝。

  两人坐定,指着茶壶,祝天歌说:“茶应该还是热的,你自用。”

  看了一眼茶壶和茶杯,边学道说:“好。”

  见边学道没有倒茶的意思,祝天歌继续说道:“谢谢你来看我。”

  边学道点点头,没有说客套的场面话。

  两人间静了几秒,祝天歌忽然笑了笑,说:“你心里肯定很好奇我为什么找你来。”

  边学道依旧不言,探身拎起茶壶。

  目视边学道稳稳地倒了两杯茶,祝天歌开口说:“我找你来,是因为有些话只能跟你说。”

  “哦?”放下茶壶,边学道意外地看向祝天歌。

  从两人打交道的次数和交情看,这话听起来怪怪的,就好像一个点头之交的邻居突然跑过来跟你说,他为了继续跟你做邻居放弃了去美国继承姑姑的财产和豪宅。

  拿起一杯茶,喝了一口,祝天歌悠悠说道:“就像我父亲有些话也只跟你说一样。”

  嗯……

  边学道听得心头一动,不过他脸上不露声色,端起面前的茶杯说:“洗耳恭听。”

  看着边学道喝了一口茶然后放下茶杯,祝天歌说:“我很羡慕你。”

  “我生的时代不如你,我年轻时的见识不如你,我做事的空间不如你。”不等边学道开口,祝天歌继续说道:“祝家的人,做自己的来不了这里,来这里的都做不了自己。”

  没想到祝天歌抛出这么个矫情的概念,边学道饶有兴趣地问:“怎么算做自己?”

  “这么说吧……”祝天歌脸上浮现回忆神色:“你投资的那个太空旅馆项目最初是我跟毕格罗说的。”

  “你?”

  “我从小喜欢天文,我儿时的理想是当一名宇航员,后来家里生意越做越大,渐渐大到富可敌国,于是我幻想有一天成立一个私营航天公司,打造属于我的私人空间站。”

  祝天歌从容地说着,边学道眼中的兴趣越来越浓。

  “可惜!我是祝天歌!”

  指了指头顶,指了指脚下,祝天歌感慨说道:“外部没有我实践梦想的环境,内部没有我任性妄为的条件,因为我是祝天歌,所以我只能困在这富丽堂皇的牢笼里,一年中难得有几天是为自己而活。”

  说着话,祝天歌站起身,走到墙边指着墙上的几幅名画说:“这些画者,他们的名字、他们的精神、他们的情绪,藏在画里流传于世。遇见俗人呢,惊讶于他们作品的金钱价值。遇见知音呢,能隔着时空与彼时彼地的他们精神共鸣。”

  转过身,祝天歌说:“我曾经也想做一个这样的人,不一定是画家,不一定是作家,但一定要为世人留下点有价值、有意思的东西。”

  “我听植淳说您有几个基金,一直在资助教育、环保和科研。”边学道认真说道。

  摆摆手,祝天歌不答反问:“如果我的墓志铭上只写四个字,你猜写什么?”

  边学道:“……”

  洒脱一笑,祝天歌掰着手指说:“四个字——富贵闲人!”

  见边学道微微摇头表示不太认同“富贵闲人”四个字,祝天歌侧身看着窗外的天空说:“将死之时,我心如明镜。我这一辈子做了很多事,可是在我自己看来,我一事无成。你则不同,你年轻,你有时间,你赶上了最好的时代,你有资源也有运用资源的意志,所以你强于我,你现在的成就强于我,你未来的成就更是让我有些不舍得离开这么早。”

  听到这里,边学道也站起身,看着祝天歌说:“您的赞誉太重了,我真的当不起。”

  见边学道起身,祝天歌走到书桌旁,招呼边学道过去,指着祝德贞刚写的“仙”字说:“这个字你怎么拆?”

  盯着“仙”字看了两秒,边学道说:“山下是人,山上是仙,人要成仙,先得登山。”

  祝天歌听了,赞叹道:“清醒、冷静、务实,不愧能白手起家。”

  说完,移开祝德贞写的“仙”,祝天歌提笔蘸墨,当着边学道面又写了一个“仙”字,说:“有的人只能看到已经发生的事,有的人却能看得到未来,看得到未来的,大概就是仙了。”

  嗯?

  看得到未来?

  祝天歌什么意思?他在暗示什么?

  眼睛看着案上笔力遒劲的“仙”字,边学道心生警惕。

  放下笔,祝天歌话锋一转:“我在美国这边有些私人资源,等下拿给你,必要的时候可以用。”

  看着祝天歌,边学道直接问道:“为什么给我?”

  坐回椅子上,祝天歌理所当然地说:“我的习惯是把球传给离球门最近的人。祝家现在有中场没前锋,而且有些人的心思已经不在球场,而是在夜店和其他地方。”

  “我能为你做些什么?”边学道不动声色地问。

  笑了笑,祝天歌干脆地说:“两件事。”

  “你说。”

  “第一件,我听说你要上节目唱歌?”

  “是。”

  “能唱我喜欢的歌吗?”

  “……”

  “《万山之巅》。”

  静了几秒,边学道沉声说:“好。”

  “第二件……”停顿了一下,祝天歌坐直身体,郑重地说:“我希望你远离德贞。”

  远离德贞?

  祝天歌大老远找自己来,付出不小的代价,就为听自己唱一首他喜欢的歌,然后让自己远离祝德贞?

  这是什么操作?

  直直跟祝天歌对视几秒,边学道开口:“其实我俩……”

  祝天歌摆手打断道:“过去的我不关心,我只是希望你答应我……以后远离德贞。”

  尽管祝天歌语气很正常,可还是让边学道心里不太是滋味:怎么着?我追着求着黏着你们祝家女人了?我让你们祝家女人失色了?至于这么煞有介事地拿条件换我一句话吗?

  沉吟半晌,边学道平静地说:“我想知道理由。”

  祝天歌缓缓摇头。

  边学道用目光发出疑问,祝天歌靠在椅子上,疲惫地说:“你心里也有不能与人说的理由。”

  出门前,出于对一个将逝之人的尊重,边学道说:“我会跟她保持距离。”

  听边学道这样说,祝天歌开心地笑起来:“希望你的墓志铭不像我的这么尴尬。”

  谈不上不欢而散,但终归不太融洽。

  出了书房下楼,迎面遇见正跟孟清池小声说话的祝德贞,边学道克制地微微点了一下头,两人擦肩而过。

  敏锐地察觉到边学道目光里的微妙情绪,祝德贞下意识地抬头看向五叔书房,可惜肉眼看不到答案。

  一天后,芝加哥微雨。

  祝天歌从上午昏睡到黄昏,往日夕阳落山之时,他悠悠醒来。

  看见床旁两眼红肿的妻子,祝天歌努力坐起身,抓着妻子一只手说:“对不起,以后的路留你一个人独行。我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好几件答应你的事都没做到,今生至此已矣,来世若再见,咱俩谈笑风生不动情,就做一世朋友吧!”

  看了一眼窗外的雨,祝天歌重又躺下,看着屋顶喃喃地说“我要继续做我刚才的梦了”,缓缓闭上眼睛,面容安详。

  半小时后,祝天生抖着手打开从祝天歌枕头下找到的一张纸,上面写着——“游历人间五十余载,尽兴而无成。荣华如浮云,富贵不足道,今日归去,如鲸向海,非死实生。”

  ……

  ……

  (PS:感谢起点盟主【无名198611】的打赏支持,谢谢。)

  (本章完)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