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459章 好消息
  从信息渠道角度看,手握智为微博、idc数据中心和kki的边学道确实路子广,这点毋庸置疑。

  旁边一堆人在候着合练,加上说的事无关痛痒,李裕也就没继续追问,看了一眼手表,领着边学道往里走:“抓紧开始吧,大家都等着呢!”

  走了几步,李裕扭头说:“哥,你不会过两天又要换歌吧?这回真没时间折腾了!”

  “放心吧,不换了。”边学道看着集体起立的乐队乐手说。

  合练开始。

  李裕有一句话说对了:节目是录播,大不了多录几遍。

  确切地说不是多录几遍的问题,而是录出完美效果为止。

  因为边学道在《中华好声音》这种节目上唱歌,跟在集团年会上唱歌性质完全不同,就算是“助唱嘉宾”,就算是玩票,也不能唱的太离谱,这里面既有尊重观众因素,也有节目口碑和个人形象因素。

  所以无论李裕和边学道最终决定唱哪首歌,都一定要录出完美效果,直白一点讲,他俩没有其他学员“只能录一次”的压力,这也是两人频繁任性换歌的原因。

  这当然算是一种特权,只不过没有学员抗议,也没人表现出不满,因为就算是头猪,也知道在有道传媒旗下的节目组里蜚议集团**oss会是什么后果。

  况且稍微有点脑子的学员都看得出来,这一季《中华好声音》能如此成功,能获得如此大的关注,节目模式和品质固然是王牌,李裕和边学道的“名人效应”同样功不可没,学员们都沾了大佬破天荒登台献唱的光,所以没道理对两人羡慕嫉妒恨。再者说,来参加节目都是想混娱乐圈的,若是人还没火,先把有道集团**oss得罪了,那还混个蛋蛋?有些事,就算边学道大人有大量不计较,有道传媒的人也能把路全都堵死。

  一个半小时后,合练暂停,全员休息。

  专业团队就是专业团队,听李裕和边学道唱了几遍,就大致确定了改编思路,于是音乐总监跟乐队讨论方案,边学道和李裕坐在休息区休息。

  喝了几口水,李裕拧上瓶盖,接着从随身包里掏出一个小盒子,从盒子里拿出一枚古钱,攥在手里把玩。

  注意到李裕的动作,边学道好奇地问:“什么东西?”

  “古钱儿!”

  “古钱?我看看!”边学道伸手说。

  把手里的古钱递过来,李裕说:“小心点,这枚很稀有。”

  边学道听了一乐,接过钱说:“你什么时候玩上这玩意了?”

  李裕两只眼睛紧紧盯着边学道的手,看样子好像生怕他把钱掉地上摔坏了:“我爸……去年听说五常挖出好多古钱,他闲着无聊,就跟朋友开车去看,觉得好奇,花钱买了两坛子回家。”

  “买了两坛子?”

  “嗯,差不多有40斤。”

  “真的假的?不会是骗子做旧的吧?”边学道把手里挂着绿锈的古钱拿到眼前仔细端详。

  看着边学道手里的钱,李裕说:“你手里这枚不是那两坛出的,自那次之后,我爸就迷上了开筒子。”

  见边学道眼露迷惑,李裕解释说:“开筒子是圈里术语……古钱埋在地下,时间久了生锈粘在一起,像个圆形筒子。把古钱一个一个分开,就叫开筒子。”

  虽然第一次听说,不过边学道一点就通,他看着手里的古钱说:“就是赌里面出稀有的古钱呗!”

  说着话,他念出了手里这枚古钱上的字:“靖……康……通宝!?”

  边学道确定自己没有念错。

  他手里这枚古钱上的字很清晰,字体似楷书又有一点隶书的意思,十分好认。

  看着钱上的“靖康”两字,边学道抬头说:“这是岳飞《满江红》里的‘靖康耻’?”

  李裕点头:“就是那个靖康。”

  随手把钱递还给李裕,边学道说:“你倒是带个吉利点的啊!”

  听边学道这样说,李裕愣了一下。

  他接过钱,摩挲钱上的字说:“玩古钱不看那个。钱到家(乾道嘉)多的是,没人稀罕,这个……”

  捏着靖康通宝,李裕接着说道:“物以稀为贵!这个前年市价8万一枚,今年已经涨到35万了,还是买方报价,基本没人肯出手。圈里人预计再过几年,这一枚能值百万。”

  时至今日,别说35万,就是350万边学道也不会太吃惊,他问道:“你手里这个是买的还是开筒子开出来的?”

  脸上露出一丝小得意,李裕说:“开出来的,我跟我爸一起开出来的。我就跟他一起开了一次,就开出了唯一的一枚品相上好的真书靖康,这个已经算是一级文物了。”

  “然后你爸就把钱给你了?”

  “嗯!”

  “挺舍得啊!”边学道笑着说。

  “当然舍得,我爸这两年痴迷开筒子,差不多一半经费都是我出的,他还指望我继续给他钱买筒子呢!”

  “都开出靖康了,还不知足?”

  “没有知足一说!”李裕打开盒子说:“那么多王朝,那么多年号……字体、铸造局、坑口、锈色、字口……能追求的东西太多了,几乎没有止境。”

  看着李裕小心翼翼地把钱放回盒子里,边学道说:“你这么摆弄,不会破坏品相吗?”

  “会!”李裕干脆地说。

  “那你还带在身边?”

  “喜欢呗!”盖上盒盖,李裕眨眼说:“好多事都要克制自己,总得挑一件任性一下。”

  收好盒子,李裕扭头看着边学道问:“我一直没太想明白,一个经济文化高度繁荣,人口过亿的王朝怎么就在冷兵器时代被几万敌人弄得灭国了?还落得个‘耻’字,比土木堡之变都不如。”

  靠在椅子上,边学道轻拍扶手说:“仨字儿软骨头!土木堡是军事战败,从本质上说,属于我打不过你,但我不服你,不让对方从自己这里白白占便宜,并且努力打回去。靖康那两位,则属于明明战略上有赢面,却打都不敢打,不战而降直接认怂,还怂到无底线。朱家子孙虽然不怎么着调,各种没脑子作死,但至少骨头都还是硬的,敢打,要脸。再看宋朝赵家,从赵二往下数,那一帮子没一个有血性有骨头的。宋朝从上到下没血性,这点从唐诗和柳词之间的差距就能看出来,相比之下,柳词就是靡靡之音。”

  “而且……这玩意其实跟人一样,一个有钱的二愣子,别人就算算计你,多少会留点余地,因为他怕你犯浑冷不丁一刀捅死他。而若是一个有钱的软骨头,人家知道你打完左脸递右脸,打完右脸送女人,送完女人送金银,送完金银送祖宅,送完祖宅送菊花,那就肯定没完没了吃干榨净,渣都不会留一点。”

  边学道洋洋洒洒说了一通,李裕听完,再看向手里盒子的眼神有些不同了。

  叹了口气,把盒子塞回包里,李裕说:“跟你说实话吧,我本来想把它送你的,没想到你第一句评价居然是不吉利。”

  边学道听了哈哈一笑:“送我?这个我还真不怎么喜欢。你要是真想送,送点别的。”

  “你想要哪个年号的,想好了回头告诉我,我让我爸去弄。”

  “不用想,现在就告诉你。”

  “啊?”

  “别的我不要,遇上开国皇帝铸造的钱,给我留点……走吧,开工了。”边学道看着朝两人这边走来的音乐总监说。

  又练了一个半小时,当天合练结束。

  坐进车里,等车启动后,李裕忽然问边学道:“咱们现在弄的是不是也是靡靡之音?”

  扭头看着李裕,边学道说:“咱们弄的这叫精神文明。”

  李裕:“……”

  “还没跟你们说……”停顿了一下,边学道正色说:“这次去美国,我跟nbc谈妥了,他们引进《中华好声音》模式,更名《美国之声》。”

  “啥?”

  李裕吃惊地睁大眼睛:“美国之声?定了?”

  边学道点头:“定了。”

  “卧槽!!”李裕打了边学道一拳:“为什么不早说?我还当你去美国泡妞去了呢!”

  见边学道只是笑,李裕冷静下来:“这是天大的好消息,你打算什么时候对外公布?”

  收起笑容,边学道平静地说:“合适的时候。”

  回到酒店。

  边学道刚要换衣服,传来一阵门铃声。

  确认门外是酒店大堂经理,边学道打开门。

  看见边学道,大堂经理满脸堆笑:“边总,有人把这个送到前台,让我们转交给你。”

  看着大堂经理手里的包装袋,边学道问:“什么东西?”

  “说是香水。”

  大堂经理补充说:“送的人说一说香水你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