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461章 如来如失

第1461章 如来如失

  两个问题,都很私人。

  祝天歌单独跟边学道说的话,边学道可以不告诉任何人。

  而祝德贞戴不戴戒指,哪只手戴戒指,戴什么样的戒指,也跟别人没有一点关系,除了给她戴上戒指的男人。

  边学道显然不是那个男人,所以他问这个问题往浅了说有点八卦,往深了说……那就意味深长了。

  祝德贞当然知道是后者。

  从两人第一次见面决定戴上那枚戒指,她就知道有一天可能要面对这个问题。不过她并不担心,因为她从未亲口说过一句自己的婚姻状况,别人拿揣测的东西兴师问罪她概不接受。

  至于第一次见面时她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可以狡辩的角度很多,例如人胖了瘦了手指粗了细了,例如当时心情很好或者心情很不好,例如刚刚巧遇了曾经不欢而散的相亲对象,例如见面前参加的一场商务活动上有两个习惯性跟单身女性抛媚眼的浪荡子,例如订婚戒指也戴无名指上等等,总而言之,伪装成已婚引男人上钩这个假设既不成立也不会承认。

  所以,听了边学道的问题,祝德贞优雅地伸直左手,用略显自恋的眼神打量了两三秒,抬头说:“你先回答我。”

  看着祝德贞,边学道说出一句影视剧里常见的台词:“想听真话?”

  祝德贞听了,抱着双臂靠在椅子背上,微扬下颌看着边学道,似笑非笑。

  边学道问这一句,有他的理由。

  如果放在半个月前,在判断说出来无损自己利益的前提下,他会痛快地把祝天歌跟他说的话如实相告。

  可是现在,经过制香工作室那一晚,再把“他让我远离你”如实相告,极易给人占完便宜就跑的感觉。

  本来就算是想**一度后回归普通朋友也没什么,毕竟那一晚属于突发状况,而且两人也都不是拉拉扯扯纠缠的性格,问题是边学道的话死无对证,站在祝德贞的角度,很容易理解为他在找借口撇清关系。

  提裤子不认人没什么,直接说就行,可找这么一个蹩脚的借口,太不尊重人。

  即使两人没什么感情,也不能如此待人处事。

  所以边学道特意问这么一句,无论最终祝德贞信或不信,他的心意到了。

  “在你五叔书房里,他让我拆了一个字。”

  “什么字?”

  “仙人的仙字。”

  “哦……”

  祝德贞微微点头:“然后呢?”

  “然后你五叔跟我说了他年轻时的理想,说他自己这一生一事无成。”

  听到“一事无成”四个字,祝德贞脸上露出微妙的表情。

  边学道接着说:“最后他说送我一些私人资源,帮助有道发展。”

  “有条件?”

  很显然,祝德贞深谙交易之道和她五叔的行事风格。

  点点头,边学道两眼平视,直直看着祝德贞的眼睛正色说道:“他的条件是让我离你远一点。”

  边学道说完,抱臂靠在椅子上的祝德贞下意识地把左腿叠在右腿上:“我五叔跟你说的?”

  伸出右手食指,指了指头上,边学道说:“头七还没过,我怎敢胡说八道。”

  包房里安静下来。

  祝德贞拿起筷子,夹两根青菜放进餐碟里,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

  知道自己的担忧应验了,边学道没什么化解的好办法,于是也拿起筷子开吃。

  食物精致,一共12盘。

  两人对坐静静吃了10多分钟,祝德贞放下筷子,拿起餐巾擦了擦嘴,然后平静地看着对面的边学道吃东西。

  吃到七分饱,边学道拿起毛巾擦了擦手,看着祝德贞说:“这家店菜的味道还行吧?”

  祝德贞不置可否,目光在边学道脸上转了两圈,说:“你问哪枚戒指?”

  “蓝钻那枚。”

  祝德贞听了,拉开放在旁边椅子上的包,拿出一个黑色首饰盒,打开,里面赫然正是边学道记忆里那枚醒目的蓝钻铂金戒指。

  老实说他有点意外,家里再有钱,也不能这样随意地拎着收藏级的蓝钻戒指满世界溜达吧,难不成是假的?

  把打开的首饰盒放在桌子上,祝德贞问:“这枚?怎么了?”

  有心直接问“你到底结没结婚”,念头一浮起立刻被压了下去,改为问道:“戒指怎么不戴放包里?”

  垂眼盯着首饰盒里的蓝钻戒指看了几秒,祝德贞看向边学道:“你想说什么,直接点。”

  边学道微微眯起眼睛,说:“第一次见你,我记得它戴在你左手无名指上。”

  “嗯!所以呢?”祝德贞坦然对答。

  “那个手指上的戒指……不能轻易摘戴吧?”

  听边学道这样说,祝德贞把戒指从盒里拿出来,伸直左手,当着边学道的面,先把戒指戴在中指上,然后摘下来,又戴在无名指上,接着又摘下来,戴在食指上。

  这次她没再摘下来,而是竖着手,问边学道:“你觉得戴哪个手指好看?”

  边学道:“……”

  谜底揭晓,被一枚戒指误导了!

  祝德贞还没结婚!!

  见边学道一脸奇怪表情不答话,祝德贞收起盒子,放进包里,说:“今天心情好,就戴着好了。”

  将包放回原处,祝德贞眼角眉梢透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她看着边学道的眼睛问:“你希望我把戒指戴在哪个手指上?”

  得,认栽!

  戴在无名指,那算是失误。

  戴在食指,那就是麻烦,大麻烦!

  一瞬间,边学道决定执行祝天歌的告诫,跟祝德贞保持距离,不说形同路人,也是越少见面越好。

  似是看穿了边学道的心思,祝德贞平静地看着他,眼神中没有怨憎,只有柔软和坚定。

  两人无言对坐,心里都明白这是最后一次单独吃饭。

  半晌,祝德贞开口打破沉默:“我五叔说他自己一事无成,是因为有一件事他一直想做但没有做成。”

  “什么事?”边学道问。

  “科学突破奖!我五叔一直想发起设立一个奖金和权威性超过诺贝尔奖的科学类奖项,表彰在生命科学、基础物理及数学领域取得突破性成就的科学家。”

  停顿了一下,祝德贞继续说道:“他对这件事非常上心,结交了很多朋友,不过后来他放弃了。”

  “为什么?”

  “因为我爷爷不想他曝光,而且……我五叔觉得他自己的成就和名望不足以发起科学突破奖,他认为就算发起了,自己也会是奖项的短板。”

  边学道明白了!

  祝天歌虽然不凡,但真走到台前,依然难逃李泽钜和李泽楷的命运,被认为是承借父荫才有所成。加上祝天歌在祝家属于辅助型人才,他本人没有什么耀眼的商业战绩,因此也就难以服众,间接会削弱奖项的底蕴和潜力。

  看着边学道,祝德贞认真地说:“相信我,我五叔把他的人脉资源介绍给你,不仅仅是帮助有道发展,他其实是想你完成他的夙愿,因为他没有的东西,你有。”

  见边学道不说话,祝德贞拿起包挎在肩上说:“无论看史书,还是看富豪榜,我五叔对一个人是否有成就的评断标准只有一个,那就是看他是否对人类文明有贡献。”

  挎着包站起身,祝德贞深深地看着边学道:“希望他没有看错你。”

  说完,祝德贞转身开门走出包房,高跟鞋声从近到远,步伐均匀。

  包房里。

  边学道看着房门,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他跟祝德贞之间的游戏看似结束了,不过在结束前,祝德贞给他留了一道题,她会在一旁看着他答题,看他到底是凡夫还是雄杰。

  她会在一旁看她五叔有没有看错他。

  她会在一旁看她自己有没有看错他。

  祝氏之花,有几人够格近身欣赏?她若不愿意,怎会与他缠绵良宵?

  同一时间。

  包房外,冉敏想敲门又不敢敲门,在走廊里转了几圈,最终还是放弃了。

  边学道到店,她第一时间收到消息,火速赶来。

  到店里后,听经理说包房里只有边学道和一个女人,冉敏心知今晚没有送菜敬酒的机会了。

  得傻成什么样,去打扰一男一女单独吃饭?

  本来,冉敏打算等边学道两人吃完饭她在大堂偶遇,打个招呼,增进脸熟程度,讨好一下能左右自己命运前途的**oss。

  没想到,女人先离开了,剩下边学道在包房里没有动静。

  女人的直觉告诉冉敏今天不适合去打扰边学道,于是她回到办公室,审核财务进出款项。

  ……

  ……

  大洋彼岸,墨西哥。

  基本查出来了,上次在于今家门前动手伏击的是三竹帮的人,目的是报上次于今杀聂姓军火商的仇。

  在墨西哥,三竹帮的手插不进毒品交易,他们主要经营大中小规模不等的赌场、地下钱庄和妓寨,也干收保护费的勾当只收中国人的。

  查出黑手是谁后,不讲“以德服人”也不讲“韬光养晦”的于今决定反击。

  作为大哥,他必须反击。

  不然得力手下在家门口被人杀了,他屁都不放一个,还怎么带队伍?

  一番权衡,艾峰建议拿三竹帮负责收保护费那一伙人开刀,原因很简单,这个营生最招人恨,而他们又是安保公司,稍稍安排一下,弄死对方师出有名。

  设套动手前一晚,于今和艾峰坐在安着防弹玻璃的露台上对月喝酒。

  看着眼前灯火明暗不均的城市,艾峰感慨地说:“看着这里,再回想国内和美国,总感觉差了点什么,果然发展是硬道理。”

  “硬道理?”于今咧嘴一笑:“世界上只有三个硬道理民兵,白杨,东风!”

  ……

  ……

  (ps:家里word有问题,保存按钮失效,撤销按钮失效,关闭时不提示保存,最愁人的是间歇性抽风,抓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