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478章 风会穿过整片海洋

第1478章 风会穿过整片海洋

  蓝天下,码头边。

  边学道手拿酒瓶对海低语时,有人朝码头走来。

  来者一共三人,其中一人坐在轮椅上,一头白发十分醒目。

  穆龙视力很好,远远认出轮椅上的人去年在胡溪葬礼上见过,于是拉住想要下车的唐根水说:“不用下去。”

  唐根水问:“认识?”

  穆龙点头。

  这时三人走近,视力差一些的唐根水也认出了轮椅上的人——林向华!

  松江大成地产老总,胡溪在松江时的秘密盟友,江湖传言中跟边学道有“杀子之仇”的林向华。

  身为有道集团安保主管,唐根水一直安排人重点“关注”着林向华。

  大约一年前,林向华突然宣布把公司交给外甥张成材打理,他本人断绝一切社会关系,深居简出,彻底淡出松江商界。

  即便淡出,唐根水也能认出林向华,只不过他没想到林向华会坐轮椅。

  码头上。

  看见闻声转过身的边学道,林向华同样很意外,他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边学道,明眼人都看得出有道集团正处于扩张关键期,按说老总不该这么闲。

  转身看见坐在轮椅上,腿上放着一束白菊的林向华,边学道没表现出太多意外,他拿着酒瓶,向前走了几步,看着林向华说:“你来了。”

  林向华点头:“我来了。”

  一年前在胡溪葬礼上,两人已经仇怨俱泯,时隔一年在这个特殊的地方再次见面,两人心里都生出惺惺相惜之感,所以随手把酒瓶交到推轮椅的中年男人手里,边学道挥手说:“我跟林总说说话。”

  跟林向华一起来的两人什么都没说,听话地走开了,在松江混的人,就没有认不出边学道的。

  推着轮椅走到码头边,边学道迎风而立,林向华望海默然。

  过了差不多10分钟,林向华拿起腿上的白菊,挥臂扔进海里。

  盯着海面上随波浮沉的花束看了一会儿,边学道扭头问林向华:“你的腿怎么了?”

  看着海面,林向华说:“脊椎压迫神经。”

  “找好医院了吗?”

  “找了好多家,都说压迫的位置不太好处理。”

  停顿了一下,林向华接着说:“如果我不在了,你来的话,请帮我带束花。”

  静了几秒,边学道沉声说:“好!”

  林向华走了。

  走之前,推轮椅的中年男人掏出名片,恭敬地递向边学道:“边总,张成材,请多关照。”

  看了仍旧痴痴望着海面的林向华一眼,边学道接过名片,打量两眼,看着张成材说:“今天没带助理,林总那儿有我电话,有事可以打给我,也可以找丁总。”

  丁总!

  有道集团只有一个丁总,那就是名声在外的常务副总裁丁克栋。之所以名声在外,因为四山大潼镇的楼正是丁克栋亲自主持拆的。

  边学道原本已经想走了,结果被林向华这么一打岔,他坐回长椅上,脑子里翻来覆去都是刚才林向华那句“如果我不在了”。

  让保镖又送了一瓶酒过来,边学道继续对海独饮。

  他喝的很慢,不知不觉天边金乌西坠,暮色渐笼。

  就在唐根水忍不住想要上前劝边学道回酒店时,一辆黑色的迈巴赫62s朝码头驶来。

  车稳稳停下,看见从车里走出来的女人,唐根水愣住了,穆龙也愣住了。

  是祝德贞!!

  唐根水发愣,是因为祝德贞今天虽然一身黑,但装扮给人的感觉十分女人,非常惊艳。

  穆龙发愣,则是因为祝德贞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去年胡溪海葬时唐根水不在场,他想当然地以为祝德贞跟刚才的林向华一样,都是来怀念故友的。

  可是穆龙知道,去年送别胡溪时祝德贞不在,她甚至根本都不该知道这个码头。

  而祝德贞之所以知道这个码头的位置,是穆龙告诉的。

  现在祝德贞这样前来,说是偶遇鬼都不信,几乎等于告诉边学道,他身边有内鬼。

  一向冷静的穆龙额头瞬间就见汗了。

  他知道自己这个老板既重情重义,也心狠手辣,今天祝德贞这样鲁莽行事,等于把他半个身子推进了鬼门关。

  祝德贞和边学道共度春宵那一晚唐根水就在楼下,他知道两人的关系,所以示意护卫们原地待命。

  穆龙则在心里快速思考脱身之法,可惜他把去年在场的人想了个遍,也想不出谁能替他“泄密”。

  祝清源虽然也是祝家人,虽然他有跟祝德贞说这个码头的身份,可问题是祝德贞跟胡溪没交集也没交情啊!

  思来想去,穆龙生出了马上离开的冲动。

  最终,理智让穆龙忍着不行动,因为在他印象里祝德贞不是一个不知轻重的莽撞女人。另一方面,万一祝德贞有合理的解释,而他又跑了,等于把祝家给卖了,那样一来,不仅边学道会追杀他,祝二爷也会追杀他,甚至比边学道更想杀他。

  穆龙那边心里波涛汹涌,边学道这边丝毫不知,直到祝德贞走到长椅前优雅地坐下,空腹喝了半下午酒的他才发现身旁多了一个人。

  看着眼露疑惑的边学道,祝德贞翘着嘴角说:“好巧!”

  转头朝左右看了看,边学道微微眯起眼睛。

  祝德贞见了,指着边学道手里的酒瓶说:“能给我喝一口吗?”

  边学道把酒瓶递了过去。

  接过酒瓶,祝德贞看都没看牌子仰头就喝了一大口,然后拿着酒瓶问边学道:“你在这里坐了多久了?”

  边学道不答。

  仰头又喝了一大口,祝德贞看着海面说:“能跟我说说她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吗?在你眼里。”

  在你眼里……

  听到这四个字,边学道莫名想起胡溪去世前说过的那句“我以为我在你眼里就是一个没教养的不太正经的花痴”。

  胡溪说对了吗?

  好像还真差不多。

  一年多前,胡溪在边学道心里跟“好女人”这个定义是完全绝缘的。可是所有那些不好的、负面的印象,全都随着一个指甲油瓶沉于大海,余下记忆里难以忘怀的点点滴滴,提醒边学道,世上的人,缘分一到,一别无期。

  “嗯?”

  连问两句边学道都不答话,祝德贞微微扬起眉毛。

  胡溪也爱扬眉毛,所以看到这个表情后,边学道开口说:“是一个没教养的不太正经的花痴。”

  “什么?”

  “她是一个没教养的不太正经的花痴。”

  祝德贞忽然笑了起来,她把酒瓶还给边学道,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原来……你喜欢……不正经的花痴。”

  边学道举瓶喝了一口酒,不说话。

  祝德贞忽然探身,把嘴凑到边学道耳旁,说:“我到今天才真正看清你,一个可怜的男人。”

  边学道依旧不说话,不过他也没躲开身体。

  男人女人之间就是这样,一旦发生过最亲密的接触,便没有那么多顾忌了,就像现在,边学道跟祝德贞对嘴喝同一瓶酒,两人都很自然不觉得别扭。

  嘴唇离边学道的耳朵又近了一些,祝德贞说:“你可怜……因为你跟很多男人一样,拥有时不知道珍惜,失去了又心心念念。”

  “还有,你身边那么多红颜,却没有一个知己……”

  边学道想要反驳,祝德贞在他耳朵上轻轻亲了一口,继续说:“不用反驳,你的举动已经说明你精神上的知己在这片海里,有些话,你肯定只跟她一个人说过。”

  卧槽!完全正确!

  不算祝海山那个同类,有些话边学道确实只跟胡溪一个人说过,当然,如果那种形态还算是胡溪的话。

  扭头跟祝德贞四目相对,闻着熟悉的女人香气,边学道问:“所以呢?”

  “吻我!”祝德贞突然说。

  边学道睁着眼睛,纹丝不动。

  对视了几秒,祝德贞嫣然一笑:“被我五叔吓住了?你这样,以后还能敢爱敢恨敢作敢当么?”

  见边学道还是一动不动,祝德贞坐直身体,挽了一下头发说:“算了,我走了,你继续在这里缅怀错过的人吧!对了,我喝酒了,不能开车,你借我一个人。”

  嗯?

  借人?

  “借谁?”边学道问。

  “你的人,你说的算。”祝德贞目光灼灼地说。

  直直看着祝德贞的眼睛,几秒钟后,边学道说:“穆龙?”

  祝德贞听了,站起身说:“行,就他了。”

  说完,她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又坐下来,再次凑到边学道耳旁说:“别把秘密告诉风,风会穿过整片海洋。”

  ……

  ……

  平地一声雷。

  燕京时间2009年9月27日上午10时,有道影视传媒官网和有道影视传媒在智为微博上的官微同步发布消息,正式宣布有道影视传媒已与美国、英国、德国和法国四个国家的电视台达成版权合作协议,将《中华好声音》(The-Voice-of…)节目版权授权给美英德法四国的合作电视台,授权期均为5年,有道影视传媒已获得相应的版权许可费。

  公告一出,全网鼎沸,业内一片欢腾。

  美国……英国……德国……法国……国内原创的综艺模式终于输出到欧美主流电视市场,这算是奇迹吗?

  不,这是神迹!!

  对于一个崛起中的东方大国和国民来说,输出本国综艺模式的意义大于经济收益,输出到美英德法等老牌资本主义强国的意义又大于模式输出本身。《中华好声音》这次向海外输出,等于在燕京奥运会向全世界展示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和平发展的巨大经济成就后,再次向全世界展示中国人的文化创造力和活跃度。

  说白了,等于告诉全世界人民,我们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两手抓,两手都很硬。

  消息发布不到一小时,有道影视传媒就接到了国内三家最权威媒体的采访电话,在确认了消息的真实性和准确性后,中央电视台表示希望采访廖蓼和边学道,同时明确告知如果采访顺利,报道将会出现在晚7点的《新闻联播》中。

  廖蓼人在国内,采访没问题。边学道人在加拿大,只能由驻加拿大记者进行采访。

  采访非常顺利。

  当晚的《新闻联播》中,用时2分26秒报道了《中华好声音》版权输出海外的相关新闻。

  剪辑的镜头里,有11秒是边学道和李裕登台的画面,这一下,等于坐实了他对《The-Voice-of…》成功输出欧美的“加成”作用。

  《新闻联播》播出当晚20时,有道影视传媒官网和有道影视传媒在智为微博上的官微趁热打铁发布消息,新一档原创户外真人秀综艺节目《奔跑吧男人》将于10月9日(星期五)晚21时接棒《中华好声音》播出。

  微博一出,第一季《奔跑吧男人》未播先大热。

  次日,受多重利好影响,东星传媒集团市值在已涨300%的基础上再度大涨,热得发烫。

  到这时一些人才看明白当初边学道溢价收购东星传媒集团10%股权的操作多么高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