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480章 雄鹰四周空空荡荡

第1480章 雄鹰四周空空荡荡

  边学道没想过骑木马,也没想过采雏菊,他想的最多的是赚钱给家人优质生活,是体验这个世界的千百种精彩,是获得尊重,是让自己吹过的牛逼成真,以及见一见天下巨子。

  问题是有些人好见,有些不好见,以边学道今时今日的身份地位也不好见,其中“难度”最高的,当属乔布斯。

  为什么见乔布斯难度高呢?

  两个原因——第一,乔布斯2009年年初查出肝硬化晚期,必须进行肝移植,身体条件不允许见客。第二,乔布斯个性狂傲,他对C国存有明显的歧视和偏见,这种偏见甚至辐射到国民个体。

  客观原因加上主观原因,所以尽管苹果产品在C国受到狂热追捧,但乔布斯没有访问C国的想法,也没什么C国朋友。据传不少C国商人给说客们开出天价想跟乔布斯吃一顿饭,可惜乔布斯不差钱,地位和性格又使他不会看在XXX的面子而跟他不想见的人见面,所以无一成功。

  边学道从未想过带着专职摄影师跟乔布斯吃饭,但他确实想跟这个被外界誉为“美国最伟大创新领袖”的传奇见一面,原因也有两个——其一,祝天歌想做而没做成的“科学突破奖”让边学道心动,而他如果想把这件事做成,必须要有乔布斯这个级别的牛人支持才行。其二,他知道乔布斯满打满算还有两年的寿命,来这个时空走一遭,若是没能见一见这位创新兼美学大师,没能见一见这位改变世界的超级大牛,还是蛮遗憾的。

  而除了不想有遗憾,边学道想见乔布斯还有另一层考量——“科学突破奖基金”筹备、设立、宣传起码要半年时间,再用半年左右时间筛选、评奖、协调、颁奖,时间加一加,也就意味着如果乔布斯同意赞助基金,他在世时最多也只能办一届。

  换言之,第一届“科学突破奖”之后,奖项将成为乔布斯生前绝唱,成为他遗世之奖。

  人类有尊崇逝者的情结,相比活着的大佬,逝去的乔布斯无疑会为“科学突破奖”增加光环,使奖项更具荣誉属性。

  当然,赞助“科学突破奖”没有谁占谁便宜、谁利用谁一说,因为这件事本身是互相成就。

  如果两方谈拢,边学道固然借用了乔布斯的声望,乔布斯也等于用奖项为自己树了一座不朽之碑。

  要知道21世纪是科技爆炸的时代,苹果产品再牛,也不可能在一个领域统治太长时间,而一旦出现颠覆性技术和产品,诺基亚今日的命运未必不是苹果明日的归宿。

  到那时,人们的生活中可能不再有苹果的产品,但人们会顺着“科学突破奖”和获得过“科学突破奖”的牛人们忆起曾经有一个了不起的家伙叫乔布斯,就像“诺贝尔奖”让诺贝尔不朽一样。

  可惜,虽是双赢之局,但因为乔布斯情况特殊,操作起来风险颇大,左思右想后,边学道打算放弃见乔布斯。

  理由很简单,好歹他现在也是一方大佬,若是被不近人情的乔布斯拒见并且说出去,势必成为对手津津乐道的谈资,往严重了想,他通过《中华好声音》版权输出为国争的光,都有可能因乔布斯拒见丢人丢回去。

  事情转机出现于乔布斯重返苹果,和祝天歌葬礼上的8张名片。

  2009年9月9日,iPod特别发布会上,接受肝移植手术后的乔布斯光芒万丈地回到公众面前。

  这时的乔布斯已经从医生口中得知自己的生命只剩两年——这次是最终宣判,没有幸运的意外。

  结果就是……

  人之将死性格日益平和,边学道本人的耀眼成就,加上重量级说客,以及有道全力进军手机领域,多重因素,让乔布斯决定见边学道。

  不仅见,规格还很高,乔布斯邀请边学道去他家做客。

  按照说客传回的说法,边学道的商业成就同样让乔布斯倾目,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乔布斯也想见一见边学道这个亚洲传奇天才,听一听他对经济和科技的见解,毕竟蚂蚁周围熙熙攘攘,雄鹰四周空空荡荡。

  挂断说客的电话,略一思忖,边学道拨通了单娆的手机。

  虽然一直坚持学习英语,但还是带上英语更好的单娆才稳妥。

  而且乔布斯已婚,去乔布斯家里做客,带上女伴更显亲近重视。

  另一方面,既然已经决定用曝光的方式给单娆等人一个身份,那见乔布斯无疑是非常好的机会,以单娆的交际能力,这样的高端社交,必定给她在美国未来的发展带来极大益处。

  ……

  ……

  加州,帕罗奥图市。

  鉴于乔布斯的个性名声在外,边学道只带了单娆,其他随行人员全都留在酒店待命。

  单娆开车,边学道坐车,一路上单娆反复确认有关乔布斯、劳伦娜和苹果公司的一些关键信息。

  无论单娆多么自信,她都无法将乔布斯和劳伦娜这对夫妻当作平视对象,因为乔布斯的厉害之处正是让普通人崇拜,让精英敬畏。

  越是精英,越能明了乔布斯的过人之处和可怕之处,越能明了乔布斯的成功不仅仅建立在远见和天才级的创造力上,还建立在他的勇气、坚持、苛求、专注、判断力以及对人性的洞悉上。

  也正因为有这么多超于常人的优点,才能让人们忽略他的傲慢、偏执、粗暴、任性、易怒、挑剔、自恋、冷漠、心胸狭窄和拒绝认养亲生女儿等“渣劣属性”。

  就这样,心里揣着“渣劣”和“伟大”两个极矛盾的标签,单娆见到了乔布斯本人。

  携妻子站在门前迎接客人的乔布斯很瘦,非常瘦,透着大病初愈的虚弱和憔悴。

  让单娆惊奇的是,乔布斯身上的衣着跟演讲视频里完全一样——黑色圆领衫加牛仔裤、运动鞋。

  初次见面,女主人劳伦娜先热情地开口:“嗨,边,单,欢迎你们来我和史蒂夫的家。”

  只一句,边学道和单娆就看出劳伦娜比乔布斯更善于交际,更有亲和力。

  在门口简单寒暄,四人进屋,这时从屋子里跑出来几个白人小孩把边学道和单娆吓了一跳。

  四个看上去大约七八岁的小孩,其中两个孩子头上戴着日本风格的卡通面具,见到边学道和单娆,其中一个男孩摘下面具,看着边学道问:“你是日本人吗?你认识我的面具吗?”

  有点尴尬的问题!

  边学道微笑摇头:“不,我是C国人。”

  “哦。”男孩听了转身跟伙伴们去了左侧的房间。

  看着孩子们离开,劳伦娜歉意地说:“他叫乔治,是邻居家的孩子,偶尔让我和史蒂夫帮着照看一下。”

  边学道听了笑着点头:“没关系,我喜欢孩子。”

  单娆挽着边学道胳膊说:“我也喜欢孩子。”

  见面氛围很融洽!

  明明是初次拜访,劳伦娜却表现出招呼多年老友的感觉。

  尤其让边学道和单娆意外的是,劳伦娜居然是《我的世界》的粉丝玩家。

  单娆是提莫拿娱乐创始人之一,尽管不懂技术,但对《我的世界》的架构、玩法及研发趣事还是了如指掌的,这个身份让她一下拉近了跟劳伦娜的距离,两人聊得不亦乐乎。

  聊天过程中,边学道看出乔布斯也玩过《我的世界》,不过很显然,《我的世界》这种低像素的游戏画面不对乔布斯这个完美主义者的口味,于是两人转移到乔布斯的禅室喝茶。

  乔布斯是地道的美国人,但他参禅喝茶,算是佛教徒,他的精神导师是个日本僧人,叫乙川弘文,所以乔布斯的禅室很日式。

  虽然日常喝茶,但乔布斯不精于茶道,泡茶倒茶完全没有章法,随意的很,这也切合了一些人对乔布斯的评价——“他有僧人的专注,却没有那份同情心。”

  在边学道看来,乔布斯拘于“禅”的形式,但不拘于“茶”的形式,这是取舍由我的表现,说明他自我意识强烈,不拘于凡俗眼光和规则。

  确实不拘!

  只喝了一口茶,乔布斯就放下杯,看着边学道说:“查尔斯说你想见我,我很好奇你想从我这里获得什么。”

  “我想设立一个基金……”

  边学道坦诚地回答,只不过因为他平时英语说的少,组织措辞有点慢。

  乔布斯显然没有等人慢吞吞说话的习惯,他抢话说:“哦,慈善,我对这个不感兴趣,如果你坚持,可以找劳伦娜聊聊,也许她会喜欢。”

  前世看过一篇题目《“零慈善者”乔布斯》的文章,所以边学道没将这番说词视为“傲慢的拒绝”,他补充说道:“不,我说的不是慈善基金,是‘生命科学突破奖基金’。”

  “生命科学突破奖基金?”

  “是!设立生命科学突破奖、基础物理学突破奖、数学突破奖、新视野奖等奖项,奖励在生命科学、基础科学等领域取得重要成就的科学家,给他们提供更自由和更多的机会,帮助他们取得更大的成就。”边学道最后说:“我想把‘突破奖’单项奖金定为300万美元,让它成为科学界第一巨奖。”

  静了几秒,乔布斯问:“所以你需要我赞助?”

  边学道点头:“对。”

  直直看着边学道,乔布斯脸上露出一丝玩味之色,问道:“这就是你的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