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482章 布局东南亚

第1482章 布局东南亚

  东南亚,泰国。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10月的曼谷气温依旧很高,不过雨季已接近尾声,入境游客较7、8月明显增多。

  一身夏装的杨浩和身穿蓝色长裙的蒋楠楠站在排队通关的队伍中,两人偶尔低头耳语,像极了周围赴泰旅游的情侣组合。

  两人不是来旅游的,而是被边学道叫来帮苏以的。

  苏以一个人从美国到泰国筹建酒店,尽管出发前已经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可抵达泰国实际展开后,还是被巨大的工作量打了个措手不及。

  市场调研……酒店定位……项目可行性分析……选址……土地勘察……确定酒店规模……酒店档次……酒店设计……立项审批……工程报建……施工图审查……等等等等。

  这还只是前期筹备工作的一部分,后面还有招聘有经验的管理团队,以及设计经营管理模式等工作。

  说白了,筹建酒店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能担起来的,必须有团队,还得是复合型团队才行,比如团队里必须要有酒店投资方面的专业人士,必须要有财务经营分析方面的专业人士,必须要有酒店市场营销方面的专业人士,必须要有酒店布局和工程方面的专业人士,还要有餐饮配套服务和客房经营方面的专业人士……这些人,无论缺少哪一方面的经验和建议,都可能让整个酒店项目出现致命缺陷,最终导致投资失败。

  有些东西就算苏以想不到,“资深老板”边学道和温从谦也是心中有数的,只不过两人知道苏以为什么急匆匆“逃离”美国,没有挽留的立场,也没有稳扎稳打的时间,只能陆续调集资源辅助苏以。

  边学道最先想到的人是蒋楠楠。

  蒋楠楠大学学的是酒店管理专业,毕业后在沪市星级酒店工作,在习惯用熟人的边学道眼中,关系亲近且专业对口的蒋楠楠是赴泰帮忙最佳人选之一。

  当然,蒋楠楠之前的职务层次谈不上高级,从经验和眼界上说,很难替苏以独当一面,但她忠诚可靠的属性是泰国合伙人和职业经理人所不具备的,所以,在边学道的想法里,懂行的蒋楠楠是一道防护墙,避免跨界的苏以被人糊弄而不知。

  想用蒋楠楠,就不能不安排杨浩。

  跟上次让蒋楠楠辅助徐尚秀筹备“免费午餐”不同,如果让蒋楠楠去泰国辅助苏以筹建酒店,则意味着蒋楠楠至少要在泰国待上三五年,这样一来,于情于理都要给杨浩也安排一个身份,免得两人长时间两地分居。

  而且仔细想想,杨浩也很适合来泰国帮忙。

  杨浩则当过售楼员,后来知道他是边学道同寝室友,老总陈海庭直接把他提为助理,公司大会小会、各种社交场合全都带在身边,着力栽培。陈海庭心里知道留不住杨浩,但他还是下力气培养杨浩,为的不是多一个左膀右臂,而是结一份善缘,日后好相见。

  能在沪市开发豪华小区的陈海庭自然不是凡夫俗子,他栽培杨浩,就像大号带小号下副本,小号经验蹭蹭蹭涨的那叫一个快,现在,眼界和级别提上来的杨浩,刚好配合苏以在曼谷选址建酒店,简直再合适不过了。

  另一方面,杨浩曾为女朋友受辱千里刺杀,虽然他冲动的行为不可取,但也说明他骨子里有血性有杀气。

  边学道认为杨浩这种气质适合在异国创业,哪怕是号称“微笑之国”的泰国,浑人坏人恶人一样不少,软趴趴的性子肯定要被当地人欺负,杨浩这种外圆内方的性格更容易站住脚。

  基于以上考虑,边学道打电话给杨浩,问他愿不愿意去泰国,让他好好跟蒋楠楠把事情说清楚,别勉强,别为难。

  电话里,稳重的杨浩说跟蒋楠楠商量一下,10分钟后给边学道回电话,结果不到5分钟,杨浩就回复说他和蒋楠楠愿意去泰国帮忙。

  傻子才会拒绝!

  边学道开金口,这次拒绝了,还有下次吗?关系还处不处了?

  再者说,人家说“帮忙”那是客气,还能当真?脑子得蠢成什么样子,才会真以为边学道找不到别人帮忙所以找自己?老话儿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以边学道的地位和财力,什么高端人才找不到?人家客气说“请你帮忙”,那是提携你好吧?!

  杨浩不傻,蒋楠楠同样心思通透,所以杨浩电话里只说了几句,蒋楠楠立刻说:“答应答应,你这就回电话说咱们去泰国。”

  就这样,杨浩和蒋楠楠放下装修到一半的房子,办好签证,立刻飞往泰国。

  在机场候机的时候,蒋楠楠忽然问杨浩:“你说男女之间有纯友谊吗?”

  正捧着《货币战争》认真阅读的杨浩抬头问:“什么?”

  蒋楠楠重复问了一遍:“你说男女之间有纯友谊吗?”

  杨浩咧嘴一笑:“有,女人越丑越纯!”

  蒋楠楠听了,愁眉不展地说:“那完了,他俩肯定纯不了。”

  “他俩?谁俩?”杨浩问。

  蒋楠楠用看白痴的眼神看杨浩,不说话。

  转了转眼珠,杨浩恍然大悟:“你说他俩啊!不对啊,你没见过苏……啊,你怎么知道她好不好看?”

  伸手指用力戳了一下杨浩脑袋,蒋楠楠气道:“你这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我怎么没见过?”

  “哪里见的?”

  “李裕婚礼,你忘了?”

  “哦!!”

  杨浩长长“哦”了一声,说:“对啊,那次你俩都在。”

  见蒋楠楠一脸愁相,杨浩接着说:“他俩纯不纯是他俩的事,你愁什么?”

  拍了杨浩手里的书一下,蒋楠楠说:“你是不是读书读傻了?”

  “我怎么傻了?”

  无语了几秒,蒋楠楠小声说:“我是哪伙儿的?”

  “你?”杨浩瞪大眼睛看着蒋楠楠。

  “笨呢!徐啊!”

  “嗯,对!”

  “那你说我在泰国,要是发现苏跟……那谁……有事,我是告诉徐还是不告诉徐?”

  杨浩:“……”

  静了几秒,杨浩皱眉说:“两难啊!”

  “对呗!”蒋楠楠苦着脸说:“告诉吧,传出去,苏跟那谁肯定不满。不告诉吧,徐事后知道了也肯定不高兴,你说怎么办?”

  想了想,杨浩说:“还是不说吧!毕竟……是根本。”

  “也只能先这样了!走一步看一步吧!”蒋楠楠叹气说。

  几分钟后,见身旁的杨浩继续专心致志地看起了书,蒋楠楠用脚尖轻轻踢了杨浩一下,说:“有那么好看吗?”

  杨浩抬起头,两眼放光地说:“这是好书!结合眼下的金融危机,会发现书里不少真知卓见,幸亏作者把这些东西写出来,不然咱们国家还不知道要吃美国多少亏。”

  “呵呵!”

  瞄了一眼书的封面,蒋楠楠戏谑地问:“你知道这人的国籍吗?”

  “国籍?”杨浩一愣。

  “人家是美国籍。”

  享受了几秒钟杨浩吃惊的表情,蒋楠楠继续说:“你觉得一个美国人……会呕心沥血、殚精竭虑地为咱们国家着想,避免咱们少吃美国的亏吗?”

  说到这里,环视熙熙攘攘的国际候机区,蒋楠楠轻叹说道:“想想你们公司老总,我们酒店老总,和咱们小区群里那些沪市本地人在群里说的话……这里不知道有多少美国人的爹妈,他们的子女在美国,他们的财产在美国,他们花很多精力和资源在美国打造了自己养老的后花园,你说一旦出现冲突,无论台面上嘴里说什么,这些人实际会怎么做?”

  盯着封面上的作者名看了足有半分钟,杨浩合上书,收进包里,看着蒋楠楠问:“要是你怀孕了,你想咱们的孩子在哪里出生?”

  蒋楠楠没有立刻回答,她扭头看向窗外,一架客机腾空而起,飞入云霄。

  ……

  ……

  素万那普机场。

  顺利通关的杨浩和蒋楠楠见到了前来接机的苏以,三人简单寒暄,走出机场上车回酒店。

  车是苏以雇的,司机是个黑瘦的中年男人,见苏以带着两个人朝车走来,男人立刻下车,一边说“萨瓦迪卡”,一边接过蒋楠楠和杨浩手里的旅行箱,塞进车后备箱。

  从机场往市区走的路上,杨浩两人算是见识了泰国司机的飞车天赋,一路嗖嗖嗖,只要前面路况好,车速无上限。

  车速快也就算了,偏偏司机还很热情健谈,一边开车,一边不时用泰式英语问杨浩和蒋楠楠从哪里来?来泰国做什么?问中国人的寒暑假是几月到几月?

  车进市区后稍稍有些堵,不过总体还算顺畅,很快抵达苏以下榻的洲际酒店。

  在37层的行政酒廊办理好入住手续,服务生领着三人去房间。

  在房间门口,苏以站住脚步,指着隔壁间的房门说:“我住在隔壁,你们先休息,晚餐前我过来叫你们。”

  走进房间,看着服务生把旅行箱放好,蒋楠楠掏出20泰铢给服务生酬谢他的服务。

  等服务生关门离开,蒋楠楠把所有灯全都打开,用审视的眼光把房间格局、摆设装饰、配套用品、欢迎卡片甚至每个抽屉全都拉开仔细看了一遍,然后走到窗前,挽着杨浩胳膊,俯视脚下热闹的城市说:“这里是个花花世界,你可不要变心。”

  看着楼下街道对面人流如织的商场入口,杨浩灵光一现,他指着central-world的牌子说:“你就是我的世界中心,永远都是。”

  ……

  ……

  世上没有永远。

  本来边学道不想让边家人踏足他的商业圈子,可是渐渐他发现真的有点难,因为同一个姓氏有同一个姓氏的坏处,自然也有它的好处。

  拿投资泰国来说,在边学道心里,绝对不仅仅是跟温从谦和苏以合伙开一家酒店那么简单。

  在边学道的商业版图里,泰国乃至东南亚是必争之地,无论kki、手机、游戏、无人机、《中华好声音》还是电影,都要来这个市场拼杀。

  可是在边学道的记忆里,他知道未来几年这个国家政局不太稳定,红杉黄杉,底层精英,民选军方,闹腾不休。

  所以在这里,需要有一个姓边的人代表边学道跟各方势力周旋。

  今时今日,在东南亚小国,边学道还是有信心收买扶植出一些影响力的。

  于是,思前想后,边学道罕见地打电话给堂姐边雪,聊了几句,他跟边雪说:“姐夫在吗?我跟他说几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