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484章 只缘身在此情中

第1484章 只缘身在此情中

  祝植淳问的很直接,因为他知道的多,所以实在看不懂边学道的这波操作。

  在祝植淳看来,前有莫名受宠的徐尚秀,中有怀孕产子的董雪沈馥,后有自家祝德贞这种豪门才女,从女友位置上退出避居美国的单娆怎么看都是最弱势的一个,说白了,如果她真有竞争力,根本不会让位。

  所以按照常理,就算徐尚秀失宠,也不该是单娆出头。

  结果……

  边学道带单娆去见了乔布斯。

  乔布斯是谁?

  尽管苹果还没有推出ne4,离如日中天还有一步之遥,但“颠覆者”乔布斯已然凭借划时代的iphone确立了美国商界领袖的地位。

  边学道呢?

  虽然有道现有产品的全球影响力不及苹果,但在国内舆论场上强势无比的微博和正在发力全球扩张的kki也已足以支撑边学道商界巨子的身份。

  所以,边学道见乔布斯,无论两人想不想声张,都一定会成为大新闻,对于这一点,两人肯定都心知肚明。

  那么问题就来了,边学道明知这是一次高光会面,明知带在身边的人会曝光,他为什么带单娆?

  为什么??

  祝植淳想不通。

  孟婧也想不通。

  在网上看到劳伦娜个人社交账号发的乔布斯、边学道、劳伦娜和单娆四人的合影照片后,孟婧第一时间打电话给祝德贞,问祝德贞这是什么情况。

  祝德贞当然答不上来。

  还是那句话,知道的越多,越了解边学道对徐尚秀的特殊对待,越会觉得边学道的行为很反常。

  电话里,祝德贞说不知道,孟婧也就没再问,以两人的关系,孟婧自然知道此时祝德贞心情不会很好,说不定还会沮丧徐尚秀是个bug也就算了,单娆死灰复燃凭什么?

  东拉西扯又聊了一会儿,孟婧说:“你准备准备,下个月跟我一起去智利吧!”

  “去干什么?”祝德贞问。

  “旅游啊,11月智利正是春尾夏初,适合散心。”

  “你当我是小女生啊,遇到点事就逃避散心。”

  “你就是小女生啊!咱们都是小女生!”孟婧笑嘻嘻地说。

  笑了笑,祝德贞淡淡地说:“我这个年龄,想自我催眠都催眠不了,再说也没什么不能面对的,老就老吧,老得优雅点就是了。”

  衰老是孟婧最不愿意谈的话题,于是撂下一句“我去补美容觉”结束通话。

  放下手机,祝德贞先是在沙发上静静坐了一会儿,然后走到落地窗前举目远眺。

  窗外的城市忙碌而生机勃勃,站在阳光中,仔细回想跟边学道认识后的点点滴滴,祝德贞眼中忽然闪过一丝光芒。

  一个模糊的念头在她脑海里浮起,想捉,却忽隐忽现捕捉不到。

  在窗前站了约10分钟,祝德贞转身走回沙发前,拿起手机,找出穆龙的新号码拨了过去。

  这种事情,问相对更了解边学道的穆龙最容易接近真相。

  电话打通,祝德贞跟穆龙一问一答,十几个问题后,祝德贞脸上多出一抹奇怪的笑意。

  穆龙明确告诉祝德贞:边学道做事一向谋定而后动,他对徐尚秀跟对其他女人不一样,而单娆又是“其他女人”中定位最尴尬的一个,所以这次主动曝光单娆不合常理,背后肯定有缘由。

  至于背后的缘由是什么,穆龙没有妄下断语,不过在结束通话前,他跟祝德贞说了一个细节,那就是边学道每次飞欧洲都比飞美国要轻松一些。

  轻松?

  果然是这样!

  想了想,祝德贞走进书房,从一个抽屉里拿出一部机体和电池分离的手机,然后从另一个抽屉里拿出一个四方盒子,打开盒盖,“哗啦”一下把盒子里的电话卡全都倒出来,找了找,拿起一张卡塞进手机里,开机。

  开机后,祝德贞在通讯录里找到一个号码,略一沉吟,拨了过去。

  第一遍拨打,响了四声后,她立刻挂断。

  等了约一分钟,她再次拨打同一个号码,这次响了大约十声,电话通了。

  “喂?!”

  “是我……”

  两分钟后,祝德贞放下电话,脸上表情有点哭笑不得。

  她的猜测被证实了,边学道是有意为之,目的是给单娆一个“前女友”的身份。

  如果真是这个套路剧本,不出意外的话,过阵子单娆会跟边学道分手,之后换沈馥或者董雪登场,开始边学道“第二段”恋情,然后再分手,开启“第三段恋情”,然后再分手……

  做个比喻,就像用排除法做一道单选题,曝光越早越没戏。

  想至此处,祝德贞在心里感慨:这个家伙的思路真是很清奇!

  接着一转念,祝德贞缓缓勾起嘴角:天底下没有完全按照剧本演的戏,既然开启了“花花公子”模式,那么多一个前女友也无伤大雅吧?

  双臂环抱在胸前,祝德贞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她扭身转动椅子,面对落地窗跷起二郎腿:你不是想给她们一个保障利益的身份吗?你不是想有情有义吗?我倒是看看你敢不敢否认曾经亲密接触过。

  而只要插上队,什么时候分手可就不是一个人说的算了。

  ……

  ……

  东野圭吾在《白夜行》里写过一句话:曾经拥有的东西被夺走,并不代表就会回到原来没有那种东西的时候。

  这句话对所有跟边学道有关联的人都适用。

  带单娆见乔布斯前,边学道跟董雪和沈馥分别通了电话,说了自己的想法。

  他心里十分清楚,这个剧本一定要单娆、董雪和沈馥都同意才能演,有一人不同意,就得全盘放弃。

  董雪和沈馥都是聪明人,知道这几乎是给自己孩子一个身份的唯一办法,所以没怎么犹豫就答应配合。

  然而她俩答应只是第一步,她俩家人的态度也很重要。

  拿董雪父母来说,尽管早已有女儿可能永远无法扶正的心理准备,可真到这一天,让女儿配合演戏,将主妇之位拱手让出,两人还是有点难以接受。

  难以接受也得接受!

  就像东野圭吾那句话写的,有些东西拥有过,就再也回不到拥有之前的状态了。

  拿董家来说,他们攀附边学道这棵参天大树已经看过了高处的风景,一旦让他们从树上下去,他们会难以适应树下的生活。

  董家如此,单娆家也如此。

  已经长住旧金山的戴玉芬从单娆嘴里听到这个“建议”的第一反应是“居然耍自己女儿两次”。

  只不过在她开口表态前,坐在旁边的单鸿轻轻咳了一声,这一声咳警醒戴玉芬要慎言,不要再给单娆不必要的干扰和压力。

  于是跟女儿对视几秒后,戴玉芬压下心里的不舒服,叹了口气说:“你长大了,你的事自己做主吧!妈只说一句……别太委屈自己。”

  相比单董沈三家,“赢家”徐家一样不平静。

  尽管电话里徐尚秀反复说“主意”是她出给边学道的,可是无论李秀珍徐康远,还是徐婉李正阳,没一个相信徐尚秀话的。

  在他们看来,徐尚秀没立场也没必要出这样的主意,所以十有七八是边学道的想法,徐尚秀不得不配合。

  可就算不相信又能怎样?

  事已至此,徐家唯一能做的是静静旁观事情发展,看那个叫单娆的是否真的会跟边学道分手,看笑到最后的是不是自己家的尚秀。

  徐家。

  客厅里,徐婉叹气说:“好好的,好好的……怎么又弄这么一出?”

  沉默了一会儿,李正阳安慰道:“只要最后娶的是秀秀,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咱们没必要管,也管不了。”

  沙发上,李秀珍两眼有些无神地看向丈夫,说:“她爸,你说这事……要不要给小边打个电话问问?”

  听了妻子的话,徐康远蹙眉摇头:“不合适!”

  “可不问我这心里不踏实啊!”李秀珍捂着心口说。

  看着妻子,半晌,徐康远问道:“结婚就万事大吉了?‘前’字能加在‘女友’前面,也能加到‘妻子’前面,你这心何时能踏实?”

  “可……”

  “别想了,随缘吧!”

  ……

  ……

  沪市。

  边学道回国第一件事是见边雪和齐大成,三人一起吃晚饭。

  因为是亲戚,边学道很放松,他把自己跟温从谦、苏以、杨浩、蒋楠楠四人的关系详细说给堂姐和姐夫,目的是让两人摆正位置,端正态度。

  听边学道介绍完,边雪直接地问:“你的意思是让我和你姐夫在泰国待到酒店开业?还是开业后继续参与经营管理?”

  探身给堂姐和姐夫各倒了半杯酒,边学道放下醒酒器说:“我的意思是酒店开业就撤出来,毕竟经营酒店咱们是外行,不过呢……”

  见边学道忽然停住不说,齐大成端起酒杯,谨慎补充道:“泰国的位置算是东南亚中心枢纽之一,提前打好基础,可以为将来其他产品进入泰国和东南亚铺路。”

  好!是个聪明人!

  边学道对齐大成的表现很满意,不过他没表现出来,端起面前的酒杯跟齐大成轻轻碰了一下杯,不动声色地说:“泰国最大的问题是政局。你们过去之后,仔细观察,用心揣摩,一定记住他们闹是他们的事,我们是去求利的。”

  齐大成听了,严肃地点头:“我明白了,遇到拿不准的,我给你电话。”

  仰头喝光杯中酒,边学道笑着说:“好。”

  见完边雪和齐大成第二天,边学道白天在商学院上了一天的课,晚上准时出席有道影视传媒在描澜举办的庆功宴。

  庆功宴,庆《中华好声音》成功输出海外的功,同时也是边学道维系团队凝聚力战斗力的主要手段。

  边学道心里深知,整个集团也好,有道影视传媒也好,手下团队的忠诚不是无条件的,也不是无限的,所以除了提供平台让这些人养家糊口实现个人价值之外,该打的感情牌一定要打,该使用的个人魅力一定要使用。

  所以,庆功宴上边学道放开了喝酒,与众同乐。

  然而老大再不摆架子,下属们也是心里有数的,随着在旁边数杯数的景倩桦悄悄打出两个手势,敬酒的人一哄而散。

  其他敬酒的人散了,有一个没走。

  廖蓼手拎酒瓶,拍着边学道肩膀说:“这里太闹,去隔壁喝。”

  隔壁?

  边学道听了一愣,不过还是站起身,笑着说:“喝酒归喝酒,不许再劝我上节目演电影。”

  “不劝,不劝,走。”

  一进隔壁间的门,边学道就发现廖蓼是早有预谋。

  看见边学道的表情,廖蓼笑吟吟地说:“冉敏她们几个现在都指望我捧她们翻红,多要个单间还不轻松?”

  边学道笑了笑,随意地坐下,看着桌子中央花瓶里娇艳欲滴的玫瑰花说:“这花够新鲜的!”

  廖蓼听了,在边学道对面坐下说:“过了今晚,明天就不是这个样子了。”

  边学道笑笑不语。

  把自己和边学道面前的酒杯都倒上酒,廖蓼靠在椅子上说:“乔布斯是我偶像,要是早知道你去见他,我一定让你帮我要一张签名。”

  手指轻轻摩挲杯壁,边学道说:“去美国前我也不知道会见到他,都是临时决定。”

  廖蓼听了微微点头,然后问道:“你是怎么说服他的?”

  尽管廖蓼语焉不详,边学道还是听明白了,他回答说:“苹果手机跟有道手机不是一个档次的产品,至少几年内不是,所以不存在竞争,而几年之后,也就跟他没关系了。”

  廖蓼问:“他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吗?”

  边学道点头:“我想他已经安排好自己怎么样离开这个世界了。”

  静了几秒,廖蓼又问:“劳伦娜是个怎样的女人?”

  想了想,边学道说:“只见过一面,具体我也说不好,不过就我当时的观察,能看出乔布斯娶对了人,劳伦娜嫁对了人。”

  廖蓼听完,端起酒杯一口喝干,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端杯看着边学道说:“敬对的人。”

  感觉到今天廖蓼的情绪有点不对劲儿,边学道端起酒杯,故意说:“还是敬身体健康吧!”

  “嗯?”

  边学道一本正经地解释说:“现在看,他俩是和谐得不得了,可是啊……过两年乔布斯死了,劳伦娜还健康着呢……就算感情再深,有个三五年也淡得差不多了,到那时,肯定会有另一个男人出现在劳伦娜周围,出双入对,同床共枕……”

  看着一脸懵逼的廖蓼,边学道继续说道:“乔布斯赚了很多钱,同时用半生时光温养出一个优雅的女人,然后呢……就因为没有一个好身体,最终全都便宜了另一个男人……”

  无语了几秒,廖蓼说:“要不是大家在隔壁,我一定忍不住把这杯酒泼你身上。”

  边学道哈哈一笑,喝了一口酒,说:“想泼也行,我就说我被你灌吐了。”

  直直看着边学道,廖蓼浅浅地连喝三口酒,忽然开口:“问你两个问题。”

  “问吧!”

  “为什么带单娆去?”

  边学道有点意外,不过还是坦诚回答道:“既然离不开,就给她一个不算名分的名分。”

  盯着边学道的眼睛看了几秒,廖蓼接着问道:“徐尚秀真有那么好?”

  跟廖蓼对视了足有一分钟,边学道屈指弹了一下酒杯,等清脆的声音消散,说:“只缘身在此情中……说了你也不懂。”

  “我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