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497章 打碎膝盖

第1497章 打碎膝盖

  看上去像是樊青雨想多了。

  接下来的一周,边学道吃住在贡院六号,早出晚归,规律得不像是集团公司老板,倒像是准时上学放学的学生。

  樊青雨依旧受宠,而且是独宠,这份宠爱在边学道拿出一条钻石手链送给她那一刻达到顶峰。

  非常漂亮的钻石手链,只看款式设计,就知道不是大路货。

  手链戴在手腕上的一瞬间,樊青雨不争气地哭了出来,她用手背挡着嘴和鼻子,哭着跟边学道说:“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你让我以后怎么办?让我怎么办?”

  静静看着樊青雨哭,等她哭够了,边学道递过纸巾问:“喜欢吗?”

  抬手看了一眼璀璨的手链,樊青雨点头:“喜欢。”

  边学道听了,微笑说道:“喜欢就是有缘,你还哭什么呢?”

  樊青雨果然不哭了,擦了擦眼泪,抬头看见墙上的钟,她一下从沙发上跳起来,跑向电视机说:“哎呀,《奔跑吧男人》开始了,我开电视,你帮我把切好的果盘拿过来。”

  电视打开,调到东星卫视,《奔跑吧男人》果然开始了。

  拿着遥控器跑回来,樊青雨盘腿坐在沙发上,大声喊边学道:“快来,快来,开始了,这期嘉宾都是大牌。”

  樊青雨是《奔跑吧男人》的粉丝。

  或者说,她是有道集团的铁杆粉丝。

  所有有道集团旗下的产品,无论粮油、软件、游戏,还是电影、综艺节目,乃至边学道投资的大江无人机,她全都大力支持。

  这样做,既因为樊青雨清楚知道自己是有道这艘大船上的受益者,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还因为她时刻提醒自己,跟围绕在边学道周围的其他女人比,自己的女性魅力最多也就能打75分,硬件条件不行,只能从软件上着手——熟悉了解有道旗下的所有产品,做到无论边学道提起哪个产品,都能接得上话,说白了就是积累共同话题素材。

  起初,樊青雨坚持关注有道产品,是利益心在支撑,直到《中华好声音》和《奔跑吧男人》出现,让她真正化身粉丝,迷得不行。

  其实不只樊青雨,有道影视传媒2009年推出的两档原创综艺节目,以超高的节目质量,一播出即以碾压之势横扫用尬唱尬演制造话题的“超级xx”和“快乐xx”等式微选秀节目,成功将一大批看腻了低端选秀的观众和路人拉回电视机前,开创综艺新纪元。

  公认的综艺新纪元!

  尤其是当下这个10月,尽管第一季《中华好声音》的热度还没有完全散尽,《奔跑吧男人》依然迅速爆火,甚至在一些人眼中,《奔跑吧男人》比《中华好声音》更具可塑性、延伸性和操作性,一致认为《奔跑吧男人》是未来几年综艺的主流方向。

  至此,有道影视传媒的综艺娱乐霸主地位正式确立,有道集团的影响力也跃上新台阶。

  客厅里,沙发上。

  樊青雨一边看电视,一边哈哈大笑,一边喂边学道水果,不让喂不行,非要喂。

  看到中间广告时段,边学道忽然问樊青雨:“你这么喜欢看,你觉得《奔跑》这档节目的最大优点是什么?”

  “最大优点?”眨着眼睛想了想,樊青雨回答说:“我觉得最大优点是不可预知。”

  “怎么说?”

  “期期有新鲜感啊!”樊青雨掰着手指头说:“拿《中华好声音》来对比,《中华好声音》的新鲜感源于每期的新学员和学员选的冷门歌,《奔跑吧男人》的新鲜感则源于它每期会去不同的城市,请不同的嘉宾,玩不同的游戏,特别是撕名牌,有结盟,有背叛,有偷袭,根本没法预判谁留到最后。”

  说到这儿,樊青雨看着边学道,认真地说:“我真是越来越佩服你了。”

  边学道明知故问:“佩服什么?”

  “节目啊!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靠在沙发上,边学道笑着说:“我哪有时间想这些,都是节目组团队想出来的。”

  “不对不对,我说的是节目创意,就是……想出找几个人主持这样一档在户外做游戏的节目,还有撕名牌,这个点子是你想的吧?”

  如果此刻对面是徐尚秀,是沈馥董雪,甚至是苏以,边学道都可能承认节目的创意是他“想”出来的。

  不过换成樊青雨,他摇头否认了。

  为什么否认?

  原因很简单,无论徐尚秀还是董雪沈馥,他都会希望自己在对方的心里更优秀更完美一点,没有上限。

  樊青雨则不同,尽管他也会偶尔下厨,也会送手链之类的礼物让女人欢喜,但本质上,在樊青雨这里,他是王,他是天,他是掌握绝对主动权的一方,魅力值和驾驭感已经max了,无需再强化。

  换个角度理解,其实就是边学道跟徐尚秀、董雪、沈馥几人相处时视彼此为平等的关系,而樊青雨是包养关系,尽管从相处形式上看似乎区别不大,但实质上樊青雨跟另外几个女人之间存在一条鸿沟,一条极有可能一辈子都跨不过去的巨大鸿沟。

  边学道摇头否认,樊青雨没表现出多少失望,转而将话题移到电视里的广告上,她问道:“这些广告都是跟你们签的还是跟东星卫视签的?”

  “东星。”

  看着电视屏幕右上角的广告倒计时读秒,边学道接着说:“具体看合同条款,如果约定好两边都可以联系广告商,那就两边都可以谈,不过最后签,还是要归到电视台,方便汇总安排,也方便统一走账。”

  想了想,樊青雨又问道:“你们是不是全靠广告收入填平成本赚取利润?”

  边学道勾着嘴角说:“前期算是,后期肯定不是,只要操作的好,可以延伸出很长一条利益链。”

  “比如呢?”

  “版权!”

  “哦,这个算,还有吗?”

  “这七个人是有道传媒捧红的,总得为我站台赚几年钱才行。”

  听边学道这么说,樊青雨想起网上的一个传言,觉得不合适问,欲言又止。

  看见樊青雨的样子,边学道问:“你想说什么?”

  犹豫了一些,樊青雨小心地说:“我就是看网上有人说……说秦幼宁是靠李裕的关系才当上《奔跑吧男人》主持人的。”

  “你相信吗?”边学道似笑非笑地问。

  “我?我就是觉得秦幼宁资历那么浅,若非有人极力推荐,估计她连初选大名单都进不去。不过现在看这个秦幼宁还真有综艺天赋,天生是吃娱乐饭的人,老话说酒香也怕巷子深,要不是借力走上舞台,她可能真就埋没人海了。”

  “酒香也怕巷子深……”边学道笑着说:“古人诚不欺你!”

  ……

  ……

  童超所在的摄制组被人欺负了。

  山溪省,西洛市,浅水镇,前岭北麓。

  童超一行人在拍摄一群人炸山毁林建别墅和高尔夫球场时,被施工方发现。

  童超等人立刻驾车离开,却不想在路口被七八辆车堵住。

  对方全是商务车,停车后,从车里下来几十号人,不少人手里拎着棍棒。

  用棍棒敲着车门把童超一行人逼下车,对方为首的壮汉一脚踢在摄制组队长的腰上,大声骂道:“昨天就是你们,摄像机都特么交出来,面朝车跪下,谁不跪,打碎膝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