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498章 风暴之始(上)

第1498章 风暴之始(上)

  围堵童超和摄制组的明显是一群社会人。

  这伙人大多短发,身上清一色的黑色衬衫,手拎棍棒,嘴里说着硬邦邦的山溪方言,上来就气势汹汹地又砸又推又踹。

  拍摄组这边,算上童超一共8男6女四辆车14人,被对方40多人围住,无路可跑。

  没法跑不代表不反抗。

  见想要交涉的队长被踹倒,还说什么“跪下”和“打碎膝盖”,队员们一下爆发了,几个在大城市长大的女队员冲出去大声质问:“你们是什么人?凭什么让我们跪下?还要打碎膝盖?还有没有王法了?我们要报警!”

  “报警”两字一出口,对面的人动手了。

  女队员两人按一个,男队员三人按一个,在一片怒吼、尖叫、厮打和碰撞声中,摄制组这边14人全部被反扭胳膊按倒在地。

  控制住摄制组成员后,对方剩余的人立刻开始搜车,很快把车里的摄像器材全都搜了出来。

  搜完车,这伙人又开始搜身,目标是搜手机。

  这个行为立刻引发激烈反抗,几个女队员大声尖叫:“别碰我!你们别碰我!松开我!我要告你们猥亵!”

  反抗无用!

  这伙人控制人手法老练,搜身驾轻就熟,更加关键的是,他们对摄制组成员口中的法律途径威胁置若罔闻,这表明这些人身后背景强大,才敢光天化日下对10多人动粗,还不把可能引发的法律后果不当回事。

  被堵住的是摄制一组。

  整个拍摄团队一共26人,分成两组,一组14个人,二组12个人。

  26人中3人是祝德贞派来的,其余23人都是有道的人。

  这23人,基本全都来自有道集团下属子公司智为视频。

  在有道集团,智为视频是个相对边缘化的子公司。

  说智为视频边缘,是因为没有大佬罩着它。

  原因嘛……

  看名字,“智为视频”跟“智为微博”是一个体系的,加上它的网络平台属性,按理该归网络互联事业部管辖。

  可事实上,更多时候,“智为视频”在有道集团内部的职能分工是挖掘、锻炼、培养编剧和导演等影视人才,提供播出(造星)平台,形成完整的娱乐产业闭环,所以划到了文化影视事业部下面。

  划是划了,廖蓼太忙,实在没精力关注智为视频,加上智为视频的老总陆恒是边学道钦点,自主性颇强,渐渐就形成了游离于廖蓼和王一男之外的格局。

  不站队有不站队的好处,站队也有站队的好处。

  陆恒不站队,所以在边学道开口要人后,廖蓼直接把任务派到了陆恒头上。

  廖蓼看的很清楚,边学道这次跟人合作弄所谓“环保纪录片”纯属玩票,十有八九功劳苦劳都没有,所以她以“人手不足”为由,不派有道传媒的骨干团队,而是让智为视频出人。

  顶头上司让自己出人帮大老板干活,陆恒没法拒绝,于是抽调了21个人,加上安保部的两个人,凑23个人给老板。

  同一个任务,因为信息不对称,所以在廖蓼和陆恒那里是一种理解,到摄制团队队员这里是另外一种理解。

  得知队里的童超是老板边学道大学室友后,众人的劲头那叫一个足。

  必须足!

  老板另一个大学室友,叫李裕的,现在是有道集团数得着的大佬。再放眼看看集团里的“东森系”,廖蓼、杨恩乔、王德亮以及传闻中曾经极得势的于今,大家得出一个相同的结论——巴结好童超准没错!

  于是,边学道本意跟团采风散心的童超,始料未及地成为整个团队的“影子指挥官”。

  众人没有直接让他领导团队,但在汇集意见时,会着重考虑童超的想法和意见。

  就这样,一支没有拍摄纪录片经验的队伍,在“环保”的朴素理念指引下,一路随性而行。

  而童超呢?

  他跟夏宁在鹦哥岭自然保护区一待就是几年,青春所付的1000多个日夜,环境保护的理念已经深植于心。

  所以,当偶然遇见有人在前岭北麓疯狂炸山毁林后,童超没法视若不见。

  于是,在昨天拍摄到炸山毁林场景后,今天他又来了。

  所幸的是,为了更全面地掌握前岭北麓被破坏的情况,二组今天分开行动,避免了被一锅端。

  冲突现场。

  摄制组成员的手机全被搜缴上去后,对方为首的壮汉走过来问:“你们谁是领头的?”

  一组的男队长瞪着眼睛说:“我是队长。”

  壮汉慢条斯理地挪步,说:“听口音,是北江人?”

  “松江人。”

  “哪个单位的?”

  “智为视频。”

  壮汉听了一愣:“哪儿?”

  “智为视频。”队长又重复了一遍。

  “志维视频?干啥的?”很显然,道上混的大哥们平时没时间上网闲逛。

  “网站!视频网站!”

  停顿了一下,队长补充说:“总部在燕京。”

  队长这样回答,只说智为视频,不说有道集团,是因为出发前陆恒私下找他交代过,若是途中发生冲突,不要贸然牵扯集团把问题复杂化。

  陆恒的叮嘱是有道理的。

  拍摄环保纪录片,极大概率跟排污企业和牺牲环境盈利的利益集团起冲突。

  在陆恒看来,智为视频顶在一线吸引仇恨,还有背后的母公司可以周旋,若是直接把母公司拉进漩涡,不说操作的余地没有了,集团大佬们心里也肯定有意见。

  这边厢,几句对答之后,为首壮汉的表情生出一丝微妙变化,他指着搜出来的一台摄像机说:“我不管你们总部在哪,我只问谁让你们跑过来瞎J8拍的?谁允许你们拍了?”

  一个一直在较劲挣扎的年轻女队员听了,大声说:“这里是前岭,是公共空间,不是谁家的后花园,凭什么不让拍?你有什么权力不让我们拍还限制我们的人身自由?你们这样做违法了你知道吗?”

  “凭什么?凭这里的山被买下来了,现在是私人领地。”

  “私人领地?你说是就是?拿什么证明?”女队员有意拖延时间,同时想尽量套出更多有用信息。

  为首壮汉听了,阴恻恻地一笑:“证明?你倒是提醒了我,怎么证明你们是那个什么网站的人?你们有采访证吗?工作证呢?”

  “你无权……”

  女队员话没说完,为首壮汉邪笑道:“你不拿出来,我可就自己搜了。”

  说着话,壮汉的手轻佻地在女队员胸前摸了一把,然后下移,一下伸进两腿之间。

  “啊!!”

  “我艹尼玛!”

  见女组员公然被辱,队长、组里的一位保安员和另外几个男组员暴起反抗,其中5人挣脱控制,同时朝为首壮汉这边冲过来。

  5人中有3人身手不错,挥拳出腿都很有章法,几下就打倒对方七八人。

  很显然,这3人刚才是看对方人多势众,就算身手再好也肯定吃亏,所以隐忍不发。

  直到对方的人行为过线,侮辱女性,实在忍无可忍了,才爆发真正实力,意图制住对方的头儿。

  可惜,对方人多,而且手中有棍棒,反应过来后围住下狠手,5个男组员很快被打倒,这次人人见血,甚至已经骨折,对方仍不放过,依旧不停拳打脚踢。

  局面至此,彻底失控。

  女组员中,有人因为害怕哭泣,有人尖声喊叫:“你们凭什么打人?你们凭什么打人?现在是2009年,我一定告到你们坐牢,你们等着。”

  被打得脸上和衣服上全是血的男保安员吐出口带血的唾沫,眯眼看着为首壮汉说:“有种你今天弄死我,不然我一定回来弄死你。”

  这个保安员虽然看着年轻,但其实是有道集团安保部的一个队长,手下直接管着近120人。

  这人进有道的时间非常早,早到当年尚动俱乐部门前“一条腿一万”那次他就在场,并且参与了当街砸车,凭此一点,他在安保部里地位很高,是少数能跟唐根水和吴天说得上话的“老伙计”。

  放一年前,像这次跟摄制组这种活儿他是不会来的。

  是顶头老大唐根水好好的集团高管不当,跑去老板身边当跟班,让他意识到:若没有特殊机会,再过十年估计自己还是个队长。

  所以,他放着舒舒服服的队长不当,跑来在老板同学身边当不起眼的保安员,结果一路太太平平走到山溪,如同公费旅游。

  现在,公费旅游戛然而止,左臂和肋部的剧痛告诉他,接下来肯定要在医院住上一段时间了。

  保安员威胁的话换来一顿更重的拳打脚踢,对方这些人不知道身后到底有什么倚仗,手脚极重,似乎真的不把人命当回事。

  摄制组这边彻底没有反抗能力了。

  从小到大在大城市里长大的人,完全被眼前的野蛮暴力吓呆住了,有人甚至在心里想:这荒山野岭的,他们不会真的把我们都杀了然后弃尸荒野吧?二组能找到我们吗?

  又打了约半分钟,围殴的人停手了。

  为首壮汉再次下令,把摄制组所有人的证件全部搜出来。

  这次没人反抗。

  搜完证件,壮汉扭头跟身旁的手下说:“让他们把自己手机解锁,看着他们把里面的照片视频全删了。”

  一分钟后,只有三人听话解锁,其余的人拒不配合。

  见摄制组仍旧不服,壮汉阴着脸说:“敬酒不吃是吧?砸!”

  看着手下把十几个手机砸碎,壮汉转身指着摆成一堆的摄像器材说:“全砸了!!”

  壮汉说完,一直不声不响的童超突然喊道:“别碰那个黑色的包!别碰黑色的包!那是我的私人物品,里面全是我的私人照片,你们拿过来,我打开给你们看,我打开给你们看,那是我的私人物品。”

  壮汉听了冷冷一笑:“知道怕了?晚啦!”

  说完,他回身跟手下说:“砸,一件一件砸,让他们看仔细了。”

  童超眼睛一下就红了。

  那包里是夏宁留下的相机,里面存着他跟夏宁的点点滴滴,尽管已经把照片做了备份,可相机是童超跟夏宁的灵魂纽带,每次他用这个相机拍照,都像夏宁也能看到一般。

  所以他绝对不能失去这部相机,更不能看着人把它砸碎。

  “啪!”

  “啪啪啪!”

  几棍下去,三台摄像机全被砸坏了。

  眼看着动手的人离相机包越来越近,童超突然躬身发力,像蛮牛一样挣扎翻滚,挣脱一只手后,他伸手摸向裤腿,下一秒,他从小腿处拔出一把刀。

  一把莫拉小直刀。

  这是一把生存刀,随身带生存刀是童超在鹦哥岭养成的习惯。

  在随时可能迷路的深山老林里,身上有把刀,可以应对各种局面,增加生存几率,这是所有长期在野外的人的共识。

  在鹦哥岭时,为了方便拔出,刀是绑在裤腿外面的。

  现在跟着摄制组走,为了避免大家多想,童超把刀绑在了裤腿里面。

  也正是因为绑在裤腿里面,才没被发现。

  刚才两次搜身,目标是兜里的手机和证件,再说对方是流氓,不是机场安检员,没兴趣把一个男人从肩摸到脚。

  这边……

  拔刀在手,童超咬牙一划,在仍旧抓着自己的人身上开了一道血口,然后借机彻底挣脱,踢过边后卫的他像豹子一样扑向相机包。

  童超人还没到,负责砸设备的人一把拎起相机包,后退举高,示意要摔。

  眼看够不着相机包了,自己又被七八个手拿棍棒的人围住,童超深吸两口气,看着为首壮汉说:“你把相机包给我,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

  在摄制组其他人听来,童超这句话很自私。

  他的一部相机,就可以抵消今天的事?大家身上的伤和心里的屈辱,全都白挨了?

  想归想,没人开口说话。

  结合炸山毁林建高尔夫球场和别墅群的规模,众人心里已然明了:今天的事到了这个地步,想要个说法和公道,十有八九得童超背后的室友边学道出面才行了,所以童超有权决定追不追究。

  对面为首壮汉显然是见过风浪的,他上上下下把童超打量了两遍,目光又在男保安员身上打了个旋儿,皮笑肉不笑地说:“有点意思!不过呢,你回去后打听打听,山溪曹二哥是受威胁的人吗?”

  说着话,自称“曹二哥”的人脸色一冷,喝道:“全砸了!”

  “慢!”

  童超大喊一声,回手把刀架在自己脖子上,看着曹二哥说:“把包给我,不然我让你和你背后的人全都没法善了。”

  见对方用抹脖子威胁自己,曹二哥残酷地笑了起来:“呦呵,有种啊!我现在真有点好奇你这包里装的是什么了。毒品?手狗?相机?还是相机里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不对啊,就算里面全是你跟女明星的**,也犯不上抹脖子吧?难道是你跟……”

  曹二哥忽然停住不说了。

  他对面不远处的童超用刀在自己脖子上慢慢割出一道口子,面无表情地说:“把包给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