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502章 风雷涌
  曹录江人间蒸发后,小范围内众说纷纭。

  有人猜测曹录江知道自己惹了惹不起的人跑路了,有人怀疑他被灭口了,有人对曹录江的三个情人四个私生子和可能爆发的家产之争津津乐道。

  在山溪,曹录江“曹二哥”是叫得出名号的大哥级人物。有人粗略计算过,横行山溪十余年,曹录江参股的产业,仅明处的,就有两三千万,这些资产,一直帮曹录江打理酒楼、山庄、会所的几个女人不可能不争。

  之所以做出“争家产”的判断,是因为知道内情的黑白两道都清楚,无论死活,曹录江这辈子都不大可能再回山溪了。

  这个判断在曹录江失联第二天被一件事印证了。

  当天上午9时,在曹录江带人跟智为视频拍摄团队发生冲突路口的上空,出现四架直升飞机,四架飞机先是在路口上空盘旋了一会儿,然后两两一组,朝不远处的高尔夫球场和别墅区飞去。

  直升机螺旋桨的声音很大,因为停工,凑在一起打牌的工人们走出工棚,仰头朝天上看。

  直升机飞得很低,低到地面上的工人可以清楚看到飞机上正在航拍的人和摄像机。

  工人们不傻,看见摄像机,他们知道飞机肯定是前几天山下路口被打受伤那些人找来的,只是这阵仗真的有点大,自己这边头上有两架,听声音,山后也有飞机,被打那些人到底找了多少架飞机过来?

  答案是16架!

  祝天歌去世,祝天庆赋闲,剩下的祝天生和祝天养已经达成一致,祝家必然全力发动,不可能小打小闹,小打小闹也镇不住场面。

  接到父亲电话后,祝植淳把“天行通航”检修保养名单外的飞机全派到了山溪,以事发地为中心,对整个秦岭进行航拍。

  祝天养的意思很明确,在正面碰撞前,把整个秦岭的地貌全握在手里,可攻可守,让其他势力投鼠忌器。

  祝家的直升机群彻底打破了前岭的宁静。

  尽管明面上有道集团忍而不发,但听闻消息的人都知道,风雷将至。

  16架直升飞机在前岭上空盘旋了一个星期,一个消息不胫而走——曹录江倒霉,是因为打了“太古基金”总经理的未婚妻。

  消息一出,“太古基金”进入大众视野。

  太古基金,1993年成立,总部在香港,基金规模380亿左右。太古基金总经理叫祝英凯,30多岁,据说出身不凡。

  以上信息都是网民可以从网上查到的,尽管只有只言片语,已经可以满足大众的好奇心了。

  30多岁,掌管380亿规模的私募基金,要说这个总经理没来头,都可以把脑袋拧下来当球踢了。

  传言说曹录江当着几十人面摸了一个女的,难道摸的就是这个总经理的未婚妻?

  嗯,像!

  若不是怒火中烧,怎么会找来10几架飞机绕着前岭里的工地拍?只是这么个弄法,不知道摸了多少只老虎的屁股,一个基金的总经理,扛得住吗?

  与在网络上搜集信息的网民不同,“太古基金”和祝英凯曝光后,跟前岭里工程有牵扯的各方势力全都暗吸一口凉气——边学道没动作,祝家居然先下场了!

  最近几年,随着以祝植淳为首的祝家第三代走到台前,“隐身”多年的祝家渐渐浮出水面。普通人虽然难以看清祝氏家族的全貌,但一定层次的官商圈子基本都知道水面以下祝家的体量。

  那是华人世界的顶级富豪家族!

  祝家上一代掌舵人祝海山在欧美金融界名声赫赫!

  现在,祝家旗下“太古基金”的操盘手祝英凯现身介入“前岭伤人事件”,这到底真是为未婚妻雪耻?还是表明祝家跟边学道正式结盟?

  还有一个最大的疑问:祝英凯的未婚妻怎么会跟着智为视频的摄制组四处走?按照常理,她不是应该四处旅游,偶尔晒晒奢侈品吗?

  疑问很多,无人作答。

  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巨无霸”祝家加上如日中天的边学道,其能量十分可怕,可怕到在国内商界几近无敌。当然,在这个地界上,企业再牛逼,也能被一张A4纸按死,可问题是,藏着前岭里的牛鬼蛇神,有那么大神通,请得动九天之雷在A4纸上画符吗?

  九天之雷还在九天之上,祝家的雷却已经在云层中翻滚了。

  祝天养一辈子都在暗处与人搏命,最懂得如何寻找软肋一击致命,所以当手下的人调查出摄制组拍的视频中的高尔夫球场和别墅区幕后股东名单后,祝天养立刻选出了攻击目标——周一楠和朱涟。

  前岭北麓高尔夫球场幕后股东之一周一楠,其父靠无证开采稀土起家,2004年,周一楠回国子承父业,四年后,赶上南方中重型稀土代表品种氧化铽价格由250万元/吨涨到2200万元/吨的机遇,拥有数个冶炼厂的周一楠靠洗白和走私稀土氧化物大发其财,随后成立稀土基金,一跃成为边学道之下,国内80后富豪第一人。

  而别墅区幕后股东之一朱涟,则比周一楠更见不得光。

  朱涟是国内卵子和器官黑市南方区控制人,其名下的“爱途国际生殖公司”在长江以南开了30多家分店,在网上发布招聘兼职信息招募卖卵女性。该公司同时跟东南亚“器官捐献”组织有勾连,可以说,赚的每一分钱都沾着血。

  对这样的两个人,祝天养丝毫不客气,直接派人监视,然后把两人的信息放到了网上。

  紧随其后,孟家掌握的媒体资源介入,有道集团旗下的舆论资源也开始介入,几乎一夜之间,就把稀土、卵子黑市和前岭违建三个领域全都捅出一个大窟窿。

  瞬间风起云涌!

  ……

  ……

  燕京,万城华府。

  边学道有阵子没回这里了,这次回来,是为了见祝英凯。

  不久前祝天生找到祝英凯,提出让他出面介入“前岭伤人事件”,祝英凯没有拒绝,但提出一个要求,见边学道一面。

  对祝英凯的这个要求,祝天生解读出了内里含义——借机跟边学道建立联系!

  在此之前,祝英凯是祝家第三代核心里唯一跟边学道没有交情的人。

  祝天生能理解祝英凯的盘算,他也乐见更多祝家人拥有边学道的友谊,所以出面促成了这次会面。

  边学道没有拒绝。

  他记得祝英凯,那是一个腰杆挺直、五官硬朗的精干男人。

  他还记得在祝天歌葬礼上祝英凯身旁站着一个气质极好的美貌女人,边学道不确定那个女人是不是祝英凯妻子,但他可以确定童超发给他的团队合影照片里没有那个女人。

  如此问题就出现了,祝英凯为什么同意做出这么大牺牲?仅仅因为他姓祝?

  晚上19时,万城华府边学道家会客厅。

  祝英凯独自前来,边学道备茶以待。

  两人落座,祝英凯先开口:“听说童超醒了?”

  边学道点头:“下午醒的。”

  祝英凯平静地说:“还好,之前我们见面,大多是在葬礼上,这次终于不用再让你看我穿黑西服的样子了。”

  呦……满别致的开场白。

  明面上,祝英凯说的是之前两人见面,是在祝海山和祝天歌的葬礼上。

  换一个角度,也可以理解为,如果成为朋友,祝英凯会是另一番面貌。

  边学道听了,笑着说:“请用茶。”

  品了两口茶,祝英凯看着茶壶说:“茶很好,水差点。”

  边学道点头道:“这里我不常回,没有准备水。”

  扭头环视一圈,祝英凯问:“酒有准备吗?”

  盯着祝英凯看了两秒,边学道说:“我怎么会没有酒?”

  管家把酒送来了,一共四瓶,是“道藏红颜容”。

  看见这四瓶酒,脑海里浮起已故大哥祝育恭15万美元买酒搅局的往事,祝英凯眼中闪过一道光,伸手拿起一瓶酒,说:“祝育恭跟我同父异母,感情也许有一点,但绝对不深,因为什么,不说也罢。”

  放下手里的酒,换一瓶拿起来看,祝英凯接着说道:“其实我应该谢谢你,若不是你,我父亲想不起我这个二儿子。”

  又换了一瓶酒,祝英凯继续说道:“我有个女儿,叫蕊蕊,快三岁了,我跟她妈妈是自由恋爱,全家上下全都反对我娶她妈妈,于是她成了没有妈妈的孩子。”

  拿起最后一瓶酒,祝英凯看着酒瓶上的字说:“我们都得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不论是否认同这个角色,都得继续演下去,因为一个人如果只遵照他的内心去活着,99%的几率变成一个疯子,只有1%的可能成为传奇,我知道,我成不了传奇。”

  眼看着祝英凯一瓶酒一瓶酒看完,听完他的话,边学道沉默了几秒,开口问:“先喝哪瓶?”

  “冬吧!冬至阳生春又来!”

  边学道亲自开酒,倒了两杯,递一杯给祝英凯:“不管怎么说,这次的事我应该谢谢你。”

  接过酒杯,祝英凯第一次露出笑容:“谢我的话,我能不能提两个请求?”

  手拿酒杯,边学道笑着说:“请说。”

  “你怎么看近场通信技术的前景?”

  斟酌了一下用词,边学道说:“短期内不如二维码技术,长期比较难讲。”

  “为什么?”

  “NFC的普及成本更高,只有当设备普及率达到一定标准后,才有可能对二维码技术形成冲击。”

  听完沉吟了一会儿,祝英凯说道:“第二个请求,能不能给我在《内在美》里安排个角色?”

  边学道闻言一下愣住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