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503章 祝门英凯

第1503章 祝门英凯

  边学道把前世韩版里李阵郁的角色给了祝英凯。

  本来廖蓼和剧组希望边学道来客串这个最迷人的角色,考虑边学道的身份,编剧将剧本里赴宴后的吻戏和激情戏全都砍掉了,改成一段牵手漫步的戏,结果边学道还是没答应客串。

  祝英凯接了这个角色。

  然后他又跟边学道要了一个不需要有台词只出镜不到一秒钟的路人角色。

  祝英凯想让女儿蕊蕊的生母也出现在电影里,跟他同框,哪怕只同框一秒钟,也算两人这一世情缘最好的一秒钟——千万人作证,此生我们曾近在咫尺,目光相交。

  边学道欣然应允。

  甚至因为这一个小小的请求,边学道决定交祝英凯这个朋友。

  一个白手起家站在万人之上却不能快意恩仇的人,一个生在豪门应有尽有却不能护住所爱肆意言笑的人,惺惺相惜。

  一番接触下来,边学道在祝英凯身上发现了一个突出的优点——自律!

  喝酒,祝英凯一天最多喝两杯红酒。抽烟,祝英凯一个月最多抽一包烟。

  在边学道看来,祝英凯这种,比天生不爱抽烟喝酒,或者完全戒掉不碰的更难,因为他把自己置于诱惑之中,又能抵住诱惑。

  万城华府会面后,一周之内,边学道又跟祝英凯见了一次,这次是在长安俱乐部。

  这个节骨眼,这样做,是边学道向外界传递一个信号——我跟祝英凯很熟,盘算反扑的人,好好权衡一下后果。

  威慑起到了效果。

  前岭北麓的工程七成以上全都停了工,航拍显示,一些项目甚至用绿色纱网把工地盖上了。

  童超苏醒后,确定身体条件允许,立刻转到燕京住院。

  转院当天下午,边学道和祝英凯一起到医院看望童超,两人再次向外界传递同盟的信息,给各方势力施压。

  时代不同了,不流行血雨腥风,而且从古至今,无论王道霸道,其高级境界都不是明刀明枪地对阵屠城,而是追求“上兵伐谋”和“攻心为上”。

  让边学道有点意外的是,躺在病床上的童超心态很好,甚至比摄制组出发前还要好一些。

  病房里,没有避讳祝英凯,童超平静地跟边学道说:“死过一次,现在我算是真正重生了。在梦里,我见到了夏宁,她走过来牵着我的手,跟我说了很多话,然后松开手飞走了,告诉我不要再找她。老边,我决定不再想她了,我不牵挂她,也省得她牵挂我,有缘的话,来世再见好了。”

  童超的心结解开了,边学道也轻松了一些。

  童超话里的意思很明显,所谓“找夏宁”,其实就是殉情,也就是说,发生在前岭的事,有很强的主观因素在里面。

  如此一来,冲突是诱因,不是主因,边学道就不用太过自责了。

  从医院出来,祝英凯感慨说道:“难得他如此体谅人。”

  抬头看了看天,边学道说:“找个地方喝两杯。”

  祝英凯真的只喝两杯。

  两杯喝完,任边学道想尽办法,祝英凯依旧笑不碰杯。

  放下手里的醒酒器,边学道问祝英凯:“怎么你才能多喝两杯?”

  看着醒酒器,祝英凯说:“我很好奇我五叔去世前跟你都说了些什么?”

  边学道摇头:“这个不行,换一个。”

  “我爷爷……”

  “我还是自己喝吧!”边学道端起杯喝了一口酒。

  看着边学道自斟自饮,祝英凯想了想说:“那不如探讨一下经济走势,说服我,以后你让我喝多少我就喝多少。”

  “免了!”

  边学道摆手说:“我只是今天有点感触,才想多喝两杯。”

  看着边学道,祝英凯忽然问道:“你怎么看房价走势?”

  “涨!”边学道惜字如金。

  “上涨的动能来自哪里?”祝英凯继续问道。

  “货币政策。”

  “如果定向投放呢?”

  看着祝英凯,边学道似笑非笑地说:“你在你们家的金融公司历练了十多年,觉得所谓定向投放会有用吗?”

  祝英凯微笑不语。

  边学道继续说道:“水往低处流,自然规律如此。把水放出来,不管修多长的河道,最后它还是会流到最低的地方去。”

  “然后呢?”祝英凯问。

  知道祝英凯对金融和市场有很独到的理解,边学道也就没藏着掖着,靠在椅子上说:“房地产繁荣,对经济就像吗啡,止痛的同时必然产生依赖性,继而维持宽松的货币政策。”

  “持续宽松,极易导致货币脱锚,而货币一旦脱锚,房地产就会升级为‘吗啡+蓄水池’,到那个时候,房价就不可能下降了。”

  “是这样的。”祝英凯上身坐得笔直,说:“房价必须保持增值的预期,才会让资金困在房地产这个池子里,否则就会释放到市场上,到时候物价可能一夜之间翻几倍!”

  给自己倒了半杯酒,边学道点头道:“除了物价,还关系外汇。20年前,日本人豪言‘卖掉东京买下美国’,这其实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因为当房价高到一定程度,当有房者开始思考为什么不卖掉房子换外汇买他国资产时,货币脱锚的危机就会显现。”

  “再深的池子也有满的时候。”祝英凯说。

  端起酒杯,边学道垂眼说:“总有办法的。”

  静了几秒,祝英凯沉声说:“网络信贷。”

  “哦?”

  边学道抬眼看祝英凯:“这是什么办法?”

  祝英凯眼放精光,缓缓说道:“这两年网络信贷已经进入国内,正在缓慢铺开。以咱们国家民间闲散资金的体量,只要有一点点政策引导,加上大型企业担保,我估计不超5年,这个行业就会如火如荼。”

  “第二个蓄水池?”话才一出口,边学道就摇头:“不对,这玩意流动性太强,属性对不上。”

  祝英凯面露微笑,有点小得意地说:“不是蓄水池,是蒸发池。”

  “蒸发池?”

  跟祝英凯对视几秒,边学道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他是真的恍然大悟!

  之前说房价上涨,还在2014年“先知期”内,现在议网络信贷的后续演化,则超出了边学道的“先知”范围,需要他结合两世的见识进行综合分析,换言之,考验的是他的真实思维能力。

  想通之后,边学道看着祝英凯说:“这个……有点……”

  平静地跟边学道对视,祝英凯镇定地说:“对一些人来说,这无疑是一个机会,极好的机会,因为没有人真花力气去追那些钱,哪怕只弄出去百分之一、千分之一,也足够在海外逍遥半生了。”

  祝英凯说完,包房里陷入安静。

  吃了两口菜,祝英凯放下筷子,再次开口:“我其实挺羡慕你有个知名球队,可以名正言顺地把钱花出去买球员,就像这次我也挺佩服植淳,在德国投钱建机场城,获赞为国争光。”

  “你的意思……”

  祝英凯展颜一笑:“我的意思,是你在泰国的酒店项目,不如做得大一点,算我一股。”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