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516章 焚经归心

第1516章 焚经归心

  九华山,地藏菩萨道场。

  边学道4月28日上山朝礼月身宝殿,就住了下来,两天后随行的洪诚夫传消息回公司——“边总决定7月下山”。

  从5月到7月,整整两个月不回公司,这怎么行?

  于是五一假期期间,有道集团高管集体上九华山,力劝老总回心转意,哪怕缩短为在山上住一个月也好。

  结果谁也没劝成功。

  边学道不改主意,不放弃的众人推出李裕软磨硬泡,大家的意见很一致:老总还年轻,不能放任他滋生避世之心。

  软磨硬泡的结果是边学道祭出闭口禅。

  这下李裕也没咒念了,而且闭口前边学道认真地跟李裕说:“我待在这里,不是因为我想休息,不是因为累,也不仅仅是因为事故,而是我一直在想,假设有一天我的能力不能再匹配这家公司,那个时候,谁来接替我?谁的品德才能足以让我放心地把公司交给他?所以我想效仿别人的成功经验,施行轮值CEO制度,因为最佳的锻炼和培养是让大家自己做决定,让大家自己做主。”

  沉默半晌,李裕问:“你在这里总不会对公司不管不问吧?”

  边学道听了笑着说:“怎么会?简报我还是会看的,而且我在这里另一个主要工作是静下来思考5年后10年后该干什么。”

  看出边学道心意已决,李裕不再劝了,因为他觉得设计公司发展方向,花再多时候也是值得的。

  李裕的想法没错,只是他漏掉了边学道话里的几个字——“另一个主要工作”。

  既然是“另一个”,那自然还有一个。

  一天后,李裕跟一众高管下山。

  当天晚上,边学道在静室里坐了一整夜,天亮时,他面前的白纸上出现一行“正”字。

  边学道想了一整夜因果。

  他想救人还想自保,在四山自导自演车祸,结果车祸失控,被王月所救,为了报答王月的救命之恩,他断了程东光的前程,引出程文璐报复,害死了祝德贞、唐根水和副驾驶。

  这般生死因果,若没发生,谁能参透?

  如果说有错,又错在何处?

  错在想救人?

  错在想自保?

  错在为了让自尊自强的王月解气使用手段?

  还是错在对祝德贞心动明知是对方制造相处机会还配合同行?

  从一开始就什么都不做,老老实实当一个收租公,是不是就没这么多因果?可若是什么都不做,不失去,也不得到,这一世跟前一世又有什么分别?得到了,又失去了,跟没得到过又有什么分别?

  是经历吧!

  是记忆吧!

  很多人费尽毕生力气,不就是为了证明自己曾存在过吗?

  什么都不做,一张白纸来,一张白纸去,生命又有什么意义?人生的乐趣在哪里?

  可是换一个角度,自己的一场斑斓人生,是用那么多人消失铺就的,不论其中的爱恨情仇,终究是亏欠,只是不知道今世的纠缠,是前世因的果,还是来世果的因。

  想着想着,边学道进入一种奇妙的状态,脑海中,他爱的,爱他的;他恨的,恨他的;因他而升的,因他而堕的;因他而活的,因他而死的……一个个人,一张张面孔,一个个背影,熟悉的陌生的,平静的狰狞的,模糊的清晰的,轮番浮现,仿若有形。

  他看见了向斌,看见了杜海,看见了李伟,看见了金川赫,看见了胡溪,看见了边学德,看见了唐根水,看见祝德贞,还看见一个眉目跟他有几分相像的小男孩……

  天亮后,浅浅补了一觉,吃过东西,边学道开始抄经。

  抄《地藏经》!

  没日没夜地抄经,除了洗漱吃饭睡觉偶尔看简报所有时间都用来抄经,抄完就烧,烧完再抄。

  这样过了一个月,补唐根水位置回来贴身护卫边学道的李兵偷偷给边爸和徐尚秀打电话求援。

  边爸来了。

  徐尚秀也来了。

  看见两人,边学道依旧不说话,写了两张字条给两人,继续抄经。

  边爸在山上待了四天,徐尚秀在山上待了九天,然后离开了。

  两个月后,划掉纸上最后一个“正”字,边学道放下笔,先泡了一个热水澡,然后躺下呼呼大睡。

  以为会睡很久,结果不到四个小时就醒了。

  醒来时已是午后,阳光透过窗户照进室内,同时隐约能听见沙沙的雨声。

  埋头纸笔间两个月的边学道起身走到窗前,耀眼的阳光泼在他身上,从背后看,仿佛整个人镀了一层金。

  果然在下雨!

  盯着窗外晴天细雨看了一会儿,边学道心里浮起忘记在哪里听到的两句诗——

  梦醒人间看微雨,江山还似旧温柔。

  ……

  ……

  2011年7月,边学道下山。

  回到公司,他最先处理的是几个投资项目。

  第一个决定,投资米国Instagram公司。

  这家刚刚成立4个月、只有13名员工、200万注册用户的小公司启动A轮融资,神奇地被边学道关注到了。经过几轮接触谈判,有道旗下全资子公司投资2000万美元,拿到%股份。

  第二个决定,向大江追加投资,确保正在进行技术攻关的大江资金充裕。

  第三个决定,见跟武思捷有些交情的某PPT高手。

  会客室里,边学道面带微笑听了半小时“拥抱生态”,然后客客气气地把人送走,绝口不提投资。

  第四个决定,不见正在寻找天使投资的公孙永龙。

  抽半小时听听“生态”聊胜于无,而某些人嘴里嚼碎再吐出来的“情怀”,抽一分钟边学道都觉得是浪费。

  9月。

  有道集团的“有宝支付”开始发力,跟泰国境内其他移动支付系统展开贴身肉搏,争抢市场份额,同时“有宝支付”以泰国为中心,逐渐辐射周边其他国家。

  10月5日,史蒂夫-乔布斯病逝,享年56岁,苹果正式进入后乔布斯时代。

  12月31日,2011年最后一天,沪市虹口足球场里人山人海。

  有道影视传媒组织主办的《世界好声音》盛大开场,中、美、英、德、法、日、韩七国“好声音”的超人气学员同台献唱,再加上七国节目里的知名导师,星光熠熠的音乐盛会吸引了全球媒体关注,有外媒直接指出:这场音乐盛会可以视为东方大国文化软实力崛起的里程碑!

  次日,2012年1月1日。

  玛雅预言里末日之年的第一天。

  上午9点,董事长秘书和后勤人员撤下边学道办公室里的一幅《红日出海图》,换上边爸新写的一幅字——半首《卿云歌》。

  “卿云烂兮,糺缦缦兮。

  明明天上,烂然星陈。

  日月有常,星辰有行。

  菁华已竭,褰裳去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