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国的水晶宫 > 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 成功被引起兴趣的我比魔神还凶

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 成功被引起兴趣的我比魔神还凶

  当特罗格·凯林格尔斯终于勉强钻过了不稳定的空间门,一脚落在元素之光号战列舰上。他觉得自己的腿有些发颤,背后的空间通道在最后一刻骤然崩塌。最后一波的次元乱流形成了对现实世界的干涉,凝成了激烈的气浪,吹得本来就没有站稳的特罗格又是一个踉跄。

  好在,总算是有人知道敬老了。元素之光号的水手长兰巴一把扶住了老法师,急切地问道:“得手了?”

  老法师扬起扬手中纯白色的法杖,难掩自得的表情。

  “就是这个?”上校有些失望。

  哼,真是凡人的智慧!到底什么给了你这个愚蠢的猴子一样的凡人以勇气,来质疑一位名声显赫的大魔法师呢。特罗格心想,要不是看你好歹也是家族亲信,而且颇有点蛮力,真该好好教导一下你的礼仪。

  当然,也不能怪当舰长没见识。毕竟,世界树权杖落入老法师的手中时,那种一直流淌在仗体中的温润白光便直接消失了,那种非金非玉,非铁非木的神秘质感都是荡然无存。咋一看,这传说中的辉煌神器就只是一根打磨得很光滑的白木棍而已。

  “水手长,此乃诸神赐予吾辈的最终极神秘,代表着秩序、光明和正义的辉煌神器,请注意你的言辞和礼仪!”老法师态度生硬地道。在对方赶紧变脸似的露出了朝圣般的表情后,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问道:“这边的准备呢?”

  “万无一失!我的人,还有附近几艘战船上的人,都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都是最优秀的小伙子!”舰长自信满满,但他蹙着眉头又道:“不过,有这个必要吗?我知道最厉害的法师老爷们都有随便开次元门的能力,但这也太远了。他过得来吗?”

  特罗格那充满优越感的目光一闪而逝,反而如同一个好为人师的忠厚长者一般,用教诲的口气认真地解释道:“立场跳跃和次元门是大相径庭的两种魔法……后者是远距离的,但前者确实是存在距离限定的,就算是陆希·贝伦卡斯特也不可能完全回避魔法的常识。如果他只能跳跃到空中当然是最好的。就算是把飞行术和漂浮术修行到极致的施法者,在空中的行动总不可能如地面上那般灵活。正好可以予以密集的炮击,德雷克已经做好万全准备了。”

  见水手长露出了轻松的笑容,他又郑重地补充道:“可是,你们也绝不能掉以轻心。炮击不见得能真的伤到他,却一定能消耗他不少魔力体力。等他筋疲力尽地跳到船上时,才是你们露脸的时候。好好干!”

  特罗格拍了拍水手长的肩膀,又用眼神和远处的舰长打了个招呼,从勤务兵手中接过一瓶魔药灌进去。他一边恢复着体力和魔力,一边开始准备进行自己的立场跳跃。作为凯林格尔斯家的老人之一,除了最擅长的召唤魔法,介乎于召唤和塑能的空间魔法也是他的主修范围。至少,船与船之间进行短距离的空间穿梭是完全没问题的。而每一艘船,都像这艘元素之光一样设下了十面埋伏,就等着陆希送上门来。

  这便是贵族联合舰队司令官德雷克·欧伦蒂安中将所制订的战斗计划的最后一步了。

  通过在大量改装后的石像鬼埋藏昂贵的符石,建立一条直接通往对方旗舰——白船奥鲁赛罗号上的空间通道,然后发起一听就特别高大上的超空间跳帮战。尽可能投放大量的高端战力,对敌方完成斩首工作。

  小贝伦卡斯特毕竟是瞎了眼睛失去了一只手,实力无论如何都大打折扣。这种操作虽然听起来很胡闹很冒险,搞不好还真的可以一击奏效。

  当然咯,如果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这上面,也就太小看这一众贵族派“名将”们的智商了。毕竟,通过石像鬼身上带着的符石建立起来的空间通道也就那么一点点,能投放的兵力实在有限,失败的可能性也很大。

  不过没关系,大家还有后手。

  如果发现点子实在是扎手,那后续安排的后手便可以继续发动。首先,让存在感过于强烈的精金傀儡吸引“硬点子”的注意力,再让钻研了一辈子召唤魔法的特罗格佩戴着能掩盖自身气息和魔力波动的幽影护符接近对方发动奇袭,释放“宝具剥夺”,夺取敌酋手中的世界树权杖。

  什么,你说既然都已经奇袭了,为什么不直接来一下子猛的?

  呵,一看就是没啥魔法常识的凡人才问得出来的问题。到了陆希·贝伦卡斯特这个层次的施法者,怎么可能没有自律防御的手段?别的不说,他以前发动过好几次白金龙之甲,在里世界都不是什么奇事。

  ……白金龙之甲呢。龙鳞甲术就已经号称刀剑不如水火不侵了,那比这更高一层的东西呢?听起来就超恐怖的啊!

  与其如此,倒不如用“宝具剥夺”这种理论上真的没啥杀伤力的奇袭了。毕竟,这世上百分之九十九的自律防御,都是用来应对直接伤害亦或是诅咒的,它们的智商可没高到连非直接伤害性“攻击”都识别出来的地步。

  果然,事实就像是德雷克他们所估算的那样,世界树权杖易手了。

  至于易手了之后怎么办……当然就是使劲逃咯。

  小贝伦卡斯特若是不敢追,那当然是极好的。堂堂的号称“拉克西丝大贤者在世”——别奇怪,已经不少人这么叫了,毕竟颜值和人设摆在这里——居然丢掉了世界树权杖,且看他还有什么脸继续以解放者自居。己方至少能够找到时间能消化这件辉煌神器的力量,说不定正面干也就不用虚他了。

  退一万步来讲,抢到了辉煌神器,也可以堂而皇之地宣布己方获得了大胜。完全可以安抚伊莱夏尔那群暴跳如雷的老头子,还能给士气消沉的三军将士打一针强心剂。

  不过,考虑到小贝伦卡斯特虽然长着一张人畜无害倾国倾城的脸,但过往的经历已经证明这也是暴躁青年一枚。他追上来的可能性当然更大了。若这样的话,岂不是更好吗?

  让己方掌握立场跳跃最熟练的特罗格大师,携带着世界树权杖在重兵设防的几艘战舰上窜来窜去。让小贝伦卡斯特在源源不断的伏兵中疲于奔命,在筋疲力尽后落荒而逃,这样我方宣布的“胜利了”就更理直气壮了。

  当然,他要是热血上头了死战不退,那岂不就更是天下太平了啊!

  不管这计划最终会把门阀贵族们导向何方,至少在这这时候,特罗格大师是真的觉得这是个无懈可击的作战。反正除了这招,占据着绝对优势兵力的贵族联合军也想不出别的辙了。

  特罗格大师小心翼翼地捧着世界树权杖,一边用魔药的力量温润着自己的身体,一边慢吞吞地走向了船尾。可以预料,这是一场漫长的持久战,必须抓住一切机会让自己休息。不过,小贝伦卡斯特要跳到这艘元素之光上,保守估计应该是要再转移个三五次,还应该会挨上几次炮轰。如此一算,自己还有休息时间的。

  他刚转过这个念头,心中便忽然警铃大作,只觉得自己身后的空气都仿佛要凝固了。然而,老法师才刚刚回了半边,便被一个凌空飞来的球状不明物体撞到了脸上。

  毕竟是一个身经百战的精英老法师,当然不会被一个飞行道具当然打晕。特罗格大师身上携带的护身符自动弹起的护盾便直接把这物件弹开落到了地上,他本人便连晕都没晕上一下。只不过,到他看清了这玩意到底是何物的时候,却也被吓得脸色发白。

  那赫然是半分钟前还在和自己对话的兰巴水手长满脸残念死不瞑目的首级。

  在看那边,闭着眼睛的陆希·贝伦卡斯特不知道何时已经立在了船头,正慢吞吞地把水手长的无头尸体拨开。

  全船上整装待发的陆战队员们,破魔弓弩手们,炮手们,刺客们,以及各路魔法师们愣在了当场。他们个个都像是被抽掉了脑袋,这时候连应该露出什么表情都不知道了。

  “是不是很意外?是不是开始怀疑,我在你们的船上埋了个空间道标什么的?是不是开始怀疑周围的战友都是我的卧底?”陆希笑吟吟地道。他直到众人露出了越来越惊悚的表情,开始用惊疑不定的目光瞄向四周的时候,这才耸了耸肩:“你们可真好骗啊!我用的当然是立场跳跃咯。那么,是不是觉得奇怪,为什么立场跳跃可以跨过这么远的距离?可是,我就是不想说。”

  特罗格心想要不是实在打不过,劳资早就恨不得把法杖塞进你那张一开一合的“檀口”中来上一发大的了。

  “我的东西,可以还给我了吧?”陆希微笑着道。

  咣!水手长魁梧的无头身躯倒在了地上。这就像是在开水中滴入了热油,巨大的杂音轰的一声便传遍了全场。

  特罗格当机立断地转身就跑,口中大喊着:“拦住他!拦住他!”

  他不知道对方的立场跳跃为什么可以跨过这么远的距离,也不知道为什么能这般悄无声息,但此时也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了。

  必须逃必须逃必须逃!特罗格大师不断地对自己说。

  船上的伏兵毕竟是十万大军中精挑细选出来的精英,这时候总算是反应过来了。“呼呼呼!”密集的破魔矢如雨点便扑面而来,

  “这反应整的好像我是什么魔王似得,明明我才是受害者的说。”陆希蹙眉道。他冲了起来,快得让整个人都仿佛化作了暴风,迎着箭雨正面而上。他压根就不准备闪避抵挡,直接选择了一个追击特罗格的直线最短距离。

  “轰!轰!轰!”三台火焰怒也冲着陆希开始了覆盖轰击。几名战斗法师更是肆无忌惮地把自己所能掌握的最强力攻击魔法放了过去。

  这哪像是在对人,就算是真对着一尊魔神,也就是这个反应了吧?

  还好这帮伏兵的神经还没有完全无可救药,不至于用魔晶炮轰自己的船。当然,也或许是全船的魔晶炮都准备等着陆希跳到半空的时候来一次猛的,现在来不及调转炮口。

  面对这样连真龙都要掉下几层龙鳞皮肉的攻击,陆希依然不闪不避地继续冲锋。他的身上已经摊开了八个魔力漩涡,将他四面八方天上地下都笼罩得滴水不漏。

  那是奥斯提克逆魔之盾。面对这样密集但是(相对来说)伤害一般的攻击,这样的防御就足够了。

  攻击魔法消散在了漩涡之中,破魔箭和火焰弩的弹幕更是被弹得七零八落,不少甚至直接落到了人群中,瞬间就在船体上带起了连绵不断的爆炸和惨叫声。残破的肢体和船只的碎片四散飞溅,终于恢复了战场上应有的态势。

  只不过,这时候,这艘布置在联合军舰队中央队列中的战列舰,明明离敌舰队还有老长一节距离,按理说至少还有半个小时以上才会进入交战范围呢。

  “拦住他!拦住这个恶魔!”老法师依然在徒劳地喊着。这个时候,陆希离他已经只有几步远了,而他本人立场跳跃的施法才完成了一半。

  好在,终于有不怕死的英雄出现了。没有视力的陆希很快就感受到了一个身影出现在了自己面前。他的动作敏捷灵活,甚至是有点超出常识的扭曲,竟然硬生生地在奥斯提克逆魔之盾的封锁中硬挤了进来。锋利的双短剑如毒牙般刺来,直捣自己咽喉和脐下要害。

  这种手法……黑暗兄弟会吧?似乎有点对不起七先生和阿斯莎德女士,毕竟大家在涅奥斯菲亚的时候也很合作愉快的说……等等,明明是他们先对不起我的吧?

  不过,毕竟人是要恰饭的嘛,我完全可以理解。陆希一边这么想着,左手临空抓出了一柄立场剑,以比对方快上十倍以上的速度轻描淡写一画,便在对方的双剑击中自己之前将其斩成了两截。

  热辣辣的血液和内脏残片当场涌出,却一点都沾不到近在咫尺的陆希脸上。

  (系统:击杀黑暗兄弟会精英刺客一名,获得经验值2458。)

  (系统:击杀颜值80分的黄金阶敌人一位,人物“没有爱的野蛮人”完成度+1。)

  哦?也就是说,本人刚才电死的那个魔法师妹纸颜值不到80分咯?呃,真可怜,死了都还要被你这个恶趣味的外挂侮辱。

  (系统:任务“没有爱的野蛮人”完成,奖励经验值10000,技能点+3。获得称号“没有爱的野蛮人”)

  (没有爱的野蛮人:对所有异性伤害值+5%,所有异性对己伤害值-5%)

  “嗯,能被系统认定是80分以上的话,至少不会亚于塞希琉了呢?还是有不少萌属性的刺客型妹子呢。我都还没有鉴赏一下就没了,确实太可惜了。”

  这位连台词都没有的刺客漂亮姑娘的临死一击多少还是起到了一定效果的。至少她成功地阻拦了陆希两秒钟。乘着这个机会,老法师终于完成了立场跳跃跑到了另外一艘全军待命的船上。

  陆希嗤了一声,也开动立场跳跃落到了同一艘船上。

  同样的魔法,但水准真是天壤之别。分明就是坤坤的运球和他教的那个人的区别,就算是外行人都看得一目了然。

  “拦住他,杀了他!”老法师继续发出了近乎于惨叫的声音,向人群里跑去。

  这一次伏兵的准备更充分一些,陆希刚落地便劈头盖脸地挨上一发大裂解术和一发解离射线。然而,理论上可以剥夺所有魔法防御甚至破坏宝具的顶级破魔术,以及可以将神圣金属都化为粒子的顶级破坏魔法,却被陆希用一个最普通的镜像替身给躲开了。

  “魔法不是肆无忌惮地宣泄力量,而是在恰当的时候用恰当的手法。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们是要下个纪元才能学会吗?就算是想要炫耀力量……”用镜像替身转移到了船尾的陆希依旧笑得宛若百花盛开,五指张开,凌空一抓。五道炽白的光芒闪耀开来,便宛若忽然划开了空间的利刃一般。明亮到无法直视的白光几乎将周围一半的敌军的视力彻底剥夺,同时又将至少三分之一的人直接切开,这其中就包括了方才的那两个魔法师。

  “也至少要做到这个程度才行啊!”

  特罗格大师倒是真的很能跑,居然依旧毫发无伤。他呜呜悲鸣着,钻到了人群最后面手忙脚乱地施法。至于其余伏兵,则发出了绝望而歇斯底里的疯狂叫向陆希冲了过来。这当然不是什么勇气的表现,而分明是被彻底吓破了胆后地自暴自弃。

  “继续啊,贼军的小崽子们,既然成功地引起了我的兴趣,那就让我玩尽兴啊!现在的我,可是比魔神还要凶的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