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八百七十四章 景阳

第八百七十四章 景阳

  景阳宗是琅郡三大宗门之一,不过近几十年景阳宗却是时运不济,在几次大战之中本派高阶修士折损严重,之后整个宗门几乎处于封山状态之中,为的就是避开修炼界的纷扰,一心一意延续宗门传承。雅>文8﹏  w-w·w-.`

  为此,景阳宗的势力范围一缩再缩,不但退出了怀瑜县,便是在琅郡固有的势力范围也开始被玄极门和诸葛家族不断蚕食。

  然而这数十年来,景阳宗的境况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每况愈下,后辈子弟迟迟无法独当一面,宗门传承陷入青黄不接的阶段,掌门钟藩真人固然是天罡高手此时却也是一筹莫展。

  “掌门师兄,……”

  正在沉思当中的钟藩真人被打断了思绪,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嘴角微微掀起一丝微不可查的嘲讽,道:“荀师弟,怎么,又是林沧海派的人来了么?”

  这些年景阳宗境况不佳,玄元派实力却是日益扩大,景阳宗当初在怀瑜县的势力范围已经尽数落入到了玄元派的手中,然而玄元派扩张的脚步仍旧不曾停下,景阳宗如今已经是当其冲,不过玄元派自诩玉州第一宗门,且也不想用过激手段引得玉州各门派敌对,便用出了劝降的手段。

  荀真人叹了口气,道:“师兄,形势比人强,如今本派可谓内外交困,玄元派有道人老祖坐镇,林沧海真人也算颇有诚意,允诺师兄只需前往玄元峰便以副掌门之位相托,到时候两派相并,本派传承不绝,师兄太罡有望啊!”

  钟藩真人冷笑道:“并派?怕不是吞并吧?”

  荀真人还待要说些什么,却听得钟藩真人目光凛冽,冷声道:“你不必多说了,宗门传承不能至我手中而绝!”

  荀真人被钟藩真人瞪得心中虚,但仍强自道:“这其中的道理不用师弟我多言,师兄心中清明自有判断,只是师兄纵有傲骨,可也要为门下弟子多想一想,景阳宗终不能因师兄一人之故而至穷途末路。”

  说罢,荀真人不理钟藩真人怒视转身而走。

  钟藩真人望着荀真人的背影几次鼓动杀机,却最终无奈一叹,整个人的精气神仿佛倾泻一空,一下子苍老了百岁。﹏﹎>  >﹎雅文吧  w=

  “荀师兄!”

  一道声音拦住了从景阳殿匆匆而出的荀真人。

  荀真人身子一顿,脸上挂了笑容道:“原来是欧师弟!”

  “师兄,又去见掌门师兄了?”

  欧真人语气平淡,从语气之中听不出半分嘲讽之意。

  两人朝着景阳殿远处行走,荀真人叹了口气,道:“如今宗门上下人心惶惶,掌门师兄又是个只懂号施令的,整个宗门上下便只有师兄我是个劳碌命,师弟这两年在外逍遥历练,如今已经进阶聚罡境,可算是这多年来本宗唯一的好消息,有时间师弟也帮着劝一劝吧!”

  欧真人神色间带了几分认真,道:“荀师兄,说真的,如今宗门上下已经有大半弟子已经准备追随师兄你了吧?”

  荀真人神情间得意之色一闪而过,故作肃容叹道:“唉,这也是不得已啊,只是为宗门找一条出路罢了,人总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吧!”

  欧真人突然凑到了荀真人近前,道:“荀师兄,不如我也为宗门找一条出路吧!”

  “哦?什么出路?”

  荀真人惊讶的转过头来,却正迎面看到欧真人的一双眼睛突然变成了血红色。

  荀真人大惊失色,正要运转体内真元,却突然感觉周身气机一泄,他张口欲呼,却猛然看到一张大手捂住了他的嘴,紧跟着他两侧的腮帮急的向内收缩,仿佛有什么东西被从他的口中抽出来一般,他的双目露出恐惧之色,可紧跟着眼珠子也被抽的泛起了眼白,他原本就不算魁梧的身材此时身上的衣衫更显肥大,伸手双手想要拨开欧真人捂在他嘴上的手掌,却现他的手掌早已经变成了皮包骨头,皱巴巴的肌肤宛如枯树皮。雅文8  w-

  欧真人脸色红润非常,起色正佳,而双目之中的血色却在渐渐退去,他的双手一松,手中的干尸掉落在地摔得七零八落,天罡境巅峰的气势在他的身上一闪而没。

  欧真人整了整身上的衣衫,朝着远处的景阳殿望了一眼,目光之中浮现出一片贪婪之色,自言自语道:“解决掉了你,应该就能突破了吧!咦,什么气息,难道这景阳宗还隐藏着什么秘密?”

  。。。。。。

  景阳殿中,荀真人离开之后,原本盘坐在地的钟藩真人突然长身而起,他坐下的云床自行开启露出了一条斜向下的通道,一股阴寒之气从通道之中泛起,这时才注意到那云床居然是一整块暖玉。

  钟藩真人鼓动周身真元,沿着通道向着景阳殿下的地宫之中走去,片刻之后便没入了黑暗之中。

  “汩汩”的水声从黑暗之中清晰的传来,前面渐渐有淡淡的光芒浮现,这才看清楚整个通道周围居然都已经被厚厚的寒冰覆盖,那淡淡的光芒居然是沾染了灵光的寒冰所出。

  通道的尽头,钟藩真人神色复杂的望着地面一汪青绿色的泉水,半是感叹半是抱怨道:“本派所传功法品阶终究太低,否则阴阳相济,以老夫近百年如一日的苦修,又何至于止步天罡而不得寸进!”

  “地阴寒泉?景阳宗居然还藏着这等天地至宝?”一道惊讶的声音突兀的从钟藩真人身后传来。

  “什么人?”

  钟藩真人猛然转过身来,却只看到眼前有一片黑暗向着他扑了过来……

  三日之后,魔云南来,无边的魔气席卷了琅郡西南,天地都为之色变,而后有黑芒从天而降落入景阳宗内,俄而狂笑之声不绝,景阳宗上下数百修士无一人得存。

  与此同时,玺郡、怀瑜县、琅郡之中有大批域外魔修现身,并开始大规模朝着景阳宗驻地汇聚而来,沿途无论凡修一概杀戮殆尽,琅郡西南遂成人间地狱,消息传来,整个玉州震动。

  。。。。。。

  杨君山有过数次进出空间秘境的经验,原本以为再次经历这种空间转换应当不算什么,然而事实却是通过遁空大阵远距离空间传输,所付出的代价远不是他所经历的进出秘境那么简单!

  变幻莫测的空间之力轻易瓦解了他的护身罡气,甚至于他体内的真元都受到了遏制,只能凭借肉身来抵挡从四面八方纷涌而至的压力。

  好在杨君山肉身之强横可以完全无视这种空间之力的压迫,这使得他在脚下着地的刹那却并没有产生什么其他的不适之感,而是很快便恢复了意识,并抬头向着四周打量。

  “唔,有新人来了啊!”

  一道懒洋洋的声音传了过来。

  杨君山闻声望去,却见一个三尺高的小孩正站在身前几丈之外仰头望着他。

  杨君山见状却是神态恭敬,道:“敢问可是接引使者前辈?”

  小孩闻言神色却是郑重了一分,道:“呦,看来还是个懂行的,那么进入仙宫的规矩想来也已经听人说过了?”

  杨君山道:“的确曾经听两位前辈说起过一些,不过那两位前辈也曾说过,若有疑惑也可以像接引前辈询问。”

  杨君山说着手中已经摸出了一只玉盒,打开之后里面却是只有两颗赤红色的果子。

  小孩见得果子眼睛一亮,道:“不错不错,新鲜采摘的赤精果,好久没人给我送这果子吃了!”

  小孩似乎已经迫不及待,一边说着一边已经在赤精果上狠狠的咬了一口。

  杨君山闻言笑道:“若有机会,晚辈会再带一些水果给前辈尝鲜。”

  小孩连忙点了点头,笑道:“不错不错,看在这果子不错的份儿上,你有什么不懂得可以问我老人家一下,先说清楚,一颗果子可以问一件事。”

  杨君山心中一喜,暗道当初从观涛老祖那里得来的消息看来果然不错,连忙道:“晚辈第一次前来,想要求一套丹炉火种,不知该从哪里着手。”

  小孩三口两口已经将第一枚赤精果吃完,闻言道:“你这小子不老实,丹炉火种分明是两件东西嘛,不过谁让我老人家今天看你小子顺眼呢,去天工坊吧,听说那里最近新到了一批货,那里的东西品质或许不是最好的,但却都是适用的,关键是价格还不贵,顺便说一句,去那里挑东西记得长眼,别选了不该要的东西。”

  杨君山躬身谢过了,然后想了想又问道:“晚辈想要寻找一道灵术神通,唤作‘点灵术’,不知前辈可有指教?”

  第二枚果子吃到一半的小孩嘴巴一顿,神色诡异的瞅了他一眼,道:“点灵术?哼,换一个问题!”

  杨君山微微一愣,他也不敢询问原因,先道了一声歉,沉吟道:“晚辈正在收集品质极好的阴阳之气,不知前辈可有指教?”

  小孩将最后半颗赤精果一股脑吞进口中,然后又将手指在嘴里吮|了吮,咳了一声,道:“一千晶币!”

  杨君山闻言一喜,连忙掏出了十块晶砖交给小孩。

  小孩伸手在晶砖上一抚,杨君山手中一空,十块晶砖已经不见了踪影,然后就见他不知道在身上哪里掏摸了一下,手中多出了一张皱巴巴的布帛,道:“喏,傍晚时分跟着这块布帛去就是了,记得隐藏一下身份,还有,那里也不一定就有你需要的东西,但肯定是你最有可能得到所需之物的地方。”

  杨君山接过了布帛,便见得小孩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道:“走吧走吧,又有新人要来了,今天居然来了两个。”

  杨君山拱了拱手转身向外走去,却感知到身后有空间波动传来,随即一道空间门户开启,一个身影踉踉跄跄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

  今天白天有客人造访,耽误了码字时间,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