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劫至(一)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劫至(一)

  杨君山低头看向脚下,却发现地面仍旧是一片荒滩戈壁的模样,砂石土砾又哪里能够存得住水,莫不是如同海市蜃楼一般的幻境?

  可远处那粼粼波光却做不得假,更何况想要瞒过他的广寒灵目却也不易。

  心中略微思索,杨君山又抬头看了一眼头顶上空,随即脚下加快了速度向着湖水所在之处而去。

  然而眼见得湖水已经近在眼前,突地眉心之间针刺的感觉陡然加重,仿佛随时都要大祸临头了一般,就连原本已经止歇的心悸感觉也重新又起,伴随着心跳加快的是额头津津冷汗。

  杨君山猛地停下了脚步,望着仅仅百余丈之外的一片湖泊,目光之中惊疑不定,突地湖水之中有涟漪而生,波光扩散至岸边一块大石之上激起几片浪花,却突兀的炸开成一道电光,生生将那大石一角劈落成几片碎石散落湖中,又溅起一片湖水,瞬间在水面上练成一片电网闪烁,就如同滴落热油中的一滴冷水一般。

  杨君山哪里还敢在此停留半刻,立马转身掉头就跑。

  雷霆之水,这片小小的水泊之中居然是一片完全由雷光凝聚而成的雷浆!

  雷霆沼泽,所谓的“雷沼”之名,莫不就是由此而来?

  杨君山一边平复着心中的心悸,一边略略有些恍然,却不曾想到修炼界还有此等奇地,能够形成天然的雷霆之水,雷池这类传说中,只有经过大神通者经过精密的布置之后才能够得到的东西,更何况还是如此大的一片!

  然而杨君山所不知道的是,就在他离开那片雷湖之后不久,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雷霆之水当中,突然有一颗头颅从中缓缓升起,那人望着杨君山离开的方向,表情看上去似乎有些疑惑,片刻之后却突然仿佛想起了什么,恍然道:“杨君山,刚刚那人不就是西山杨氏的那位君山道祖么?”

  随即,那人脸上又浮现出一丝怪异之色,道:“奇怪,不是说他如今封闭了五行雷光道阵困守西山么,怎得又会出现在这里?”

  “总不会是来这里渡劫的吧?”

  那人哂笑了一声,随即脸色一怔,道:“唔,似乎也不是没有可能啊,虽说有些匪夷所思,但如果在这里渡劫的话,西山周围那群觊觎他的人便别想着趁火打劫了,而且那些人也不会想到他会放着那能够分流雷劫之力的道阵不要,而跑到这奇险之地来平白增添渡劫的风险,嘿嘿,看来此人在域外近二十年的时间的确有大机缘大际遇,那些人觊觎他手中掌握的秘密也不是没有道理。”

  “嗯,如果老夫将此子出现在雷沼中的消息泄露出去的话……”

  那人的脸上刚刚浮现出一丝诡笑,可随即又是一愕:“呃,好像时间也未必来得及,那人头顶的劫云快要蓄满了,不过这对老夫自己而言却未必不是一个机会,不过还是先完成老夫手头上的事情要紧,要是时间还来得及的话,那么此子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

  与此同时,凌霄殿青石广场外某处小殿,有大神通者聚于此地。

  “那杨家竖子龟缩于西山之上,有五行雷光道阵相护,为之奈何?”一道声音听似抱怨,语气中却多有愤懑之气。

  “此子怕不是要在雷劫之前永不露面?”有一人道。

  “哼,难道他就当真不怕我等拿那杨氏族人出气?听闻此子也有两子一女……”一道声音略带暴虐。

  “不可!”

  “道友此计何其鄙哉!”

  “此例万不可开,否则修炼界当永无宁日,我等脸面何存?”

  “嘿,尔等均有后裔血脉,后裔子弟,偏偏钱某便是孑然一身,不能从那杨氏竖子口中问出虚实,日后再做诸位有谁能够躲得过昊天镜一照?”

  小殿之中尽皆默然。

  良久,才有一人叹道:“九驷道友最终不也不曾躲过?”

  还有一道声音紧跟着道:“据紫苑等人透露,那杨氏子曾言道,九驷是借了仙阵之力,杨氏子虽然阵道高妙,焉能布置得了仙阵?最多不过查漏补缺,说到底,还是九驷自己的机缘。”

  “嘿!”

  又是先前那道暴虐的声音,带着戏谑之意道:“明人不说暗话,我等彼此未必相熟,可几十、百多年下来,谁有几分潜力,几分手段,想来心底也有几分揣测,那九驷当初就算是抱上了白羽仙尊的大腿,以他的修为底蕴,顶天了也未必撑过去第一道镜光,可他却生生撑到了第三道镜光到来之际,差一点连那一位都惊醒了,这其中的差别难道还要钱某多言?”

  “至于那紫苑等人所言,单凭那几人与那杨氏子的关系,尔等也敢信?”

  小殿之中又是一阵沉默。

  片刻之后,才有一道声音突然打破了沉寂,道:“距离九驷登仙回归已经四年了吧?”

  “是啊,若是用来稳固登仙之后的修为,如今也差不多该出关了。”

  “如果九驷仍旧不曾现身呢?”

  “那么从那几位口中传出来的那个消息就很有可能了。”

  “禁锢?”

  “就怕是那九驷的诡计。”

  “他都登仙了,真要能出来,还跟我们耍什么诡计?”还是那道声音之中蕴含着浓浓的讥诮。

  过得片刻之后,那道声音再次传来:“好吧,那便再等一段时间,想来其他几位仙尊对这件事怕也上心的很吧?”

  ----------

  一口气遁走百余里之外,杨君山心中余悸虽然稍解,可全身上下却恍如针刺,仿佛下一刻便会有万千利刃从天而降,将他凌迟一般。

  杨君山抬头看去,却见头顶上空已然是电芒纵横,那肆虐的雷光几乎已经达到了劫云都无法包裹的地步,可偏偏却没有一丁点的雷声轰鸣传来,就像是一只潜伏良久的洪荒猛兽,在猎物面前一直在暗中蓄力,再蓄力,只等着最后那惊天动地的雷霆一击。

  除此之外,杨君山还注意到一个现象,那便是进入雷沼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遭遇到雷霆劈落了,要知道以雷州天雷的秘籍程度,从他进入雷州之后几日便曾数次遭遇,可偏偏进入雷沼之后,这里的雷霆秘籍程度不知胜过雷沼之外多少倍,可偏偏在杨君山经过的地方,再无一道雷霆降落。

  杨君山仰头望着头顶翻滚的劫云,这是因为所有的雷光电闪都已经被劫云所吸收,酝酿成为最后的劫雷之力,而杨君山所面临的劫雷也毫无疑问要比寻常雷劫修士即将面临的雷劫要强上三分,这便是杨君山此行的风险所在了。

  “我的炼体修为已经臻至第八层换血之境,想要彻底点燃体内血脉,造就纯阳之血,那么就不得不正面对抗完整的雷劫之力,而我的谋算还不仅仅如此,既然要走肉身成圣的路子,那么此番雷劫过程中还必须要结成一道仙术神通的种子,九仞道祖衣钵大部分为我所继承,那么撼天仙诀便是本命仙术神通种子的第一选择;而紫气东来诀我也已经练成,此番非但要将其纳入本命道术神通,还要力争与两仪元磁神光融合练就第二道本命仙术神通先天混元气……”

  “不过这实在是太难了,两道本命仙术神通,嘿嘿……”

  杨君山自失的笑了一笑,暗忖:“也不过就是自己的一种奢望罢了,有备无患总也是好的。”

  事实上在杨君山得到两道完整的仙术神通传承之后,原本的打算是一旦在雷劫过程当中力有未逮,便要舍更难练成的“撼天仙诀”,而用相对较易成功的“先天混元气”的,只不过在从器灵穿山甲那里得知了一些讯息之后,融合“撼天仙诀”神通却不得不成了第一选择。

  便在这个时候,突地一声雷鸣在头顶炸开,惊得杨君山不由打了一个哆嗦,抬头看去时,天空之中的劫云就像是一座即将决堤的堤坝,内中尽是亮闪闪的雷光电浆。

  事实上那一道雷声并不如何惊天动地,可却是直接在他的元神识海之中迸发,这让杨君山悚然而惊,雷劫考验的并非只是他的肉身、神通、修为,还有他的元神魂海。

  雷鸣炸响,意味着劫云已经酝酿成熟,雷劫即将来临。

  杨君山目光向着四周横扫,再次确认周围没有什么潜伏的危险之后,第二声雷鸣在神识感知之中由远及近滚滚而来,头顶的雷云骤然下沉,就像是一兜即将迸裂的水囊,又像是一只将巨口探出,要将渺小的杨君山一口吞入腹中的天地巨兽。

  然而此时在杨君山自身的感知之中,就仿佛他突然拉近了那座屏蔽了他与天地意志接触的门户的距离,而后随着他轻轻的将手掌推向那道门户,那扇大门伴随着第三道惊雷轰然打开,然而在门后的却并非是他所渴求的这方世界的本源奥妙,而是滚滚的雷浆电劫。

  如同九天崩裂,天河如瀑布一般垂落,又像是洪荒巨兽猛然探出了一条雷舌,只是在瞬间,便将站在地面上的杨君山淹没。

  雷劫,终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