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惊闻(上)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惊闻(上)

  求订阅了,诸位道友!

  ——————————

  “以如今道友的修为实力,阵道造诣必有提升,如今若是再出手修复那残仙阵,恐怕提升的威力已经不止三分之一了吧?”

  钱道人一边说一边感叹道:“之前有传言说道友阵道造诣堪称修炼界第一,尚有人嗤之以鼻,如果他们知晓杨道友今日所言,怕是凌霄殿中的那几个家伙也要甘拜下风吧?”

  杨君山听得钱道人所言,神色也显得凝重了许多。

  天宫与仙宫一脉相承,凌霄殿中老不死的谁知道有多少,杨君山虽然对于自身的阵道造诣有着足够的自信,却也还没有自大到天下无敌的地步。

  随即便又听得钱道人叹道:“三分之一的仙阵之力,尚且无法抵挡得住摄灵镜光,昊天镜之威尽至于斯,却是让人绝望的很呐!”

  杨君山想了想,又透露道:“事实上九驷仙尊并未利用仙阵抵挡第三道昊天镜光。”

  钱道人闻言一怔,道:“噢,这是为何?”

  杨君山道:“九驷仙尊坦言第三道镜光根本躲不过,而事实上昊天镜光对于仙阵本身也有着极大的削弱和破坏作用,仙尊当时言道,与其为了争那一丝缥缈的生机而灰飞烟灭,还不如就此罢手,他其实是主动迎上第三道镜光的。”

  钱道人一时间有些发愣,过得片刻之后这才常常吐了一口气,道:“老夫原本对于九驷登仙颇有些不屑,如今看来,无论是准备的周密,登仙的勇气,以及做出最后选择的果决,他都要胜过老夫一筹啊!”

  说罢,钱道人微笑着看向杨君山,道:“你看,这些细节又怎么可能是紫苑、东流等人能够说出来的,这也是凌霄殿中一众老家伙千方百计想要寻道友详解的缘故。”

  杨君山则面无表情道:“那么如今钱道友既然已经得偿所愿,是否应该就此离去了呢?”

  钱道人“哈哈”一笑,道:“不忙!”

  杨君山闻言顿时变了脸色,庞大的曲武山脉之下顿时响起了“隆隆”的轰鸣之声,仿佛一头洪荒古兽已经被唤醒,随时都有可能暴起伤人。

  “道友莫要误会,老夫并无恶意!”钱道人连忙道。

  杨君山却冷冷的盯着他,道:“阁下最好找一个合适一些的理由,杨某不愿出手只是因为这曲武山到底是义妹数十年心血基业,不愿就此毁去而已,事实上杨某对于自身实力究竟达到了何种程度,却是非常乐意在钱道友身上得到印证。”

  钱道人对于杨君山言语之中的威胁却丝毫没有放在心上,他甚至夸张的向着四周看了看,仿佛要确定周围没有隐藏他人在窃听他们的谈话,然后这才神秘的说道:“杨道友,如果老夫说有办法在登仙之前就能够拥有一道可以随意施展的仙术神通,道友可曾心动?”

  杨君山几乎在瞬间就变了脸色——

  杨君山度过雷劫成就雷劫道人的消息在很短的时间内便传到了修炼界各方势力高层的耳中。

  在惊诧于杨君山修炼速度的同时,各方势力也陆续将遍布于西山周围的眼线撤了回来。

  雷劫境就像是一个资格,一个参与游戏成为棋手的资格。

  如果说华盖境的杨君山因为其所掌控的阵道造诣还令各方势力觊觎的话,那么现在这种垂涎不会表现的那么明显,至少杨君山已经拥有了讨价还价的资格,各方势力必要的时候还是要对杨君山表现出足够的尊重,而同时与西山杨氏之间的关系也必须要重新审视。

  杨君山的回归在西山杨氏只有几个高层族人才知道,不过在他们的故意纵容之下,杨君山度过雷劫的消息还是令整个杨氏上下喜庆的氛围高涨。

  要知道就在不久之前,杨君昊进阶道境在家族高层有意的渲染之下,才搞出了浩大的天象声势,让整个杨氏上下松了一口气。

  如今杨君山的回归对于杨家上下而言不但是双喜临门,而且还让这种喜庆的氛围达到了极致。

  不过与普通族人的欢庆截然不同的是,杨家几位能够接触到杨君山的族人却并未表现出丝毫轻松的神色,而这种略显凝重的氛围却是受到了当初杨君山回归时一副心事重重模样的影响。

  杨君山在回来之后也只是简单的交代了几句,便开始在西山之上继续闭关修炼,其他人倒也没有机会开口询问。

  不过他们后来却是从杨君秀口中得知,杨君山是在与一位名叫钱玄道的黄庭道祖一番长谈之后,才变成了这般模样。

  可在杨君山闭关后不久,便因为有人上门拜访也不得不再次出关。

  虽然说杨君昊仍旧在闭关修炼功夫修为,但作为杨君山的道侣以及杨氏家族目前实质上的掌控者,颜沁曦的身份和地位也足够来接待一些其他势力道境存在的造访了,不过眼前这两位不速之客的到来,还是让颜沁曦不得不通禀杨君山,让他亲自出关与来客相见。

  “君山道友,海外风暴峡一见不过数十年,道友修为居然已经臻至雷劫境,真是令人既惊且佩啊!”

  妙镛道人在见到杨君山的时候神色显得很是复杂。

  杨君山的目光在妙镛道人身边的一位修士身上停留了片刻,笑道:“妙镛道友此番前来西山,想来也不是与杨某叙旧的吧?”

  “当然不是!”

  妙镛道人笑了笑,向杨君山介绍起与他一同前来的修士,道:“这位是在下的师兄妙池道人。”

  妙池道人笑呵呵的朝着杨君山拱了拱手,道:“杨道友此番进阶雷劫,却是惊呆了修炼界一众势力,可惜道友还不曾去过凌霄殿,便也不知当初钱玄道带回这个消息的时候,却是带给了凌霄殿我等这些老家伙们多大的冲击,要知道在此之前,钱道友可是主张对道友以及杨氏家族采取强硬措施的,可与道友见了一面之后却是来了一个大反转,对于道友不但赞赏有加,且颇多溢美之词。”

  说到这里,妙池道人又是“呵呵”一笑,道:“我等私下里可都猜测,以钱老道那等脾性,八成与杨道友交手了,而且十之七八还没占到便宜才对。”

  杨君山微微一笑,对于妙池道人的言语却是不置可否,心中却暗自警惕,这老家伙一上来三言两句看似说笑,却是一边向他示好,一边却是在离间他与钱道人之间可能存在的融洽关系。

  三人落座之后,杨君山却是直奔主题,道:“两位道友此番前来,想来也不是恭贺杨某渡劫成功的吧?”

  妙池道人笑道:“杨道友快人快语,那么老夫自然也要开门见山!”

  说到这里,妙池道人语气微微一顿,略作沉吟才道:“道友渡劫成功却并未惊动四方存在,料想应当是冒险在雷沼之中进行了。”

  杨君山并不否认,这件事情也没有隐瞒的必要,直接道:“正是在雷沼。”

  妙池道人见得杨君山并未否认,神色顿时轻松了许多,点了点头之后仍旧以严肃的语气道:“按照时间来计算,我等斗胆猜测,道友在渡劫前后是否曾经见到过我妙煌师弟?”

  杨君山目光之中微微一闪,转而问道:“道友想要问什么?”

  杨君山的反应并未出乎妙池道人的意料之外,这种既不承认也不否认的态度,才是妙池道人,也是紫霄阁想要的态度,这意味着双方之间是存在着妥协可能的。

  杨君山在曲武山与钱玄道交手之后便也明白,随着他进阶雷劫境消息的传开,但凡不是傻子,只要仔细推算一下杨君山的渡劫时间,那么紫霄阁也必然会找上门来。

  毕竟当时大战之下,雷沼中必然留下了诸多痕迹,若是没有朝着这方面想,紫霄阁或许还会用其他方法来解释,可一旦知晓妙煌道人陨落时间的前后,雷沼之中尚有一位尚未或者已经渡劫的修士,那么原本的一切猜测立马就会被推翻。

  或许杨君山可以否认,但却并不可能大小紫霄阁对他的怀疑,而对于紫霄阁这般强横的势力而言,往往仅仅只是怀疑,便已经足够了。

  也正是因为明白这一点,当杨君山需要借助钱玄道大小各方势力对西山杨氏觊觎的时候,索性便表露出足够令人忌惮的实力,如此哪怕紫霄派将怀疑的目光盯向了自己,贸然之间也定然不敢轻易对西山杨氏下手。

  而事情的发展似乎也并未超出杨君山的预想之外,紫霄阁尽管不能够确认杨君山在妙煌之死当中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但他们还是找上了门来,因为在与雷井通道本身的暴露,以及紫霄阁通过雷井通道所做的事情,可能引发的仙宫的震怒相比,妙煌道人之死反而不算什么了。

  因此,妙池道人盯着杨君山的目光,几乎是一字一顿的问道:“那么,杨道友当时究竟看到了什么?”

  杨君山摇了摇头,道:“杨某在雷沼之中什么都没有看到,当杨某赶去的时候,只发现了一座雷湖!”

  雷湖的下面便是雷井通道,这就已经足够了,至于杨君山之前否认见到过妙煌道人,妙池道人只当自己没有听到,当务之急却是要如何封住杨君山的嘴,哪怕是暴露雷井通道的秘密,也要在紫霄阁与之撇清了关系之后。

  于是妙池道人若有所指道:“听闻杨道友当年去过曹勋秘境,之后数十年,杨氏的守护大阵越发的完善,不知道杨道友是否知道,曹勋仙人当年的手中曾经有一块雷行至宝,本派前辈先人也曾经多次想要交换他手中那件至宝,可惜却一直不曾如愿,不知杨道友可知晓此物跟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