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半鬼(求月票)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半鬼(求月票)

  不管是当真是因为众人同行容易暴露行迹也好,还是暗中已经有人将众人前往琼天星界的消息泄露也好,事情到了这般地步,一行十二人再想要同时行动基本已经不太可能了,只是因为担心日后被仙宫责难,因此,一时间却是谁都不愿开口。『言*情*首*发『言*情*首*发小说『w.*1xiaoshuo

  直到钱玄道将这件事情挑明之后,众人最终决定分道扬镳,各自行动。

  紫霄阁五人自然仍旧共同行动,尽管五人行动的目标仍旧不小,但同属一家宗门,彼此之间的信任和默契自然不是他人能够相比。

  紫霄阁的人先行离开之后,阳白与十旦二人也从不同的方向离开。

  再之后钱玄道与铜须道人点了点头,目光扫过杨君山的时候,两人各自递了一个明了的眼神,随即便告辞独自离开。

  桑无忌在与裘道人交谈了几句之后,便询问杨君山是否一同行动,在被杨君山拒绝之后,神色间略显失望之色,随后便与裘道人一同离开。

  “小子,你的胆子倒是挺大,居然敢独自一人行动。”铜须道祖笑道。

  杨君山笑道:“晚辈至少也有在域外十多年的经历,知道在这无边星空之中,我等的身份是何等敏感,除了自己谁都不能相信。”

  铜须道祖闻言目光微凝,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小子,你是不是看出了什么?”

  杨君山轻笑着摇头道:“晚辈能看出来什么?不过是不想被人处处针对,以免死的不明不白罢了。”

  铜须道祖看向杨君山的目光越的深邃,就当杨君山正准备告辞离开之际,耳边却突然传来铜须道祖低沉的声音:“小心紫霄阁的人!”

  杨君山身子微微一滞,随即祭出独木舟,在虚空之中划过一道淡黄色的轨迹,随即消失在星空之中。

  望着杨君山等人离开的夜空,铜须道祖的神色顿时变得有些阴晴不定起来,过得片刻之后,他似乎才最终下定了决心,抬步向着虚空之中走去,片刻之后便已经消失在了星空之中。

  ----------

  在一颗巨大的星体背面,杨君山正躲在一座山丘之下。

  扬手将一张卷轴打开,卷轴表面上的图案随着他手指的滑动而不断变幻,直到到达一副琼天星界星图界面的时候才突然停住,然后九仞真元随着杨君山的指尖在卷轴上一点而注入其中,表面上的星图顿时如同活转了过来一片,一座立体的幻境模型在卷轴表面上方出现,一个缩小了无数倍的琼天星界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杨君山手中的这一卷星图虽然未必尽善尽美,但对于星空大世界的大体描述还是具备的,再结合一直以来杨君山所收集到的关于域外的消息,大致可以明白整个星空世界可以被划分为二十五座庞大的星界,而琼天星界便是二十五座大星界之一。

  整个琼天星界看上去犹如一座巨树的树冠,在琼天星界内部又可以大致划分为十二座星宫,而昆仑星宫便是位于这座庞大树冠的边缘偏下方地带,就像是树冠上一支较大的树枝。

  而整个昆仑星宫内部又可划分为十二座星域,就像是这一枝较大树枝上分开的十二根枝桠,而小七星星域便是这十二根枝桠中最不起眼,也是最为偏远的一座星域。

  杨君山的目光在这座庞大的星界幻影上逡巡着,很快便找到了自己目前所在的位置,应当是在琼天星界的**星宫次外围的寒枫星域,之前五天的不间断飞遁,已经让杨君山等一干人穿过了**星宫最外围的寒松星域。

  从这里赶到小七星星域,一路上要经过**星宫、银东星宫、乱花星宫、飞灯星宫和昆仑星宫五座星宫,以及至少十四五座星域。

  三个月的时间,说实话,对于杨君山而言时间却算不上多么宽裕,当然,事实上对于其他十一位目的地相同的修士而言,也不见得有多么宽裕。

  要知道这可是长途垮星域的远遁,凭借的可不单单是飞遁的度,更重要的还是飞遁的耐力,也就是各自体内真元的支持。

  如同先前穿过寒松星域那不间断的高飞遁,在第五日的时候事实上已经因为有人掉队而放缓度了,可杨君山却自信能够坚持七日七夜的时间毫无问题,而在七日之后降低一下度,便是再坚持三日也能勉强完成。

  也就是说真要一路不出意外的话,杨君山赶到小七星星域的时间还应当在大多数人之前,更何况他的手中还有一张相对而言更为详细的星图卷轴,能够规划出最合适的途径,在这一点上,也只有紫霄阁的人能够与之相比,所以他并不着急。

  在这处隐秘的所在,杨君山之所以停留在这里,除了是要规划一下前往小七星星域的路径之外,最大的目的便是要在这里等一个人。

  目光微动,神识已经隐约捕捉到了某些痕迹,杨君山伸手向前一抹,身前的星界幻影顿时消散无踪,下方铺开的星图卷轴也重新收做一卷被他放回了袖中。

  “阁下既然已经到了,何不现身一见!”杨君山扬声道。

  四周仍旧一片孤寂,看上去根本没有任何人存在。

  而杨君山却微微一笑,目光转向了不远处一座山石的阴影之下,道:“便是真正的鬼王也无法避开杨某的探查,更何况阁下的鬼影遁到底与真正的鬼族还差了几分火候。”

  原本空无一物的阴影处突然出现了某种扭曲,一个浑身上下笼罩在黑纱之中的身影走那里走了出来,又在杨君山身前数十丈之外停下。

  “你的胆子不小,居然敢一个人在这里与本王见面!”一道略带沙哑的声音从黑纱之后传来。

  杨君山笑了笑,道:“看来阁下对于杨某并不信任,在现身之前已经将附近查探了一遍,怎样,没有埋伏吧?杨某的诚意想来阁下已经看到了。”

  “一个初入雷劫境的修士罢了,当真以为本王就不敢杀你吗?”那黑纱后之人再次开口问道,而这一次语气中的威胁更甚。

  杨君山笑道:“阁下连鬼影遁都无法避开杨某的感知,纵然有着黄庭境的修为,又凭什么与杨某斗?”

  “桀桀桀桀——”

  黑纱修士仰头传来一阵犹如沙石剐蹭一般令人耳朵难受的声响,突然伸手向前一斩,一道绿芒直奔杨君山而来。

  “既然阁下已经猜出本王并非纯正的鬼修,又怎么能够确定本王便只有鬼修的本事?”

  那黑纱修士一边说着,同时却又双手一圈,当中聚齐一颗白灰色的雾团,随着他双手一扬,那白灰色的雾团陡然炸开,瞬间笼罩了方圆十多里的范围,那绿芒尚未到得杨君山身前,便已经被刹那间暴涨的灰雾吞没。

  在雾气扑来的刹那,杨君山下意识的便要将神识扩散开,却不料神识尚未离体便感受到了一股烧灼的疼痛传来,却是那灰雾居然有腐蚀神识的诡异功效。

  杨君山双目之中霜白泛起,原本被遮掩的视线顿时变得清晰了许多,至少身前三丈的距离能够看得清晰。

  然而那绿芒何其快,以对手的神通手段,一旦接近到他近身三五丈的距离,恐怕到时候甚至连给他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杨君山几乎就在察觉到广寒灵目同样效果泛泛的刹那,脚下便是轻轻一跺,地面上的砂粒灰尘顿时扬起混入到了白灰雾气当中。

  一阵轻微的如同微风轻拂的沙沙声传来,却只有杨君山能够感知到沙尘被撞击的声响,并以此来判断那道绿芒的位置所在,而那道绿芒果然已经不在从他身前奔斩而来。

  骤然转身,破天锏不知何时已经祭起在了半空。

  “去!”

  随着杨君山意念而动,破天锏径直窜进了原本身后侧方的灰雾之中。

  “砰——”的一声闷响,不远处原本白灰雾气充斥的地方已经被渲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绿色。

  “嗡——”

  一阵颤鸣声传来,破天锏应声而回,落在杨君山手中的时候,锏身之上已经被染上了一层绿色,隐隐尚有一星半点的绿色火芒从锏身上跳起。

  杨君山眉头微微一皱,伸手握住锏柄,九仞真元瞬间汹涌而入,随着他微微一抖,原本沾染在锏身上的绿色火芒顿时被甩得一干二净。

  而就在这个时候,杨君山眼角一跳,霍然再次转身,将手中的破天锏轻轻向着身前一点。

  “铮——”的一声长吟从雾气之中传来,紧跟着白灰色雾气之中凭空卷起一道波澜,将笼罩在周围数里范围内的白灰雾气吹得一干二净,而此时那身披黑纱之人的身影却已经接近到了杨君山十丈的距离,不过却正在“噔噔噔”的不由自主的后退着,只可惜此人黑纱这面,否则定然能够看清楚此人脸上难以置信的神色。

  “你真的只是雷劫境修士?”那黑纱修士好不容易平息了胸腹间剧烈的起伏,沉声问道。

  “阁下居然并不止修炼了鬼族神通!”杨君山大为惊愕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