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交换(求月票)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交换(求月票)

  readx();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的表达着各自的意外,却又同时沉默了下来。

  片刻之后,杨君山才开口叹道:“人鬼同修,阁下居然能够达到如今这般地步,真是令人感到不可思议啊!只是不知该如何称呼阁下?”

  那黑纱修士沉默了半晌,又仿佛在透过身前的黑纱仔细观察着眼前的对手,片刻之后才冷冷的吐出了两个字,道:“阴纱!”

  “哦,原来是阴纱道友!”

  杨君山可不相信对方会将真正的称呼告知于他,而他事实上也并不在乎,只是为了双方接下来的交谈方便罢了。

  阴纱道人沉声道:“据我所知,‘鬼语’在鬼族之中向不外传,我却不知居然会遇上一位懂得‘鬼语’的人族修士,还敢约我在这里见面,你知不知道,若是本人将你的消息泄露给鬼族,立马便会有源源不断的鬼修赶来追杀于你?”

  杨君山淡淡一笑,道:“可惜阁下并没有这么做,而且若是杨某没有猜错的话,阁下现在对于鬼修躲还来不及,又怎么可能会主动去向鬼族告密?”

  阴纱道人突然再次沉默,笼罩在他身周的黑纱无风自动,显然此时他的内心居然不平静,杀气开始在他的身周萦绕,可杨君山看上去却仍旧是一副好整以暇的表情,仿佛他根本就是在故意一般。

  “你怎么知道的?”阴纱道人的声音似乎开始变得不再那么沙哑。

  杨君山笑了笑,道:“如果杨某没有猜错的话,阁下似乎是被人在丹田之中种了‘鬼胎’吧?”

  阴纱道人身躯大震,那绿芒再次开始在他身前凝聚,同时一根细长而乌黑的针状法宝从他的掌心之中一点点的透了出来。

  杨君山敛去了脸上的笑意,略带着一丝凝重,道:“如果,我是说如果,我能够替你除去丹田之中的‘鬼胎’呢?”

  阴纱道人身子一颤,身前的绿芒差一点就要维持不住,他的声音也在瞬间变得有些尖利,道:“不可能,既然你已经看出来我中了‘鬼胎’,就该知道此秘术根本无解。”dudu1();

  杨君山沉声道:“那么阁下就甘心将来有一日被那在你身上种下‘鬼胎’之人找上门来,将你几百年修成的道果掠去,为他人作嫁衣裳?”

  阴纱道人似乎在惧怕什么,堂堂黄庭道祖居然在一步步的后退,被黑纱遮掩的面孔正在轻轻的摇着,颤抖的声音之中居然带着一丝崩溃的情绪,道:“你怎么可能什么都知道?你到底是谁,到底是谁?”

  杨君山猛地上前一步,道:“‘阎王让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阴纱道人后退的脚步猛地停止,头微微向上抬了抬,仿佛想要从黑纱的缝隙当中将杨君山看得更为清楚一些。

  “你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阴纱道人的声音平稳了一些,似乎渐渐恢复了理智。

  杨君山终于满意的点了点头,盯着阴纱道人身前正在缓缓消散的绿芒,道:“你修炼的绿芒神通是‘阎罗铡身斩’吧,我要你这套神通的完整传承。”

  “这不可能!”

  阴纱道人毫不犹豫的拒绝道:“我根本不懂得‘阎罗铡身斩’的神通传承,鬼族也绝不可能将这种镇族的大神通外传的,我只是一个被种下了‘鬼胎’的半鬼,又怎么可能得到这种神通的传承呢?”

  杨君山却是哂笑道:“我既然已经知道‘半鬼’的存在,又怎么可能不清楚鬼族用你们是做什么的,当然也就明白你是定然知晓这一道神通传承的,虽然杨某同样对你如何能够从向来被鬼族豢养的‘半鬼’当中逃出来,但那是你的秘密,在下并非穷根究底之人,在下只想得到完整的神通传承,仅此而已。”

  阴纱道人仍旧摇头道:“神通外泄,我必死无疑,况且你并非鬼族,就算将神通传承给你,你也不能修炼。”

  杨君山闻言顿时好笑道:“就算神通不外泄,你就能逃得脱鬼族的追杀?别忘了你身上的鬼胎就像是黑夜的烛光,时刻吸引着鬼族之人的追踪,难道神通传承不外泄,他们就能饶你一命不成?况且杨某何时说过这神通传承要来是自己修炼的了?”

  又是半晌沉默,阴纱道人似乎在沉吟思索,片刻之后他又道:“‘鬼胎’以及半鬼之事,纵然在鬼族内部也是绝密,只有鬼族之中真正的核心血脉才能够知晓这些隐秘,我却是好奇你一个人族修士缘何会知道的这般清楚?”dudu2();

  当然是钟九那个家伙说的了。

  杨君秀的两个伥鬼,论及血统高贵,自然要数包鱼儿身上的阎罗王血脉,但包鱼儿从小来到周天世界的缘由已经说不清,她对于鬼族内部的事情所知甚少,甚至连许多鬼族特有的神通传承都是杨君山花费了很多心思寻来,这些事情她自然是不明白的。

  不过钟九这个家伙却是一个异类,据他所言,钟家后裔虽然算不得鬼族的核心血脉,但因为钟家老祖钟馗在鬼族之中异军突起,成就金身仙之后,在鬼族之中的地位已经直追十殿阎罗,掌管整个鬼族的监察之权,而钟家也跟着水涨船高,作为钟家的嫡传血裔,钟九自然晓得许多关于鬼族内部的核心机密。

  作为杨君秀的伥鬼,钟九是说不得慌的,在自家老大的威逼利诱之下,钟九如同竹筒倒豆子一般将他所知的有关鬼族的一切说了一个底儿掉,有关豢养半鬼,收割鬼胎之事自然也在其中,而杨君秀知道了这些事情,自然也就等于是杨君山也知道了。

  杨君山当然不会告诉阴纱道人原因,只是笑道:“这些与解除阁下体内被种下的鬼胎,以及封在元神之中的三更贴有什么关系?”

  阴纱道人道:“事实上在下对于解决自己身上的麻烦并非没有办法,如今本人已然是黄庭境修士,只要能够登仙……”

  杨君山直接打断了他的话,道:“登仙?你还真以为给你种下‘鬼胎’的鬼修是找不到你么?他只是不愿意去浪费那个时间,又或者他还在等你的‘鬼胎’最终成熟的那一刻,杨某敢肯定,只要你试图登仙,那鬼修立马就会出现在你面前,让你前功尽弃!”

  杨君山顿了一顿,接着道:“你知道这时间最残忍的事情是什么么?那就是在你以为自己满怀希望即将成功登顶的时候,轻而易举的将你打落悬崖,这就是鬼族对你这个叛逃者的最大惩罚!”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办法,那就是你自毁鬼胎,不过鬼胎已经与你的丹田融为一体,毁掉鬼胎就意味着你一身修为道基尽数付诸流水,没有了修为你比凡人又能强多少,怕是连寿元都剩不得几年了吧?”

  说罢,杨君山也不再言语,只等着阴纱道人做出决定。

  片刻之后,阴纱道人的语气之中带着一丝艰难,道:“你当真有五更贴?”

  杨君山笑了笑,手掌一翻,一张灰色的如同符箓一般的物事出现在他的手中,道:“不止,我的手中有一张完整的阎罗生死贴,而且还是从真正的阎罗王嫡传血脉的手中拓印而来的,你应当是懂行的,也知道该怎么用。”dudu3();

  虽说“阎王让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这句话虽然不假,但话说回来,阎王能让你三更死,自然也能让你五更生,所以,能够克制三更贴的,自然便只有五更贴。

  阴纱道人元神之中被封印了三更贴,生死掌控于他人之手,但若是借助五更贴,便能够克制元神之中的三更贴,而要是五更贴当真是出自阎罗嫡传血脉之手,那么效果自然更强,甚至可以直接化除元神中的三更贴也说不定。

  不过杨君山手中的却是完整的阎罗生死贴,但这对于阴纱道人这样的半鬼来说自然不是问题,甚至于他还可以利用的更好,发挥出比五更贴更强的效果,不过这就看阴纱道人自己的手段了。

  阎罗生死贴本身只是一道神通,是鬼族修士利用血脉在丹田之中凝聚而成的一种类似于符箓一般的神通种子,对敌的时候也往往以符箓的形势出现,但它本身却并非符箓,不过却能够拓印并封印成为符箓,将一道神通封印在其中。

  那阴纱道人果然是识货之人,在杨君山将封印自包鱼儿的阎罗生死贴符箓拿出来的刹那,他便猛地向前走了几步才停下来,但杨君山却已经能够从中看出他激动的心绪。

  阴纱道人定了定神,道:“符箓不假,血脉也不假,可惜封印神通的阎罗血脉修为太差!”

  包鱼儿本身才不过刚刚进阶鬼王境不久,而阴纱道人却已经是黄庭道祖了。

  杨君山却笑眯眯的将手中的符箓当成扇子一般挥了挥,道:“所以这不是五更贴,而是完整的生死贴,不是吗?”

  阴纱道人晓得对方抓住了自己的命门,本身实力又不弱于他,怕是已经无法从对方手中讨得便宜,更生怕再横生其他枝节,干脆道:“好,就这般说定了。”

  然而枝节果然就横生了,杨君山笑眯眯道:“不不不,还不够,还不够。”

  阴纱道人猛地踏前一步,原本恢复道沙哑的声音再次变得尖锐,道:“杨道友,适可而止啊!”

  杨君山笑呵呵道:“阴纱道友莫急,杨某只是有些好奇道友以阎罗铡身斩所驱使的绿焰毒火,要是杨某没有猜错的话,那应当是道阶火种幽冥毒火吧?”——

  诸位道友,今日三更啊,求订阅,求月票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