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密谋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密谋

  幽冥毒火,杨君山曾经在镇守焚天门道场的时候看到过关于这种火焰的记载,也曾经听钟九说起过。

  这是一种道阶的火种,换句话说,这种火焰也能算得上是一种天火。

  不过不同于大多数天火那种霸道强横的性质,幽冥毒火却是以阴寒歹毒而著名。

  这种火焰在燃烧的时候散发出来的往往不是炙热,相反,当有人接近的时候反而会感到一阵阵阴寒。

  然而正是毒火,一旦被修士沾染之后,便会如同跗骨之俎一般,以修士的血肉作为燃料燃烧不止,直至将修士一身的血肉精气尽数消耗殆尽,令修士形容枯槁,油尽灯枯而死。===『看经典漫画就上笨狗漫画网www.bengouu.com』===。

  除了能够毁坏修士肉身之外,在斗法对敌之时,这种毒火还可以污人法宝,毁坏法宝灵性,最是阴毒不过。

  那阴纱道人练成了阎罗铡身斩神通,并以幽冥毒火附着其上,原本会令这道神通越发的阴损歹毒,奈何此人的神通脱胎于丹田鬼胎之上,作为为他人做嫁衣之物,天生便令神通的威能缩减了三分,因此,在对敌时才会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不过这也是因为先后与其交手之人乃是紫霄阁修士与杨君山之故,前者的神通天生克制阴纱道人的手段,至于后者,九仞真元的强韧以及破天锏的品质,还不是他的实力所能够毁污的,只能说明他不怎么会挑选对手而已。

  不过尽管如此,却是更让杨君山感叹这位阴纱道人乃是有大气运大机缘之辈。

  要知道此人出身不过是鬼族大神通者所豢养的鬼奴而已,然而此人不但能够在那大神通者手中逃脱,更是练就了一身鬼族大神通,将自身修为推升到黄庭境,尽管他自身仍旧存留着天大的麻烦,但却又修成了人族神通,人鬼同修之下,还得了幽冥毒火这般天火火种,不得不说此人的际遇令人羡慕。

  然而此时在阴纱道人的眼中,眼前的杨君山却是一副贪得无厌的嘴脸,若非顾忌此人一身神通非同小可,手中又确实攥着自己急需必得之物,恐怕他早已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与对方拼战一场不可。

  “这幽冥毒火乃是我的本命火种,请恕本人无法奉送!”阴纱道人愤愤的拒绝道。

  杨君山笑道:“杨某何时说要道友手中的火种了,杨某只是想要阁下从本命火种之中另行分离出一缕天火便是,当然,并非是浮火。”

  阴纱道人狠声道:“你想要另外培育一颗火种?只是杨道友你可知如此做会令本人的本命火种元气大伤?”

  杨君山略带歉意道:“的确会如此,不过以道友实力,左右也不过多花三五十年的功夫就可以将本命火种的元气补足,不过如此一来却是能够迟滞道友的修为进境,想来道友也不愿自身修为提升过速,提前引来那鬼族之人吧?”

  阴纱道人犹自不甘心道:“五更贴最多只能够解除我元神之中的三更贴封禁,令我生死脱离他人操控,然我丹田之中的鬼胎仍在,仍旧会将鬼族之人源源不断的吸引而来,除非阁下能够有化解鬼胎的办法,否则本人断然不可能轻易毁伤本命火种。”

  杨君山似乎对于阴纱道人的态度早有所料,仍旧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不过语气却变得慎重了许多,略作沉吟道:“其实化解鬼胎的方法也不是没有……”

  阴纱道人猛地抬起头来,使得他身前的黑纱在剧烈的晃动中猛地掀起了一角,让杨君山隐约之间看到了半个犹如骷髅一般的面部。

  “你说的可是真的?”阴纱道人的语气带着明显的颤音。

  杨君山定了定神,将刚刚目光在刹那间看到的那一幕从脑海之中甩去,道:“杨某也只是指出一条途径罢了,能不能做到还要看道友自身的机缘了。”

  “请讲!”

  阴纱道人甚至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他甚至直接将一颗内中氤氲着黑色气流的传承珠送到了杨君山面前。

  杨君山神识一扫便晓得里面记录的乃是完整的“阎罗铡身斩”的神通传承。

  杨君山一边将手中封印有阎罗生死贴神通的符箓飘到阴纱道人身前,一边苦笑道:“这个方法道友听到之后说不定会更加失望。”

  阴纱道人不答,只是以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内心之中的迫切。

  一点跳动着绿芒的火焰出现在阴纱道人胸前,随着他一声闷哼传来,那一颗火种陡然一分为二,分化而成的两枚火种上跳动的绿芒火焰同时变得异常黯淡,而阴纱道人却是张口喷出一口鲜血,将身前遮掩的黑纱染上了一层殷红。

  看着阴纱道人胸前漂浮着的两颗黯淡的火种,杨君山神色变得凝重了许多,沉声道:“是白虎,若是能够求得白虎一族的大神通者出手,当能够很轻易的克制并化解你丹田之中的鬼胎。”

  “白虎?白虎妖族?”

  阴纱道人重复了一声,随即语气之中带着一丝失望,道:“如今上哪里寻找一位纯正的白虎血脉妖修,更何况修为还不能低于道境。”

  “白虎一脉的妖修很少么?”

  杨君山问了一句,随即又点头道:“不过就算碰上了真正的白虎妖修,怕是一见面就要打起来,更遑论还要助你化解鬼胎了,白虎族妖修那可几乎就是鬼族的天敌啊!”

  尽管看不清脸上的神色,但杨君山可以揣度,此时阴纱道人脸上的神色怕是变得更差了,只听他道:“星空世界之中已经很少听到有白虎族妖修的消息了,倒是一些拥有部分白虎血脉的妖修可能还存在,我甚至怀疑纯正的白虎族妖修是否早已经灭绝了,即便没有灭绝,星空世界无边无垠,谁又晓得上哪里去找,便是那些拥有部分白虎血脉存留的妖修,恐怕也生怕自身血脉的秘密泄露,是断然不会承认的。”

  阴纱道人此时内心之中居然不平静,杨君山看着他胸前火焰胡乱跳动的两颗火种,生怕他一气之下反悔,于是道:“我倒是知晓一位拥有部分白虎血脉的妖修,而且此人的白虎血脉纯度应当还不低!”

  尽管有黑纱遮掩,杨君山依旧能够感受到对方的目光此时正盯在他的脸上。

  杨君山微微咳了一声,略带一丝尴尬道:“不过想要找到此人却也不易,杨某却是可以替道友代为打探,只不过在没有得到对方同意之前,杨某却也不方便透露此人行踪。”

  “呵呵呵呵——”

  黑纱之后的阴纱道人突然发出一阵低沉而自嘲一般的笑声:“阁下的算计一步步引在下入彀,现在终于要图穷匕见了吗?”

  杨君山正了正脸色,却也不否认,道:“道友其实也可以不答应的。”

  阴纱道人却伸手将胸前两颗火种中的一颗向前一推,道:“我还有的选么,说出你的打算来吧!”

  见得那颗黯淡的火种飘来,杨君山的神色微微显得凝重,以两仪元磁神光化作一个护罩,将火种收入其中,见得火种除了本身虚弱之外并无其他不适,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将火种收起来之后,杨君山再看向阴纱道人的时候神色已经显得郑重了许多,道:“那位在你身上种下了鬼胎的鬼族修士,能够容忍阁下一路成长到这般境地,想来所谋甚大吧?”

  阴纱道人微微一呆,紧跟着凝声道:“你想要干什么?那可是十大核心血脉的黄庭道祖,身份背景极高,且不说以那人实力,就算能够对付得了,你可曾想过时候会遭遇整个鬼族的报复么?”

  “事在人为,不是么?”杨君山笑了笑,道:“难道阁下就不想报仇么?”

  似乎是被杨君山说中了心事,阴纱道人沉默了片刻之后,沉声叹道:“我之前只想着如何能够逃出那人魔掌,却从未想过还能报复反噬此人。”

  “而这的确是一次难得的机会,不是么?”

  杨君山平静的语气之中却带着难以拒绝的怂恿:“你已经是黄庭道祖,可登仙之事对你而言却犹如天堑,若不杀那鬼修,就算克制了丹田鬼胎,你又有几分登仙的把握?”

  “那么你呢,你究竟想要什么,我又凭什么相信与你联手能够杀掉那人?”阴纱道人反问道。

  杨君山呵呵一笑,道:“阎罗生死贴、阎罗铡身斩、阎罗诛心印,这是阎罗天子留下的三大鬼族道阶传承神通,那位鬼修既然连阎罗铡身斩的神通都敢化作鬼胎种于你丹田之中,那么此人的目的自然也就十分明确了,那便是他要在登仙之际,集合这三大神通传承,练就鬼仙神通‘阎罗诛心狱’。”

  阴纱道人震惊道:“你想要得到完整的鬼仙神通传承?这不可能,你就算杀掉他,也未必能够从他口中得知。”

  杨君山高深莫测道:“这便是杨某的问题了,道友到时候只需与我等联手即可,更何况难道道友自己便不想得到完整的仙术神通么?”

  二人在此密议良久,约定了数次联络的时间地点以及一些其他的事物,大约半日之后,这才各自离开。

  而在两人离开之后不久,这颗直径足有数十里大的星体突然发生大面积塌陷,以先前两人会面之地为中心,整个星体大约四分之一的面积被毁去。

  ——————————

  诸位道友,新的一月开头,急需各位月票支持,睡秋拜谢了!

  晚上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