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破阵(求订阅)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破阵(求订阅)

  不得不说,紫霄阁五祖冲击三清殿最终失败,与杨君山也没有形成默契配合,但的确还是吸引了三清殿中阵法师的注意力,至少此时杨君山已然潜伏到了距离三清殿仅仅十丈远的地方,仍旧不曾有丝毫被现的迹象。

  不过杨君山感觉自己最多也只能到这里了,身为阵法师的直觉告诉他,只要他再想要前进一步,那么便极有可能会被三清殿中的阵法师察觉到。

  自从潜入紫云峰之后,杨君山一路上的见识已经对布下紫云峰杀局的这一位或者几位域外阵法师已经产生了深深的忌惮,对方在阵法当中所展现出来的造诣丝毫不下于自己。

  平心而论,若非对方不知道杨君山的存在,彼此正面交锋斗阵,杨君山未必就能够胜过对方,最多也不过是一个平分秋色势均力敌的局面。

  然而因为如今的形势,哪怕心中对对方再欣赏,也无法阻挡他澎湃的杀机。

  事实上,此时三清殿中的情景纵然不如杨君山所想,其实也差不太多。

  一举坑杀过十名周天世界的大神通者,紫云峰上的十面埋伏道阵完全可以算得上是司马广厦在阵道一途上有生以来的最巅峰之作。

  司马广厦的目光或许无法遍及整个十面埋伏道阵的任何一个角落,但通过完整的阵法网络,他的感知却可以清晰的察觉到他想要知道的任何一个角落。

  便如同现在雷井通道附近的大战,在他看来,周天世界仅剩的五位道祖或许做出了相对正确的选择,然而有他的道阵辅助,在九位域外大神通者的联手围攻之下又能够支撑多久?

  困兽虽然犹斗,然而却也只是苟延残喘,失败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难道他们还想着能够出现什么变数,有人会去救他们吗?

  想到这里,司马广厦的感知便又转移到了紫云峰的另外一边,要说援兵,似乎也只有此时已经逃到这里的三位紫霄阁修士了吧?

  然而此时正如丧家之犬一般试图逃离紫云峰的三位道祖自顾尚且不暇,哪里还有余力去救助其他人?

  要知道哪怕是被孟伟庭以星舟受损为代价,强行破掉了施展五雷正法的道兵阵势,但紫霄阁五祖当中至少也还有一位黄庭、一位雷劫和一位华盖,虽说那雷劫修士妙池道人身受重伤,可似乎却通过什么秘术手段,暂时压制了体内伤势,使得他的实力得到了暂时的恢复。

  可那又能如何?

  在借助他的十面埋伏大阵之后,哪怕重伤的智通禅师已经无力出手追杀,仅是徐公子这位雷劫道祖带着两个普通的道境修士,便能够将这三人整治的只有挨打之功没有还手之力,一路上狼狈不堪。

  事实上作为整个紫云峰道阵的掌控着,身为雷劫境道修的司马广厦同样可以选择入局参战,这样一来,或许这一场针对周天世界大神通者的“坑杀”结束的无疑会更早。

  然而作为一位高高在上的阵道大宗师,司马广厦对此却是不屑一顾的。

  正所谓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司马广厦始终认为一位阵法师,应当做的便是掌控全局,成为幕后的布局者、下棋之人,甚至脱于棋局之上,那才是一位阵法师的逼格所在,至于亲自下场厮杀,那岂不是意味着对自己的布局实在太没有信心了?

  更何况坐镇阵潭,观看一众大神通者在自己搭建的平台之上,随着自己的心意拼死搏杀,又何尝不是一种乐趣?

  最最关键的是,亲自下场厮杀,无论如何都是一种亲涉风险的举动,他司马广厦身为最接近阵道仙师的存在,将来要成为以世界为棋盘,星辰为棋子的伟大存在,真正要做的是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与人厮杀这种事情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屑于去做的。

  不过不得不说的是,周天世界的这三位阵道宗师虽说比自己差了一筹,但在阵道一途的实力和眼光还是具备一些的,哪怕是深陷绝境,却也能够做出相对正确的决定,至少他们直到现在还能够在十面埋伏道阵以及数量优势的域外大神通者的围攻之下坚持,就得益于其中两位阵道宗师的指点,就算是那位因为怕死一上来就被围杀的阵道宗师,至少也表现出了敏锐的嗅觉和反应,不是么?

  不过听说此番周天世界派来的执行破坏雷井通道任务的应当是十二人,阵道宗师共有四位,其中一位却不知为何没有前来,而且据说缺席的那一位还是四人当中阵道造诣以及潜力最高的一个。

  想及先前黄庭大儒孟伟庭曾经的提醒,司马广厦不由的再次嗤之以鼻,在自己坐镇道阵的情况下悄无声息的潜入,唔,算了,到底也是孟圣之后,此番若能坑杀这十一位周天世界的大神通者,已经足够成就自己在星空世界的威名,谨慎一些似乎也不为过,还是将整个紫云峰再过滤一遍吧。

  冥冥之中似乎与这位素未谋面的域外阵法师有着奇妙的感应,当司马广厦心血来潮准备详查十面埋伏道阵的每一个角落的时候,杨君山也觉得自己不能再拖下去了,否则即便是能够杀掉三清殿中的阵法师,己方的铜须道祖等人以及紫霄阁的道祖还能剩下几个?

  于是乎,当司马广厦的神识沿着道阵体系蔓延而出的刹那,杨君山同样就在十丈之外启用了嵌入紫云峰阵法体系中的那一座小巧的灵阶阵法三才控灵阵。

  得益于杨君山已经暗中踏遍了大半个紫云峰的缘故,使得杨君山既然是没有亲眼所见,却也能估算到紫霄阁三人此时所在的大概方位。

  于是当三才控灵阵开始运转的刹那,杨君山暗中拨动了一个在道阵体系之中微不足道的阵法节点,使得紫云峰输入道阵体系的灵力在某个小节点进行分流的刹那,受到了微小的影响。

  而这种微小的影响借助整个道阵体系而不断的扩散,最终体现在阵法的层面,或许便是紫霄阁三位道祖附近的某一处阵雾的不正常涌动,又或者是不远处一道阵法光幕微微闪烁了几下而已。

  然而这种看似漫不经心的异常,对于此时处于生死关头,几乎迸出了一切潜力,对一切都异常敏锐的妙槦道人而言,却无异于一声惊雷。

  同样对于将阵道视作艺术品一般追寻完美的司马广厦而言,这一点波动就相当于在一副白纸上点下了一个米粒大小的污迹,尽管很小,可再小它也是污迹,也是他绝对所无法容忍的。

  于是乎,妙槦道人第一时间带着妙坊与妙池两位道祖冲进了涌动的阵雾当中,一道刚刚恢复平静的阵法光幕被三位道祖轻易撕裂,一个域外道修正在惊慌失措的撤离,却被妙坊道人一道旱天雷定在了原地。

  而原本正要过滤整个道阵体系的司马广厦也几乎在同时将刚刚铺开的神识尽数收束,而后便朝着紫霄阁三人所在的地点延伸而去,同时也以神识传音刚刚将星舟软着6的孟伟庭尽快赶来。

  还是几乎在同一时间,早已经推演好路径的杨君山骤然向前几步,在环绕在三清殿周围密密麻麻的禁制陷阱之中如入无人之境,来到了距离三清殿仅剩五丈距离的位置。

  嗯?不对!

  司马广厦哪怕大部分的精力放在别处,可这个距离也足够他在第一时间察觉到危险。

  然而不等司马广厦做出反应,三清殿周围的空间突然被强行撕裂,青金两色的光华附着的两只巨掌撑开了这条通往三清殿内部的空间通道,环绕在三清殿周围的阵法禁制正在巨掌的撕扯之下不断崩裂,一个足有三丈高的巨人正在空间通道的另外一头面无表情的与他的目光瞬间对视。

  不可力敌!

  尽管此时司马广厦心中有着万千疑惑,还有着比这些疑惑更为沉重的挫败感,然而所有这一切都比不上逃命要紧。

  司马广厦扬手飞出一枚飞梭,直奔空间通道另外一头巨人的眉眼而去,同时将头顶的阵图一裹,便要从三清殿中离开。

  这里可是十面埋伏道阵的阵潭所在,而十面埋伏的最大特点是什么?

  那就是可以无视斗法所震荡的虚空,布阵一方可以在道阵之中自行穿梭,哪怕此时那三清殿外的巨人在撕裂三清殿周围阵法虚空的同时,几乎要将紫云峰顶夷为平地,也别想抓到他。

  嘎嘣一声脆响,飞梭被巨人的手掌抓住的刹那便被捏碎。

  本命法宝被如此轻易的毁掉,虽然令司马广厦喷出一口鲜血,却并无法阻止他借助道阵的空间通道逃离。

  紫云峰后一座山谷之中,庞大而看上去残破的星舟正停泊在此处,原本驾驭星舟的黄庭大儒孟伟庭之前接到司马广厦的通知已经离开。

  突然星舟之下的虚空如同水波一样荡漾,面色惨白的司马广厦从虚空之中踉跄而出,望着渐渐就要平息的空间波动满脸的心有余悸,却不由自主的要因为死里逃生而长吁一口气。

  然而不等他一口气吐完,一只在空间之力的撕扯之下变得鲜血淋漓的巨手突然从即将平静下来的空间波纹当中探出,一把抓住了站在跟前的司马广厦的后心,在后者惊骇欲绝的表情当中,重新将他拉回了空间通道之中。

  一声如同杀猪一般尖利的惨嚎刚刚出,便随着空间波动的平息戛然而止。

  虽然更新很晚了,但还是很厚颜无耻的说一句,诸位道友,求月票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