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破阵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破阵

  智圆禅师等三位域外黄庭料定他们当中出了内奸,并断定肯定会在孟伟庭醒来前杀人灭口,于是暗中以这位昏迷中的黄庭大儒做了一个局,一直在等待着那个子虚乌有的内奸露面。㈧㈠『中Δ『文『网wwㄟw.ㄟ8⒈zw.com

  他们又哪里知道事实上他们从一开始便错了,所谓的“内奸”,其实就是杨君山这个地道的周天世界修士罢了,只是因为先入为主的缘故,他们一时间想不到这位从一开始便缺席的阵道大宗师,而杨君山自然也不会去找孟伟庭的晦气,事实上他现在连这位黄庭大儒到底是生是死都不能确定。

  杨君山原本还因为紫云峰周围带给他怪异的感觉疑神疑鬼了半天,可最终小心翼翼了半天却是再未现半分异样,这才终于放下心来。

  如同一个幽灵一般在紫云峰的大阵之中穿梭,在没有了司马广厦坐镇之后,杨君山更少了许多顾忌,阵窃秘术施展的越肆无忌惮起来。

  很快,通过阵法的波动,杨君山便判断出雷井通道伏击,周天世界的几位道祖应当仍旧在那里负隅顽抗。

  尽管杨君山一再认定其他人的死活与他并无太大关系,但在确认几人目前的大致状态之后,还是不可能避免的微微松了一口气。

  不过令他有些诧异的是,雷井通道周围对于域外势力凭借道阵围攻的抵抗甚至比他离开之前还顽强了几分,在通过大阵波动没有找到紫霄阁修士的踪迹之后,杨君山便基本可以断定紫霄阁的人应当是与其他几位合流了。

  倒也不算是一个太坏的办法!

  杨君山大约能够明白妙槦道人做出如此选择的无奈,与其在紫云峰的十面埋伏大阵之中如同没头苍蝇一般乱撞,然而为域外势力伺机所趁,还不如与其他人汇合之后,依托域外势力对于雷井通道的忌惮,坚守待援。

  没错,就是坚守待援!

  如此多的大神通者在域外陷入死局,周天世界的仙宫绝对不会无动于衷,但这必须要坚持足够长的时间才行。

  如此说来,大家汇合在一起抱团取暖,虽说被动,倒也不失为一种方法。

  不过这样一来,对于裘道人和妙槦道人而言,无异于承认了自身在阵道造诣上不如对方的事实。

  然而当杨君山潜入到雷井通道附近,窥视到周天世界几位修士情景的时候,这才现他们目前的状态似乎有些糟糕。

  从周天世界出的十二位道祖,除了杨君山之外,先后有三位陨落,而剩下的八位道祖当中,妙池道人重伤几乎已经失去战力,钱玄道在之前的大战当中似乎也被击伤,这一下便又少了两个战力,余下的六位道祖当中,妙槦和裘道人两位阵法宗师在斗法的过程当中,一半的精力都要用在推算如何防备域外大神通者利用道阵的空间通道偷袭上面,真正在全力阻挡域外修士冲击的便只剩下了铜须、十旦、妙坊和桑无忌四个。

  好在这四个人的实力的确出类拔萃,便是其中修为最低的桑无忌,在真正将自身实力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的时候,其实力也几乎不弱于黄庭道祖。

  身为天宪道祖的传承者,又是灵溢宗数百年不遇的天才修士,身兼两家之长的桑无忌实力可以说直追黄庭,虽比不得铜须、妙坊这般巅峰黄庭道祖,但也几与十旦道人不相上下。

  然而事实上众人此时也只是强弩之末罢了,因为杨君山已经看出来了,域外修士出手之时似乎已经不再顾忌雷井通道,他们已经在不惜自毁整个紫云峰,也要将周天世界的大神通者连同雷井通道一并毁去。

  到底生了什么事儿?

  杨君山心中感到疑惑,之前域外势力明明还在顾忌雷井通道的存在,并不愿将之轻易毁去,这才是周天世界的几人能够坚持到现在的最大原因。

  而一旦域外势力放弃了雷井通道,那么情形便要完全反了过来,铜须道祖等人不但要自保,还要兼顾雷井通道不被对方摧毁。

  毕竟雷井通道一旦崩溃,必然会引大范围的空间风暴,到时候距离通道最近的周天世界几位道祖反倒是当其冲。

  原本杨君山还以为可以有足够的时间从容布置,在破掉十面埋伏道阵的同时,将司马广厦留在大阵之中的传承找出来,可看现在这般情景,怕是其他人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

  杨君山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夺取星界长舟离开紫云峰的时候,紫霄阁三人前往雷井通道附近与铜须道祖汇合,其真实的目的其实是想要通过雷井通道求援!

  雷井通道是周天世界雷沼中的雷湖偶然孕育而出的一条通道,而实际上这条所谓的通道既不能进入也不能外出,哪怕紫霄阁之人能够穿过通道出现在三清派修士跟前,实际上也是受到周天世界的天地意志约束的,他们甚至不能够离开井口上方笼罩的雷光护罩。

  但紫霄阁暗中经营三清派千年,虽不敢借助雷井通道开辟出真正的空间通道,但也专研出了一种秘术,能够在双方不见面的情况下进行短暂的沟通联络,至少通过通道向另外一头周天世界的紫霄阁示警求援已经足够了。

  事实上紫霄阁的谋算在与铜须道祖等人汇合的时候便已经成功了,而域外势力也正是因为察觉到这一点之后,这才最终决定放弃雷井通道,试图在周天世界新的援手赶来之前,将所有人尽快击杀。

  这个时候无论是铜须道祖等黄庭修士,还是如桑无忌这般的雷劫道人,虽然看上去仍旧还能够支撑,可实际上在域外修士的突然狂攻之下,却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裘道人神色一动,目光却是迅的转向了妙槦,却现妙槦同样抬头看向了她自己。

  一旁的钱玄道心思敏锐,立马现了两人之间的默契,开口道:“怎么,两位可是现了什么?”

  妙槦道人神色间有些不太相信也不太确定,道:“似乎,似乎——”

  听得钱玄道询问的时候,其他几位道祖都已经将注意力转了过来,却听得妙槦道人说话吞吞吐吐,半躺在一旁的妙池道人最先急了:“似乎什么,你倒是说啊,好的还是坏的,痛快些!”

  “这座道阵的威力刚刚有了下降,虽然不太明显,但阵源之力的确是在削弱。”说话的是裘道人。

  “没错,的确是这样,不过——”

  妙槦道人连忙应和了一声,可随即神色便又带上了一丝犹疑。

  “都什么时候了,有什么直说便是,情形再坏还能坏到哪里去?”钱玄道神色显得有些沉静。

  裘道人朝着妙槦道人点了点头,道:“道阵本身似乎并未受到影响,真正令道阵威力下降的原因似乎是因为灵脉的供应减弱了。”

  “灵脉?”

  众人一听道阵本身并未出问题便有些失望,再听得是灵脉供应受到了影响,更加是一头雾水,但有一点众人却都是明白的,灵脉的用处颇多颇广,真要有什么其他的事情需要临时加大灵脉的使用,从而使得道阵的运转受到影响,这才修炼界的确是经常生的事情,也就是说,众人刚刚的确是白白兴奋了一场。

  “嗨,或者是变好,要么干脆就变坏,就这么不上不下不知结果,才真正令人煎熬!”

  妙池道人的语气之中带着抱怨,实际上他是在抱怨自己此时重伤在身,无法再帮上什么忙,只能坐等最后结局的到来。

  不过妙池道人话音刚落,便又听得裘道人道:“道阵的威力还在减弱!”

  “怎么,怎么回事儿,难道仙宫的援救已经到了吗?应当不会这么快吧?”

  钱玄道猛地站起身来,可随即脸色一变,仿佛牵动了体内伤势,连忙一手捂着胸口缓缓的坐了下去。

  众人都不再言语,除了铜须道祖等四人还在十余丈之外分四个方向联手抵挡域外势力的冲击,妙池和钱玄道人都紧紧的盯着妙槦和裘道人,而两人这个时候也干脆不再帮助铜须道祖等人,而是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周围道阵变化的监测和推算上来。

  “灵脉的灵力供应仍旧在减弱,那些域外大神通者似乎还没有意识到,但再这样下去的话,就算灵力供应的衰弱过程极为缓慢,也会被域外修士察觉到的。”

  裘道人低声道,但她的语气却仿佛在说域外大神通者似乎还并未现道阵灵力供应减弱的迹象。

  而这个时候妙槦道人却是若有所思。

  裘道人与妙槦此番在雷井通道联手已有数日时间,彼此之间也有了一定的默契,见得妙槦道人神色,裘道人连忙问道:“妙槦道友可是想到了什么?”

  妙槦道人果然一开口便令所有人精神一振:“我想到了杨君山!”

  “对啊,怎么就忘了这个家伙,这家伙只是迟到了,可并不就是说死在半路上了啊!”

  钱玄道突然拍手笑道,这一次他倒是没有激动的站起身来。

  “可以确定是杨道友来了么?”说话的是十余丈之外的铜须道祖。

  很显然,铜须等四人虽然站在十余丈之外与域外大神通者周旋,可实际上这里的动静他们同样听得很仔细。

  妙槦道人摇头道:“我不确定,不过裘道人当初不曾参与焚天道场那一战可能还不知道,而我当初却曾经有一段时间在炎州救援,也曾远远目睹过当时杨君山与其他两位阵道宗师斗阵,而当初他以一己之力连败两位宗师联手,便是因为在所有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在焚天门整个护宗道阵体系当中悄无声息的植入了一座能够掌控灵脉供应的宝阶大阵,从未影响到了整个道阵体系运转的灵力支撑,而如今这种情景与当初在焚天道场极为相似,只不过这个过程可远没有当初那么奔放,杨道友似乎谨慎了太多。”

  ————————

  今天会有第二更,可能会晚,但肯定会有。

  另外,向诸位道友求取月票支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