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刺目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刺目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澜萱公主远远的看到原本符阵坐落的位置上空,隐隐约约之间多了数面阵棋,她明白这应当是杨君山已经再次加固了原本的符阵空间,不过心中却又难免犯了嘀咕:难道说这家伙当真早就得了消息,存了在明霞岛上抢占地盘的心思?

  不过就在澜萱公主带着众人踏入原本符阵空间之中时,在刹那间有一种天地倾覆的感觉降临在她身上,澜萱公主瞬间便感觉自己几乎要被碾做齑粉,甚至连一丝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然而这一丝感觉来得快去得更快,便在澜萱公主尚未做出反应之际,那种给人一种螳臂当车一般的绝望的感觉瞬间消失,甚至令澜萱公主有一种刚刚发生的一切完全是错觉的感觉。

  澜萱公主脚下步伐微微一乱,定了定神之后,这才又带着几个后辈继续向阵中走去,一阵微风吹来,澜萱公主才感觉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了一身白毛汗。

  远远的看到杨君山之后,澜萱公主神色便是微微一愕,待得走到距离杨君山十丈跟前的时候,却是脚下一停,同时将后面的杨沁瑜等人也尽数拦了下来。

  “老师?”杨沁琳在澜萱公主身后低声问道。

  这一声“老师”叫的旁边的杨沁瑜和对面的杨君山都有一丝错愕,倒是丁如兰神色平静,显然已经知晓了此事。

  “你们自己仔细看!”

  澜萱公主朝着身后几个杨氏晚辈提点了一句,然后转过头来看向杨君山道:“能不能收了你的神通?”

  杨沁瑜几个一开始不明所以,听了澜萱公主提醒之后情知有异,一个个施展将体内真元运于双目,顿时“看到”此时杨君山的身周光芒万丈,隐隐约约仿佛有一道庞大的身影掩藏在光芒之下,可再想要看之际,双目却已经在那光芒的刺激之下双目流泪,不得一个个闭上了双目,同时将各自的神通秘术撤了去。

  不过这几人当中却唯有金毛儿是一个例外,他同样在快速的眨着眼睛,显然在杨君山身周那刺目的光芒之下很是难受,可却仍旧还在坚持,只不过在眼皮的快速眨动当中会不时的有淡淡的如同碎屑一般的金光闪现。

  而就在金毛儿比别人坚持多了这么片刻的时间,却是让他隐约看到杨君山身周的万丈光芒却是正在快速的收敛,那一缕缕粘稠的氤氲之气却是正在有序的被杨君山收敛入体内。

  也就在这个时候,金毛儿突然看到杨君山的目光看向了他,还朝着他微微笑了笑,显然已经察觉到了金毛儿的特异之处,也就在这个时候,金毛儿的双目最终坚持不住,泪水止不住的从脸颊上淌了下来。

  “好了!”杨君山的声音传来。

  众人各自揉了揉眼睛,再看向杨君山的时候,却发现他整个人看上去没有一丝的灵光相随,更没有一点的元气波动,整个人站在那里就如同一个普通凡人一般,根本察觉不到他不但有修为在身,更是一位长生之途以下最顶尖的大神通者。

  而就在众人还在震惊于杨君山返璞归真的境界之时,却见得澜萱公主突然伸手一指,道:“那树呢,怎么不见了?”

  杨沁瑜顺着澜萱公主所指的方向,那里果然便是原本人参果树所在的位置,而现在那里却是空无一物,原本那一片看上去与其他地方大为不同的地面土壤,此时看上去似乎也恢复了原本的样子。

  就听得杨君山答道:“丹果成熟被摘取之后,那树就自行枯萎不见了。”

  澜萱公主点了点头,许多天材地宝在成熟被摘取之后,都会发生类似的这种现象,她倒也不怎么疑心。

  “这才多长时间?一年多一点的时间,你居然就敢冲击黄庭境,而且还成功了,那草还丹果真便有如此神异?”

  澜萱公主难以置信的表情之中多少还带着一丝怀疑。

  杨君山苦笑道:“若非公主介绍,杨某甚至连那果树的来历跟脚都不知道,公主怎么反过来又问我?”

  澜萱公主便也不再追问此事,转而看向了四周,岔开话题问道:“这么说这里就是你在明霞岛上圈下的地盘了?”

  杨君山怔了一怔,不过他马上便反应了过来,笑问道:“怎么,太大了么?”

  澜萱公主给了他一个白眼,道:“这么好的地方,好处全让你们杨家给占了。”

  杨君山笑了笑,道:“我这女儿调皮捣蛋,却是不知何时有幸拜了公主为师?”

  澜萱公主冷哼一声,道:“怎么,难道本公主便没资格开山收徒么?”

  杨君山连忙败退,道:“劣女能够拜在公主殿下门下,那是她的福分,杨某却是要多谢公主多方照拂了。”

  说罢,又看向杨沁琳摆了一个严肃的面孔道:“能够拜在公主殿下门下是你的福缘,记住了,在公主门下千万莫要懈怠了。”

  杨沁琳一脸的没心没肺,道:“爹,知道啦,老师对我可好了!”

  是要你尊师重道,不是让老师对你有多好!

  杨君山知道刚刚那一番话算是白说了,无奈之下又看向了丁如兰,道:“如兰,为师在明霞岛不会多呆,你这些年代表家族坐镇海外也一直每个尚好的根基之地,如今为师用符阵占据的这块地盘,便作为日后家族在海外的驻地吧,今后经营此地的任务便交给你了。”

  丁如兰想了想,有些担忧道:“老师,如今这明霞岛之上尽是各方势力的大神通者,有修炼界各家宗门势力的,也有域外势力的,弟子如今只是一个真人境小修,如何能够有资格与这些大神通者周旋?”

  这一次不用杨君山开口,澜萱公主便已经笑道:“这些你却是可以放心,这明霞岛虽说鱼龙混杂,但一来那些各方势力的大神通者此番上岛也不过是为了各自圈地划分势力范围,并不会在岛上久待,二来岛上必定会有足以镇压一切的大神通者存在,便是有人想要蓄意挑事,怕也没那个胆量和实力。”

  丁如兰闻言这才放下心来,道:“老师放心便是,弟子自会尽力。”

  澜萱公主却在一旁再次开口道:“不过,只有如兰一个人也太过单薄了一些。”

  杨君山笑道:“家族自会派人手前来协助,而且在海外原本也有家族修士,再加上这些年来徒儿你在海外经营掌控的手下,倒也足够支撑西山杨氏的脸面。”

  “怕是不够!”

  “嗯?”杨君山不解的看向澜萱公主。

  澜萱公主叹了口气,指了指脚下,道:“你占据的这块地盘实在是太显眼了,明霞岛本就是海外灵地,而这里又是岛上少有的几处精华汇聚之地之一,你杨君山的面子的确够大,可坦白来说,西山杨氏如今虽称世家,可在整个周天世界域内域外各方势力当中充其量只能勉强算作二流,哪里有资格占据这样一处精华之地?你在也就罢了,一旦你离开,或许没人敢破坏岛上的规矩前来砸场子,但背地里各种手段怕也免不了。”

  杨君山直接道:“公主的意思是——”

  “最好还是有道境存在坐镇的好。”澜萱公主道。

  杨君山点了点头,看向丁如兰,道:“却是为师的疏忽,返回家族之后为师会将你君琪师叔前来,她向来是个不管事的,但好在修为如今也已经突破道境,坐镇这里向来也是足够了。”

  说到这里,杨君山又提点道:“刚刚公主也说道此处乃是精华之地,你如今修为已经臻至太罡境,距离道境也已经不远,家族在海底的那批资源你可优先拿来使用,争取早日让杨氏再出一位道境。”

  丁如兰面露感激之色,道:“弟子必不负老师所托。”

  杨君山点了点头,这才又看向了杨沁瑜等人,道:“你们几个这便跟我回返玉州去吧。”

  却不料杨沁琳嘻嘻一笑,道:“爹,孩儿还要跟随老师修行呢,况且二师姐一个人经营这里,哪怕十姑来了也只是坐镇,二师姐身边没个帮手怎么行?”

  杨君山看向澜萱公主,却发现澜萱公主正笑盈盈的看着他。

  杨君山避开了澜萱公主的目光,看向了杨沁瑜。

  杨沁瑜笑得要多难看有多难看,道:“爹,要不孩儿也先在这里待一段时间,给二师姐打个下手?”

  杨君山尚未做反应,杨沁琳在另外一边已经幸灾乐祸的笑出声来。

  杨君山黑着脸,斥道:“怎么,这会儿怕你娘的家法了?当初在水牢里面怎得就没克制住自己?”

  杨沁瑜小声反驳道:“孩儿那不是着了人家的道嘛!”

  别看杨君山在杨氏家族之中的地位被人奉若神明,可实际上他的几个孩儿对他并不惧怕,反倒是一见到颜沁曦便如同老鼠见了猫一般怕得要死。

  杨君山懒得再说,目光一扫,却是看到了躲在金毛儿身后正悄悄看他的奇奇——杨立钊——这可是他现在唯一的孙儿。

  金毛儿见得杨君山的目光转过来,以为是在看他,吓得身子顿时一个哆嗦,结结巴巴道:“杨祖爷爷,金毛儿贪杯好酒,遭了别人的暗算,不能护卫少主,反而成了少主的累赘被人要挟,这些都是金毛儿的错,求祖爷爷责罚。”

  说着便要给杨君山跪下。

  “嗨,你这么急着把事情揽在自己身上干什么!”

  杨沁瑜赶紧走过来,一把将金毛儿从地上拽了起来,道:“你就算不贪杯,人家也有的是办法算计你,根本就是逃不掉的。”

  杨沁瑜已经明白,自己等人此番遭劫只不过是用来算计自己父亲的工具,而能够算计杨君山的幕后存在,又怎么可能是他们两个真人境小修能够逃得脱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