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曲折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曲折

  杨君山在空间通道关闭之处的虚空当中,在没有人敢打扰的情况下,接连数日沉浸在吸收炼化天地意志的快感当中难以自拔,待得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却是突然想起阴纱道人之事,之前派虎妞等人去搜寻阴纱道人的踪迹,后来自己却是将这件事情完全抛在了脑后,希望虎妞他们可千万不要遇到危险。天籁『小说Ww『W.『⒉

  杨君山匆匆离开,沿着当时虎妞等人离开的方向一路寻过去,不料中途却是碰上了回返的虎妞等人。

  眼见得虎妞等人毫无伤,杨君山心中不由松了一口气,待得要询问他们这几日的经历时,却突然察觉到包鱼儿周身的气息有异。

  杨君山心中不免诧异,四人寻了一个僻静的所在,然后杨君秀便开始向杨君山讲述他们这几日的经历。

  且说杨君秀三人在杨君山的命令下,一路沿着包靖宇和阎敬宗二人来时的方向搜寻过去。

  这种方向想要找到被这二人藏起来的阴纱道人明显是大海捞针,而杨君山真正的目的不过是为了避免他们三个卷入到接下来的混战当中。

  事实上接下来的一场大战也的确印证了杨君山的考虑,且不说数十位道境存在的大混战,单说之后先后四位仙宫、域外仙尊降临,一场大战的余波都能令不少道境存在死伤惨重。

  若是当时杨君秀等人在场,且不说杨君山有没有能够在这样混乱的局面下护住几人周全,后来几位仙尊之间的大战,杨君山便是绝对不会轻易去涉险的。

  而杨君秀等人也不出意料之外的一无所获,就在三人丧气之余准备放弃的时候,紫霄阁上空的仙尊大战爆了!

  这一战直接将紫霄阁道场之中尚存的道境修士驱逐了大半,不少修士四散奔逃,生怕被几位仙尊的大战殃及,而这其中便包括包靖宇和阎敬宗。

  包、阎二人原本就没打算重返域外,趁着这个机会自然是溜之大吉,当然,还要带上已经被他们藏匿起来的阴纱道人,这可是关系到包靖宇能够晋升鬼仙的关键。

  巧合的是,杨君秀等人虽然不曾找到阴纱道人,但大致的方向却并没有出错,因此,当包、阎二人仓皇从紫霄阁方向撤离的时候,却是被包鱼儿等人现了踪迹。

  或许是因为当时在雷灵空间之中受到妙坊仙尊的神通冲击的缘故,这两位黄庭鬼王似乎都受了一些伤势,在半途虽说同样察觉到了杨君秀等人的窥视,但杨君秀等人最高修为也不过华盖境,显然不会引起两位黄庭鬼王的警觉,而两位鬼王心忧鬼胎,同样也不欲节外生枝,只是选择匆匆离开。

  杨君秀等人虽说没有本事跟踪包、阎二人,但二人的行迹却也再次给他们指明了方向。

  三人稍作商量之后,胆大包天的杨君秀居然便带着包鱼儿和钟九远远的跟了上去。

  不过三人显然再次低估了黄庭鬼王的实力,哪怕有着包鱼儿和钟九感应气息,在追出数百里之后,三人还是再次失去了包、阎两位鬼王的踪迹。

  然而便在三人彷徨无计之时,在距离他们十余里之外的深山之中突然爆了诡异的灵力波动,而这种特异的神通波动毫无意外是出自于鬼族。

  杨君秀三人相互看了一眼,立马各自驾驭了遁光向着波动传来的方向赶去。

  可当来到距离事之地不远地方的时候,眼前的场景却是令大感诧异。

  三人久寻不到的阴纱道人此时正躺在地面之上奄奄一息,其腹间正有大量鲜血流淌,似乎已经被人开膛破肚,然而身为黄庭鬼修的强大生命力仍旧维持着她仅剩的心机,然而此时这位黄庭半鬼体内的鬼胎显然已经被人摘去,却正在那里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凄笑,而笑声带着幸灾乐祸之余,却又有着一丝恍然。

  包靖宇此时却是手中正持着一物,上面似乎还有一丝热气蒸腾,又有着微微的跳动,而且随着此物的跳动,似乎还有淡淡的神通气息从此物之上散开来,正是阴纱道人体内孕育的鬼胎无疑。

  然而此时鬼胎已然到手的包靖宇,却是一脸的惊愕中还带着三分惊愕和三分惊恐,似乎正在努力的扭转身躯想要向着后面看去,而在他的胸前,却正有一支朱红色的笔尖从他的背后透了出来,他的心脏早已经被这根朱红色的大笔搅碎。

  而在包靖宇的身后,阎敬宗却是一脸的冷意,那支朱红色的大笔正是握在了他的手中,看上去应当是在包靖宇俯身从阴纱道人体内挖取鬼胎的时候,趁着他得意忘形之际,阎敬宗突然从背后偷袭,在他全无防备之下,用这支大笔将捅了一个对穿。

  “判,判官笔!”

  包靖宇努力的向着身后扭去:“为,为什么?”

  阎敬宗语气平静之中透着一股彻骨的冰寒:“不为什么,只是为了赎罪罢了,或许更确切的说,是为了复仇!”

  “复仇?”包靖宇神色间的疑惑也只是一闪而过,可随机便布满了不屑和嘲讽:“为了包靖坤?别忘了当初你便是用包靖坤三名侍妾的行踪作为投名状投到了本公子的门下,而其中一名侍妾肚子里面还怀有包靖坤的后代血裔!”

  阎敬宗原本冷漠的脸孔终于浮现出了一丝波动,一丝痛恨和悔意闪过之后,却是很快便恢复了平静,只是伸手将包靖宇手中的鬼胎接了过来。

  而已经倒在地上闭目等死的阴纱道人此时却突然开口道:“那是因为连他自己也不知道靖坤公子的侍妾居然怀有身孕,一开始他也只是想要利用三名侍妾来接近你,毕竟也只是几名侍妾的性命罢了,可谁曾想到靖坤公子以防万一,当初以神通遮掩了那名侍妾体内生机孕育的波动,直到他突下杀手之后这才现,可惜已经为之已晚,好在这样一来,却是更加打消了你对他的怀疑,很快便成为了你麾下第一暗卫。”

  “原来如此,难为你居然能等到现在才动手!”

  包靖宇猛地门口喷出了一口鲜血,里面甚至还混杂了一些内脏碎块,然后才惨笑着继续道:“若非是来到这周天世界,你恐怕也不会动手吧?如果本公子猜得不错的话,若是本公子一直在域外,又或者登仙成功,你阎敬宗还会记得起什么包靖坤么?”

  阎敬宗冷着脸不作回答,只是将刺穿了包靖宇的判官笔猛地收回,鲜红的热血顿时从伤口之中飞溅出来,染红了包靖宇的大片衣衫。

  包靖宇整个人软倒在地,口鼻之中尽数淌血,然而目光却始终不离阎敬宗左右,伴随着他脸上始终挂着的笑意,更显得狰狞可怖。

  或许是因为明知临死在即,包靖宇在此时的头脑却是异常的清明,闻言冷笑道:“复仇?恐怕是为了我手中的鬼胎吧?只是让我想不通的是,你虽然身为阎罗一脉的显姓阎氏,可到底不是包氏血脉,这鬼胎就算到了你手中,又能挥几分威力?”

  阎敬宗却也不否认,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躺在地面上生机正在流逝的阴纱道人一眼,道:“鬼胎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阎某自有办法能够处理一二。靖坤公子当年于阎某有知遇提点之恩,你们两个一个乃是背叛并出卖靖坤公子和夫人行踪之人,一个乃是杀害公子和夫人的直接凶手,两人都该死!”

  包靖宇却带着一丝讥诮道:“该死?你还真以为本公子是凶手?本公子也不过就是别人手中的一把枪罢了,真正想要包靖坤夫妻身死的幕后黑手,是你想都无法想到的存在,难不成你还要找他们去报仇?”

  阎敬宗原本正要补上一击,闻言手上却是缓了一缓,道:“阎某却是好奇还有谁想要要靖坤公子夫妇的性命?难道当真以为阎罗天子只是一个摆设么?”

  包靖宇“嘿嘿”冷笑,闻言道:“既然你如此想死,这个秘密告诉你也无妨。”

  阎敬宗下意识的问道:“什么秘密?”

  包靖宇双目之中闪过一道异色:“我那堂兄的妻子,根本不是什么秦广王的外姓族人,她真正的姓氏乃是蒋,与我那堂兄身为阎罗天子嫡传血裔一般,我那堂嫂同样是秦广王的嫡传血裔,他们的结合对于除却蒋、包两姓之外,对于鬼族所有的存在来说都是一个禁忌!”

  “什么?”阎敬宗突然睁大了双目,神色间终于浮现出震惊之色。

  同样震惊的还有阴纱道人,只不过此时阴纱道人的神色间同样浮现出一丝异色。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

  阎敬宗喃喃自语:“据说靖坤公子夫妇临死之前,公子夫人即将临盆,难怪,难怪你们如此迫不及待,一旦蒋、包两氏血脉合流,那可就有可能是——”

  “小心——”

  耳边突然传来虚弱的示警,阎敬宗猛然从恍惚之中惊醒过来,便察觉到一道杀意已经临身。

  阎敬宗神色大变,想要避开已经不大可能,只能尽可能的避开要害,随即一道寒芒闪过,他的一条臂膀在飞溅的鲜血当中抛飞在了半空。

  “你——”

  阎敬宗显然没有想到包靖宇临死之前居然还有反击的勇气,更没有想到他还隐藏着这般反击的手段,一时间惊怒交加,然而失去了一条臂膀之后让他身形的平衡大受影响,差一点没能站稳了摔倒在地上。

  阎敬宗反手一个掌刀劈出,切断了神色大为失望的包靖宇的双臂,然后才突然将目光看向了只剩下了最后一口气的阴纱道人,道:“为什么救我?”

  阴纱道人此时脸上想要浮现出一丝表情都极为困难,但她的意识仍旧保持着清醒,又似乎是心中有着最后一股执念,断断续续道:“公子和夫人的,的血脉,后,后裔可能还存在,当,当时夫人察觉,察觉到危险,便早,早产了,可随即包靖宇,他们杀来,那孩子便不见了。”

  “不可能!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湮灭,包靖坤怎么可能还有后裔?”

  包靖宇突然嚎叫着,口中的鲜血突兀的喷出老高。

  阎敬宗反手一指点在他的眉心,这位阎罗天子的血脉后裔就此身死。

  阎敬宗不顾断臂之伤,猛然上前一步,来到已经处于弥留之际的阴纱道人身前,道:“那孩子呢,现在在哪里,是生是死?”

  阴纱道人双目已然直,口中也已经说不出话来,只是将头微微摇了一摇,随即最后一丝生机从他体内流失,彻底变成了一具尸体。

  阎敬宗断臂的伤口已然止血,人却猛然回头看向了百余张之外的某处,而后也顾不得地上的两具尸体,便欲带着鬼胎离开。

  然而便在这个时候,一声惊天虎啸突然传来,阎敬宗如遭重击,身躯一个踉跄差一点便栽倒在地。

  ——————————

  哄女儿睡觉,结果她睡着了,我也睡着了,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