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曲折(续)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曲折(续)

  杨君秀等人的踪迹事实上早已被阎敬宗觉,只不过之前他认为完全由能够掌控局面,几个道境修士,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一个华盖境妖王罢了,还能翻了天不成?

  更何况阴纱和包靖宇临死之际接连曝出一些几位隐秘之事,阎敬宗的注意力完全被吸引,也顾不得去收拾几个隐藏起来的小虫子。天』籁小说Ww『W.『⒉

  可哪里料到包靖宇临死一击重伤了阎敬宗,更令他气恼的是,那几个隐藏起来的小虫子还自以为机会来临,居然自不量力想来捡他的便宜。

  然而在失去了一条臂膀之后,又接连得知几条隐秘之事,再加上急于炼化到手的鬼胎,阎敬宗也着实没有心思与杨君秀等人周旋,原本是要打算暂时离开此地恢复伤势并炼化鬼胎的。

  可不曾想几个他看不上眼的妖王野修居然上来便给了他一个下马威,杨君秀一声虎啸便将猝不及防的阎敬宗炸了一个头晕目眩。

  “虎妖!”

  阎敬宗心中一凛,虎妖对于鬼族有着天生的克制作用,这数千年来,域外星空之中虎妖一族摔落,这背后未尝没有鬼族的黑手推动。

  然而他却没有想到今日会在这里突然遭遇一头虎妖袭击,而且从对方的虎煞冲击来看,这头虎妖的实力还颇为不凡。

  好不容易待得他将虎啸的冲击从神识当中驱赶了出去,就见到一名女修手持一柄门板大小的长柄巨刀,迎着阎敬宗兜头便是一刀劈斩。

  “还真以为一头虎妖就能奈何得了本鬼王?”

  阎敬宗大怒,手中的判官笔接连在虚空挥舞,一个大大的“封”字在半空当中凝结,甚至连同这个字体周围的空间都也已经被冻结,而后迎面便撞上了长柄巨刀所出的惨白刀芒。

  受了伤的黄庭鬼王那也是黄庭鬼王,可不是谁都能轻易欺辱的,哪怕是虎妖也不行。

  然而随着一声巨响传来,天空顿时被四散的灵气渲染的色彩斑斓,那虎妖所斩出的刀芒固然粉碎,阎敬宗的那一道凝固空间的神通同样被击破。

  杨君秀倒飞而回,阎敬宗却也踉跄而退,这一击看上去阎敬宗完全占据上风,可不要忘记了,阎敬宗此时却是身受重伤,而杨君秀却是神完气足,这样的打法杨君秀损失的是真元,可阎敬宗那可真就是拿命在拼了。

  这样下去,就算阎敬宗最终能够杀得了这头虎妖,他自己怕也要熬得油尽灯枯。

  阎敬宗果断遁入虚空准备抽身而退。

  尽管这样一来会让他杀包靖宇和鬼胎之事暴露,成为整个鬼族的公敌,但总也好过现在就死在这里。

  然而就在他刚刚隐匿身形的刹那,便突然察觉到两道同类的气息分别从一左一右向着他藏身之处奔袭而来。

  阎敬宗自然知道当时在一旁窥视的有三个,可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料到的是其中两个居然会是他的同族,非但能够准确的找到他隐匿身形的位置,甚至毫不犹豫便向他下杀手。

  两个庆云境的鬼修罢了,若是在平时,阎敬宗自然不会将之放在眼中,甚至翻手可灭,然而在眼下这种情况,这两位庆云境的鬼修或许伤不得他分毫,却足以让他想要逃走变得万分困难。

  更为可怕的是,如果是一个外族之人透露他杀包靖宇和夺鬼胎之事,鬼族上下对此多少还要存疑的话,一旦此事由两位鬼王透露出去,那这言语的分量可就重得多了。

  “阁下到底何人,缘何要与阎某过不去?”

  这话一出口,便带着浓浓的示弱意味,然而此时阎敬宗的状况却是由不得他不如此。

  阎敬宗虽然挡下了两位同族鬼王的袭击,可这两位鬼王原本也没想着能够一击建功,真正的目的也不过就是为了阻止他逃脱罢了。

  阎敬宗对此如何不知,他试图通过言语从对方口中了解一些什么,然而目光很快便又被惨烈的刀芒充斥。

  杨君秀仿佛已经看透了阎敬宗的虚实一般,每一刀斩出都是全力以赴,让人无从躲闪,尽管这种硬拼看似她始终处于下风,可实际上却是目前杨君秀三人以弱击强的最佳手段。

  华盖境的虎妖,两位庆云境的鬼修,他们之间怎么可能会联手?

  要知道鬼族修士与虎妖虽不至于不共戴天,但那也是彼此敌对的,一般情况下两者之间绝无联手的可能性,除非……

  阎敬宗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脸色顿时难看了许多。

  “堂堂鬼族鬼王,居然去给人做伥鬼奴隶!”

  阎敬宗语气之中满满的恨铁不成钢。

  却不料阎敬宗话音刚落,一道略带一丝讥诮的声音传来:“身为包靖宇身边的暗卫,谁不知道你阎敬宗就是包靖宇手下的一条疯狗?”

  “你是谁?”

  阎敬宗再次挡下了杨君秀的一击强攻,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大声问道。

  能够对于鬼族内部知晓的如此清楚的,自然是非钟九莫属。

  因为有着杨君秀在正面强攻,包鱼儿和钟九只负责牵制,为了让阎敬宗心有忌惮,两人都不曾显露行迹,因此,阎敬宗虽然能够不时察觉到二人的所在,但却一直不曾见到二人的面目。

  杨君秀逼着阎敬宗数次硬拼,固然让她体内真元大耗,整个人看上去狼狈不堪,可阎敬宗却也伤口崩裂,血流如注。

  便在这个时候,杨君秀突然张口出一声巨吼,一尊巨大的白虎元神在她的身后浮空而起,那刀芒融入元神白虎的双爪之中,带着冲天的煞气向着阎敬宗冲了过去。

  “白虎!怎么可能还有白虎妖?”

  这一次阎敬宗神色间终于浮现出了一丝惊惧,只见他身形陡然爆退,却不是为了能够逃脱元神白虎的扑击,事实上他也逃脱不了,他只是为了尽可能的延缓双方接触,好为他争取蓄势的时间罢了。

  不过杨君秀和包鱼儿、钟九的配合何等默契,便在杨君秀突然爆的刹那,两只伥鬼也突然从阎敬宗身后出击,分别刺向他的两肋,摆明了就是要让他顾此失彼。

  然而阎敬宗却在此时出一声狞笑,原本仓惶后退的身形突然一个跳转,身形闪动之间数道虚影跳跃,一下子便扰乱了杨君秀的气机锁定,在拉开了与另外一边钟九的距离的同时,也让仅剩的一只手臂手持判官笔迎向了冲过来的包鱼儿。

  “不好,他要逃!”

  钟九连忙上前协防,奈何阎敬宗此时展现出了一位顶尖的黄庭鬼王的实力,任凭钟九如何追赶,却始终都被阎敬宗抛在身后。

  而与此同时,包鱼儿却是无论如何退却,非但不曾摆脱阎敬宗分毫,甚至于两人之间的距离也在不断的缩小。

  至于杨君秀,此时更是被远远抛在身后,一时间根本追之不及。

  谁又能想到,堂堂黄庭鬼王会与一位华盖境和两位庆云境道修玩示敌以弱的把戏?

  以至于当阎敬宗突然爆的时候,杨君秀三人没有一个人能够及时作出反应,原本势在必得的一次合击,居然成了阎敬宗伺机逃脱的最佳时机。

  “叮当”一声脆响,包鱼儿手中的法宝被轻易挑飞,她的身形也彻底在虚空当中暴露出来,眼见得阎敬宗一根判官笔便要插进她的眼中,包鱼儿娇小的脸蛋上浮现出一抹恐惧之色。

  然而此时真正大惊失色的却是阎敬宗。

  当他见到包鱼儿真面目的刹那,阎敬宗整个人都陷入到了震惊之中,以至于身形僵硬,手中的一根判官笔便再也刺不下去,一时间甚至都忘记了此时正处于生死一之际。

  “你……”

  然而高手相争,生死原本就在一线之间,阎敬宗一道声音刚刚出便已经戛然而止。

  钟九在虚空之中一个巧妙的跳跃,人已经来到了阎敬宗的身后,便在阎敬宗迟疑的那一刹那,将手中的短剑刺中了他完全的右臂之中。

  与此同时,原本自忖必死的包鱼儿,也几乎是逼着眼睛将掌心之中凝聚的一行符贴打出,居然成功的一掌印在了阎敬宗的胸口之上。

  而到这个时候,包鱼儿才终于察觉到死亡似乎并未来临,待得她睁开双目的时候,却正见到阎敬宗将高举的判官笔缓缓放了下来,看向她的目光奇怪之中还残留着一丝惊惧,而后目光垂下看向自己的胸口,那里正有一张包鱼儿全力凝聚而成的阎王帖印在他的胸口之上。

  “居然会是阎王帖,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天道轮回……”

  话尚未说完,胸口的阎王帖却已经融入到了他的体内,阎敬宗的容貌仿佛瞬间经历了时光之河的冲刷,在瞬间变得苍老枯槁,体内的生机如同决堤的洪流一般一泄而尽。

  刀芒在阎敬宗的身后闪烁,随即阎敬宗的身躯开始崩解。

  杨君秀来到包鱼儿身前,见得她神色有异,奇怪道:“怎么回事儿?”

  包鱼儿摇了摇头,道:“不知道,原本他是有可能杀了我的。”

  杨君秀伸手一摄,将阎敬宗身上的储物法宝拿在了手中,道:“先别管那么多,快把那鬼胎找出来,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