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传奇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传奇

  在周天世界当中,或者更确切的说,在仙宫之中,三绝剑仙这个名号那绝对是一个不亚于九仞道祖一般让人忌讳的名字。  网

  杨君山原本对于这个名字是一无所知的,但在雷州之战九驷仙尊解禁之后,杨君山曾数次在凌霄殿当中向九驷仙尊请益,在畅谈周天世界大神通者之时,杨君山曾有幸听九驷仙尊说起过这位三绝剑仙的事迹。

  当时九驷仙尊似乎也是在与杨君山闲聊当中无意中提到了这位三绝剑仙,并言道这位三绝剑仙乃是凉州风雪节的开派祖师,与九仞道祖一般,同样是曾经得以踏足金身仙的人物。

  杨君山一听之下自然惊诧莫名,连忙向九驷仙尊打听这位三绝剑仙的事迹。

  九驷仙尊一开始似有为难之意,并不愿多言关于三绝剑仙之事,怎奈杨君山此时却已经完全被勾起了好奇心,一再追问之下,九驷仙尊这才勉为其难的说了一些关于这位三绝剑仙的事迹,但三言两语说的极为简单,可尽管如此,也足以令杨君山赶到心驰神往了。

  只不过在得到宁斌突然从凉州传来的消息之后,杨君山虽抵不啄中诱惑前往凉州,可心中却不得不起了怀疑,虽说距离上一次从九驷仙尊那里得来三绝剑仙的消息已有年余,两者看上去似乎毫无关系,但谁又晓得九驷仙尊当日是否是故意提及此话题?

  那些个仙尊一个个谋深似海,谁晓得此番三绝剑仙墓葬出世,是否早已在他们的算计当中?

  ----------

  杨君山的到来几乎是冰宫上下的热切期待,当杨君山见得前来迎接的修士几乎囊括了冰宫所有的真人境以上修士之后,他表面上不动声色,仍旧与冰宫修士谈笑风生。

  前来迎接杨君山的冰宫修士以缘华道人和张墨风为,这两位都是庆云境道修,论及修为如今已然是冰宫之冠,其他虽尚有两三位瑞气境道修,但无论是修为实力还是威望,明显都要比二人差了一筹。

  杨君山与张墨风当初在凉州也算旧识,两人虽说是平辈相交,但无论是在修炼界的地位还是声望,张墨风都难以望其项背,眼瞅着眼前这位实际年龄可能比自己还要小不少的黄庭道人接受者冰宫诸修的奉承之言,张墨风虽然内心五味陈杂,但却很快在脸上挂了笑容,加入到了奉承的冰宫诸修当中。

  好不容易与冰宫诸修寒暄完毕,杨君山被恭恭敬敬的请到一座冰雪构建的雅室之中休息,冰宫诸修自然不敢再打扰。

  “好了,其他人都离开了,宁兄,说一说吧,这凉州到底什么情况,这冰宫诸修看上去热情的过头了。”

  杨君山神识横扫,雅室周围情形君落入他的感知当中。

  宁斌闻言苦笑道:“还能如何,叶华道人几乎便是冰宫的开辟祖师,他此番突然寿,冰宫上下本就人心惶惶,如今更是魂灯熄灭,身死道消,门派之内更是人心腐,若非缘华道人全璃持张墨风掌控局面,这冰宫怕不是就要大乱。”

  “原本在下奉了杨兄命令前来坐镇,也让冰宫内部安稳了一段时间,可随之便传出了三绝仙尊墓葬出世之事,冰宫原本就是风雪节破门而出,自然晓得此事若是不假,接下来将会在凉州引怎样的风波,这件事情的后果恐怕将不亚于雷州域外入侵之战,这可就不是在下这个西山杨氏的代表所能够解决的事情了,非得有杨兄你这位‘弑仙道人’亲自坐镇,才能让冰宫上下心安。”

  杨君山闻言非但没有丝毫自得之色,神色间反而越的凝重:“形势已经恶化到如此地步了?”

  宁斌苦笑道:“恐怕还要更甚,从目前在下了解到的消息,风雪节在得到三绝仙尊墓葬出世消息的第一时间便已经宣布封山,宣称三绝仙尊墓葬与风雪节没有丝毫关系,而凉州其他宗派也都各守门户,如今修为不在道境以上的几乎都不敢在凉州随意行走,而修炼界各大宗派,海外修炼界,域外一方,也似乎都有大神通者赶到。”

  杨君山常常的吁了一口气,虽说他对于三绝仙尊的墓葬可能引的风波早有预估,但眼前的形势似乎还是出了他的预料。

  “先将你从冰宫修士口中得到的关于三绝仙尊的事情说一说吧,旧能的详细一些,哪怕是一些荒诞不经的传说也不要漏过。”

  ----------

  三绝仙尊并非是走肉身成圣的道途直接进阶金身仙,他本身原本只是一位元神仙,却是在一次域外游历途中得了天大的机缘,一举打破了元神仙与金身仙之间的天堑,成关塑了仙躯,踏足到了金身仙之境。

  然而三绝仙尊获得大机缘的过程却绝非一帆风顺,传说当初三绝仙尊返回周天世界的时候几乎是被一路追杀回来的,甚至因此还差一点便暴露了周天世界的具体位置。

  虽然最终域外势力不曾定位周天世界的具体所在,但却也在星空之中圈定了周天世界所在的大概方位,而后这一片星空便一直在各方势力的监视之下,后来九仞道祖踏足金身仙冲破天地束缚的刹那,之所以一下子便被数位域外仙尊围攻,不得不说却也是遭了三绝仙尊的池鱼之殃。

  至于三绝仙尊,在回归周天世界之后不久便身死道消了。

  关于三绝仙尊之死,这在修炼界却同样是一个令人讳莫如深的事件,寻常修士自然不知,甚至随着时光的流逝,连三绝仙尊这位仙人的存在都没有多少人记得了。

  但真正晓得一些内情的大神通者们当中,却也有着各种各眼的揣测。

  有人说三绝仙尊其实在被追杀的过程当中便已经受了不可救的伤势,虽然最终强撑着回归周天世界,可实际上早已经油尽灯枯命不久矣,甚至连后事都没来得及安排,以至于他陨落之后,风雪节的实力也受到了影响,虽然传承至今,却也一直都不温不火,远远比不得诸如灵溢宗、紫风派、焚天门这等修炼界的顶尖宗门,甚至比之海外四大宗门都有所不如。

  也有人说三绝仙尊返回周天世界之后,因为进阶金身仙而遭了界主忌讳,他的陨落应当是界主暗中所为,否则修炼界甚至风雪节也不至于连他死在哪里似乎都不知道。

  还有人说是凌霄宝殿中的仙尊,嫉妒三绝仙尊踏足金身仙,在数次请教无果之后,便趁着三绝仙尊重伤之余,暗中围杀了他想要得到金身仙之秘,三绝仙尊最终身死道消,可凌霄宝殿的仙尊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得到。

  当然,也有人认为是界主和凌霄宝殿的仙尊沆瀣一气,三绝仙尊为两者合谋所害。

  还有人认为三绝仙尊的陨落之地风雪节其实早就知晓,只不过为了避免灾祸而一直装作不知罢了。

  甚至还有认为三绝仙尊根本不曾陨落的,只是找了隐秘之地隐藏了起来,否则的话风雪节的道统传承也不至于到现在都不曾断绝。

  杨君山听得宁斌从冰宫修士口中,以及在凉州流传的关于三绝仙尊的一些传言,开口问道:“这些关于三绝仙尊之死的传言,冰宫之人或者风雪节较为相信哪一种?”

  宁斌道:“应当倾向于三绝仙尊其实是为人所害,但至于是界主、凌霄宝殿的仙人,又或者两者联手而为,却又众说纷纭了。”

  “那么墓葬洞府之事又该如何解释?如果三绝仙尊真是为人所害,又是谁给他开辟洞府下的葬?”杨君山问道。

  宁斌摇了曳,也不知该如何解释,不是因为说不通,而是这件事情已经在时光的流淌当中埋没了数千年,真相除了当事人之外恐怕早已说不清了。

  杨君山也只是随口一问,见得宁斌不答便也不曾追问,而是转而问道:“那么风雪节呢?自家开派祖师的墓葬现身,不是理直气壮的去继承三绝仙尊留下的遗泽,缘何还紧闭山门不出了?”

  宁斌笑道:“堂堂金身仙的墓葬洞府,无论他留下什么,都足以令天下的大神通者疯狂,更何况有传言说墓葬之中极有可能留存有三绝仙尊当年从元神仙踏足金身仙之秘,这个秘密恐怕都能引得凌霄宝殿之中的各位仙尊眼红,风雪节要还想不知死活的宣布三绝仙尊遗物的继承权,怕不是要被凌霄宝殿里面的仙尊给踏平了。”

  杨君山笑了笑,道:“也是,不过杨某却不信那风雪节当真能够抵挡得租诱惑,对此不闻不问。”

  宁斌闻言笑道:“的确有传言说有人曾经现过风雪节掌门风华道人的行踪,却不知是真是假。”

  “对了,这三绝仙尊的墓葬洞府究竟是在何处,既然传言如此昭昭,可有人当真见到了出世的墓葬?”杨君山问道。

  宁斌道:“据说是在无垠冰原之中,在夜晚元磁极光出现的时候,都会扭曲成为一座栩栩如生的冰雪宫殿,那宫殿上的牌匾甚至能够清晰的看到‘三绝仙府’几个大字,正是三绝仙尊曾经的几处仙府行宫所惯用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