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巴掌

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巴掌

  便在杨君山在三绝仙府之中搜罗宝物的同时,其他涌入仙府秘境之中的修士同样各有所获。天籁小『说Ww』W.』⒉

  在一座冰壑之下,萧巽乾小心翼翼的在冰面上行走,同时身周气息勃,似乎正在仔细的探寻着什么。

  “三绝仙尊当年号称风、雪、剑三绝,那风雪剑宗的名号实则便是由此而来,其中风之一道三绝仙尊所修成的道术神通便不止一种,但这其中最为重要的便应当是残风道术才对,尽管这残风道术在道术神通榜上排名只在第九十九位,但它却是三绝仙尊本命仙术神通的三大核心道术之一!”

  “按照宗门典籍的记载,残风道术施展之后便会有特殊的风痕留下,正所谓‘残风留痕’,这正是三绝仙尊当年的标志之一,如今这冰壑底部老夫已经数次现痕迹,都与宗门典籍记载相符。”

  “若是宗门典籍记载没有错误的话,三绝仙尊被封镇于这仙府之中,重塑的肉身金身崩解坐化之后,他的本命神通种子便极有可能留下传承,这原本应当是三绝仙尊为风雪剑宗留下的遗泽,如今众仙云集,风雪剑宗却是只好做缩头乌龟,如今这道神通的传承怕不是就要便宜了老夫!”

  想到这里的时候,前方的冰壑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分作两道,这让原本满怀期望的萧巽乾一怔,正当他揣测该向哪一边继续追踪的时候,他的目光却是突然盯在了将冰壑分作两道的一堵冰墙之上。

  “哦,原来是在这里,却是差一点就要失之交臂!”

  萧巽乾顿时大喜……

  ----------

  在一片冰山之上,东流道祖持剑而立,四周一片冰峰多是剑削斧凿的痕迹,看上去一片狼藉,这里显然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而从结果来看,显然是东流道祖成为了最后的胜利者。

  “当年三绝仙尊剑术号称周天世界第一,而事实上他本人所修习的剑术神通并不算拔尖,圆月剑法神通在道术神通榜上也不过排在第四十五位,便是大名鼎鼎的仙剑神通广寒剑气,在剑术神通榜上也只不过排在第二十二位而已。”

  “然而便是如此,那三绝仙尊一身剑术神通也能让仙宫之中群仙辟易,可见所谓的神通排名也只是衡量实力的一个方面,一个人真正的实力其实在于其人,而不在于此人修了几道排名靠前的神通,得了几件品质好的法宝道器。”

  东流道祖手腕一摇,飞剑顿时一闪而没,随即整个人飘然而起,向着远处飞遁而去。

  “不过实力高低却也不能带来长生久视,最多也不过就是一个保卫长生的手段罢了,要想长生逍遥,终归还是要成仙。”

  “可成了仙又如何?不能从昊天镜上挣脱,终归只能是界主手中的棋子,充其量不过是一个个头较大的蝼蚁罢了,所以成仙并不意味着万事大吉,还要努力重塑仙躯成就金身,这才有可能摆脱界主的掌控,逍遥于天地星空之间!”

  “所以,虽然知晓此番仙宫各位仙尊最大的目的,便是得到三绝仙尊当初进阶金身仙重塑仙躯之秘,但这却并不妨碍自己先去寻找一番。”

  “不过这么做多少还是有些犯那些仙尊的忌讳,但要是与人联手的话,呵,却是差点忘了,此时这仙府之中便有一位再合适不过的人选!”

  而就在他离开之后不久,原本他所站立的冰封突然倒塌,数十上百块平整而巨大的冰块滑落,每一块冰块的断面看上去都光滑如镜。

  ----------

  桑无忌同样来到了三绝仙府秘境之中,不过他此时看上去却是不慌不忙,在这冰雪秘境之中闲庭信步,倒不像是来争夺三绝仙尊的遗宝,更像是来游玩一般。

  “虽大体已经明白此番三绝仙府出世的真正缘由,但老夫若是一直这般无所事事下去,恐怕就会惹来其他人的怀疑了!“

  桑无忌扭头望去,却正见到一抹黑影从一道冰墙之后一闪而逝,嘴角不由掀起一丝讥诮。

  “元神仙重塑仙躯的方法老夫将来终归会知晓,但从三绝仙尊当初进阶金身仙来看,他能够重塑仙躯定然是与尚未出世的第二十七座位面世界有关,唔,是了,此番仙宫群仙想要开启仙府,恐怕不仅仅只是想要得到三绝仙尊晋升金身仙之秘,恐怕还想要得到第二十七座位面世界的真正位置所在吧?”

  便在这个时候,桑无忌突然察觉到在他的左、后、右三个方位都隐隐约约有人正在靠近。

  “是域外之人!”

  桑无忌心中一动,暗道一声不好,自己却是大意了,他只想着自己此番仙府之行无欲无求,却是忘了这原本就是一座猎杀场,他不去惹人,却并不意味着其他人就不会来找他。

  这却是将自己当成了肥羊,想要一哄而上了。

  ----------

  “这是什么东西,居然能够冻结人的元神魂识?”

  杨君山心头诧异,丹田之中道胎微动,一道大半已经融合了纯阳之力的九仞真元迸,与此同时,杨君山的元神神识同样出强劲的波动,这一股能够直透魂识的阴寒之力当即便被击退。

  尽管阴寒之力被轻易急退,但那是因为被袭之人是杨君山,无论是他的肉身还是元神,都已经沾染了大量的纯阳之力,距离成仙已经不远了,这些阴寒本源自然伤他不得。

  可要是换一个人,哪怕同样是黄庭道人,骤然被这阴寒之力侵袭,纵然能够避免伤势,却也不可能如同杨君山这般当即摆脱出来。

  不过在杨君山有了准备之后,当他再次将脚下的冰面凿开的时候,尽管里面涌出来的阴寒之力越的强劲,但此时却已经无伤杨君山分毫了。

  透过凿开的冰洞,杨君山却是看到在冰层之下还有一层冰面,不过这一层冰面便又同高台上其他冰面那有如手掌纹理的表面一模一样了。

  不过在下面这一层有着纹理的冰面之上却有着一泓清亮的液体,而先前那一股能够冻结元神魂力的阴寒之力,正是从这总共也只有双手这么一捧大小的液体当中散逸出来的。

  便在这个时候,虚空之中的波动如同利剑一般直奔杨君山而来,与此同时,还有一声略带喜悦的惊呼声传来:“居然是阴灵露!”

  一声冷哼响起的刹那,原本正在弯腰查看冰洞总液体的杨君山,不知何时早已经直起身来,正冷冷的望着袭击传来的方向,而后便见得他猛地将手一挥。

  “啪!”

  身前的虚空涟漪顿时被绞得支离破碎。

  在剧烈的空间动荡当中,一道隐藏在虚空中的身影被杨君山一巴掌扇了出来,那人甚至来不及出声响,整个身躯便已经被扇飞出去,甚至因为度太快都来不及在半空之中划出一道抛物线,而是直接一头撞塌了数十丈之外的一座冰峰,然后又整个嵌入了第二座冰峰之上。

  杨君山甩了甩有些麻的手掌,望着远处那个正在挣扎着从冰峰当中爬起来的身影,皱了皱眉头道:“玄冥巫?”

  这句话听着倒不像是自言自语,好像是向其他人询问一般。

  事实上早在杨君山在这高台上徘徊的时候,便已经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不过杨君山却始终不动声色,一来是他对于自身的实力有着绝对的自信,第二则是当时他正巧现了端倪,便没有声张,而是坐等对方自己送上门来。

  “咯咯,堂堂一位雷劫境大巫,不想却是接不住君山道祖的一巴掌,‘弑仙道人’果真名不虚传!”

  一道女子的声音从距离杨君山身边不远的地方传来,正巧衔接了杨君山刚刚的疑问。

  而杨君山此时却也没有丝毫惊讶之色,只是微微点了点头,显然他早已知晓周围还有其他人隐藏,而刚刚那句话似乎也正是在向着女子询问一般。

  杨君山瞟了远处山峰上那个挣扎而起的大巫一眼,却正见到那雷劫大巫口耳鼻中全都渗出血来,面带畏惧之色的看了杨君山一眼,然后便转身踉踉跄跄匆匆逃离。

  收回了目光之后,杨君山的后目光却是已经盯在数十丈之外的冰丘某处:“道友谬赞了,还请道友现身一见!”

  一声轻叹传来,一道女子身影渐渐的在冰丘之上显现,同时她的声音也再次传来:“道友可真是狠,雪弘道友不但在无垠冰原的玄冥部落,便是在周天世界各个巫族部落当中都有着极为显赫的名声,却不曾被今日连君山道祖的一巴掌都撑不住,且不说他身上的内外伤势想要痊愈不知道要耗费多少年月,便是这被道友一巴掌扇飞了的信心,还不知道能不能恢复过来,说不定一位黄庭苗子就这样给毁了。”

  杨君山先是面无表情的看了眼前的女子一眼,然后嘴角却是掀起一丝嘲讽一般的微笑,道:“是啊,只是不晓得这位雪弘大巫却是受了谁的蛊惑,难道他不晓得前些年杨某的手下刚刚斩了一位黄庭大巫么?”

  女子闻言的脸上便是一僵,干笑了一声,道:“君山道祖却是说笑了。”

  杨君山这才微微一笑,虽然对眼前之人的身份有所猜测,但他还是礼貌的问道:“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女子见得杨君山揭过了刚才的事情,原本脸上的一丝紧张这才散去,笑道:“妾身冰凰宫寒棠有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