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刮骨

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刮骨

  鬼泣峡的风口毫无疑问是一处险地!

  凶猛的狂风能够让修士在远离山口的地方便喘不过气来,等真正接近山口的时候,扑面而来的风力足可以将一位真人境初期的修士掀翻。

  人们在形容风刮得凶猛的时候,常常会用“狂风如刀割”来形容,可当修士真正迈过山口进入鬼泣峡之中的时候,那里的迅风可当真便是一把把无形的刀刃。

  在鬼泣峡入口之外曾经有大神通者立下了一座警示碑,上面写着“非真人境第四重以上修士慎入”!

  倒不是说修为达不到天罡境的修士便无法进入,而是修士没有天罡境的修为,肉身往往便也没有足够的强度来应对鬼泣峡中如锋似刀的迅风。

  鬼泣峡之中那无形的风芒在九天世界之中极为著名,号称有着“刮骨”之能,若是锻体术修为不到家,还要妄图深入鬼泣峡深处,那里的风芒可是当真能够将人的血肉一片片的消磨下来,这样的事情并非没有出现过,而且还不止一次的出现过,甚至于每年当中都会有修士因为在鬼泣峡之中沐风而致死的事例发生。

  然而既然鬼泣峡之中如此危险,那为何每年还会有源源不断的修士进入其中冒险呢?

  难道就只是因为那虚无缥缈的仙藏传说?

  当然不是!

  真正的原因便是,这鬼泣峡虽然毫无疑问是一处险地,但同样也是一处福地!

  鬼泣峡中的风芒虽然危险,但却有着一种极为奇妙的作用,那便是锻体!

  鬼泣峡从内到外,风芒的威力其实是缓缓递减的,如果一名修士有着足够的耐心和谨慎,按照自身修为一点点从鬼泣峡山口之外,通过适应缓缓前进的话,那么在风芒的吹拂之下,修士的肉身便经受风芒之中多种风行精华的锤炼,从而得到提升。

  这个过程或许艰难且缓慢,但却胜在能够持续进步,且肉身会被打熬的极为扎实。

  而修士也往往将在鬼泣峡中接受风芒吹拂,打熬肉身的这个过程,称之为“沐风”。

  只是这种方式实在太过漫长,需要忍受的煎熬和痛苦实不足为外人道,因此,虽然所有人都明白循序渐进是最佳的途径,可每每还是有修士失了耐心,若是就此退出还好,可就怕冒进,一旦不慎,轻则被风芒在全身上下放血,重则没准就会从身上削掉几个零件,更重的就此身陨也不是没有可能。

  不过大多数修士只要量力而行,在经过鬼泣峡“沐风”之后,都会使得肉身强度得到极大的提升。

  更为难能可贵的是,能够进入鬼泣峡接受“沐风”的可都是高阶修士,甚至乃是道境高阶的大神通者,而修为到了他们这般地步,无论是修为还是锻体术的提升,都已经变得举步维艰,这个时候能够有一处如同鬼泣峡这般虽然缓慢,但却绝对能够看得见提升效果的妙地存在,那对于这些大神通者来说,鬼泣峡的重要性便不言而喻了。

  鬼泣峡作为黑风堡在陆地上通往北方的必经之路,在其深处便会一分为二,一条路径直通山口之外,而另外一条却是通往一处地穴深谷,而那里传说也是鬼泣峡风芒的源头,然而那地穴深谷之中到底有什么,是否传说中的三绝仙藏真正藏身于此,却是谁也不知道了。

  因为从开天至今,没人能够从鬼泣峡中一路走到地穴深谷的尽头,哪怕是进入天庭的仙君下凡都不行,因为即便是仙君都无法承受鬼泣峡源头处风芒的长时间消磨。

  不对,或许还有一位存在能够进入其中,那便是九天天帝,也就是说杨君山所怀疑的这方位面世界的界主。

  然而参考周天世界的那位传说中的确存在,却从未在修炼界出现过的界主,再想一想九天世界流传下来的传说当中,那位界主在夺得天帝之位后便从未有在天庭之外的地方出现过的记录,杨君山有理由相信,或许这些界主在掌控一方位面世界的同时,也会受到某些限制也说不定。

  ————————

  杨君山原本一直担心自己身外外来者,尽管有着本源印记的遮掩,不会被人直接看出身份,但还是会因为某些格格不入的举动而被人怀疑。

  然而当杨君山从黑风堡向着北方鬼泣峡方向赶去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原本的这种担心纯属多余。

  在路途当中,杨君山还遇到了几位同样飞往鬼泣峡山口的修士,而这些修士居然一个个也看上去形色各异,衣衫举止各不相同,甚至连言语都是南腔北调,显然来自于不同的地方,而这个不同地方不是指黑风大陆的不同区域,而是九天世界不同的浮空大陆。

  黑风大陆黑风堡,鬼泣山口沐风地,果然在整个九天修炼界有着偌大的名声,吸引着各自各个浮空大陆的修士前来提升各自的锻体修为。

  杨君山尚在距离鬼泣峡十余里之外,这里的狂风便足可以将地面上的碎石吹得满地乱滚,而事实上这一代的地面早已经在狂风的吹拂下形成了几位特殊的地貌,地面上早已经没有了碎石,而且还形成了几位坚硬的地面,且完全融为一体,杨君山伸出手指在上面敲了敲,发现地面的硬度与石头没有什么区别。

  待得杨君山走到距离鬼泣峡三五里左右距离的时候,这里的风力便已经与当初杨君山刚刚降临黑风大陆时候所遭遇的那一场黑风暴已经不相上下了。

  至少杨君山在路上走得时候,沿途已经看到至少两三个修士无法控制自己的身形,如同滚地葫芦一般翻番滚滚的在地面上向后翻去。

  这些修士的修为偏低,应当只是利用鬼泣峡山口的狂风进行锻体,杨君山顺手还拽了一两个,这些修士都忙不迭的带着一丝惊惧向他表示感谢,能够在如此风力之下还能如履平地,甚至还能轻描淡写救人的,不用想都晓得眼前之人定然是大神通者啊!

  渐渐的接近山口处,杨君山细细的观察着山口周围的地形地貌,两座巨峰直插天际,就像是两座即将合拢的大门,而中间的山口便是两道大门中间露出的一条窄缝,而左手掌心之中越发强烈的感应,明白无误的告知他,三绝仙藏留下的仙藏定然便在鬼泣峡的深处。

  站在山口之处,迎面而来的风芒忽冷忽热,忽烈忽缓,各种风行精华无孔不入一般在人体之上流动,甚至沿着毛孔试图向着体内渗透。

  杨君山清晰的感受到,如果在这个时候修炼锻体术,以自己的肉身作为战场,与这些无孔不入的风行精华进行反复的争夺,那么便会在两者的角力当中,令修士在修炼锻体术的时候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将修士自身的肉身打熬的更为强横。

  然而杨君山此时却是不由的苦笑着摇了摇头,这种“沐风”对于锻体术的修炼的确有着奇效不假,但对于此时他的锻体术成就而言,却已经几乎没有什么作用了。

  杨君山走得是肉身成圣的道途,到如今距离他冲击最后的门槛已经只剩下了临门一脚,到了这般地步,再想要让他的肉身得到进一步的增加,必将上难上加难,不过……

  杨君山抬头向着鬼泣峡的深处看了看,这里的风太弱,风行精华还远不够精纯,但鬼泣峡可是越往深处,那里的风芒便更甚,风行精华也会更为精纯,如果当真能够对他的肉身提升有帮助,那么,毫无疑问,他将来打破天地束缚,直接成就金身仙的把握至少也能增加一两分。

  更何况一直有传言说,包括天庭的仙君在内,从未有人到达过鬼泣峡的真正尽头,见到过鬼泣峡的源头究竟是什么,这也让杨君山对于鬼泣峡能够提升他肉身强度的可信度又提升了几分。

  在周围几个躲躲闪闪的充满了敬畏的目光的注视之下,杨君山举重若轻一般踏进了鬼泣峡的山口,可却在这个时候心有所感,不由的停下身来转头看去,却见天边正有两道遁光急速向着鬼泣峡冲来,而且看那样子似乎根本不曾有丝毫减速的打算,然后便越过了杨君山的头顶上空,直接冲进了鬼泣峡之中。

  哪怕是从鬼泣峡当中传来的各种诡异的叫声,此时都遮掩不住正在附近打熬肉身的,来自于各个浮空大陆修士们,充满惊讶和艳羡的惊呼声。

  而杨君山这个时候却是皱了皱眉头,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但哪怕是受到这里风流之中风行精华的影响,杨君山照样已经看得清楚,那两道遁光之中的修士不是别人,正是他之前刚刚降临黑风大陆的时候,那两位循着空间波动前来追踪杨君山的本土雷劫道人。

  杨君山甚至还记得两人的名字,一个是铁迅道人,而另外一位则称之为谢光道人。

  可问题是,他们二人这个时候赶来鬼泣峡做什么?

  杨君山本能的察觉到这二人的到来很有可能与自己有关,但他却可以肯定自己的行踪定然没有暴露,那么这两位黄庭又怎么会知晓他会来这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