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 离开

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 离开

  密密麻麻的割伤瞬间出现在他的手掌之上,就像是皮肉之上多出了无数张小嘴。

  然而杨君山的肉身却能够在第一时间自行蠕动挤压,使得他的双手看上去伤痕累累,可实际上却并未有多少鲜血渗出,可即便如此,这一双手此时看上去也足够让人感觉到恐怖了。

  这便是杨君山之前将溃散之后的天风柱仅剩的一点精华收敛起来之后所付出的代价!

  而就在杨君山将螺旋形的天风柱收入囊中的刹那,原本在整个仙境之中肆虐,带来的巨大风压戛然而止。

  原本在重压之下已经承受到了极限的众修,一瞬间压力尽去,非但没有让众人感到轻松,反而却是因为这两个极端的骤然变化,使得各自内腑震荡几至移位,刚刚闯进来的六七位道修尽数吐血摔倒。

  便是影风与聂昌两位仙君也是神色苍白,虽没有像其他道修那般吐血摔倒,但只要看两位仙君站在原地好一会儿不动,便晓得这两位内腑定然也受了不轻的伤势,不动正是为了争取时间调动体内仙元压制伤势恶化。

  而这个时候便凸显出了杨君山勤修《六腑锦》以及《五脏图录》,并臻至大成的重要性了!

  按理说杨君山距离天风柱更近,所承受的压力也远在其他九天世界本土修士之上,在天风柱被收起风压尽去的刹那,内腑所承受的震荡烈度还远在其他人之上。

  可此时的杨君山虽然看上去同样脸色苍白,腹内犹如翻江倒海,真元一时间接济不上,可实际上却并未受到太过严重的伤势,他只是站在原地深深吸了一口气,体内九仞真元快速转了一圈,便将内腑中的烦恶之意压下。

  此时仙藏之中诸位本土大神通者一时间都行动不便,这对于杨君山而言却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时机,然而不等他有所动作,仙藏之中再次传来空间动荡,而且这一次动荡的源头似乎还在增加!

  杨君山心中一凛,心中原本的一缕贪念顿时飞到了九霄云外,如果他再趁机离开的话,恐怕就要成为众矢之的了,纵使他浑身是铁又能打几根钉?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杨君山再不去想这仙藏之中尚有多少宝物未曾发觉,掉头便向着仙藏的空间出口处飞奔而去。

  仙藏的空间入口开启之后,修士会随机降临在仙藏秘境之中的各个方位,可要是想要出去,那么就只剩下一条通道了,这是杨君山在进入仙藏之后第一时间便已经确认了的,而且这条空间出口也并非是固定的,也正因为如此,随在他之后闯进来的两位本土仙君这才没有去出口处堵截。

  没有了天风柱引来的风压,杨君山在仙藏之中穿梭自如,很快便要接近空间出口通道,沿途虽也曾遭遇其他本土道修,可一来众人尚未知晓他的底细不愿生事,二来进入仙藏之后都忙着寻找里面的天材地宝,哪里还顾得着杨君山。

  可眼看着杨君山就要逃出仙藏,一声怒啸突然从身后传来:“天庭有令,诸修且拦住那域外偷渡之人,此人已经盗走了仙藏之中最为珍贵之物!”

  是聂昌仙君,在暂时压制住了内腑伤势的刹那,他便在第一时间察觉到杨君山要逃,于是连忙搬出天庭指令,而且还不忘以利诱之,滚滚雷音瞬间传遍了整个仙藏空间。

  聂昌仙君要拦截杨君山倒也并非全都是因为天庭指令,他说杨君山盗走仙藏之中最为珍贵之物倒也不算有错,杨君山或许不大明白,但聂昌仙君对于风行之宝天风柱的珍贵却是再清楚不过。

  哪怕此时谁都不知道仙藏秘境之中究竟有多少宝物,但聂昌仙君却几乎可以笃定,即便是有再珍贵的异宝,最多也只可能与天风柱半斤八两,他说此物乃是仙藏之中最为珍贵的宝物,却绝非是妄言。

  聂昌仙君之言果真便起了作用,当即便有两名距离杨君山较近的道修问询从不同的方向向着杨君山拦截而来。

  然而杨君山却是心中冷笑,只要不是两位仙君亲自出手拦截,其他道修他还真就不放在眼中!

  杨君山甚至连速度都不曾减缓半分,手持破天锏面对一位雷劫和一位黄庭的联手堵截,只管一头撞上前去。

  这两位本土道修大约也没有想到杨君山居然会如此生猛,不过在惊诧之余却也暗喜,对方既然这般鲁莽,显然是一个没头脑的,两人只需要远远的以法宝神通招呼,便能轻易将之重创,再不济也能将对方拦下。

  这两位不可避免的起了轻视之心,而正从后面急急追来的两位仙君对于杨君山的实力却是再清楚不过,眼瞅着二人如此应对,连忙大盛提醒道:“不可如此!”

  “快快全力出手!”

  然而那两位却仍旧充耳不闻,甚至觉得两位仙君是在太过小题大做。

  只是这稍稍的迟疑,那两位出手拦截杨君山的道修便是再想要做出反应也已经来不及了!

  杨君山急速冲来,破天锏挟着撼天道诀神通之力,一股脑的向着两位道修拦截而来的法宝撞去。

  一声震天巨响传来,两位道修当即色变,一股沛然莫可抵御的强横力道传来,两人的法宝当即被砸飞,那位雷劫境的道修甚至一口鲜血便跟着喷了出来,却是他的法宝已经被杨君山硬生生的砸断。

  而杨君山的速度甚至都不曾受到了丝毫影响,紧随之后便从两位道修之间冲了过去,随即身形便没入到了空间出口之中。

  两位追来的仙君大为失望,可却也来不及斥责两位吃了大亏的道修,尽管知晓任由对方冲出去之后,再想要抓到的可能便已经微乎其微,但因为有天庭诏令,又抱着一线希望,遁光闪烁之间已经消失在了空间出口通道之中。

  风穴之外,一道空间门户在虚空之中开启,杨君山的身形在门户之中一闪便已经重新出现在了鬼泣峡之中。

  然而就在杨君山出现的刹那,眼前便是灵光闪烁,一道摧残的灵光风刀便向着他当头斩来。

  杨君山几乎被吓了一跳,破天锏飞出几乎是下意识的格挡,随即一声闷响传来,那风刀在半空之中便被打爆,而在数十丈之外,一位本土道修脸上正不满惊惧之色,见得杨君山看过来,当即转身便向着鬼泣峡之外逃去。

  杨君山这才察觉到,原本充斥在鬼泣峡中的罡风不知何时已经削弱到了极低的程度,而仙藏开启所引发的空间波动,再加上许多本土高阶修士之间相互转告,此时正有不少修士正在向着鬼泣峡赶来,而杨君山刚刚出来的时候,便不巧正遇上了一位准备进入仙藏的道修。

  或许是因为杨君山刚刚从仙藏之中出来,那位本土道修以为杨君山身上定然有着从仙藏之中得来的宝贝,再加上杨君山刚刚从空间通道之中出来,猝不及防之下被偷袭,便极有可能杀人夺宝成功,却不料一脚踢在了铁板上,要不是杨君山现在同样顾着逃命,刚刚那道修哪里可能还有命在!

  身后已经有空间波动再次传来,杨君山知晓应当是两位仙君正在追出来,当下不敢有丝毫怠慢,左手掌摊开,内中的本源印记被引动,无形的空间波动从他的头顶上空传来,风起云涌之中,一道巨大的空间漩涡已经开始扭曲转动。

  杨君山循着左手掌之上的吸引力,整个人张开双臂腾空而起,向着头顶上空已经渐渐成型的空间漩涡处飞去。

  这时的杨君山极目远眺,却是突然发现脚下的黑风大陆四周正以鬼泣峡为中心,涌起巨大的黑风暴向着大陆的四周席卷而去。

  杨君山心中若有所思,而就在这个时候,仙藏之中的两位仙君一前一后追了出来,却正见到上空的空间漩涡中心突然张开一条通道,杨君山的身形投入到了通道之中,而就在此时,一道光芒突然从他的身上飞出,随即没入到了九天世界的虚空当中消失不见。

  影风仙君见状正要腾起遁光追去,却被旁边的聂昌仙君一把拉住:“不想死就别追上去,没有天帝的同意,你难道还能追到域外去?”

  影风仙君知晓自己刚刚有些莽撞,不由讪讪一笑,随即带着一丝调侃问道:“天帝不是号称世界之尊么,怎得非但让域外之人偷渡进来,甚至还任由其这般轻易离开?”

  聂昌仙君看了影风仙君一眼,目光之中嘲讽之意一闪而过,淡淡道:“此番域外入侵或许便是天帝最终跨入更高境界的契机,不知道你发现没有,刚刚那域外之人离开之时,有一样东西从他的身上被剥离出来了。”

  影风仙君立马多了一丝好奇,道:“的确是有一道光华,不知是何物?”

  聂昌仙君道:“如果聂某没有猜错的话,或许便是那些偷渡者从三绝仙尊身上得到的本源印记,正是凭借此物,他们才能够避开世界意志的排斥降临九天世界,找到并开启三绝仙藏,可那本源印记毕竟乃是九天世界之物,他不不曾激活引动也就罢了,如今既然已经引动,无论是天帝还是世界本源意志,又怎么可能让自身的本源再次流失?”

  影风仙君大为遗憾,道:“也就是说那个偷渡者在离开之后,今后怕是再无法重新潜回来了?”

  聂昌仙君一愣,道:“的确是如此,除非此人的身上还有三绝仙尊留下来的未曾被引动的本源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