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稀泥

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稀泥

  杨君山在赌,他赌此番围堵他的九天世界仙君不敢让浮空仙藏破碎。

  事实上他赌赢了!

  哪怕在杨君山摆脱了众修,开启了仙藏门户并闯入其中之后,屈目仙君仍旧无比憋屈的镇压着浮空仙藏表面的空间裂纹而寸步不离。

  无论是屈目仙君还是其他人,都知道浮空仙藏中的奇珍异宝数目繁多,且每一种宝物也不是俯首可拾,哪怕明知道宝物就在这仙藏空间之中,也需要修士一一找寻出来,所以就算杨君山这个域外偷渡者第一个闯进去,也不可能将里面的所有宝物都收个干净,顶天了拿个三五件而已,剩下的大头还是得留给九天世界的修士。

  只不过有了先手优势的域外偷渡者,往往会在仙藏秘境之中挑走最为珍贵的宝物,就譬如黑风仙藏中的天风柱,碧水仙藏中的三光神水,等等。

  杨君山抢先一步开启仙藏并进入其中,屈目仙君无法动弹,金楼仙君恼怒的暴吼一声,追在杨君山身后闯进了空间门户当中,其他修士见状也纷纷跟上,虽然看上去也是满脸同仇敌忾之色,但真正进入到仙藏内部之后要做什么,就说不准了。

  然而一旦进入仙藏秘境当中,彼此之间交手就要束手束脚,生怕出手过猛,到时候毁掉几件天材地宝是小,真要是将整个秘境空间都打坏了,那可就是同归于尽了。

  正因为如此,先前在黑风仙藏秘境当中,哪怕杨君山借助了天风柱之力,却也不能说在两位仙君以及数位本土道修的围攻之下能够那般轻易全身而退,这其中最大的原因便是众修投鼠忌器,生怕杨君山绝境之下拼命,打碎了仙藏空间拉着所有人陪葬。

  而如今在黄壤仙藏之中同样如此,更何况黄壤仙藏的秘境空间之前已经被打出了一条裂纹,即便有屈目仙君镇压,黄壤仙藏的秘境空间也要比其他仙藏秘境要脆弱的多,其他人便越发的不敢在秘境空间之中肆无忌惮的出手。

  金楼仙君之前恼怒暴吼的缘故便在于此,而并非只是杨君山打开了秘境空间闯入了仙藏之中。

  熟悉的空间之力过后,杨君山还是做出了和之前进入黑风仙藏一般无二的反应,那便是先鼓动内腑如同鲸吞一般深深的吸了一口弥漫在仙藏之中多年积蓄下来的天地本源之气。

  先前杨君山在九天世界之外遭遇张玥铭等众修围攻,之所以能够坚持那么长时间,一个重要的原因便是因为他在黑风仙藏之中吞入腹中的那一股本源之气,能够被源源不断的炼化之后补充消耗掉的九仞真元。

  之后他在重伤之下之所以能够在短时间内恢复,除了强横的锻体修为之外,也得益于那一股本源之气的支撑。

  要知道这还是在那一口本源之气更偏向于风行一脉的情况下。

  可现在被杨君山吞入腹中的这一口本源之气可是地地道道的土行一脉的本源之气,那么作用又会有多大?

  反正杨君山感觉在仙藏之中土行本源之气的沐浴之下,他原本强行施展空间神通而在肌肤上割裂的伤口已经在快速愈合,先前在域外被围攻所留下来的一些暗伤也在自行修复,他甚至觉得自己几乎马上就要恢复到刚刚进入九天世界时候的全盛状态。

  而且在这一股天地本源入腹的刹那,他便已经变了脸色,或许换做别人还无法从弥漫在秘境空间中的本源气息当中察觉到什么,但曾经有过亲身经历的杨君山,却是在第一时间便确认他察觉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也正是因为这一发现,让杨君山微微犹豫了一下,差一点就要临时改变原本制定的计划。

  可随即在秘境空间之中另外一处地方传来的空间波动却是让他一下清醒过来,按捺住心中的喜悦和激动,杨君山最终还是决定按照原来的计划行事。

  金楼仙君穿过空间通道,驱散了身周的空间波动,刚刚稳定了身形,便见到一道遁光在秘境空间的另外一头直奔中央的一座假山而去。

  而就在那座假山山顶上空,一颗足有小儿人头大小的不规则石块凌空悬浮。

  “不好!”

  金楼仙君大惊失色,甚至顾不得秘境空间的承受力,直接便要施展空间神通先行赶到秘境空间中央处的那座假山之下。

  然而金楼的仙君的速度已经够快,甚至已经将杨君山之前的先手优势挽回了不少,可终究还是棋差一招,那块浮空的石块被杨君山先一步所得。

  而此时金楼仙君距离杨君山不过十丈,如果出手的话,对面的杨君山甚至连躲闪的余地都没有。

  然而金楼仙君却仿佛心有所忌一般迟迟不敢下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手持那石块的杨君山冷笑着重新与他拉开了距离。

  “你究竟要怎样?”金楼仙君的脸色阴沉的几乎要滴出水来。

  杨君山将手中的浮空石晃了一晃,道:“仙君阁下想来很清楚这块石头被打碎,或者被收入空间法宝的后果,想来你也清楚整个浮空仙藏从半空当中掉下去之后是什么后果。“

  金楼仙君此时的脸色异常难看,几乎是咬着牙道:“整个仙藏秘境你都有能力打破,又何必用一块浮空石威胁老夫?”

  杨君山微微一笑,手托浮空石道:“手中多几道底牌总归不是坏事,老实说在下接触过的仙境修士也不止三两位,晓得仙君这样存在的手段简直防不胜防,所以在下才不得不小心谨慎。”

  金楼仙君冷笑道:“老夫也不可能任由你在这仙藏之中予取予求!”

  杨君山冷哼一声,道:“在下同样明白天庭里面的仙君也绝不止阁下等两位,仙君阁下也不必在这里拖延时间!”

  金楼仙君脸色一变,却见杨君山已经面带冷笑退走,他正欲追赶,神色间却闪过一丝犹豫,最终还是站在了原地。

  杨君山退走之后发现金楼仙君果然没有追来,事到如今,他的一切筹谋算计都可说占据了先手和上风,然而这种优势转化为他能够在仙藏秘境之中自行其是的时间却并没有多长,黄壤仙藏开启并出现裂纹的消息只会吸引更多的仙君前来,两位仙君奈何他杨君山不得,但当更多仙君到来,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杨君山所有的小聪明和小手段都完全上不得台面。

  所以,杨君山在仙藏之中能够停留的安全事件同样很短!

  而在这个时间段内,他首先也必须不惜一切代价要找到的,便是他刚刚进入仙藏当中的时候,从弥漫的精纯本源当中分辨出来的那一样熟悉的气息!

  这种熟悉的气息带给他的印象几乎是铭刻在骨髓当中,所以,只要它的气息出现,杨君山便能够笃定自己必定能够将它找出来。

  而就在杨君山的感知当中,那物距离他越来越近的时候,他却突然停下了脚步。

  在他的旁边是一条倒垂下来的石钟乳,杨君山在这条石钟乳上仔细看了一眼,然后伸手在上面一敲,这条石钟乳掉在地上摔碎,而他却俯下身去在碎块当中翻出了两块鸡蛋大小的土石块,居然是两块道韵石!

  这两块道韵石算是沿途的意外之喜,然而却丝毫不能分散杨君山对于那件至宝追逐的注意力。

  甚至他只是随手将这两块足以决定两件下品道器是否成型的关键宝物放进了储物戒当中,丝毫也看不出他有任何收获的喜悦之色。

  直到转入一片石林,原本在他的感知当中异常清晰的至宝气息突然变得混乱起来。

  杨君山微微愕然,这才发现之前自己太过注重对于至宝气息的感知,却是忽略了对于四周环境的掌控,眼前这一片石林居然是一座迷宫,而他却是事先没有丝毫察觉便一头撞了进来。

  毫无疑问,那件至宝应当便在这片石林迷宫当中,这才使得至宝的气息在石林不同通道的飘散过程当中变得散乱。

  迷宫,大约也算是阵法的一种!

  然而当杨君山发开神识试图破解路径的时候,却是脸色微微一变,连忙将神识重新收了回来。

  这座石林迷宫非但有一股力量能够做到对神识的干扰,甚至隐隐间还在吞噬着杨君山的神识力量。

  既然如此的话……

  杨君山伸出手掌向着身旁的一根石柱一按,然后整个手臂连同手掌便有规律的震颤起来。

  很快,随着他手掌的震颤,整根石柱也跟着震颤起来,而且很快波及到了石柱底部的地面,然后震颤的范围不断的扩大,第二根石柱、第三根、第四根……,直至整座石林连同地面一起以轻微却极高的频率震颤起来。

  突然,随着杨君山大喝一声,吐气开声之间,手掌在按着的石柱上突然用力一压,“咔嚓”一声,这根石柱浑身上下布满了龟裂。

  紧跟着碎裂的声音不断扩散,“咔嚓咔嚓”的声音在整座石林当中络绎不绝,直至最后一声碎裂声响起之后,整片石林突然彻底崩溃,趟落了一地碎石。

  整片石林被夷为平地,迷宫自然不复存在。

  而就在石林被毁的刹那,从这片石林原本占地的中央,有一座如同祭坛一般的石台从地面上升了起来。

  杨君山三步并作两步来到近前,却见一滩黄泥堆在石台的中央。

  杨君山见到此物先是微微一愕,然后一丝笑意慢慢在他嘴角浮现,慢慢的笑意扩散开来,他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息壤,土行一脉第一至宝,没错,就是它!

  可惊喜却远不止这一样!

  能够和稀泥的出了土之外还要有水,可能够让土行第一至宝和成一团稀泥的,那就只有水行至宝了!

  三光神水,或许不是水行第一至宝,但至少也是在品质上不低于天风柱的至宝。

  杨君山没想到澜瑄公主在碧水仙藏中得到三光神水之后,他还能在黄壤大陆得到此物,而且还是与息壤搅合成了一团稀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