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试探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试探

  杨沁瑜接到母亲通知匆匆赶到议事堂的时候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在进阶道境之后便被颜沁曦雪藏,至今为此,知晓此事之人在杨氏上下也不超过三五个。

  匆匆来到议事堂之外,杨沁瑜并未急着进去,他现在还不晓得是谁在议事堂之中,此时他的修为还不宜为太多人知晓。

  便听得议事堂之中,颜沁曦正在与一人对话,听着声音却像是九离。

  “她怎么说?”颜沁曦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

  九离答道:“她托我向嫂子你带话,说是沁琨和寒朵两个孩子如今在冰原上玩得正好,她又不忍与女儿分离之苦,看是否可以将两人的婚期延后几日?”

  议事堂中微微一静,片刻之后才听到颜沁曦的声音道:“恐怕还要麻烦九离妹子你前往冰原一趟传话,便与我那准亲家母说,一切照旧便是,其他无需担忧,两个孩子成婚之后,也可随时往来玉州和冰原之间。”

  议事堂中又是片刻的沉寂,紧跟着九离的声音响起,却是带着三分欢快,道:“哦,明白了,好的,嫂子放心便是,也无需和我客气,这话我一定带到。”

  颜沁曦温和的声音随即响起,道:“有劳妹子两地来回走动了。”

  待得九离告辞离开议事堂之后,杨沁瑜这才走了进去,却见得颜沁曦正坐在那里沉思。

  杨沁瑜笑道:“听着冰凰前辈话里话外的意思,像是在试探?”

  颜沁曦抬起头看了儿子一眼,笑道:“你是不是想说娘那样回复她就像是在向她暗示你爹安然无恙?”

  杨沁瑜笑道:“难道不是吗?”

  颜沁曦笑了笑没有回答,而是指了指身边桌子上的一枚玉符,道:“将这枚玉符送到曲武山,亲手交给你秀姑姑去。”

  杨沁瑜将玉符拿在手中,却发现这玉符上有秘符禁制,只有通信双方约定的方式才能够打开,其他人若是要强行探查里面内容,便会引得玉符自毁。

  杨沁瑜不由心中好奇,虽晓得此事必然隐秘,但还是忍不住问道:“娘,这里面是什么?”

  颜沁曦对于儿子的反应似乎早有所料,笑道:“娘也不跟你说,你只管送到曲武山便是,若是你秀姑姑愿意与你说你便听着,不跟你说你也莫要多问,这是你爹早就交代给你秀姑姑的事情。”

  杨沁瑜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言,悄然出了西山之后,隐了身形一路朝着曲武山飞遁而去。

  不多时,杨沁瑜在曲武山中降下了遁光,神情却是微微有些凝重。

  杨君秀带领一干妖修手下驻扎于曲武山中,将整条曲武山脉划作了其势力范围,虽说曲武山脉横贯瑜郡南部边境,地域广阔,可杨君秀对于这片山脉的掌控却是极严,在曲武山脉之中行走会经常性的遇到巡山的妖修。

  然而杨沁瑜进入曲武山脉之中,这一路行来也有数百里路,沿途却并未遇到一队巡山小妖,正在大感疑惑之时,一股不太好的预感随之开始在心中酝酿而起。

  将身形降落在山脉之中,微微沉吟了片刻之后,杨沁瑜周身一转,顿时化作一团黄光钻入地底之下。

  而与此同时,便在杨君秀的洞府之外,一层无形的阵法护罩将两位妖王隔绝在两侧,不过这两位看上去正在相互对峙的妖王,实际上彼此之间却并无丝毫紧张的气息碰撞,反倒是两人似乎正隔空低声商议着什么,不时的还有只言片语随风在山中飘荡。

  在杨君秀身后不远处,巴武手持石棍虎视眈眈,随时都有可能大打出手。

  倒是他旁边的巫硕却是一脸平静,双手负在背后,似乎笃定眼前两位妖王应当不会打起来一般。

  杨沁瑜小心翼翼的接近杨君秀洞府附近的时候,正巧听到两位妖王的交流似乎已经接近了尾声。

  “呵呵……”

  这个时候杨君秀对面的那位妖王突然发出了一声轻笑,笑声之中似乎别有意味。

  杨沁瑜藏身于地底之下,不晓得这发出笑声之人因何发笑。

  便听得那发出笑声的妖王开口道:“看来本君要先行离开了,在这里呆的太久了,怕不是要影响白虎君与杨家的关系。”

  杨君秀淡漠的声音随之传来,道:“无妨,纹虎君还有什么未尽之言,只管全部明说便是。”

  两人之间的谈话随之微微一顿,似乎是纹虎妖王没有想到杨君秀会做如此反应,然后才听得他道:“其实该说的本君大概都已经与白虎君说清楚了,总之白虎君明白本君与你是友非敌,鬼族才是我们虎族真正的生死之敌便是,而白虎君身具白虎血脉,便更是鬼族眼中钉肉中刺,必欲处之而后快,这些其实不用本君多言,听闻白虎君手下两只伥鬼个个出身不凡,白虎君大可以向他们询问便是。”

  说道杨君秀手下的两位伥鬼的时候,便是身具雷劫境修为的纹虎妖王目光之中也浮现羡慕之色。

  纹虎妖王的表情并未瞒过杨君秀,便听得杨君秀问道:“哦,怎么,难道虎族想要收几只伥鬼很难吗?”

  纹虎妖王微微一怔,苦笑道:“不是难,而是不敢,如今虎妖一族式微,又处处遭鬼族打压,想躲还来不及,又怎么敢主动向鬼族寻衅滋事?”

  杨君秀歪着脑袋看向对方,语气之中带着一丝揶揄,道:“我记得你刚刚说过,虎妖一族在妖族之中地位崇高,乃是曾经出过妖皇的大族?”

  纹虎妖王神色看上去异常复杂,道:“不错,而且当初我虎族的妖皇正是白虎血脉,只是如今虎族早已凋零,可正因为如此,你的身份才会越发的让人忌惮,一旦周天世界破碎并融入星空之中,鬼族之人必定闻讯赶来杀你。”

  杨君秀微微一笑,道:“看样子虎族也未必像纹虎君之前说的那样,能庇护得了我。”

  纹虎妖王闻言脸上尴尬之色一闪而过,沉声道:“可白虎君毕竟是我虎族之人,而那杨君山只是一个人罢了,更何况如今多方消息证实,这位有志于肉身成圣的黄庭道修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你的身份如今已经暴露,虎族或许庇护不了你,但却能够将你藏起来不被人发现,日后待得你修行有成,大可不必再忌惮那些鬼族修士。”

  杨君秀忽然道:“纹虎君此番来意既然已经解说清楚,就请纹虎君先行离开吧,本君便不送了。”

  “嘿!”

  纹虎妖王只留下一道莫名意味的叹息声,随即外面便安静了下来,显然是已经离开了。

  过了片刻,杨君秀的声音再次传来:“巫兄,巴武,此次劳烦你们两位了,还请去休息吧!”

  随后便听得巫硕和巴武的声音传来,紧跟着脚步声响起,直至消失不见。

  “出来吧,别在地下躲着了。”杨君秀的声音穿过地面直透杨沁瑜耳边。

  杨沁瑜从地下钻出来,正见到杨君秀看着他,而在她身后,包鱼儿和钟九向着他招了招手,算是打过招呼,之后便消失不见了。

  “秀姑姑,刚才那纹虎妖王是不是发现我了?”杨沁瑜憨笑道。

  杨君秀笑了笑,道:“你不是都听到了?”

  杨沁瑜摇头道:“没,就听到他叫你小心鬼族了。”

  杨君秀点了点头,也不做任何解释和说明,径直问道:“你怎么来了,你娘不是一直不想让你进阶道境的事情被其他人知道么?”

  杨沁瑜挠了挠后脑勺,道:“这次也没人知道,我娘是叫我悄悄来找你的。”

  杨君秀神色一凝,道:“什么事?”

  杨沁瑜将那枚秘符交给了杨君秀,却见她微微一愕,随即之间浮现出一点灵光,在那玉符之上点了几点,而后神识在内中一扫,那玉符便随即粉碎。

  杨君秀微微沉吟了片刻,道:“事情我已经明白,也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你不宜在此多做停留,这就离开向你娘复命吧。”

  杨沁瑜点了点头,他倒也没有询问究竟是何事,只是道:“那我走了啊!”

  见得杨沁瑜便要转身离开,杨君秀又叫住了他。

  杨沁瑜有些莫名的转过头来,却见杨君秀神色间略有踌躇,但还是道:“回去告知你娘,我决定要在最近渡劫冲击雷劫境,曲武山的事情我会安排好,应该出不了事情。”

  杨沁瑜闻言惊愕道:“现在?”

  杨君秀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道:“放心,姑姑很有把握的。”

  杨沁瑜神色微微犹疑,斟酌着问道:“姑,是不是那纹虎妖王跟你说了一些什么?不管您有什么顾虑,我想不论是我爹还是我娘我们兄妹,甚至整个杨家,都会鼎力支持你的。”

  杨君秀闻言顿时“咯咯”笑了起来,道:“你小小年纪摆出这么一副严肃的表情做什么?放心吧,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只要你爹那里安然无恙,你姑姑我便不会有危险,走吧走吧,别在这里呆着了,要是不小心让人看见,你娘留着你这张底牌可就要暴露了。”

  ----------

  仙宫南天门坊市。

  八宝道人如今已经很少出手,便是在南天门中现身的次数也是极为有限,如今的烘炉斋已经完全交由他的衣钵传人肖真人来打理。

  不过这一次肖真人却是忙里偷闲,决定去好友兼半个同门师弟的欧阳旭林那里探讨几个炼器过程当中发现的问题。

  欧阳旭林在投身西山杨氏之后,杨家便在南天门中开设了一家杨氏炼器堂的铺口,一直以来便是由欧阳旭林亲自坐镇。

  便在肖真人兴匆匆的来到杨氏炼器堂门口正要进去的时候,却正有一人急匆匆的从炼器堂内迎面走出,甚至于眼看就要一头撞上了肖真人。

  肖真人见状连忙侧身避开,见得那人从他身旁闪过,头也不回的混入坊市的人流当中,不由的神色微微一凝。

  奇怪,刚刚那人明明从他身边近距离走过,他却没能看清此人面容,显然那人是用了秘术手段模糊了他的真面目。

  然而远远的看其背影,肖真人却似乎感到有些熟悉。

  肖真人眉头微蹙,原本正要走进炼器堂的脚步却是微微一顿,而后神色间闪过一丝惊疑不定,随后却是缓缓的转过身来,原路向着烘炉斋方向返回去了。

  杨氏炼器堂之中,欧阳旭林并不知道好友肖真人来到门口的时候,却又突然转身离开。

  在他身前的桌案之上,却是有两倍清茶正有袅袅热气升起,显然就在不久之前,正有一人曾来拜访,并与他对坐品茗。

  “重建撼天宗?”

  欧阳旭林脸上的嘲讽之色一闪而过:“如果当初撼天宗但凡希望尚存,我与宁师兄又何必转头杨氏门下?”

  “况且既然我等已经投身杨氏门下,岂可再三心二意,还要吃里扒外?”

  欧阳旭林大为摇头,神色间尽是不屑之色。

  “更何况,张师兄啊张师兄,你如何便笃定杨兄定然已经身陨而死了呢?”

  欧阳旭林口中喃喃自语,却是伸手向着身前的桌案一推,那桌案离开原地之后,地面上却又一块布满了禁制纹路的木板打开,随后一只封灵盒从中飞出,落在一旁的桌案之上。

  只见欧阳旭林向着那封灵盒一指,上面原本贴着的一张封灵符顿时脱落,盒子慢慢打开,隐约间仿佛有两只松鼠拖着比身躯还要大的尾巴从里面窜了出来,耳边甚至仿佛还听见了两只松鼠嬉闹之时“吱吱”的叫声。

  待得盒子完全打开之后,却见在那盒中正有一双薄如蝉翼的银色手套,而此时这一双手套却是隐隐间有灵光浮现,一看便不同凡响。

  “这一双‘银空’虽然不是杨兄的本命法宝,但却也曾被他以本命真元孕养多年,两者之间必有感应,若当真是杨兄陨落,这一双法宝纵然不会品质跌落灵性大失,却也必然会有其他负面异象显现,可如今这一双法宝非但不曾有丝毫衰弱,反倒是一副灵性勃发的摸样,这哪里是有陨落之危,分明更像是法宝主人百尺竿头欲更进一步的表现!”

  缓缓的将封灵盒合上,并将封灵符重新贴好,欧阳旭林此时却是面现得意之色,眼前这一双法宝如今可不再是什么上品宝器,而是地地道道的下品道器,而成功将其品质进行提升的,正是欧阳旭林亲手所为。

  他欧阳旭林,如今可也是地地道道的炼器大宗师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