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大战

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大战

  杨君山从鬼王6禁手中得到的那一卷星图卷轴,其中记载的可不仅仅只是通往周天世界炎州地火渊狱空间通道的位置,这张星图之上还详细的记载了关于冥天星界、黑天星界和倚天星界的许多信息。天籁『小说WwW.『⒉

  通过卷轴之中记载的这三张星图,杨君山对于域外星界的分布以及鬼族势力的认知,都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

  冥天星界在星空大世界之中属于第六星界,同时也是鬼族势力在星空世界之中的大本营。

  而黑天星界则是第十三位面星界,鬼族势力在这处位面星界之中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几乎相当于鬼族传统的势力范围。

  而倚天星界却与前两座位面星界不同,倚天星界本身属于第十八座位面星界,在融入星空之前也是一座独立的位面世界,同时也孕育了独特的修真文明。

  可惜倚天星界最终却是没有能够抵挡得住域外势力的渗透和入侵,最终在位面世界崩溃融入星空世界之后,倚天星界的修真势力已经完全被域外势力所同化,最终被瓜分之后,归于域外各方势力之下。

  而如今的周天世界大约面临的便是倚天星界当初在崩溃之前所面临的状况,不过在杨君山看来,周天世界自身的修真文明可要比倚天星界当初的实力要强大的多,也坚韧的多,尽管域外势力百般渗透,可周天世界的本土修真文明非但没有被打压,反倒是越的壮大起来。

  从这一点上来说,便是杨君山自己也不得不承认,周天世界那位神秘的普元界主其实是功不可没的。

  因为倚天星界已经没有诞生于本土的修真势力存在,因此,整个倚天星界其实是鱼龙混杂,各方势力在星界之中犬牙交错,比较大的势力便有妖族太阳宫、朱雀星宿,巫族的祝融、后土部落,鬼族的几支隐秘势力等等,细细数来倒是与如今炎州地面上活跃的几支域外势力颇有渊源。

  除此之外,尚有许多其他势力的暗探、人手存在,特别是在倚天星界出现了通往周天世界的域外通道之后,这里的各方域外势力便显得越的复杂了。

  倚天星界大约分为七大星宫,之所以要说“大约”,是因为倚天星界内的星体、大6、浮空岛之类分布的极为零散,甚至可以说是支离破碎,所谓的七大星宫之间根本没有较为明显的界限。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据6禁在星图中的记载,大概便是因为在倚天星界融入星空的过程当中,各方势力因为争夺势力范围而大打出手,将倚天星界原本的位面世界打得支离破碎,在整座星界成型之后,倚天星界便不再存在有较大的星空载体,到处都是如同浮空岛一般的小块6地。

  也正因为如此,倚天星界虽然看上去并不大,可实际上却是有颇多偏远荒僻之地,便如七大星宫之一的金乌星宫,虽然在名义上隶属于妖族中的大势力“太阳宫”之下,可实际上太阳宫所掌控的也只是金乌星宫中较大且集中的几座星体和浮空大6,至于其他一些犄角旮旯之地,则聚集着一些散修势力,只需要按时向太阳宫进贡,太阳宫的妖修便也懒得去管。

  而通往周天世界地火渊狱的空间通道便是在金乌星宫下辖的一座荒凉星域之中,这座荒凉星域的名称便叫做焚天星域。

  在空间通道的秘密暴露之前,太阳宫虽然早知道那里有一位散仙坐镇一座被称为“焚天岛”的浮空岛屿清修,且向来对太阳宫甚为巴结,却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那位散修其实是周天世界焚天门的仙境老祖,受仙宫委派坐镇域外焚天岛,为的便是守护那条通往地火渊狱的空间通道。

  杨君山自从成就不灭之体出关之后,便扮作一位域外游历散修来到了金乌星宫,不过他却并未急着前往焚天星域,而是在太阳宫的一处分舵上缴了一大笔晶石,租下了距离焚天星域不愿的一座浮空岛,随后还在那浮空岛之上构建了阵法、楼阁,大有一副在此长期居住的架势,而实际上他却是在这里等人。

  杨君山倒也不虞他的身份被人识破,一来人族本就是一个极为宽泛的概念,并非是只有周天世界才存在“人”这么一个种族,就像是妖族之中还广泛的分布着金乌族、虎族、羽族、水族等等,域外势力当中,诸如释族、儒族、蛊族、魔族等等,当中也充斥着大量的人族,因此,杨君山虽然扮成一位人族修士,却也不虞会被其他域外势力所怀疑。

  第二么,杨君山此时早已形象大变。

  以他的锻体术修为,早在进阶不灭境之前,便已经能够通过骨骼肌肉的蠕动来变化形貌,只不过这种变化虽然能够改变他的形象,但却无法改变他自身气息,甚至还有可能会被大神通者直接看穿。

  不过当他的锻体术修炼至不灭境界之后,在异形换骨之后,别说连带着他自身的气息都在改变,怕不是金身仙之下的大神通者,都别想从他的身上看出丝毫易容的嫌疑。

  而就在杨君山在此粗略立下根基,并在接下来一段时间对几拨窥视此地的散修略施薄,在周围的大小势力以及散修当中立威之后,他所在的这座浮空岛周围便变得清静起来。

  如此大约又过得五六个月之后,这一日,突然有一辆华丽的大车在四只灵驹的拖曳之下向着浮空岛缓缓驶来,而原本一直以来封闭的浮空岛大阵也突然开启,那大车便在有心人的注意下降落在了浮空岛之上。

  “看样子像是天狐一族的天香车!”

  “这天香车便是在天狐一族中也没有几辆吧?”

  “没想到这位白桦道人居然是天狐一族的座上宾。”

  “我看倒像是入幕之宾,哈哈……”

  “天狐一族没落了吧,听说整个种族已经分成了七脉,托庇在了朱雀门下?”

  “也不算是没落吧,听说还是有一只七尾在呢!”

  “七尾?呵,元神仙而已!”

  ----------

  便在杨君山尚在域外筹谋该如何悄无声息的回返周天世界的时候,周天世界之中,因为杨君山陨落域外流言不断的酝酿和撩拨,终于有势力撑不住气向西山杨氏率先出手试探了。

  就在杨君秀离开曲武山寻觅隐秘之地渡雷劫后不久,此前盘踞在琅郡的魔族与修罗族的联合势力“魔域血都”突然进攻被杨氏掌控了大半的怀瑜县。

  尽管事先杨氏已经吩咐驻守边境的修士提高警惕,但此番“魔域血都”来势汹汹,两位驻守怀瑜县的真人境修士战死,其中一位还是杨氏“沁”字辈的弟子,此外尚有数十位武人境修士陨落,整个怀瑜县全部沦陷,落入魔域血都势力之手。

  生还的人族修士纷纷退至晨瑜县境内,与前来接应的晨瑜县修士汇合,准备应对魔域血都的进一步入侵。

  “魔域血都”突然难,瞬间便吸引了整个玉州的域外内势力的注意,同时也令整个玉州的局势瞬间变得紧张起来,各地的传讯密符、传音飞剑、通灵鸟之类在玉州上空往来也变得越的密集起来。

  “玉州各家宗门是怎么说的?”

  议事堂中,颜沁曦一副波澜不惊的神色却是令杨氏其他族人心中大定。

  听得大嫂询问,杨君平开口道:“目前只有潭玺派传来消息询问家族是否需要帮助,他们已经准备派遣一队修士,一旦家族同意,便会由一位太罡真人和两位玄罡境真人带队,前往晨瑜县与我等汇合,协助我等对抗魔域血都,不过潭玺派也坦言,他们的道境老祖还需坐镇玺郡,恐怕是无法出手了。”

  颜沁曦点了点头,道:“还有呢?其他宗门什么反应,特别是西南和东南?”

  杨君平答道:“玉霄派和玉剑门尚未见答复,估计是观望居多,而且我觉得魔域血都此番可以毫无顾忌的出手,怕不是也已经笃定这两派无法腾出手来,如此说来,凉玉山脉中怕是有变。”

  “天狼门那边倒还算安静,不过也不能放松警惕,可惜虎妞居然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离开,否则的话,天狼门那边完全可以不放在心上。”

  “西南边开灵派在紫苑道祖掌控之下,紫苑道祖与我哥交情莫逆,倒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灵溢宗么,堂堂修炼界顶尖宗门,想来也不会助攻域外势力吧?”

  颜沁曦目光一闪,道:“灵溢宗的事情先不说,西面的流火谷怎么说?”

  “流火谷……”

  杨君平神色间闪过一丝迟疑。

  颜沁曦凝声道:“怎么?但说无妨!”

  杨君平沉声道:“流火谷吸纳了金乌派的部分传承底蕴之后实力大增,这些年扩张的厉害,桃柳宗和紫阳派只能苟延残喘,七阳道人倒是已经传来消息,说是愿助家族一臂之力抵抗魔族入侵,可他们却要求家族势力从岳瑶县退出作为条件。”

  “哼!”

  颜沁曦冷哼一声,猛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道:“所有人的人都在试探和观望,真当杨家已经穷途末路了吗?”

  两日之后,颜沁曦亲率二十位真人境修士,会同杨君昊、宁斌、周毅等道境老祖前往晨瑜县,西山之上留下杨君琪坐镇。

  一日之后,在晨瑜县与怀瑜县交界之处,西山杨氏与魔域血都进行了实质意义上的一次遭遇战,然而大战的结果却令关注这场冲突的各方势力大吃一惊。

  杨氏大获全胜,毙伤魔域血都修为在真魔境以上魔修和修罗过十位,另有一位魔尊被击伤,一位修罗道祖被急退,魔域血都的攻势在两县交界之处被生生遏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