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缘由

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缘由

  “大祸临头?什么大祸临头?”

  铁鹰妖王说了一大窜,杨君秀的全部注意力却只放在了这四个字上面。

  铁鹰妖王这个时候哪里还不清楚他说漏了嘴,面对杨君秀的质问只能讪讪不语。

  “什么大祸临头,杨氏如今怎样了?”

  杨君秀猛然转过头来又问向纹虎妖王。

  而此时的杨君秀浑身上下煞气蒸腾,大有一言不合便要翻脸动手的架势。

  纹虎妖王见状连忙站起身来,小心劝道:“秀妖王不要误会,杨氏无忧,杨氏无忧!“

  见得杨君秀杀气腾腾的气势稍稍缓解,纹虎妖王心中这才稍稍安定,而另外一旁同为雷劫妖尊的铁鹰妖王却是满脸惊骇之色,被杨君秀一瞬间所爆发出来的煞气惊呆了。

  纹虎妖王不由暗怪铁鹰妖王自作自受,明明知道杨君秀乃是白虎血裔还敢招惹,难道他不知道白虎煞乃是世间诸煞第一?

  不过纹虎妖王心中却也暗自惊异,杨君秀刚刚度过雷劫数月,尚未从雷劫后的虚弱期完全恢复,便已经能够凭借其实完全压制铁鹰妖王,这要是等她修为实力恢复到了全盛时期,实力又该达到何等程度?

  听得杨氏无忧的时候,杨君秀心中的恼怒已经去了一半,但对于纹虎妖王与铁鹰妖王的隐瞒却仍旧耿耿于怀,更何况此番她本就是遭了这两位妖王的算计。

  但杨君秀却也明白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她现在翻脸也是无用,反而凭白再竖两位强敌,索性强忍着心中的愤怒,沉声道:“到底怎么回事儿,还请两位直言相告。”

  铁鹰妖王一脸愤然之色,他一进阶雷劫境多年的资深妖王却被一位刚刚渡过雷劫的妖王压制,这般面皮丢得实在太大,自然不愿多言。

  纹虎妖王见状,无奈之下只得将此前从玉州传来的杨氏与魔域血都的怀瑜县大战,以及流火谷和杨氏在佳瑜县和岳瑶县的冲突,同杨君秀详细讲述了一遍。

  末了,纹虎妖王才道:“我们没有将这些消息告知秀妖王你,一来是因为你当时刚刚渡劫成功,正是最为虚弱的时候,即便是去了又能济得甚事?之后我们得知杨氏在魔域血都的进攻之下,非但没有崩溃,反倒是与魔、罗两族打得有声有色,于是便更加觉得不用打扰你了;到最后,连西山杨氏另有一尊黄庭道祖坐镇,七阳道人从西山谈判归来,于中途被人一巴掌拍死的事情都发生了,自然就更没有理由打扰你了。”

  见得杨君秀这一次终于安静了下来,纹虎妖王这才又小心劝道:“既然杨氏如今已经脱险,不如秀妖王便在这凉玉山脉多停留些日子,等修为实力彻底恢复再计较其他,如何?”

  杨君秀朝着纹虎妖王勉强一笑,道:“纹虎兄的好意君秀心领了,正是因为先前杨氏在危机时刻君秀没有能够及时援手,这才要尽快赶回去,可能两位妖王都无法理解,但对于君秀而言,君秀从一只小虎崽成长至今,便是得义兄一家的养育,义兄如父啊!既是如此,义兄要守护的东西,自然也就是君秀所要守护的东西。今日谢过两位妖王的多日盛情款待,告辞!”

  杨君秀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纹虎妖王的洞府,只留下纹虎与铁鹰两位妖王一时间面面相觑。

  过了片额之后,铁鹰妖王才缓缓道:“就这样让他走了?”

  纹虎妖王双手一摊,苦笑道:“那还能怎么办?难不成还要跟她打一架?”

  铁鹰妖王闻言脸上顿时多了三分丧气,道:“就算是真要打,你我也未必是她的对手。”

  “是呀,嘿,白虎血脉!”纹虎妖王道。

  铁鹰妖王迟疑道:“如果说以前她身具白虎血脉的秘密不为人所知也就罢了,然则如今这个秘密已然暴露,这样就放他离开,会不会有危险?”

  纹虎妖王沉吟了一下,道:“短时间内应当没有危险,想来你那里也已经收到了消息,此番周天世界各方偷渡第二十七位面世界,除了杨君山没能回来闹得沸沸扬扬之外,事实上还有几人也到现在没能回归,而这其中便有如今鬼族在周天世界旗帜一般的人物平等王血裔陆禁!”

  铁鹰妖王惊道:“那陆禁果真没有回来?我还以为这只是个谣言,毕竟若论藏形匿迹那鬼修可当真是无出其右。”

  纹虎妖王点头道:“八九不离十了,如果没有陆禁的话,你觉得以如今秀妖王的实力,还有哪位鬼修能伤害到秀妖王?”

  铁鹰妖王不由的点了点头,但他马上又想到了什么,补充道:“这也只是暂时,要是鬼族再派其他嫡传血裔进来,又或者周天世界融入星空,鬼族恐怕第一时间会找上门来除掉拥有白虎血脉的秀妖王,而且有消息说,此番统领鬼修准备在周天世界化作周天星界之后便入侵其中的乃是鬼族新晋的金身鬼仙钟馗?”

  “你说的不错,”纹虎妖王先是赞同了一句,紧跟着又道:“而且秀妖王手下的一位伥鬼应当便是出身钟家,说不定还是这钟馗的嫡脉血裔。”

  “这可如何是好?”铁鹰妖王大惊失色。

  纹虎妖王笑了笑,道:“其实本尊反倒不太担心这件事情,若是换了其他鬼仙主持此人,说不得你我便是用一些强制手段,也要想办法将秀妖王隐藏起来,可是钟馗此人嘛,那事情就说不定还会有转机了。”

  说罢,不用铁鹰妖王追问,纹虎妖王便先开口问道:“你可还记得当年最后一位白虎仙尊被杀之事?”

  铁鹰妖王目光一黯,道:“如何不记得?白风妖仙为人所算,身受重伤之后又被鬼仙崔珏等人围攻所擒,那崔珏原本想要通过擒杀白风妖仙来提升自己在鬼族之中的名气和地位,于是便想了一出‘崔珏断虎’的把戏,却不料白风妖仙刚烈,哪怕在身受重伤一身仙元被禁锢的情况下,仍旧坚贞不屈,宁愿头撞石阶而死,可恨那鬼仙崔珏却以此沾沾自喜,听闻此鬼还以此功得阎罗天子嘉奖,在鬼族之内得授了一个判官之位,当真令人气煞。”

  纹虎妖王却道:“你只是其一不知其二,那崔珏虽说得了‘判官’之位,在鬼族之中位高权重,大有鬼祖之下第一仙的架势,可实际上他却是为他人做了嫁衣裳。”

  铁鹰妖王闻言面露惊讶之色,连忙道:“噢?这却是为何?”

  纹虎妖王解释道:“那崔珏将白风仙尊擒而不杀,其实不仅是为了彰显其功绩,更为重要的却是为了白风仙尊的本命白虎煞气!”

  “本命白虎煞?”铁鹰妖王若有所思。

  “不错,”纹虎妖王继续道:“那崔珏的真实意图其实是想要借助白风仙尊的本命白虎煞冲击金身鬼仙!与什么‘判官’职位,名声地位相比,毕竟只有真正的修为和实力才是根本。而且崔珏若是能够以本命白虎煞成就金身鬼仙,其本身便会对鬼修带有天生的震慑以及压制,日后稍加修炼,恐怕便是在十大鬼祖当中,也是仅次于阎罗天子和秦广王的存在。”

  “咝——,那倒是,可崔珏并未成就金身鬼仙,反倒是——”铁鹰妖王道。

  “不错,崔珏机关算尽,可惜白风仙尊早已看穿了他的图谋,在自觉逃生无望后,宁可将一身精纯的本命白虎煞注入到了一位被他随手所擒又放生的鬼修体内,随后力竭被擒便头触石阶而死,而崔珏却最终只落得一个擒杀白虎仙尊的名号和‘判官’的职位。”

  “另外一位鬼仙?”铁鹰妖王一惊,道:“可是那钟馗?”

  纹虎妖王大笑道:“可不就是钟馗!为此,这崔珏与那钟馗几乎形同仇敌,可惜那钟馗炼化了白虎煞气之后实力大增,崔珏根本不是钟馗的对手,后来钟馗更是成就金身鬼仙,位比十大鬼祖一般的人物,此事那崔珏自然是连提都不敢再提了,甚至那阎罗天子也爱凑个热闹,偏偏就册封了那钟馗‘监察鬼族’的职务,甚至还有临机专断之权,大大的分了‘判官’的职权,这一下两位鬼仙便算是又对上了。”

  铁鹰妖王抚掌大笑,道:“哈哈,痛快,想必那崔珏要气疯了吧?”

  纹虎妖王笑了笑,却又叹道:“气没气疯本尊不知道,那是鬼族自家内部的事情,但那钟馗却是欠了白风仙尊一个大大的因果,希望到时候能够因此而对秀妖王这位白风仙尊的后裔网开一面吧!”

  铁鹰妖王不满道:“要怪就应当怪那杨君山,若非是他一直将秀妖王的血脉身份保护的严严实实,让我等遵照白风仙尊的遗嘱,却始终无法找到他当初以大神通留在周天世界的一脉传承,事情又何必到了今天这般地步?”

  纹虎妖王闻言却摇头道:“本尊却不这样看,事实上那杨君山能够将秀妖王的身份一直保护到现在才泄露,已经是难能可贵了,而这也说明那杨君山是在真心实意的保护秀妖王,铁鹰兄,如果换成是你我当初一早便能找到秀妖王,能够做得比那杨君山更好么?”

  “哼哼,”铁鹰妖王神色不虞,却又说不出反驳的话来,于是转而岔开了话题道:“也怪当初白风妖仙留下的遗嘱说的不清楚,秀妖王的修炼年限与白风妖仙所说的传承者分明对不上嘛,谁晓得秀妖王居然是那个传承者的女儿,而那个真正的传承者连灵妖境都没有踏入就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