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身死

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身死

  谁都没有想到,在周天世界诸位仙尊联手围攻杨君山的局面之下,忽然会有人突然反水,攻击毫无防备的九驷仙尊!

  杨桦仙尊骤然发难,而且一出手便是全力施为!

  兔起鹘落之下,别说是其他仙尊来不及阻止,就算是九驷仙尊前一刻全部的注意力也都在杨君山身上,哪里料到一位新晋的仙尊居然会对他出手?

  然而更令所有仙尊心神巨震的是,杨桦仙尊所施展的神通!

  当九驷仙尊仓促出手抵挡杨桦仙尊偷袭之时,那团紫气忽然爆开,将九驷仙尊完全吞没了进去。

  先天混元气,那杨桦仙尊所施展的赫然便是与杨君山一模一样的仙术神通先天混元气!

  “杨桦,杨桦?老夫明白了,你便是当初坐镇西山杨氏的那位神秘黄庭修士!”

  翡翠仙尊忽然指着杨桦仙尊大声道:“你居然也进阶了仙境!”

  翡翠仙尊话音刚落,便听得吞没了九驷仙尊的紫雾之中忽然发出一声惨呼,随即便有一缕刀芒从紫雾团之中透出,从中切开了一条通道,一道遁光从中踉跄而出。

  杨桦仙尊冷笑一声,手中忽然多出一根木杖,兜头便要向着遁光之中的九驷仙尊打出。

  却不料忽而有一道赤虹在虚空之中划过,中途截住了杨桦仙尊,正是金乌帝婴!

  杨桦仙尊神色微变,连忙与金乌帝婴拉开了距离。

  他作为杨君山的身外化身,本体又是万年白桦灵木,自然不受寻常火焰克制,但这却决然不包括太阳真火这等顶尖的仙阶火种。

  而就在金乌帝婴的背后,九驷仙尊却是惨嚎道:“啊——,先天混元气,是先天混元气!”

  九驷仙尊的惨叫声传来,非但是金乌帝婴神色一变,参与围攻杨君山的众多仙尊一时间脸上神色也都不大好看。

  有心思敏锐的仙尊看向杨桦仙尊的目光已经变得有些吃惊和诡异。

  翡翠仙尊指着正在与金乌帝婴相互对峙,相互试探的杨桦仙尊,不可思议道:“你居然是一尊身外化身,你是杨君山的身外化身!仙境的身外化身!”

  能够拥有一尊身外化身便已经令人羡慕非常了,更何况还是一尊修为居然达到了仙境的身外化身!

  而这也正是令所有人难以置信的地方,那杨君山是如何能够将一尊身外化身的修为提升到了仙境级别的?

  然而直到这个时候,吕眉仙尊才有些疑惑的问道:“刚刚那杨桦仙尊投掷进去的东西是什么?”

  吕眉仙尊这话问的不是别人,正是躲在远处一直划水的白羽仙尊。

  白羽仙尊闻言额头也是微皱,面带回想之色,有些不大确定道:“似乎像是一座石碑,而且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却听得“嗡——”的一声闷响先从紫气屏障之中传来,紧跟着一声颤鸣之声忽然从众仙尊头顶上空的昊天镜之中响起。

  两道声音一前一后响起,就像是相互之间正在争鸣一般。

  众仙尊抬头看去时,却见高挂在虚空当中的昊天镜此时镜面的光芒忽然间变得明灭不定起来,震颤的镜面看上去仿佛想要从高悬的虚空之中脱离并降落下来。

  这个时候,白羽仙尊忽然惊道:“不好,我们先与吕眉他们联手应变。”

  白羽仙尊已经来不及多做解释,因为之前他们作为逍遥仙一派的几位仙尊游离战场的缘故,却是有余暇能够较为全面的俯瞰全局。

  因而,白羽仙尊对于战局有着比吕眉仙尊更为清晰的认识,当那位杨桦仙尊突然出现,配合着杨君山忽然以五雷正法神通不分敌我的乱轰一气,并趁机偷袭重创九驷仙尊之后,此时围攻杨君山的节奏早已被打乱。

  与吕眉仙尊一般,白羽仙尊同样是早已料到杨君山不会轻易放弃,但他显然没有想到杨君山的底牌会是一位身外化身,而现在毫无疑问便是杨君山冲击位面屏障的最佳时机。

  也就在白羽仙尊与吕眉仙尊联手,逍遥仙与宗派仙如临大敌之时,却又有“咚——”的一声闷响,忽然从紫气屏障之中传来。

  这一声闷响就仿佛一下子敲在了所有仙尊的心头之上,震得所有人都感觉血气上涌。

  而这个时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已经被这一声闷响所吸引,却丝毫没有察觉到,原本高挂在葬天墟隔天网附近的昊天镜,此时已经垂的极低了!

  忽然之间,原本在众多仙尊围攻之下都丝毫没能打破的紫气屏障打开,一条巨大的胳膊从中伸出,一下子跨越了虚空拉近了与九驷仙尊的距离。

  而直到这个时候,众仙尊这才看清楚那巨臂的手掌之中居然还握着一根巨大的石锏。

  破天锏?

  不对!

  这根破天锏看上去似乎与往常有些不同,不但长度比寻常而言多了一截,甚至在形状上也发生了改变,锏身的顶端突兀加宽加厚,看上去就像是多了一个方形的锤头。

  然而当所有仙尊刚刚看清楚破天锏在形状上发生的改变时,却又忽然被九驷仙尊发出的一声绝望的惨叫声给吸引了去。

  “不——”

  九驷仙尊之前被杨桦仙尊以“先天混元气”神通偷袭,虽然他最终也以本命仙术神通硬憾逃得性命,可实际上自身却已经被重创,在“先天混元气”的腐蚀之下,九驷仙尊一身仙元已经被耗掉了八成,实力早已到了强弩之末。

  杨君山这一锏砸下,正好便在九驷仙尊最为脆弱之时,而与此同时,其余仙尊也因为刚刚杨君山忽然间以五雷正法的大范围狂轰乱战而来不及增援。

  当然,更为确切的来说,作为投靠在界主手下的卧底,九驷仙尊本身的立场,事实上是被逍遥仙与宗派仙两方共同孤立的,除了同样表明立场的金乌帝婴之外,其他人恐怕就算是有机会援手也未必会去做。

  而当金乌帝婴又被杨桦仙尊暂时牵制之后,杨君山这个精心布下的杀局便再次得逞了。

  九驷仙尊祭起了本命法宝,那银刀哪怕此时已然受损,却也是一件中品道器,却直接被破天锏在砸落的过程当中击碎。

  九驷仙尊目眦尽裂,张口喷出一口鲜血,他已经竭力想要去躲闪,奈何那从天而降的破天锏此时却仿佛拥有一种奇怪的力量,封锁了九驷仙尊前后左右上下的所有空间,让他避无可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额头迎向了石锏的顶端。

  而在九驷仙尊最后的意识泯灭之前,他仿佛看到了一头猛虎高傲的将一只爪子向着他的头上按下。

  “啪——”

  就像是一颗被拍碎了的烂西瓜,红的白的飞溅的到处都是。

  然而这还不算完,一位元神仙境的存在不会那么容易死掉,可杨君山的手段同样不止于此。

  一缕紫气从破天锏之中渗出,沿着被击碎的头颅钻入九驷仙尊的身躯之内游走了一圈,待得这一丝紫气消磨殆尽的时候,九驷仙尊的尸体也跟着彻底灰飞烟灭。

  而与此同时,眼瞅着就要从虚空当中掉落下来的昊天镜也发出一声轻颤,紧跟着镜面光芒忽而一闪,就像是一盏油灯的火苗忽然有一朵火花爆开,在九驷仙尊魂飞魄散的同时,昊天镜中藏有的一缕九驷仙尊的仙灵也随之陨灭。

  如若昊天镜高悬于凌霄殿虚空,此时整个周天世界恐怕都会因为九驷仙尊的陨落而出发天地异象,然而此时却也仅仅只是让昊天镜这面仙器的镜光闪动了一下而已。

  一位实力在仙宫之中位居中上的仙尊就此被打得灰飞烟灭,这等活生生的视觉冲击带给在场所有仙尊巨大的心理震撼,哪怕那九驷仙尊与他们并非是一路人也是一样。

  要知道,在此之前,杨君山虽然曾连续重创三位仙尊,将他们打得重伤昏迷,可以说想要杀人几乎便在翻手之间,然而杨君山却始终都不曾下杀手。

  也正是因为如此,哪怕是吕眉仙尊等人全力阻止并试图将他镇压,但却也始终不忘劝解,承诺一旦杨君山放弃打破位面屏障成就金身仙,众仙尊便不再围攻于他。

  可现在杨君山痛下杀手,虽然所杀之人本就与他结着死仇,而且早已与其他仙尊分道扬镳,但也颇有兔死狐悲之感。

  然而仙尊之中真正有实力的存在,诸如吕眉、白羽以及金乌帝婴,却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杨君山手中的那一柄形状大变的破天锏之上。

  这种改变意味着什么,上品道器么?

  可如今在葬天墟之中的上品道器便不下三四件,却也不曾见得有哪一件能够引起昊天镜的共鸣。

  没错!

  昊天镜突发异象,异动频频,便是从杨桦仙尊进入葬天墟之后,向着杨君山投掷一物出去之后开始的。

  于是一个让人难以置信,却绝对合乎情理的念头便从众仙尊心中浮现了出来:那破天锏难道已经是一件仙器?

  只有仙器才能够引起同为仙器的昊天镜的共鸣!

  可问题是,原本只是中品道器的破天锏,怎么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一举跨过上品道器的门槛,直接成就一件仙器的呢?

  那杨桦仙尊当时带进葬天墟之物究竟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