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破天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破天

  葬天墟之外的周天世界已然天下大乱!

  而起因便是因为从仙宫之中飞出的那二三十道流光。

  在仙宫之中大部分的仙尊都被吸引到葬天墟中来,铜须和展域两位仙尊重伤之下又无力镇压的情况下,围绕着散落在周天世界各地的那二三十道流光的争夺,整个周天世界完全陷入到了一片腥风血雨当中。

  然而诸位仙尊却并不晓得葬天墟之外发生的一切,而此时真正将他们的心神牢牢吸引的,却是杨君山手中那一柄形状大变的破天锏!

  便在众位仙尊还沉浸在九驷仙尊如此轻而易举被打死,破天锏与昊天镜争鸣的震撼当中的时候,虚空之中再次有熟悉的波动传来,勉强已经恢复了行动的展域仙尊冲进了葬天墟之中,甚至没有来得及看清楚里面发生了什么,便已经大神喊道:“镇仙碑被推倒,诸仙传承、法宝落入修炼界散逸各处——”

  展域仙尊话音未落,昊天镜忽然陡转,一道镜光垂下,将展域仙尊照在了原地。

  众仙尊在惊讶之余,却正看到展域仙尊在昊天镜光的照耀之下一动不动的悬于半空之中,他脸上原本惊诧的表情纤毫毕现,完全僵在了脸上。

  一股寒气从众位仙尊的心头涌起!

  这不是昊天镜神威如狱,而是昊天镜先引动了展域仙尊纳入其中的一缕纯阳真灵,而后展域仙尊便在昊天镜的照耀之下无力反抗!

  而后昊天镜镜光突然收敛,展域仙尊身上却紧跟着却有一股仙元威势爆发出来。

  可见在被昊天镜光定身之后,展域仙尊本能的已经在抵抗,然而结果却是令人叹息。

  界主或许不能够仅仅通过一缕纯阳真灵便决定一位仙尊的生死,但想要杀这样的一位仙尊,对于界主而言很显然并不太难。

  展域仙尊已经在收敛自身的气息,然而神色间仍旧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

  这个时候众仙尊忽然间回想起展域仙尊刚刚说的话,他说什么来着,镇仙碑被人推倒了?

  吕眉、白羽、巨木等几位活的岁月最为长久的仙尊,仿佛忽然有什么尘封的模糊记忆被唤醒了起来,纷纷将目光投向了紫气屏障之内。

  “镇仙碑是被谁推倒的?”吕眉仙尊厉声喝问。

  展域仙尊还沉浸在刚刚被昊天镜定身的余悸之中,猛然间被吕眉仙尊喝问,顿时又激灵灵打了一个冷颤,这才反应过来,目光在葬天墟之中一扫便落在了杨桦仙尊的身上,伸手一指道:“是,是他!”

  “镇仙碑居然是破天锏的一部分,这么说破天锏应当就是当初九仞道祖登仙之时被打断的才对,只是我等为何都不知道?”白羽仙尊沉声道。

  到了这个时候,白羽仙尊等人自然能够猜到缘由。

  巨木仙尊忽然幽幽的开口道:“与九仞道祖同时代,乃至于在他之前登仙的仙尊,如今还有几个?”

  没来由的,无论是吕眉仙尊还是白羽仙尊,从心底都透出了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再加上刚刚展域仙尊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昊天镜定身,这种感觉便来得更加深彻。

  当初九仞道祖登仙,天宫众仙出于各种原因出手阻止,却被九仞道祖大杀特杀,天宫势力就算元气大伤,连天宫原本在葬天墟中的驻地都被击毁,而不得不另起炉灶建立仙宫,但原天宫中的仙尊也不可能全军覆灭,可事实却是在之后千百年间,这些曾经经历了九仞道祖登仙之战的仙尊却是陆续凋零,或者神秘失踪,至今下落不明。

  如今活跃在仙宫之中的仙境存在,便是以吕眉、白羽、巨木等老资格仙尊为首,成仙也都在九仞道祖之后。

  长久的时间足以让一切变得模糊,悠远的寿命也能够麻痹仙人的敏锐。

  如若不是镇仙碑被推倒,吕眉仙尊等人或许还不会惊觉原来危险始终都潜伏在他们身边。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异常的波动忽然间从杨君山以“先天混元气”神通构筑的紫气屏障之中传来。

  众仙尊再次转首看去的时候,却愕然发现原本看上去完美无瑕的紫气屏障忽然间由内向外开始崩塌,而后一环紫气的波浪开始向外扩张,逼得大部分仙尊纷纷向后退却,即便是选择屹立原地的,一时间也在先天混元气的冲击之下手忙脚乱,难以察觉到原本在紫气屏障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杨君山这突然间的爆发再次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在先天混元气的冲击之下,至少在短时间内不可能有人会冲到他身边来阻止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而被先天混元气逼退到极远之处的仙尊,这个时候却能够远远的看到,在法天象地神通加持之下的杨君山变成了一个身高超过了十丈的巨人,而此时却是完全拉开了架势,左手持破天锏,而右手紧握山君玺,却是极为从容的做出了一个蓄力的架势。

  而后便见得巨人的右臂猛然间挥出,巨大的臂膀在挥动的过程当中搅起巨大的风啸,连带着虚空都随之动荡。

  山君玺脱手而出,瞬时间便如同天外流星一般,在虚空之中划开一道由下而上的火光,直击高悬在虚空之中的昊天镜。

  而与此同时,杨君山临空虚踏,整个人有如踩着无形的台阶,飞快的随着山君玺飞掷而出的方向奔去,而原本我再左手之中的破天锏却不知何时又换到了右手,而且因为他飞窜而起的速度实在太快,以至于巨大的风压在他的身后形成了一道巨大的气浪。

  “这是要破碎虚空了呀!”

  不知道哪一位仙尊的神念忽然传来。

  而后便见得一道流星光华直接撞入到了镶嵌在虚空当中的昊天镜镜光之中。

  “当啷啷啷——”

  一声悠远而清脆的长鸣声当中,高悬在虚空之中的昊天镜先是狠狠一晃,紧跟着整个镜面便被撞得向后翻转起来,看上去倒是与之前在炎州之时,受朱陵光与帝婴的那一击相似。

  只不过当初昊天镜是在两大妖仙打破位面屏障的情况下,才出现封堵破碎的虚空通道。

  而现在却是不等杨君山撕裂隔天网,昊天镜便已经先一步拦在了他的身前。

  杨君山这蓄力一击,虽然撞翻了昊天镜,可事实上却是对隔天网并未造成半点损伤。

  而山君玺却被昊天镜反震,反而以更快的速度向着杨君山冲过来的方向倒射而回。

  不管怎么说,山君玺的品质到底只是一件上品道器而已,而昊天镜本身却是一件中品仙器,更是周天世界的本源仙器,仅仅只是凭借着本能的反击,便足以击败在杨君山驾驭之下的山君玺。

  然而杨君山这一击原本也没想着能够击败周天世界的本源仙器,他真正的用意其实是想要摆脱昊天镜对他的锁定,这样便意味着杨君山可以绕过昊天镜,直面它背后形成位面屏障的隔天网!

  杨君山闪身让开了从他身旁呼啸而过的山君玺,不过很奇怪,他却没有趁机以破天锏击破隔天网,反而是忽然间反手向后一打,蓄积了不知道多久的九仞真元一股脑涌出,同时一声怒喝从他的口中发出:“破!”

  撼天仙诀,杨君山本命仙术,在仙术神通榜上排名高达第七位!

  “当——”

  杨君山击中的,居然是原本被山君玺撞飞之后,却不知道何时又重新出现在了杨君山身后的昊天镜!

  这一次,饶是昊天镜身为周天世界的本源中品仙器,破天锏哪怕是因为镇仙碑而恢复了完整形态,从而提升为仙器之后,比之昊天镜仍有不如。

  但不要忘记了,杨君山这一次乃是全力施为,以破天锏施展而出的是他的本命仙术神通撼天仙诀!

  在现如今已经不为人所知的数千年前,昊天镜便曾经被人以相同的法宝和相同的神通击中。

  那一次,昊天镜的本体虽然被击飞,但破天锏最为重要的锏头同样断折,自身品阶从下品仙器被打落到了中品道器。

  数千年之后,相同的场景仿佛再一次重现,昊天镜再次被击飞,然而这一次,已经重新恢复了原本品阶的破天锏却并未因此而折断!

  一声肉眼可辨的音浪在两件仙器相击之际爆发,震耳欲聋的声响晃动了整个葬天墟的秘境空间,几乎所有在场的仙境存在都难以保持身形,而在葬天墟入口处的那一片虚空当中,一直处于作壁上观状态当中的两位仙境存在也无法保持隐身状态,不得已暴露了身形。

  这两位仙境的存在不是别人,其中一位正是龙岛岛主角蚩龙尊,而另外一位却是之前刚刚在北方登仙成功的冰凰寒素贞。

  而就在昊天镜被击飞的刹那,杨君山却是忽然长笑一声,一手抚着破天锏的锏身,道:“老伙计对不住了,要破碎这方世界的虚空,还得要杨某的本命法宝来做!”

  破天锏的锏身之上发出了一声轻颤,杨君山甚至能够清晰的感受到破天锏的器灵所发出的愉悦和感激之意。

  对这件九仞道祖曾经遗留下来的本命法宝来说,它真正的执念并非是打破位面屏障,因为这一点九仞道祖在数千年便已经做到了。

  破天锏一路跟随杨君山,其真正的执念除了恢复自身的品质之外,便是要实实在在的击败昊天镜一次!

  这一次,在杨君山的驾驭之下,它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