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大罗宴,大罗仙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大罗宴,大罗仙

  杨君山自从成就金身仙尊并离开周天世界之后,便有一个极为深切的感受,那便是域外星空虽然广阔无垠,但所弥漫的天地灵气浓度反而超出周天世界不少。

  而与此相反的便是,域外星空之中的天地本源之气极为稀薄,甚至可以用极为罕见来形容,但周天世界却蕴藏着远超域外星空的天地本源,甚至在修士渡过雷劫之后,便能够凭空从周天世界之中摄取天地本源用以修炼。

  尽管天地本源在周天世界之中同样得之不易,但与域外星空相比,却不啻于好了百倍。

  在杨君山看来,这或许便是域外的大神通者千方百计想要入侵并打破周天世界的缘故之一了。

  颜心远宗圣在竹林之中这一波天地本源的释放,不知道消耗了碧玉竹林多少年的积存,对于在场三十六位仙家而言,前后或许只是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但实际上却足以相当一位仙尊三两年所能够凝聚炼化的天地本源总量。

  由此可见,这一份见面礼堪称厚重!

  无怪乎当天地本源的释放停止,颜心远宗圣出现在楼台上之后,竹林之中的所有仙家都长身而起,齐声向着颜宗圣诚心实意道:“谢颜宗圣慷慨!”

  颜心远宗圣招呼众位仙家落座,儒园之中的门人子弟便行动起来,各种灵果、仙酿流水一般承上前来,供竹林之中的诸位仙家享用。

  在诸位仙家在共祝颜宗圣登临大罗仙境得享宗圣称号后,随着颜宗圣一声令下,大罗仙宴正式开始,诸位仙尊便开始在竹林之间相互走动攀谈。

  觥筹交错之间,诸位仙家相互介绍交流,有谈论星空之中的逸闻趣事,切磋神通秘术的修炼方式,还有某些交易或者合作的意向,都在看似轻松而随意的氛围当中达成。

  杨君山初次见识到这种场面,虽然并不是特别适应,但却也勉强能够应付,哪怕是在钟馗也忙着与几位陌生仙尊交谈而难以顾及到他的情况下,杨君山也认识了几位仙尊,彼此也有过简短交流。

  杨君山很快便体会到了加入这样一场宴会的好处,这里的每一位仙尊无不是有着传奇一般的经历,随口|交流的一些逸闻趣事都能让人增加阅历,一些在修炼过程中遇到的疑难的讨论也常常令人茅塞顿开,甚至偶尔一两个观点提出也颇有令人耳目一新的感觉,仅仅只是这些便让杨君山大有不虚此行的感觉。

  杨君山三百余年登临金身仙境,与这些域外仙尊比起来,他的实力或许丝毫不差,甚至犹有过之。

  可在这底蕴与阅历上,杨君山却不得不承认,囿于周天世界相对封闭的环境,与域外这些积年老仙相比起来,还是要差得远得多。

  如今在这场仙宴之中,杨君山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只是少说多听便

  而在这一场宴会之中,少说多听的杨君山就像是一块干燥的海绵,孜孜不倦的吸收着关于域外星空世界,以及仙境以上存在的一切消息,用来弥补自身相对薄弱的阅历和底蕴。

  但是,很快有一条在多位仙尊交流当中均被提到的消息引起了杨君山的注意。

  而就在这个时候,钟馗不知道从哪里来到了杨君山身边,一见面便低声问道:“杨道友,可听到那则消息了么?”

  杨君山微微一愣,道:“可是第二十七座位面世界可能已经出世的消息?”

  钟馗点了点头,将手中一杯冰火九重酿灌入口中,道:“你可看清楚这是谁放出来的消息?”

  杨君山心中诧异钟馗如此询问,但嘴上却道:“不知,难道钟先生怀疑这消息有假?”

  钟馗摇头笑道:“假消息倒不至于,但放出这则消息之人的背后有什么谋算,却是值得人深思呐。”

  杨君山见得钟馗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之中偶然闪过一丝嘲讽之意,心中一动,道:“莫非钟先生已经明白暗中放出消息之人的打算?”

  钟馗一手握着空杯,随意向着竹林之中指了指,道:“杨道友可曾发现这竹林之中三十六位仙尊的身份有什么不同?”

  杨君山闻言目光不着痕迹的在竹林之中诸位仙尊的身上一扫而过,并不在任何一位仙尊身上停留哪怕一瞬的时间,这样便不会引起其他人的警觉和误会,然后摇了摇头,道:“在下却是看不出来。”

  钟馗低头看着手中的空杯,状似随意一般,口中却道:“此番大罗仙宴三十六位仙家之中,儒族自家的仙尊便至少占了七八位。”

  杨君山想了想,道:“这也没什么吧,毕竟颜心远宗圣出身儒族,大罗仙宴之上自然要照顾本族修士。”

  钟馗带着嘲讽般的笑意摇了摇头,道:“杨道友,你再仔细看一看这些相互交谈中的修士,是不是每一个相互交流的小圈子当中都有一两位儒族修士?”

  杨君山不用再拿目光去扫一遍便知道钟馗说的没错,他也只是一时间没有想到而已,于是迟疑道:“钟先生的意思是说,儒族修士在故意散步关于第二十七座位面世界的消息?可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钟馗摇了摇头,道:“钟某早年虽说与儒族颇有渊源,但到底是入了鬼族,表面看上去与一众儒修关系甚善,可真要涉及到儒族内部高层机密,如同钟某这般的人,反而是他们防范最为严密的对象。”

  杨君山点了点头,表面上却是一副茫然情景。

  却见得钟馗的目光向着竹林之中来回逡巡,然而若有所思道:“看这些儒修大肆散布第二十七座位面世界出世的消息,难道说这一方世界也如周天世界一般,乃是星空之中少有的大型位面世界?这儒族自忖单凭一家吃不下整个世界,这才要四处拉拢人手,想要集合所有人的力量里攻略这方世界?”

  大型位面世界?

  杨君山从心底里嗤之以鼻,如果说儒修所谈论的第二十七位面世界当真便是九天世界的话,那么他可以十分肯定,九天世界无论是大小还是底蕴,都要比周天世界差的太远了!

  别的不说,单说当初杨君山等七八位周天世界的雷劫、黄庭道修,偷渡进入九天世界意图盗走三绝仙藏,在每座大陆上的各方势力外加一两位仙君联手围剿一人的情况下,还被周天世界的修士得手了其中六座,便能够一窥九天世界实力的虚实。

  杨君山自不会将这件事情喧之于口,而钟馗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目光一再在竹林之中游弋,却反而对自己刚刚的猜测更加笃定了。

  只见他努了努嘴,对杨君山道:“你看,此番受邀前来参加颜宗圣大罗仙宴的各方仙尊,虽说一半以上都是金身仙境,可实际上大多却都是散仙,或者背后有什么势力、背景的,事实上在星空之中也都排不上号,如此,将来一旦儒族率先对第二十七位面世界下手,那么他们也能够牢牢的把握住主动权,这些仙尊一盘散沙,自然不可能是整个儒族的对手。”

  杨君山闻言看向钟馗的目光有些诧异,带着开玩笑的语气道:“钟先生这话却是说的妄自菲薄,难道说鬼修一族在星空大世界当中也属末流不成?”

  钟馗微微一愕,带着一丝苦笑道:“鬼族自然算不得末流实力,只是钟某么,呵呵,在鬼族之中也不是什么受人待见的角色。”

  杨君山大为愕然,有心想要询问原因,但见得钟馗神色颇有冷漠之色,知晓他对此事不愿深谈,杨君山便也不再提及。

  不得不说钟馗所言极有道理,若非杨君山早已知晓九天世界虚实,恐怕他也会选择相信钟馗的推断。

  杨君山想了想,低声问道:“钟先生,儒族是如何敢肯定九天世界定然已经出世了呢?”

  钟馗想了想,沉声道:“可能有外出的第二十七位面世界的修士为儒族所生擒,从而被儒修圣人推断出了这座位面世界所隐藏于星空的大致位置。”

  钟馗的话音刚落,便听得一声清脆的钟声响起,将竹林众仙家的注意力重新吸引到了中央楼台之上。

  却见楼台之上颜宗圣温文尔雅的声音响起:“老夫得天之幸能一窥大罗仙境,承蒙诸位仙家看得起,才有今日碧玉竹林盛宴,为表达老夫对诸位仙家谢意,特此为诸位操琴演奏,还请诸位仙家不要笑话老夫琴艺疏陋。”

  颜宗圣话音刚落,原本刚刚还在竹林之中随意游走的诸位仙家,此时却早已经各自返回座位正襟危坐,齐声道:“愿听宗圣教诲,我等感激不尽。”

  杨君山见得身旁的钟馗一副严肃以待的模样,还稍稍有些懵懂,不由低声问道:“钟先生,这是——”

  杨君山尚未说完,钟馗便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打断了他的话语,传音道:“此番大罗仙宴的重头戏要来了。”

  杨君山微微一愣,抬眼看去时,正见得先前在儒园之外见过的韩重仙尊手捧一张素琴横在颜宗圣身前。

  杨君山大为奇怪,也跟着传音道:“不是说要讲道么,怎得是弹琴?”

  钟馗嗤笑一声,道:“杨道友,若是仙家大道仅仅只是喧之于口便能够传承,那么这仙境传承也未免太过廉价了一些!仙路缥缈难窥尽头,其修行的过程多得是只可意会难以言传之事,先行之人只能将感悟以自己的方式表达出来,但其他人能够从中悟到多少,悟到哪些,却又因人而异了。”

  钟馗传音刚落,杨君山便突然睁大了眼睛。

  楼台之上,颜宗圣双手缓缓的落在身前横置的琴弦之上,可落在杨君山的眼中,便觉得颜宗圣的双手仿佛划过了一道道玄妙的痕迹,其双手一静一动之间,仿佛有着无穷的奥妙蕴藏在其中。

  而随着颜宗圣手指轻轻一拨,“铮”的一声初鸣响彻整片竹林,周围的一切仿佛全然停滞,天地之间便只剩下那琴弦波动的声音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