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苗家兄妹

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苗家兄妹

  罗闲魔尊面对绝境,非但没有丝毫绝望之色,反而大笑声当中充满了疯狂之意,道:“你以为本尊是想要逃走?错了,大错特错,魔魂不灭,天魔解体!”

  “谁都救不了你!”

  杨君秀虽然本能的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妥,可却找不到原因所在,索性一刀向着魔煞之中斩去。

  “白虎斩*霸临天下!”

  裂天刀芒瞬间劈入魔煞之中,罗闲魔尊的生机迅速湮灭,大笑声戛然而止,显然已经身死无疑。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一团魔煞却已经在这个时候化作一团猩红,忽然爆散开来向着四周弥漫而来。

  “不好,先退开一些!”杨君秀面色一变,向着包鱼儿和钟九喊道。

  可就当三人刚刚推开的刹那,从远处那片失去了生机的荒原之上,忽然有一层淡淡的默契升腾而起,并迅速聚拢在一起,化作一团魔光趁机遁入血煞之中。

  “谁,好胆!”

  杨君秀暴喝一声,周身煞气蒸腾,瞬间避开了弥漫过来的血煞,当即便冲入血煞当中向着那一道魔光拦截过去。

  然而那一道魔光却是滑溜异常,在它冲入血煞弥漫区域的时候,所过之处,周围的血煞纷纷如同倦鸟投林一般,主动向着魔光之中纷涌而去。

  可这一道魔光却是并不在血煞之中徘徊,而是在深处划过一道弧线之后,抢在杨君秀拦截过来之前,当机立断转身便走,使得刚刚反应过来的钟九和包鱼儿都没来得及将其拦住。

  便是这一道魔光在血煞之中划过的这一刹那的功夫,漫天的浓重血煞却一下子便被卷走了一半还多。

  这个时候杨君秀哪里还不明白自己等人最终还是遭了那罗闲魔尊的算计。

  那罗闲魔尊自忖必死,肯定就没想着能够逃生,其拖延时间也只是为了给其他魔修的靠近创造机会。

  一旦机会来临,罗闲魔尊当即引颈就戮,却是在临死之前将一身本源魔气化作血煞留给了潜伏在附近的另外一位魔修。

  杨君秀望着消失在远处天际的那一道魔光脸色显得有些铁青。

  钟九躲在远处没敢靠近过来,包鱼儿来到了杨君秀身边道:“不管怎么说,这罗闲魔尊却是已经完全陨落了,只是不知道刚刚那个魔修是谁,看上去修为似乎与你相当。”

  杨君秀咬牙切齿道:“是欧阳佩林!”

  “怎么会是他?”

  包鱼儿一愣,惊讶道:“不是有传言说罗闲魔尊在西山重伤回归魔域血都之后,这欧阳佩林图谋不轨,被罗闲魔尊察觉之后逐出了魔域血都么?他怎得会在这里?而且那罗闲魔尊明显是故意留下了血煞本源让其继承吸纳,这就更让人想不通了。”

  杨君秀摇了摇头,道:“这一次被他抢走了罗闲魔尊的一半血煞本源,怕不是魔域血都不久之后便又要有一位黄庭魔尊了。”

  钟九这个时候慢慢走了过来,小心翼翼问道:“事已至此,那么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先回曲武山?”

  杨君秀心情正烦躁,闻言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回什么回,这一大片血煞留在这里,还不知道会引多少魔修前来,先将这些血煞泯灭了再说。”

  钟九被吓得脖子不由缩了一缩。

  三人各施手段开始消除弥漫这一带上空的血煞,而就在这个时候,天边有一道符光一闪,立马触动了杨君秀的感知,只见她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块玉板,向着符光的方向一招,一抹光华投入到玉板当中,上面顿时有字迹开始出现。

  “哥哥传讯要我前往域外一趟?”杨君秀诧异之中透着一抹惊喜。

  ----------

  杨君山在飞天星界之外,成功的与身外化身取得联系之后,将一些断断续续的消息尽力传递过去,然后便一路返回到了琼天星界的小七星星域。

  然而当杨君即将到达第三星辰之上的时候,却是忽然发现往日里异常萧条的修炼界,此时似乎显得繁华了许多。

  星域之中,不时的有遁光向着第三星辰之上落去,而且能够在星域之间凌空飞渡的,也多是道境之上的高阶修士。

  在进入第三星辰大陆之后,杨君山却又发现这些从星辰之外前来的高阶修士又多是向着北方而去,而且不仅仅是星辰之外的高阶修士,便是这颗星辰之上的其他土著修士,此时也有不少向着北方而来,而且一个个看上去面露喜色,仿佛在星辰的北方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吸引着所有人的注意力一般。

  杨君山见状也不免有几分好奇,一路随着遁光远去的方向跟随,然而到得低头的时候却是一脸惊愕。

  这些小七星星域以及第三星辰上的土著修士兴冲冲赶来的目的地,不是别处,正是杨君山先前在星界长舟隐藏之地所构建的那一处简陋的隐居之地。

  而在那片山丘之上,杨君山所谓的隐居潜修之地,也仅仅只不过是一座茅草屋罢了。

  不过再简陋也是他的隐修潜居之地,四周又怎么可能没有布置,更何况在山腹之中尚有一艘完整的星界长舟隐藏其中。

  而此时,环绕在茅草屋所在的山峰周边,却是汇聚了不少高阶修士,其中不乏有隐藏了身形暗中窥视之人,不过却没有一个人敢于涉足这座山峰一步。

  杨君山隐藏了自身行为,扮作一位普通修士出现在山峰周围,远远的看见一位有着三分木讷憨厚之色的修士正站在那里东张西望,于是走上前去问道:“道友请了,在下杨君山,今日见得这么多修士出现在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

  那修士被杨君山这么贸然一问,一时间却是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好不容易定下神来,这才诧异道:“在下苗半奎,见过杨道友,道友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难道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吗?”

  杨君山也露出几分感兴趣的神色,道:“在下只是路过这里,正要向苗道友请教。”

  苗半奎闻言仿佛生怕别人听到一般,道:“我告诉你吧,这座山上出现了一座仙藏!”

  “仙藏?”杨君山惊奇道。

  “嘘——,嘘——”

  苗半奎连忙做着手势,杨君山刚刚的声音有些高了,他生怕已经被别人听到。

  “仙藏?”

  杨君山这一次放低了声音,道:“怎么会,我看这座山上也不过就是一座茅草屋,一片篱笆墙罢了,怎么能够说是仙藏?”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

  苗半奎语气之中略带着一丝得意,道:“数月之前,有一位寻灵师偶尔路过这片山脉的时候,却是意外发现了一条大型灵脉的踪迹,在一路追踪之后,最终发现了这座山顶上有着一座茅草屋的山峰,正是那一条大型灵脉的源头。”

  杨君山道:“一条灵脉罢了,也不能够断定里面就一定有仙藏吧?”

  苗半奎摇了摇头,道:“看来你是真不知道,这颗星辰上的修炼界已经是极为萧条了,一条大型灵脉出现的消息,一下子便吸引了这里数家宗门势力的注意,他们纷纷赶来这里,想要抢夺这条灵脉,却最终连这座山峰的边缘地带都进不去,甚至有道境修士出手,试图将山上的阵法强行破除,结果非但没有对这山峰周围笼罩的阵法造成丝毫破坏,反而连道境修士都伤到了好几个。”

  “直到这个时候,冷静下来的各派修士这才想到山顶上的茅草屋和篱笆墙,说明这里是有人隐居的,而连道境修士都无法损伤到这座山峰阵法分毫的,说明山顶上茅草屋的主人修为实力恐怕深不可测,说不定就是一位仙尊。”

  杨君山疑惑道:“不是说是仙藏么,怎得就又成了仙人了?”

  “灵脉不可能突然出现的,”说话的却并非是苗半奎,而是另外一位从一块巨岩之后走出来的女修,远远接着刚刚的语气,道:“特别是眼下的这座星辰之上!”

  杨君山的目光将出现的女修上下打量了一番,瞥了旁边的苗半奎一眼后,道:“苗道友,这位你认识?”

  苗半奎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道:“哦,这位是我的妹妹苗半弦。妹子,这位是杨君山杨道友,他因为好奇跟着其他人来到了这里,却不晓得这里发生了什么,我便说给他听。”

  苗半弦闻言向着杨君山笑了笑,可看向他的目光却是带着深深的警惕和审视。

  “见过苗道友,”杨君山打过招呼之后,接着刚刚的话问道:“苗道友怀疑这座山峰之上的灵脉不是忽然出现的,而是有仙人以神通手段凝聚而成的?”

  苗半弦点了点头,道:“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在北部山脉这般荒凉的所在,凝聚成至少一条大型灵脉,能够做到的不是仙人,又是什么?”

  杨君山点了点头,可又疑惑道:“那怎么就又成了仙藏了呢?”

  苗半弦在杨君山开口询问的时候便已经在收拾周围的东西,她与苗半奎已经在这里呆了数日,并在这里开辟了一个简单的营地,周围地面上的东西有些杂乱,不过此时看她收拾的架势倒像是准备离开。

  只听苗半弦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头也不抬道:“那是别人在这么认为,我是不相信那里是一座仙藏的。”

  “为什么?”杨君山刨根问底儿。

  苗半弦开始招呼苗半奎也帮她收拾手段,道:“有人接连多日在山下求请仙尊相见,却没有得到丝毫回应,而且也不见山上的茅屋有丝毫动静,因此,他们便判断山上没人,这里应当是一处被仙人遗弃之后新出现的仙藏,甚至说不定还是一位仙尊的坐化之地,里面留有那位仙尊所收藏的奇珍异宝也说不定。”

  这一回没用杨君山继续询问,苗半弦继续道:“仙藏的消息传出去之后,不仅仅是这里的修炼界,连同整个小七星星域都被轰动了,大批的高阶修士源源不断的向着这里赶来,试图挖掘这里的仙藏,瓜分里面的一切珍宝以及资源。”

  杨君山点了点头,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不过令他有些奇怪的是,眼前这两位兄妹看上去却似乎正要离开,于是开口问道:“可二位看上去仿佛是要离,难道你们不打算参与到对这座仙藏的发掘当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