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阵道两派

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阵道两派

  “没想到杨道友居然走得是万能阵棋这种复古的路子!”伏震仙尊微微叹道。

  杨君山诧异之中带着一丝忐忑问道:“复古?难道如今在阵修之中已经有了新的阵道推演方式了么?那么两种方式孰优孰劣?”

  在杨君山看来,一切事物都是向前发展的,哪怕是修行也是一样,无论是方式还是方法,总归都是在推陈出新,旧的东西未必都好,但新的方式往往更为契合修士自身。

  伏震仙尊似乎明白杨君山心中的担忧,笑了笑道:“阵道推演的方式或有改变,但阵法之道却是万变不离其宗,无论是复古的阵道修行方式,还是如今的方法,都谈不上孰优孰劣,好坏只在于对于阵修自身是否合适罢了,哪怕是如今在河洛星宫,同样有不少复古派的阵修存在,当然,只是相比于如今的阵道修行方式而言,他们的数量已经变得极少了。”

  杨君山闻言又连忙问道:“那么如今河洛星宫的阵修又惯常采用何种修行方式?”

  说着,杨君山的目光又向着伏震仙尊的八卦镜看了一眼,道:“伏道友所用的阵道推演之术想来并非复古的路子了?”

  伏震仙尊笑道:“的确如此,伏某的阵道修行并非复古一派。”

  说罢,伏震仙尊并非再进一步详细解释,反而向杨君山问道:“敢问杨道友,你于阵道修行,最为擅长者为哪一脉?”

  阵法之道,真正可谓是包罗万象,博大精深,然而若是真要从整体去看顾,又或者是追本溯源之类,大约也能够分成九大脉络,也称之为九大阵源,分别便是一元、两仪、三才、四象、五行、六合、七星、八卦、九宫而已。

  阵法衍生演化万千,但总归是万变不离其宗,总也逃不开这九条脉络。

  这在阵法师当中,无论是域内还是域外,几乎便都类似于常识一般的知识,伏震仙尊开口询问,杨君山心中自然明白。

  杨君山想了想,道:“在下对于五行之道最是擅长,唔,对于三才阵道也有些许了解,曾经为了修习神通,也对两仪之道少有涉猎,那个,近些年来为了推演仙境阵法,却是对七星之道颇有钻研——”

  说道后来,便是杨君山自己都笑了起来,他大概已经明白伏震仙尊如此询问的目的所在,于是笑道:“看样子自己于阵法一道的钻研却是太过杂乱了。”

  说罢,杨君山略微沉吟道:“杂而不精,阵法之道贵在体系完善,专精则所构建的阵法体系必定严谨,严谨而漏洞少,漏洞少而难破解。”

  伏震仙尊却是一副理当如此的表情,道:“复古一派的阵法师走得本就是这个路子,虽然其阵道修行看似驳杂,可实际上却能够做到厚积薄发。”

  杨君山苦笑道:“想来这厚积薄发可也不太容易做到吧?”

  伏震仙尊笑了笑,道:“的确是如此,修士纵然得享长生道果,却也未必有精力能够穷尽阵道九源,更何苦阵道修行之始,多在修士年幼之时,彼时长生未得,生死不过数百年,恍若白驹过隙,又得得窥阵道皮毛几何?不若专修阵道九源其中一脉,到得瓶颈极高之处,再返身修补根基,如此虽想要取得突破势必更难,但至少于自身修炼之上能节省不少时光,若然能够趁此踏足长生,便是花数倍十数倍时光精力来打破这瓶颈,又如何?”

  杨君山闻言不觉点了点头,阵法之道无涯,而人未得长生之前却是生也有涯,以有生之年追逐无尽的阵法之道,却难大成。

  而伏震仙尊的阵道修行方式,却是在专精阵道其中一脉的基础上,尽可能的追逐长生仙道,然后再转过身来补足根基,最终再融会贯通得窥阵道大成之境。

  再简单点来说,无非就是一个先难后易和先易后难的问题,杨君山于阵道一脉的复古派,走得是先难后易的路子,而伏震仙尊所代表的阵修走得却是先易后难的路子。

  杨君山想了想,道:“那么照伏道友所言,这个最后融会贯通的瓶颈,又在何处?可是仙阵?”

  伏震仙尊先是点了点头,却又微叹一口气,道:“仙阵只是融会贯通之始!”

  见得杨君山神色愕然,伏震仙尊又道:“杨道友可知伏某阵道修行之路?”

  不等杨君山回应,伏震仙尊便继续道:“伏某当初于阵法之道也算颇具天赋,初入道境不久便已经布下八卦道阵,然而最终得以布成仙阵却是在登仙之后八百年,那个时候正是伏某重塑仙躯之时踏足金仙之际,心中忽有所悟,千余年阵道修所学终于融会贯通,最终布下了八卦仙阵。”

  杨君山闻言却是心下怪异,这伏震仙尊与阵法之道的进展却是与杨君山颇为契合,五行雷光道阵最初成型之际,正是在他凝聚元神进阶道境之时。

  而如今杨君山虽未曾布下仙阵,可实际上关于仙阵却早已在他的阵棋之中推演成型,并且在周天世界的布局也已经接近尾声,所差的不过是最后一个契机而已。

  虽然看上去似乎比伏震仙尊晚了些时日,可别忘了杨君山如今身在域外,并无法亲自参与杨氏家族的阵法完善,更为关键的是,杨君山走得乃是肉身成圣的道途,直接跨越了元神仙境,仔细算来的话,反倒要比伏震仙尊的仙阵成型还要早了八百年!

  这还不算,别忘了杨君山从修行之处到最终登仙而走,前后所用时光也不过三百余载,那伏震仙尊在登仙之前又蹉跎了多少岁月?

  杨君山自然不会将这些事情拿出来与人比个高低,口中却是赞叹:“杨某困守周天世界一地,却是坐井观天,伏道友于阵法之道的成就,想来在河洛星宫那等真修圣地,也是极为高明的!”

  伏震仙尊颇为矜持的笑了笑,道:“也还算可以吧,总归不曾太落人后。”

  说罢,半是提点半是羡慕道:“不过杨道友阵道造诣也是极深的,如今虽只是大宗师之境,但想来于仙阵也已经涉猎颇深,以复古一派厚积薄发的推演之术,想来打破瓶颈,得到属于道友自身的仙阵阵图也不会太远。”

  杨君山笑了笑,道:“借您吉言了!”

  说罢,杨君山却是再次开口请教道:“刚刚道友所言阵道最终还需各大阵源最终融会贯通,而仙阵却只是一个开始,此言何解?难道在仙阵之上,还有更为厉害的阵法境界存在?”

  “阵道无止境呐!”

  伏震仙尊先是微微一叹,然后才道:“你可知阵道境界相当的阵法师,复古一脉所布阵法,与专精一脉所布阵法,哪一个威力更强一些?”

  杨君山微微一愣,道:“阵法之道,境界相当,则威能难定,这个不好说吧?”

  伏震仙尊点了点头,道:“阵法的威力大小固然与布阵之人水平相关,但实际却受布阵器材、地形环境、主阵之人,甚至于天象变幻等因素制约,实难判断哪一个更强一些。”

  “但,”伏震仙尊语气忽而一转,道:“河洛星宫曾做过颇多测试,虽说两派互有胜负,可实际上复古一脉在阵道造诣相当的情况下,胜率却往往接近七成,而且阵法品阶越高,复古一脉的阵法威力就更强,你倒是为何?”

  杨君山想了想,道:“复古一派阵法师于阵道推演上能够更为灵活,衍生阵法的选择面更广,可不必拘泥于某一阵源脉络,也更能适应多种制约因素。”

  伏震仙尊一拍手,道:“说的不错,确然如此,杨道友于阵道上的见识着实令伏某惊讶。”

  杨君山连称过奖,却听伏震仙尊又道:“不过复古一派布阵通常都要推演良久,阵法布置更为繁复,于布阵所用灵材器具上更是靡费甚多,而与此相比,专精一脉的阵法师却往往能够用更为节省的资源构建出更为简捷的阵法出来,而且对于非阵法师而言,操纵起来也相对简单,纵使阵法受损,修补起来同样也简捷便宜的多,因此,真正受各方势力欢迎的,往往还是专精一脉的阵法师。”

  杨君山若有所悟道:“杨某受教了。”

  伏震仙尊点了点头,接着道:“可要是到了布置仙阵的级别,所求者往往却都是大势力、大族群、大宗门,他们对于阵法的要求自然是尽善尽美,他们不缺灵材资源,甚至不缺主阵的阵法师,不怕布阵时日长久,更不怕阵法的维护修补耗费颇大,而到了这个时候,受欢迎的反倒是复古一脉的阵法师。”

  “这还不是最为重要的,”伏震仙尊继续道:“真正让专精一脉阵法师在仙阵之前不得不做出改变的是,他们所布的仙阵因为拘泥于一脉阵源之中,非但阵法威力已经难比复古一脉的仙阵,而且阵法威力的差距也拉大到了一个令人难以接受的地步。”

  “如果说,在阵法品阶达到仙境之前,专精一脉的阵法师在品阶相同的阵法之下仍旧能够占据三到四成胜率的话,那么在仙阵的比拼当中,复古一脉的胜率便几乎要占到八九成左右。”

  “至于两派仙阵威力上的差距,这便不太好比较了,不过伏某却是可以给杨道友举个例子,譬如杨道友曾经在星崖之地见识过的那座残仙阵,其实便是专精于七星阵道的阵法师所布,而那座阵法堪称是门槛最低的仙阵!”

  两人一边切磋阵法之道,当然,更多的时候是杨君山开口请教,而伏震仙尊解答指点,一边却也不曾落下了对九天世界位面屏障薄弱环节的捕捉。

  而就在这个时候,伏震仙尊的八卦镜却是率先有所发现,一道镜光在穿透峡谷雾气之后,忽而有一道道如同波浪一般的褶皱在镜光之中泛起。

  “哈,这回却是伏某先拔头筹!”伏震仙尊向着杨君山示意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