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碧玉竹简,金仙巅峰

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碧玉竹简,金仙巅峰

  “五气大成!”有金仙当即惊呼出声。

  “这怎么可能,他成金仙才几年?”伏震仙尊满脸呆滞喃喃自语。

  “难道肉身成圣就当真有如此优势?”有仙尊若有所思。

  “这人出身于周天世界,该不会是普元界主的亲儿子吧?”

  大部分仙尊都不免带着嫉妒的情绪,但不得不说最后这一句反而是得到了不少仙尊玩笑似的认同。

  “哎吆,还别说,这五道五行气浪还真跟颜宗圣的有些像!”巫仙句肥的语气之中总也带着三分戏谑之意。

  “还真是,难道这位杨道友当真是从颜宗圣那里参悟到了什么奥妙?”有非儒修的仙尊语气之中便多少有些唯恐天下不乱。

  “哼,不过是邯郸学步罢了,我儒族的传承之谜若是如此轻易就能够被人看穿,如何还能够我儒修今日之盛?”

  反驳的乃是刚刚那位因为观摩颜宗圣凝聚过程而有所领悟,最终开启了肾水本源根基的曾姓金仙。

  不过这位曾仙尊所言却是得到了其他几位儒修的认同。

  “浩然正气”这道儒修传承可不仅仅只是神通那么简单,这道传承秘术实际上涉及到了儒修的方方面面,几乎算得上是一种根本大|法,哪怕是在儒修之中,想要得到完整的传承都极为不易,更何况外人只是看一看,哪里能有几分精髓可言?

  然而曾仙尊刚刚说完,便听得句肥的声音再次传来:“哎哎哎,动了,这五道本源气浪动了,这是要融合,他这是要‘五气朝元’呐,而且看着模样,除了声势要比颜宗圣小一些,其他的根本就是大同小异嘛,难道说他真的从颜宗圣那里领悟到了一些什么?”

  句肥说罢,还不忘转过脸来看向那位脸色堪比锅底的曾仙尊,一本正经道:“曾道友,你确定这位杨仙尊与你们儒家没有任何关系吗?”

  “他根本不是儒修,我们儒家就没这号人物!”

  话到嘴边,曾仙尊却是突的一顿,心中顿时也没底起来,要知道就算是再儒修内部,真正能够对“浩然正气”修炼有所成的儒修却也不多,于是没好气道:“曾某怎么知道?”

  “看来曾仙尊也怕自己堂堂儒修金仙也不如一个外人嘛,你也不想想,杨道友出身周天世界,一出来便是肉身金仙,就算是想要拜入儒家修炼,恐怕也没那个机会啊!”

  句肥见得曾仙尊吃瘪,顿时开心的大笑起来,同时还不忘出言奚落,让曾仙尊暗自咬牙愤恨。

  句肥恶劣的性格让韩重皱眉不已,不由开口道:“杨道友或许想要仿照师祖的方式尝试融合五脏五行本源之气,达到‘五气朝元’之境,可他对本族‘浩然正气’一无所知,只是一位模仿最终也不过是个形似,韩某虽不是金仙,可以韩某看来,此番杨道友尝试‘五气朝元’便未必能够成功!”

  韩重虽然不为金仙,可他的话却没有人敢随意取消反驳。

  一来韩重在颜心远身边可谓见多识广,他说的并非没有道理,二来则是他的背后站着的可是一位宗圣,没人愿意轻易去得罪于他。

  说白了,大家都是在拼背景,句肥敢言笑无忌,无非也就是其背后站着的巫族并不弱于儒族多少,可他能够取笑曾仙尊这样儒族的普通金仙还就罢了,可面对韩重,句肥可就有脑子多了。

  然而事情的发展往往就是这么的喜欢跟人开玩笑。

  就当在场仙尊大多都对韩重之言表示认同,甚至还有人出言赞赏,认为言之有理,就连句肥等人也哈哈一笑不接话茬的时候,一声惊呼忽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星隅仙尊指着杨君山道:“快看,五行本源已经完美融合,马上就要五气朝元了!”

  “这不可能!”韩重仙尊皱着眉头看向杨君山。

  只不过碍于修为,韩重仙尊不大可能将杨君山进阶的过程观察清楚。

  不过其他金仙却是看得清楚,句肥仙尊这个时候可不介意补刀:“哈,这五行本源融合运转的方式还真是和颜宗圣一模一样哈?”

  这一下不仅仅是韩重,便是其他几位儒仙面色看上去也严峻了许多,一个外人怎么可能会对儒族秘传的了解的如此之深,甚至还能够借之以融合五行本源冲击“五气朝元”的境界?

  峡谷之中的气氛越发的诡异起来,不过还好,诸位仙尊彼此还算克制,只是这种克制却往往意味着随后可能发生的一场风暴。

  便在这个时候,一直不曾开口的伏震仙尊突然说道:“与颜宗圣相比,对于我等而言,应当还是杨道友进阶‘五气朝元’的过程更具有参考意义吧?”

  不得不说伏震仙尊这话说的时机实在是巧妙,诸仙先是愕然,可随即一个个便纷纷将各自的注意力放在了杨君山身周五行本源之气的演化上来。

  颜宗圣毕竟是大罗仙尊,他凝聚“地之花”的过程实在太过奥妙高远,许多仙尊观摩之下都觉收获寥寥,内中所蕴含的意境实在让他们难以理解,甚至于对于在场的某些元神仙尊而言,他们的神识还不等逼近颜宗圣近前,就要被散发的浩然气势给逼退了去。

  可杨君山进阶金仙巅峰的过程,对于在场所有仙尊而言,却都是一个可以借鉴学习到的机会了。

  说白了,杨君山的修为要比颜宗圣低得多,反而与在场诸位仙尊更为接近,他所展现出来的修为意境,反而为诸仙更容易理解。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杨君山进阶五气朝元,对于所有仙尊的帮助反而会被颜宗圣更大!

  峡谷之中原本那种诡异的氛围,顿时因为伏震仙尊一句话而化为乌有。

  杨君山沉浸在对于颜宗圣所展现出来的关于“浩然正气”的“兼收并蓄”融合之道的感悟当中,他不知道峡谷之中暗潮汹涌,针对于他所发生的一切,更不知道他这一修炼便是数月的时间匆匆而过。

  但他却明白,在自己不断的模仿并从中感悟颜宗圣五气本源融合的过程当中,一开始的确是在处处碰壁,五行融合看似简单,可偏偏他却是不得其门而入。

  就当杨君山也觉得自己太过想当然,人家儒族千锤百炼的秘传,怎么可能如此轻易便被人学了去,正想要放弃的时候,偶然之间一点从颜宗圣身周泄露出来的本源气息,让杨君山感觉到有些熟悉的气息,让他暂时将放弃的念头缓了缓。

  到底是哪里感觉到熟悉呢?

  杨君山仔细的回想着,他可以肯定自己的确是近距离的亲身接触过这样的气息,可他却不记得自己曾经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其他儒修。

  然而在杨君山的感知当中,那一点熟悉的感觉却是越发的临近,可却总也让人看得到却摸不到。

  直到杨君山将所有的可能性一一想了一遍之后,最终着落在了当初在星界长舟的密室阁楼之中,得到的那一卷完全由千年碧玉灵竹制成的竹简上。

  杨君山恍然大悟,回想起那卷竹简,杨君山清楚的记得,上面所记载的一篇文字他却是半点也看不懂,然而仅仅只是那竹简文字表面所透露出来的气息,以及内中所蕴含的那种意境,便已经令当时的杨君山心折不已。

  应当没错了,那竹简上所浮现的气息,便是与颜宗圣的本源气息从本质上一般无二。

  这么说来,那篇碧玉灵竹竹简上的文字乃是颜宗圣手书?

  而且颜宗圣自己的儒园之中也曾开辟有一片碧玉竹林,如此说来,与那篇竹简似乎也对的上。

  不过杨君山随即便从头脑之中挥去了这个念头。

  原因很简单,杨君山得到那篇竹简的时候,他尚未成仙,而颜宗圣也还没有成为宗圣。

  而以杨君山如今身为金仙的修为和见识看来,未曾宗圣的颜心远当时是绝无可能书写出这样一篇仅仅只靠文字表面的意境和气息,便令现在的杨君山都为之心折的文字的。

  甚至杨君山心中窃以为,哪怕是如今颜心远已然成为大罗宗圣,也未必有能耐写出这样一篇文字出来。

  如此一来,推测的结果似乎证明杨君山手中的那卷竹简越发的了不得了。

  不过现在却并非是纠结那卷竹简究竟是何人所做的额时候,重要的是那卷竹简上的气息对于杨君山来说,就仿佛是一把钥匙,一块能够让杨君山打开五行融合,一窥五气朝元境界的敲门砖。

  杨君山拢起衣袖下面的双手一动,那卷被杨君山随身携带的碧玉竹简便已经被他拿在了手中,那一缕与“浩然正气”如出一撤的气息再次出现,杨君山眨眼再向着颜宗圣那边看去的时候,仿佛一切都变得不一样。

  五道五行本源垂天巨浪还是那五道,看上去似乎与先前并无太大不同,可偏偏在杨君山的眼中,这些五行本源巨浪在运转的过程当中却是多了许多承转启合。

  于是杨君山恍然大悟,自身胸中五气本源顿时为之一变,那最后的一道门槛迈过,眼前已经只剩下了坦途一片。

  ————————

  写完这章才注意到本书多了一位至尊书友,可惜今天事有不谐,无暇多更一章,实在抱歉。

  另,还是厚颜求取诸位道友手中保底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