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至圣先师,仙路至尊

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至圣先师,仙路至尊

  五气朝元!

  杨君山在本源之海的时候,曾经无限的接近了这个境界,可最终却无法将五行融合的奥妙参悟透彻,从而错失了进阶五气朝元的良好时机。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原本杨君山以为接下来想要达成五气朝元的境界,恐怕还会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却不曾想在出得九天世界之外后,机缘便再次不期而至。

  而这一次,杨君山却是再未让机会从自己手中错失,甚至于在进阶五气朝元境界的同时,还得以一窥手中那一卷碧玉竹简的奥妙。

  待得杨君山从修炼的状态当中苏醒过来的时候,却赫然察觉到自己身周徘徊游走着数道神识。

  杨君山心中一紧,双袖衣衫之下被握在手中的碧玉竹简顿时消失不见。

  杨君山霍然睁开双目,却正见得周围十余双眼睛正目光炯炯的盯着杨君山看,一个个目光之中流露的情绪看上去极为复杂。

  杨君山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目光在在场数位仙尊脸上扫过,最终却是看向了盘坐在自己身旁颇有护法意味的星隅仙尊,道:“发生了什么?”

  星隅仙尊的回答十足十的实诚:“你仿照颜宗圣五行本源之气融合的方式进阶了五气朝元,诸位道友正在观摩借鉴你晋升的过程。”

  杨君山微微一怔,他却是没有想到自己晋升五气朝元的过程居然会如此吸引人,不过随即他便想明白了其中的缘故,脸上不免浮现出三分苦笑。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位儒修金仙突然气势汹汹的向着杨君山发难:“杨仙尊,你何时盗修了我儒家不传之秘‘浩然正气’的传承?”

  杨君山这个时候却是能够确信,在自己陷入深层次领悟和修炼的这顿时间,峡谷之中的诸仙之间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他虽然不知道,却决然与他有关的事情。

  杨君山晓得开口的这位儒修金仙姓曾,但听得他这般质问,不免有些好笑道:“曾道友自己都说了‘浩然正气’乃是儒家不传之秘,杨某一个外人就算盗来又有何用?难道说儒家所谓‘不传之秘’其实是连非儒之人也能够修炼的?”

  “你——”

  曾仙尊大怒,可一时间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只得开口道:“你之前进阶‘五气朝元’,在五气融合的过程当中,所用的方法与颜宗圣一模一样!”

  “杨某的确在观摩参悟颜宗圣五气本源融合的方式,也的确进行了模仿,可那又如何?难道这不都是宗圣之前便同意过的吗?”杨君山有些‘惊奇’的反问道。

  曾仙尊再次语塞,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原本的一身气势顿时泄了个七七八八。

  “杨道友的意思难道是说,阁下在参悟师祖他老人家修炼的过程当中,自行领悟了我儒家关于‘浩然正气’的部分修炼方式?”韩重这个时候缓缓的接口道。

  杨君山闻言立马肃容反对道:“杨某可没这么说,而且杨某也不认为自己领悟到的便是儒家‘浩然正气’的修行方式。”

  不等其他人开口,杨君山继续道:“杨某来到域外星空数十年,一路从肉身成圣修炼至今日的五气朝元,自有杨某自己一身的本事和道理,从颜宗圣这里的借鉴杨某感激不尽,但这种借鉴与参悟充其量也不过就是触类旁通罢了,最根本的还在于杨某自身的修行方式,两位道友一再要将‘盗修’二字着落在杨某身上,请恕杨某不敢苟同。”

  杨君山这一番话说的却是掷地有声,甚至峡谷之中不少仙尊闻言都不禁点头表示赞同。

  修行到了诸仙这般地步,各自的仙途道径早已确定并且深信不疑,说意志坚定也好,说偏执也罢,想要再动摇他们修行的方式却几乎不可能。

  这就像所谓的“千里之堤溃于蚁穴”,难道堤坝真是被小小的蚁穴搞得垮掉的?

  当然不是,真正令堤坝垮塌的永远都是洪水,所谓“蚁穴”不过是一个诱因而已,往夸大了说,最多也就是一个突破口的意思。

  如果比照杨君山现在的状态,那么杨君山自身的修为便是那即将漫堤的洪水,而从颜宗圣以及碧玉竹简中的领悟便是那一点“蚁穴”,两者加起来勉强算是被杨君山即将满溢的修为洪流找到了一个正确的突破口。

  “好了,我堂堂儒族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狭隘多疑?”

  一道声音从诸仙身后传来,语气似乎显得很是温和,可听在诸仙耳中却仿佛洪钟大吕,带着让人难以反驳的威严。

  “师祖,您老人家……”

  韩重的神色看上去激动之中带着三分忐忑。

  说话之人正是颜心远,此时萦绕在他周围的异象却是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

  颜心远轻声一笑,一挥衣袖,在诸仙的感知当中,顿时便有五气本源如同滚滚巨浪,最终却是在他身前融汇。

  而在五气本源融汇之处,除了先前所见到的那一朵精玉之花外,另外一朵原本只是含苞待放的金色花骨朵完全盛开。

  这两朵顶上之花身周环绕着种种气息,同时也在演绎着种种玄奥,让人只是看一眼便觉高深莫测。

  金气之花开,这是颜心远已经步入大罗境中期的标志。

  “恭喜宗圣大人仙途再进!”

  “恭喜颜前辈!”

  峡谷诸仙见状又是一片恭维。

  颜心远一一点头谢过,这才道:“诸位或许还在好奇颜某如何能够在九天世界困住那界主天帝半日工夫,其实说来也是简单。”

  诸仙闻言耳朵早已经支楞了起来,至于刚刚杨君山五气大成的事情,早已经被诸仙抛之脑后。

  “说来很简单,数千年九天世界刚刚孕育成形之际,许多域外仙尊为争夺界主之位大打出手,而颜某当时便是参与界主之位争夺的金仙之一。”颜心远随口说出的秘密,却是令在场诸仙纷纷发出惊叹。

  颜心远苦笑道:“可惜当时颜某刚刚重塑仙躯不久,在一众争夺界主之位的金仙当中实力几乎最弱,混战之中却是最先被排斥淘汰之人,惭愧。”

  巫仙句肥这个时候却是满脸思索之色,这时忽然开口问道:“据在下所知,一座位面世界成型便会有太初玄光诞生且散布向星空各处,而要想参与到界主的争夺当中,则必须要身具太初玄光才能够得到位面世界的认同,前辈能够参与界主争夺,想来当初手中应当是有太初玄光的,可在前辈退出争夺离开九天世界的时候,那一道太初玄光不应当已经自行回归九天世界的天地本源吗?”

  杨君山闻言不由摩挲了一下自己的下巴,一件令他许久不曾释疑的秘密终于掀开了一脚。

  长久以来,杨君山心里十分明白那太初玄光定然是一种极为重要之物,可对于此物的作用却是一直摸不到头脑。

  一直到此番入侵九天世界,颜心远拿出来的玄光玉佩让杨君山若有所思。

  而刚刚句肥一番话令杨君山恍然大悟的同时,心中也不免有其他疑惑产生。

  按照句肥所言,太初玄光应当与位面世界之间存在着某种极为密切的联系一般,可他所得到的那一道太初玄光在九天世界之中却并未有任何反应,除了与玄光玉佩彼此之间有所感应。

  这或许只能够说明盘旋在自己丹田本源之中的那一道太初玄光并非出自九天世界。

  难道说是又有其他位面世界已经孕育成功,也就是说是第二十八位面世界?

  杨君山心里念头翻转,却听得颜宗圣那边已经开始解释道:“其实原因很简单,老夫当时所得的九天世界的太初玄光并非是一道,而是两道,而当时老夫前往九天世界却只带了其中一道,另外一道却是被老夫封印在了儒园之中,直到此番将之分解之后化入玄光玉佩之中。”

  “这样也行?”

  句肥满脸愕然,咽了一口吐沫道:“前辈真是福运无双!”

  “老夫真要是福运无双,就不会在九天世界的界主争夺中败北了。”

  颜宗圣呵呵一笑,口中虽这般说,面上却并无太多遗憾之色,似乎对此事早已看开,只听他又道:“此番诸位携玄光玉佩进入九天世界,那太初玄光当初毕竟乃是世界本源孕育而出,只要你等循着玉佩指引,想来都应当收获颇丰吧?”

  颜宗圣话音刚落,峡谷诸仙面上却是一个个都浮现出一丝喜色,显然此番并未有一人空手而归。

  对此,诸仙都是颇有几分感激之色,再次开口向着颜心远道谢。

  颜宗圣却是摇头笑道:“诸位不必谢我,说来正是因为诸位在天庭之中大肆劫掠九天世界的各种本源灵物,这才延缓了九天天帝被封禁的时间,否则的话,单凭颜某手中一篇我儒家至圣先师亲手所书的文字,想要将一方界主困住半日也是万万不能,老夫便也不会有时间从本源之海当中汲取到足够的天地本源,说来诸位与老夫此番不过是互惠互利而已,实在谈不上一个‘谢’字。”

  “至圣先师?!”

  伏震仙尊大为震惊,以至于他的声调都变得有些尖利。

  “丘圣人啊,”句肥的神色复杂而迷茫,语气都跟着变得缥缈起来:“前辈手中居然有此等至宝,难怪,难怪连一方界主都能困得住……”

  杨君山也是双目大睁,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

  他当然知道儒族的至圣先师,那是儒家唯一的一位仙路至尊,可此番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到有关仙路至尊的事物,这还是第一次。

  而峡谷之中其他诸仙大抵也都是一副被惊呆了的模样。

  不过杨君山此时心头却还翻滚着另外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