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合流内乱,趁火打劫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合流内乱,趁火打劫

  “内乱?”

  杨君山诧异道:“难道说慕容擎天当真死了吗?”

  作为合流宗主,杨君山可不相信慕容擎天不会在宗门内部留下类似于魂灯之类的手段。

  如果他的魂灯不灭,那么作为合流宗的创派祖师,以他的实力以及威望,应当没有人会冒着被慕容擎天回归之后秋后算账的风险来挑起内乱。

  可现在从星隅仙尊这里得到的消息看来,合流宗内部的确是乱了,难道说慕容擎天当真已经身死?

  事实上在有合道境存在出手之后,无论是杨君山还是慕容擎天,在许多人的眼中陨落身死恐怕才是最为合乎情理的事情。

  可杨君山却有一种直觉,慕容擎天肯定也没有死!

  当日那位合道境大巫仙刑天出手之后,两人虽然都被撞飞到星空深处,可杨君山却坚信那位大巫仙出手之时并无杀意,似乎仅仅只是被两人连番大战惹得烦了,随手赶走了二人而已。

  这种感觉,说出来或许是在太过贬低自己,可杨君山还是觉得那位大巫仙就像是被两人苍蝇“嗡嗡嗡”的叫得厌烦,于是便挥了一挥手……

  就这么简单!

  只是如果慕容擎天没死的话,合流宗又为什么会内乱?

  这一点让杨君山有些想不通。

  倒是旁边的星隅仙尊若有所思道:“唔,就算慕容擎天不死,这合流宗怕也不会好过。”

  杨君山闻言连忙问道:“为何?”

  星隅仙尊奇怪的看了看杨君山,哑然失笑道:“当然是与杨道友你有关了,当日一战,他慕容擎天奈何道友你不得,固然是证明道友你实力强横远超同阶,可同样也意味着慕容擎天这位大罗仙尊威望大失,让人看轻呐!”

  杨君山微微一愕,他却是一时间没有想到这些。

  倒是星隅仙尊兴奋道:“合流宗虽然号称兼收并蓄,可实际上却是吸纳各方散修,内部鱼龙混杂,平日里因为慕容擎天这位大罗仙尊强势坐镇,内部的一切隐忧矛盾都不曾显现,如今与你一场大战,合流宗几乎在星空之中要沦为笑柄,纵使慕容擎天不死,在合流宗也必是威望大降,再加上若有外部势力挑唆,合流宗内部就算不乱也难。”

  杨君山拍手笑道:“道友说得有理,正所谓树倒猢狲散,就算慕容擎天这颗朽木不曾死掉了,杨某却也不介意强行推上一推。”

  说罢,杨君山似笑非笑的看向星隅仙尊道:“不知星隅道友可对合流宗感兴趣?”

  星隅仙尊闻言却是面有难色,道:“这个嘛,老夫虽有意助杨道友一臂之力,却是不宜过早下场呐!”

  杨君山闻言点了点头,星隅仙尊所说的意思他已经明白,这也算是星空大世界一条约定俗成的潜规则了。

  墙倒众人推的事情屡见不鲜,但受害者的一腔怨气却往往只能对准第一个推墙的仇家。

  至于对那些下手推墙浑水摸鱼的修士而言,正所谓法不责众么,大家都在下手捞鱼,谁领得头找谁去,受害者真要针对所有人,那就别怪所有人联合起来斩草除根了。

  星隅仙尊的意思大概便是,对合流宗下手他没意见,趁火打劫么,谁愿意看着手边上的好处不伸手,可他只愿意浑水摸鱼,不可能跟着杨君山明火执仗的找上门去。

  谁知道那慕容擎天到时候会不会从哪个犄角旮旯回来?

  但杨君山便完全没有这般顾虑,以之前两人之间的恩怨,杨君山就算是将合流宗上下杀绝了,别人也不好说什么,毕竟慕容擎天之前伏杀人家在线,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么。

  混天星界在诸天世界中位列第二十一位,本身乃是一座中型位面世界解体而成。

  而合流宗便位于混天星界的西南星宫,差不多整个星宫都算作是合流宗的势力范围。

  在合流宗主慕容擎天与杨君山展开那一场持续数月跨越三四个星界的大战之前,合流宗在整个星空大世界中也算是小有名气,虽然只能勉强算作是中型势力,却是正处于上升期。

  整个合流宗上下,除却作为创派祖师兼宗主的大罗仙尊慕容擎天之外,尚有四大护法金仙,十二纯阳执事,余下二代、三代、四代弟子不计其数。

  不过如今合流宗的四大金仙护法却只剩下了三个,而死去的那个便是唐若青,而他也正是此番引发杨君山与慕容擎天大战的导火|索。

  如今的合流宗内部局势却很是微妙,在慕容擎天失踪之后,宗门内的三位护法金仙却是各行其是。

  合流宗上千年的底蕴积累下来,整个宗门上下共有一艘星界长舟,一艘星宫飞舟以及四艘星域灵舟。

  如今在合流宗唯一也是最为重要的一艘星界长舟之上,合流宗第三护法金仙于若童正焦急的在长舟中的某一间阁楼当中走来走去。

  随着一声轻响,阁楼的门被打开,一位元神仙尊从外面走了进来。

  于若童见到来人连忙上前两步,急声问道:“古师弟,怎么样,上官护法那里怎么说?”

  从门外走进之人不是别人,正是杨君山的熟人之人,曾经侵入周天世界,差一点灭了紫霄阁道统的外域仙尊古若玄,而此人真实的身份乃是合流宗十二纯阳执事之一。

  不过此时古若玄的神色看上去异常凝重,听得于若童询问,低声道:“大护法态度不明,属下已经摆明利害极力劝说,可大护法仍旧不置可否,一再说在宗主返回之前,宗门上下要以和为贵。”

  “哼,”于若童闻言重重的冷哼了一声,骂道:“老狐狸,分明是分明是打着作壁上观的心思,什么以和为贵,真要为宗门着想,就该亲自出面安抚宗门上下,与我联手压制吕若明分裂宗门的行为,然后待宗主回归之后再行处置,以儆效尤。”

  古若玄闻言神色略作迟疑,踌躇道:“三护法,如今宗门内部人心惶惶,虽然您已经一再强调宗主不日将会回归,可还是有不少弟子私下里传播宗主他老人家已经陨落的消息,而且还认定了四护法如今要破门而出,便是因为此故。”

  “放屁!”于若童闻言登时大怒,道:“当日宗门护法与几位执事不是已经亲眼所见,宗主魂灯安然无恙么,怎得还会有此等流言传出来?”

  不等古若玄多言,于若童便继续道:“一定是吕若明,看样子这小子是铁了心要走啊,不惜以这种办法来分裂宗门上下。”

  古若玄沉声道:“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要不将宗主他老人家的魂灯拿出来,让所有人都看见?”

  于若童摇了摇头道:“没用的,真要有人认定了宗主他老人家已死,就算是魂灯在他们口中也会被说成是假的,更何况魂灯位于宗门密地,想要请出必须要有四大护法中的三位出手才行,以目前形势,你觉得上官若仙和吕若明两个谁会答应?”

  古若玄奇怪道:“可既然四护法明知道宗主并未身陨,他为何还敢公然分裂宗门,难道他就不怕宗主日后回归找他算账?”

  于若童冷笑道:“数月前那一战过后,似乎有许多人都觉得宗主身为大罗仙尊不过如此,仿佛星空中能够挑战大罗仙尊威严的金仙一下子便多了许多。”

  古若玄神色间闪过一丝异色,口中却道:“就算是这样,可四护法难道还不知道宗主实力?”

  于若童解释道:“吕若明原本便是一个金仙家族的成员,后来却是与他的继母有了苟且,事发之后被逐出了家族,不料这吕若明也有几分资质,不仅数十年后登仙成功,后来又得宗主看中收留,三百年后更是助他重塑仙躯登临金仙,如今他原本出身的那个家族中的老父已经过世,继母却还活着,家族之中便有人想要他回归并做家族下一代族长继承人,嘿嘿,我们的四护法这是心动了,可能想着凭借那个家族原本的两位金仙再加上他,三人联手便能让宗主投鼠忌器,更何况如今本宗形势不妙,内外堪忧,纵使宗主回归可能短时间内也顾及不到他,而且这其中或许还有不知名的黑手搅局,这才让他起了脱离的心思。”

  古若玄神色越发的沮丧,低声道:“那,三护法,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

  于若童想了想,问道:“现在怎么手下还有多少人可以调用?”

  古若玄道:“属下已经暗中与其他执事分别进行接触,目前愿意站在咱们这一边的,不算在下还有三人,剩下的大部分都在观望,只有两三名平日里便与四护法走得近的执事,却是都对属下避而不见。”

  于若童听得这消息神色又浮现一片怒意,道:“这些吃里扒外的东西,真恨不得现在就要他们付出代价。”

  古若玄连忙劝道:“三护法息怒,如今不管怎么说大部分人都与大护法一般选择了中立和观望,如果我们逼迫过甚的话,反而会将他们逼到四护法那一边。”

  于若童闻言怒气顿时一泄,但还是心有不甘,狠狠道:“若是老唐还在就好了!”

  古若玄小心翼翼问道:“那咱们接下来做什么,去找四护法的麻烦么?”

  于若童原本暴怒的神情一下子冷静了下来,道:“不,先守好这座星界长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