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金仙老仆,渡厄仙丹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金仙老仆,渡厄仙丹

  “造化境的仙术总纲?”

  杨君山微微一愣,连声问道:“可是古若玄从周天世界带回来的紫霄神雷仙术总纲?”

  上官若仙微微一怔,道:“那神通的名讳老朽却是不知,那慕容擎天并未告知于老朽,不过这道仙术总纲当初的确是古若玄带回来不假。”

  说罢,上官若仙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一拍自己额头道:“却是忘了,杨仙尊便是出自周天世界。”

  杨君山笑了笑,道:“不仅如此,袁若虚也是死于杨某之手。”

  上官若仙和七郎闻言再次默然。

  杨君山也没有打算当着两人的面便将两只锦盒打开,而是将目光看向了上官若仙旁边的七郎,道:“杨某却是没想到,你居然还有一个元神仙境的儿子。”

  上官若仙笑了笑,无奈道:“在合流宗他叫做雷若声,实际上乃是老朽第七个儿子,真正的名字叫做上官雷,也是老朽唯一一个还在世的儿子。”

  杨君山点了点头,道:“父子俱得长生,何其难也,上官道友却是气运钟爱之人。”

  上官若仙闻言也只有苦笑。

  杨君山沉吟了片刻,开口道:“上官道友,你们父子现在所想,杨某大概也能猜到两三分,只是彼此之间原本分属敌对,杨某却也不得不留下三分手段,直说吧,你们父子二人为我效力百年,百年之后,二位随时可以离开,如何?”

  上官若仙还未开口,旁边的上官雷却道:“我们又如何信你?”

  杨君山哑然失笑道:“似乎你们父子也没得选择。”

  上官雷脸上浮现怒意,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却被旁边床榻上上官若仙一连串的咳嗽声打断。

  好不容易平复了下来,上官若仙面带警告之色瞪了上官雷一眼,这才看向杨君山,道:“我等俱为长生久视之仙人,百年时间也不过白驹过隙而已,若是杨道友需要,老朽便是终身为杨氏之仆也可做得。”

  “父亲……”上官雷急道。

  上官若仙伸手打断儿子之言,目光却是一瞬不瞬的盯着杨君山看。

  杨君山有些惊讶的看向了他,笑道:“呵呵,五气大成的金仙仆人,杨某何德何能?上官道友可是有什么要求?”

  上官若仙点了点头,正色道:“且不说老朽这条命是仙尊所救,老朽自己的事情自己明白,经此重创之后,纵然痊愈之后还能有进阶五气朝元的可能,但肉身本源受损,今后已再无更进一步的可能。”

  “但,犬子如今已是距离元神仙境巅峰不远,日后尚有进步余地,老朽恳请仙尊出手相助!”上官若仙的神色看上去很是诚恳。

  上官雷神情激动,欲言又止。

  “原来是要重塑仙躯。”

  杨君山了然道:“原来上官道友也打着周天世界解体的主意。”

  上官若仙笑了笑,神色一下子变得极为严肃且恭敬道:“不敢隐瞒主人,确实是如此,元神仙重塑金身仙躯,再没有一方位面世界解体这么好的机会了,况且主人虽不受周天世界束缚,但周天世界却不会将您看作域外异族,以主人如今修为实力,不出意外的话,周天世界解体,主人必为受益一方,届时无论是本源至宝,又或者本源之海,主人得之都要较其他存在为易,老奴愿以自身自由,求得主人提携犬子。”

  杨君山有些愕然,这上官若仙却是直接以“老奴”自称,一时间却是让他不知该如何回应。

  “父亲……”上官雷神情激动想要说什么。

  “你闭嘴!”

  上官若仙勉力喝道,然后不顾自身伤势拜倒在榻上:“还请主人成全!”

  ……

  长河号灵舟仍旧在星空之中向着琼天星界的方向航行。

  核心秘仓内,上官雷已经带着重伤的上官若仙离开,只剩下杨君山留在这里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杨君山从沉思当中清醒了过来,衣袖一甩,两只在合流长舟之中得到的锦盒出现在了眼前。

  杨君山在闯入合流长舟的时候便曾经得到了一只锦盒,之后慕容擎天将杨君山劈落至船腹,杨君山在里面大肆破坏的时候,却是无意中又发现了一只在空间动荡中侥幸存留下来的锦盒。

  里面究竟会是什么呢?

  杨君山的神色间不免带上了一丝好奇之色。

  ----------

  混天星界西南行宫。

  慕容擎天沉着脸站在合流长舟一片狼藉的甲板之上。

  在他面前,于若童、夏若霜,并其余三艘星舟上共四名纯阳执事俯首站立,没一人的目光敢与慕容擎天对视。

  “说说吧,情况如何?”慕容擎天的声音如同寒冬风刀。

  于若童深吸一口气,道:“回禀宗主,属下无能,上官若仙与杨君山内外勾结,雷若声叛逃,三人联手抢走了本宗一艘星域灵舟。”

  慕容擎天闷哼一声:“老夫还没瞎!”

  于若童身子一颤,上半身伏得更低:“长舟船体受损严重,船内各舱室被毁坏颇多,核心秘仓受损,如今只能勉强航行。”

  尽管慕容擎天对于长舟受损的情况早已有所了解,但听得于若童之言还是怒形于色,却见他忽然伸手一招,两道光团从船腹内飞出,落入他的手中。

  慕容擎天神色一变,再次伸手相招,可船腹之中却再未有东西飞出。

  他的目光扫过从眼前一众下属仙尊当中扫过,却正见到夏若霜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

  慕容擎天的目光眯了眯,原本他还想要故作不知,向于若童质询上官若仙背叛发难的原因,在见到夏若霜的提醒之后,却是改变了主意。

  “哼,”慕容擎天重重的冷哼了一声,道:“两艘星舟罢了,又算得了什么,只要有本宗主在,合流宗便不会垮,更何况本宗驻地尚在,本宗主此番另有际遇,得了仙器在身,那杨君山已然不是本宗主对手,日后合流宗也定会更上层楼!”

  慕容擎天原本一番慷慨激昂的陈词颇具自信,可听在其他人的耳中却总觉得别扭,什么时候一位大罗仙尊以压倒一位金身仙尊作为成就来夸耀了?

  慕容擎天挥了挥手,正要让面前几位仙尊各归其位,却忽然见得一道飞剑传书撕裂了星空来到了合流长舟近前。

  于若童脸色一变,连忙伸手将飞剑传书招到近前,神识扫过之后,神色顿时变得阴晴不定起来。

  因为之前慕容擎天失踪,合流宗内部争权,几位护法金仙之间相互倾轧,各自为政,纵有突发事件,相互之间传递消息也只是传递给几位护法金仙,而并非是慕容擎天。

  慕容擎天见得于若童在得到飞剑传书的内容之后,一个人站在那里神色变幻,却始终不曾有将内容向他汇报的打算,心中登时给他狠狠记了一笔。

  夏若霜见状,连忙向于若童提醒道:“于护法,可是宗门驻地传来的消息?”

  于若童登时一惊,连忙将飞剑传书奉上,道:“禀宗主,宗门驻地遭遇其他仙人突袭,吕护法抵挡不利自行遁走,临走之际还卷走了一批宗门资源,如今驻地已经被各方仙尊哄抢一空之后又夷为了平地。”

  轰——

  饶是慕容擎天顶上已开双花,骤然听得此消息之后,再加上先前连番打击,还是双目发黑。

  慕容擎天创建合流宗或许尚有其他的目的和谋算,而合流宗本身也不会对他实力的高低造成直接的影响,但毕竟凝聚了他近千年的心血在其中,就这般轻易被人毁去,他又如何甘心?

  “到底是谁?”慕容清廷神色狰狞。

  于若童额头上已经渗出满满一层汗珠:“消息上说,是因为吕护法见势不妙,带着宗门内部一批先行资源逃走,这才导致宗门内部人心涣散,最终沦陷。”

  慕容擎天盯着于若童的目光怒极而笑:“逃走?他能逃到哪里去?”

  于若童硬着头皮道:“宗主,在您失踪这段时间当中,宗门内部发生了许多事情……”

  ----------

  “这是,仙丹?”

  杨君山在打开一只锦盒的刹那,便有一颗周身溢出了朦朦光晕的丹丸试图飞离,却被早有准备的杨君山洒出一片青光圈了回来。

  说来杨君山在合流长舟之中得到的两只封灵盒都颇为不凡,除却上面繁复的封印禁制之外,他还发现这两只锦盒本身都有着极强的空间属性,难怪能够在空间动荡的冲击之下还能够完好无损的保留下来。

  在接下来几日当中,杨君山便一直在琢磨着该怎样完好无损打开封灵禁制,原因便在于上官若仙提供给他的一个消息,紫霄神雷的仙术总纲便应当在一个锦盒当中。

  不过在他好不容易捉摸透彻,将其中一只锦盒打开之后,却不曾想里面居然是一颗仙丹!

  这还是杨君山第一次见到仙阶的丹药!

  尽管锦盒当中并非是他期待的紫霄神雷仙术总纲,但眼前这颗仙丹似乎也足以满足他的好奇心了。

  还是杨君山在拿着这颗仙丹再次去请教了养伤当中的上官若仙之后,他才知晓了这颗仙丹的根底。

  渡厄仙丹,便是这颗仙丹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