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 桑州诸仙,横插一杠

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 桑州诸仙,横插一杠

  亘古密林乃是一处奇绝之地,每当其出现之时,往往都会有大量的奇珍异宝遍布其中。

  桑州各派本土势力在经过了与罗天星界蛮族一番剧战之后,双方之所以暂时偃旗息鼓,除了各自积蓄力量,准备接下来更为剧烈的大战之外,最重要的原因便在于,先前双方之间的那一场冲突,便已经造成了亘古密林之中大量天地灵珍被损毁。

  此时亘古密林的上方,汇聚了桑州本土宗派势力的所有高层修士,除却停泊在半空中的三艘定海舟之外,几位本土仙尊以及一些修为在雷劫境以上的道修,此时却并未驻守舟中,而是汇聚在虚空一朵白云之上,似乎正在商议着什么。

  亘古密林出现在桑郡,这里本就是灵溢宗的腹地,事实上,此时各方势力当中,也当属灵溢宗的实力最为雄厚,别的且不说,便是这停泊在亘古密林上空的三艘定海舟当中,便有两艘隶属于灵溢宗。

  论及高层战力,此时的灵溢宗坐拥两位仙人,巨木仙尊和桑无忌,其中巨木仙尊更是元神仙境巅峰的存在,只差一步便可以重塑仙躯进阶金仙。

  不过此时在这一场几乎汇聚了桑州所有高层战力的聚会当中,真正起着主导作用的却并非是实力最强的灵溢宗,而是来自松郡青木宗初入仙境的柏青仙人。

  除去柏青仙人之外,尚有来自于杨郡飞云派的仙人飞云子,以及桐郡千湖宗的知浪仙尊,还有一位则更是一位对灵溢宗决然怀有莫大敌意的仙人展域仙人。

  抛开这六位周天本土仙人,尚有十余位修为在雷劫境之上的桑州本土道修环列四周,算是列席六位仙人的商讨,只不过最多也就只有知情权,却决然没有动摇六位仙尊意志的能力。

  而此时在场几位仙尊商讨的主导权之所以被柏青仙尊牢牢掌控,便是因为此时在他的头顶之上高高飘扬的一张紫金色的符召——界主令谕!

  淡淡的威压从那紫色符召之中散发出来,却总也给人一种高高在上,凛然不敢侵犯的威严。

  这张令谕代表着界主普元仙尊的意志!

  尽管周天世界化界已成定局,化界之后,周天星界将再无界主。

  可普元仙尊掌控周天世界万年,其威其德早已深入周天本土修士骨髓,没人敢公然违背他的意志,至少在表面上没人敢这么做。

  更何况真正给予在场几位仙尊沉重压力的,却不仅仅只是这种来自于精神和意志上的压迫,以及普元界主的身份地位,更是因为这一张符召能够唤醒已经渐渐衰微并陷入沉睡的部分天地意志,从而给予对手以毁灭性的打击。

  至少此时在场的几位仙尊自忖,在这一张符召的威胁之下,没人能够抵挡得住其中封印的界主借助天地意志的镇压。

  不过当柏青仙尊将令谕中代表着界主意志的命令下达的时候,尽管没人敢直接反对,却并不妨碍其他人以委婉的方式进行试探。

  “……现在虽然因为本源之海尚未现世,对面罗天星界的蛮族金仙也不足以闯进来,可一旦本源之海现世,那些金仙闯进来,我们拿什么抵挡?总不能为了为了界主的命令,就让那些金仙闯进桑州肆意破坏吧?”桑无忌皱着眉头说道。

  “界主令谕在此,桑无忌,你打算要违背界主的意志吗?”展域仙尊看向桑无忌的目光,冷笑中带着三分阴戾。

  桑无忌的目光甚至都不曾看向展域仙尊,而是对着柏青仙人很是诚恳道:“道友身后也有青木宗,试问若果然我等都为了界主这枚令谕行事,到时候蛮族金仙闯进来,大肆屠戮的可未必只有我灵溢宗。”

  不得不说,桑无忌的话说的极有道理,除了展域仙尊这位来自仙宫的仙人之外,其他几位仙尊,哪怕包括柏青仙人在内,都不得不考虑他们背后宗门可能受到的影响。

  柏青仙人沉吟道:“然则界主之令我等却是不得不遵守!”

  桑无忌见得白青仙尊言语之中已有犹豫之意,登时喜道:“这却是容易,我等本就有三艘定海舟在此,更有六位仙人,除去每艘定海舟有一位仙人坐镇之外,剩下三人足以发动此令谕,完成界主托付,且有三周定海舟在此,我等也足以匹敌罗天星界的蛮族金仙。”

  桑无忌刚刚说完,展域仙尊便冷笑道:“大战在即,分兵本就是大忌,更何况如今三艘定海舟在此,其中却有两艘却属你灵溢宗,就算要分兵,是不是你灵溢宗两位仙人都要留驻定海舟?”

  “正是如此!”

  桑无忌大义凛然的声音,便是展域仙尊一时间也为之失语,便听得他道:“为表诚意,我灵溢宗两艘定海舟便让一艘出来,本宗巨木祖师自然是要留驻一艘定海舟的,那么便由桑某随同柏青道友前往行事,诸位以为如何?”

  桑无忌的话却是足够高风亮节,令在场其他仙尊挑不出错来,甚至细究起来的话,此番灵溢宗可是还做出了巨大的让步和牺牲,一时间哪怕是就连处处与桑无忌为难的展域仙尊也不知该如何反驳。

  过的片刻,柏青仙尊才道:“桑道友所言令人钦佩,只是不知巨木前辈以为如何?”

  巨木仙尊闻言只是微微一笑,道:“亘古密林便在桑郡,我灵溢宗所遭受损失也必然最大,诸位只需记得此点便是!”

  柏青仙尊拱了拱手,道:“柏青佩服,既然如此,我青木宗的定海舟便交由展域道友暂且留驻,至于灵溢宗让出来的这一艘,至于飞云子和知浪道友谁去谁留,两位可自行决定。

  飞云子与知浪二人稍作商议,也不知道二人彼此间做了何等利益交换,便听得飞云子开口道:“也罢,此番便由在下随二位走一遭吧,灵溢宗空出来的灵舟便交由知浪道友留驻。”

  知浪仙尊也点头笑道:“那在下就勉为其难,誓与蛮族金仙周旋到底,与巨木、展域两位道友联手为三位闯入亘古密林核心所在创造时机,也祝三位旗开得胜。”

  柏青仙尊见得事情的发展虽与界主之令有所出入,但到底一切都还在原本的轨迹之内,便也点头笑道:“既然如此,就劳烦三位道友冒险了。”

  这时一直少言少语的巨木仙尊却是突然又开口道:“柏青小友可确信这亘古密林之中当真有着什么恐怖的存在,居然令界主仙尊都忌惮如斯?”

  柏青仙尊微微一怔,道:“界主之令在此,言之凿凿,怎会出错?”

  巨木仙尊微微一笑,道:“老夫自然不是质疑界主的决定,只是我等都是桑州本土宗派,哪怕立派时日最短的千湖宗都至少有三千年之久,这亘古密林三百年一现,至少经历了也有十次,却也从未听说过亘古密林之中有大神通者藏匿,而且就算是我,为何迟不杀晚不除,却偏偏在周天即将化界之时,界主仙尊才出手?”

  其余几位仙尊显然也各有所思,桑无忌目光一闪,微不可查的扫了柏青仙尊一眼,然后便垂下了眼睑,让人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柏青仙尊略作沉吟,这才道:“具体细节在下也是不知,只是隐约知晓或许事关上古开天之事,界主仙尊被那大神通者钻了空子不得诛杀,如今周天化界渐成,界主之位已卸,周天意志已无从掣肘界主之志,仙尊这才腾出手来已绝后患。”

  巨木仙尊叹道:“原来如此,怕是此战之后,亘古密林再也不存,那些个天材地宝、奇珍异果,怕也是再不会出现了!”

  桑州诸修闻言不免叹息,亘古密林的形成和存在虽然神秘,但不得不说却是整个桑州修炼界的福地,如今周天化界,桑州也要化作星宫融入星空,这亘古密林怕也是再也不存,桑州诸修日后也少了一处奇绝之地,自然难免唏嘘。

  知浪仙尊则苦笑道:“为今之计,我等也只能尽量拖住那些域外蛮修,也好让我等子弟闯入密林之中尽可能的多收集一些奇珍异宝,因此,老夫提议,还是严令各派子弟进入密林之后不得相争,遭遇域外蛮修之时,最好联手对敌。我等本土修士的力量,却是不要再内耗下去了。”

  知浪仙尊之言却是得到了在场大多数大神通者的赞同,纷纷言道要将此策贯彻下去,但究竟能够执行几分却是谁都说不准,但想来至少也能避免不少无谓的争斗和损失。

  然而便在桑州各方势力堪堪达成协议之际,几位仙尊却忽然同有所感,举目向着同一个方向望去。

  却见虚空之中,忽然有一艘破破烂烂的定海舟冲出,在六位仙尊以及十数位雷劫境以上大神通者的注视之下,就这般旁若无人一般,大摇大摆的一头扎进了亘古密林的深处去,以至于诸位仙尊在目瞪口呆之际,居然一个个都忘掉了出手阻拦!

  事实上,他们那个时候想要阻拦似乎也来不及,盖因为这艘破烂定海舟出现的时机以及位置实在太过巧妙,几位仙尊也大有防不胜防之感。

  “这是谁,他想干什么?”

  因为事情发生的实在太过突然,而在场诸仙又一个个措手不及,以至于当展域仙尊惊呼出声的时候,连声调都变得尖利了许多。

  “杨君山,是西山杨氏君山仙尊,这艘破烂定海舟似乎便是当初在葬天墟外被打破的那一艘。”

  桑无忌突然开口道。44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