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五百六十三章 两仪阵,本源海

第一千五百六十三章 两仪阵,本源海

  群情激奋的桑州诸修,便因为桑无忌这突然的一句话,如同一盆凉水一般,将所有人的怒火都浇得一干二净。

  此时距离玉州玄黄云海现世已经过去了月余,哪怕如今周天化界,各州各郡之间都在虚空之中分裂远离,关于葬天墟外发生的一切,也已经有足够的时间将消息传递到桑州修炼界来。

  “听说他在葬天墟封锁了所有域外修士盗取本源之海的虚空通道,整个玄黄云海生生被他一个人分去了一半儿,甚至还要分裂玉州,另立西山星宫,他都已经分的那么多了,怎么还要来抢我们桑州的本源云海?”

  一道声音从那十多位高阶道修当中传出,语气之中的幽怨之气谁都能听得出来。

  “还有亘古密林中孕育的大量天材地宝,刚刚那破舟冲进去的时候,我见到有一片青金两色光芒从舟中横扫,便是数种灵珍灵果被收了去,像极了西山秘传的道术神通两仪元磁神光。”

  另一道声音响起,语气中也是大为戚然。

  “谁叫人家是大罗仙尊,便是这般明抢硬夺,我等又为之奈何?”

  又有人一声叹息,惹来一片无奈之声。

  便在这个时候,一声晴朗的声音突然出来:“桑某认为这却未必不是一个机会!”

  几乎所有桑州修士却是齐齐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却听桑无忌一指那已经深入亘古密林中央深处的灵舟背影,高声道:“设若此灵舟之中当真是君山仙尊,我等自然是争不过,可对面的蛮仙却不认得他是谁,势必将会爆发冲突,到时候我等未必没有机会渔翁得利。”

  “谈何容易?”

  柏青仙人想也不想便否决道:“那可是一位大罗金仙,蛮族之人如何便能够拖得住他?”

  桑无忌胸有成竹笑道:“我等与蛮修大战日久,这些蛮族修士什么秉性我等会不知道?那些蛮修在君山仙尊手下吃的亏越大,便会越发的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恐怕就连君山仙尊都要穷于应付,而有君山仙尊为我等吸引蛮族之人的注意力,对于我等而言,可不就是一次机会?”

  飞云子却颇有疑虑道:“此举会不会惹恼了君山仙尊?若是他到时候抽身而退,又或者干脆对我等投机行为倒戈相向,又该如何?”

  桑无忌笑道:“且不说此举可能性极小,便当真发生了,难道我等连冒此等风险的担当也无?更何况柏青道友手中的界主令谕又岂是等闲?”

  桑无忌之言最终打消了柏青与飞云子二人的顾虑,三人随即架起遁光,尾随长河灵舟向着亘古密林深处而去。

  ----------

  灵舟之中,杨桦仙尊有些意外道:“本尊此举却是有些托大,虽说以本尊如今实力,大可不必顾虑其他人所想,可就这般明火执仗的闯进来,怕是会引发域外内外各方势力的误会,若然双方同时出手,对我等形成夹击之势,纵使我等有本尊庇护,可就怕这长河灵舟难保。”

  杨君山闻言却是胸有成竹道:“放心,罗天星界金仙以上的大神通者怕是短时间内还进不来。”

  杨桦仙尊闻言一愣,下意识道:“何以见得?”

  杨君山指了指船外幽静的密林,笑道:“事实上在接近亘古密林的时候,我便已经发现,守护整个亘古密林的那座神秘的阵法,仍旧存在并自行运转着。”

  杨桦仙尊想到了什么,迟疑道:“那座传说中的先天两仪仙阵?此阵当真存在?”

  杨君山点了点头,道:“不错,正是此阵。”

  杨桦仙尊这个时候仿佛发现了什么,衣袖向外一挥,灵舟之外的一簇灌木丛中,一根近三尺大小的千年何首乌从土中拔出,然后倒飞回了灵舟之中,然后他才又开口问道:“此阵不是专为隐藏亘古密林这片秘境空间所在之用么,难道说还能用来封镇连通罗天星界的虚空通道不成?”

  “怎么不可能呢?”

  杨君山笑道:“道友可莫要忘了,这亘古密林在桑州出现向来毫无征兆,且每一次都在桑州不同的地域,这八成便是因为这座神秘莫测的仙阵,在不断的改变着亘古密林连同域外虚空通道的位置,以便不被域外势力所趁,既然如此,这座仙阵本身怕是同样也有封镇虚空通道之力,如今受周天化界的大趋势影响,虚空通道因为融入星空而不断扩大,以至于就连亘古密林的仙阵也无法将通道完全封镇,从而使得蛮族修士不断闯入,但这也只能说明仙阵的封镇之力削弱了,却并不意味着仙阵的封镇之力并不存在。”

  “事实上,桑州本土宗派能够与罗天蛮修僵持到现在,便是因为蛮族的那些金仙存在,一时半会儿无法闯进来的缘故,不过随着周天化界的持续深入,那些蛮族金仙迟早会闯进来,到时候桑州这些宗派势力的真正考验才会到来。”

  杨君山侃侃而谈,说罢,却又不得不摇头感叹道:“不得不说周天世界之中,桑州之地太过得天独厚,得此等仙阵守护,怕是已经大大胜过了其他州域化界所得,至少玉州的葬天墟是远远无法相比的。”

  杨桦仙尊却是笑道:“可如今你我横插一杠,却八成要成了桑州各派用来抵挡域外入侵的挡箭牌。”

  杨君山笑道:“那却也未必,事实上,相比于这里即将现世的本源之海,杨某对于这座仙阵的构成体系却更加在意。”

  杨桦仙尊愣道:“你要推演并解析这座仙阵构成?”

  说罢,目光向着灵舟四周一扫,道:“在这里?”

  杨君山点头道:“这里正合适,如今正是整座仙阵最为衰弱,却也还能保持完整的时候,再晚一些,随着桑州进一步融入星空,这座仙阵便可能会在化界的过程当中受损,甚至直接崩溃。”

  杨桦仙尊这时忽然向后看去,道:“身后有尾巴追来了!”

  “预料当中的事情!”

  杨君山伸手一扬,淡黄色的犹如薄纱一般的阵棋盘,从灵舟之上向着虚空之中撒开,随即便如同微波一般在荡漾之中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桑无忌等人自然是遮掩了行迹尾随在灵舟之后的,只不过哪怕他们却不敢太过靠近那艘灵舟,而随着阵棋盘融入虚空之中,三人便感觉他们与灵舟之间忽然隔开了一层屏障,虽然不远处还能够清晰的看到灵舟的具体轮廓,却仿佛已经身处两个时间一般。

  杨桦仙尊见得彼此距离已经越拉越远的三道身影,然后转身问道:“本尊为何一定要专研这座阵法?难道不怕耽搁了本源之海的收集么?”

  灵舟前方那片虚空已经演化成了一片如同繁星点缀的星空一般,杨君山目不转睛的盯着星空之中不断起伏闪烁的星斗,口中念念有词,还不时的伸手探入“星空”之中挪移那些繁星,同时一心二用,听得杨桦仙尊询问,头也不回的答道:“道友难道就不好奇这亘古密林每次开启之后,里面这些天材地宝、灵珍异果都是从哪里来得么?要知道,三百年时间虽然足够一些灵珍异果成长,可别忘了,每一次亘古密林出现,里面的天地灵珍种类却都不一样。”

  杨桦仙尊闻言吃惊道:“总不该也是因为这座仙阵的缘故吧?”

  “我也不能确定!”

  杨君山摇了摇头,随即笑道:“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才想要将这座仙阵破掉,一探究竟。”

  便在杨君山与杨桦仙尊交流的时候,杨桦仙尊本体身为万年灵妖木的独有感悟,却是令他身形一振,道:“我仿佛感知到了本源生机的存在,只是这种感觉一闪而逝,我不能够断定,但这一代的木行灵气却是已经变得越来越浓却是真的。”

  杨君山闻言拍手笑道:“刚刚便是我稍作试探,以‘窃阵’秘术针对这座融入虚空中仙阵的弱点进行了攻击,却不曾想这座仙阵的反应居然有些过度,看来我得推测应当没有错了。”

  杨桦仙尊奇道:“什么推测?”

  杨君山一指眼前的虚空,笑道:“桑州的本源之海恐怕也同样被这座仙阵所禁锢,若是我等一举破掉这先天两仪仙阵,怕是下一刻本源之海便会迸发。”

  杨桦仙尊闻言神色一振,连忙大声道:“那还等什么?”

  杨君山“哈哈”笑道:“此番合该是你我机缘,若在往时,想要破掉这座虚空仙阵,哪怕以杨某阵道修为,怕也需花费数月之功甚至更久,如今受周天化界影响,这座仙阵已然衰弱到了极致,就像是一只即将被压垮的骆驼,所差的只是这最后一根稻草而已——”

  说罢,却见杨君山忽然伸出手指,原本喜悦之色尽去,脸上却是前所未有的凝重,向着眼前虚空中的某处缓缓点去。

  “啵”的一声脆响,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虚空之中被戳破,而后原本静寂的虚空忽然间便有一层层的涟漪出现,并不断的向外扩张,最终引发虚空如同滔天巨浪一般的动荡,仿佛在这片虚空之后承载着一座磅礴无垠的虚空之海。

  而后那被杨君山一指戳破的虚空,便成为了那片虚空之海最终的宣泄口,并不断的将这个缺口撕裂扩张,无边的本源之气涌出,瞬间淹没了整艘长河灵舟。

  杨桦仙尊突然怪啸一声,双臂向外一张,那涌进来的无边本源之气便源源不断的被他所吸收,此时他的胸口之处,就如同一座无底深渊一般,贪婪的吞噬着突然迸发的木行本源之气,而杨桦仙尊自身的气息也同时在不断的高涨,一路推升至某个节点之处,仿佛下一刻就要步入一个全新的境界一般。

  杨君山这时却是微微一笑,道:“你自冲击金仙境界,我去去就来。”

  说罢,人便已经在灵舟之中消失不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