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五百六十四章 灵植根须,灵溢布局

第一千五百六十四章 灵植根须,灵溢布局

  杨君山破掉了先天两仪仙阵,便等于是提前引发了本源之海的现世。

  磅礴的木行本源如同洪流一般宣泄而出,长河灵舟首当其冲,瞬间整艘灵舟被淹没。

  然而此时的长河灵舟非但没有受损,反而舟身之上的符阵纹路纷纷被点亮,在本源之气的冲刷之下忽明忽暗,就如同灵舟自身已经活了过来正在呼吸一般。

  而一些因为灵舟破损而受损残破的符纹,也随着大量本源之气的浸入开始缓缓的自行修复。

  然而所有的这一切与此时杨桦仙尊所得到的好处相比,却又都不算什么了。

  杨桦仙尊身为杨君山的身外化身,其本质与其他进阶金仙之际需重塑仙躯的修士不同,他所需要做的仅仅只是将元神、肉身以及修为三者融为一体。

  而事实上他的元神只是杨君山本命元神一缕,杨君山如今都已开了顶上天之花,元神对于杨桦仙尊而言自然不成问题。

  至于肉身,杨桦仙尊作为一具身外化身,却也无需利用本源至宝重塑仙躯,只以万年灵桦树的本体尽也够了,更何况此番杨君山复活杨桦仙尊的时候,更是以一颗建木之心融入了他的身躯之中。

  如此一来,杨桦仙尊进阶金仙实际上已经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需炼化大量的天地本源,在修为上一举冲破金仙的门槛便可。

  而杨君山明知亘古密林的先天两仪阵在一定程度上起着阻止虚空通道扩张的作用,破掉仙阵便也意味着虚空通道扩张的加速,可他还是这般做了,根本缘故便在于他从那个被生擒的黄庭蛮修那里得知,罗天星界的蛮修事实上并未做好入侵周天的万全准备。

  亘古密林不同于周天世界的其他奇绝之地,因为其每隔三百年出现的位置不定,与之接触的域外星空位置同样也并不固定,因此,域外势力便很难像在葬天墟、雷霆沼泽之外的域外虚空那样,事先便已经做好了入侵周天的充足准备。

  因此,尽管亘古密林化界的进程在周天世界之中相对较晚,可罗天星界的蛮修仍旧没有足够的时间汇聚人手。

  所以说,杨君山在这个时候提前引爆亘古密林的本源之海,看似加快了桑州演化星宫的进程,可实际上却是大大减轻了天地本源被域外蛮修势力抢夺的损失。

  且不说突然爆发的天地本源给桑州修炼界所造成的混乱,却说杨君山在离开长河灵舟之后,身周却是有一层宛若星纱一般若隐若现之物环绕,正是他用来推演阵道的阵棋。

  这阵棋本身以大地胎膜作为棋盘演化星空,再以阵棋化作星辰,却是在破掉先天两仪阵的刹那,推演到了这阵法核心根基之处所在的大致位置。

  杨君山对于亘古密林的神秘一直耿耿于怀,此番有机会一探究竟,自然不愿放过此等时机。

  唯一担心的便是,当他破掉先天两仪阵的时候,这阵法的两处核心之地千万不要因此而受到波及。

  然而当杨君山闯入阵法深处的时候,眼前所看到的一切却是令他大为震惊!

  从地面、从虚空、从各个不同的方向,有数之不尽的根须从中探出,将亘古密林的深处,先天两仪阵的内部,充斥的满满当当。

  直到这个时候,杨君山才忽然意识到,在破掉先天两仪阵,经历了一开始天地本源看似如同洪流宣泄一般的爆发之后,奔涌的本源之气便仿佛后继乏力一般,很快便宣泄殆尽,以至于他很容易便摆脱了本源之海的影响,闯入到了先天两仪阵的核心地带中来。

  相比于雷州本源雷海的广阔,炎州本源火海的浩荡,以及玉州玄黄云海的无边,这桑州的本源之海似乎太过单薄了一些,哪里能算得上是“海”,充其量也就是一座“湖”。

  杨君山此时虽然是后知后觉,可见得眼前这横七竖八的根须,以及这些根须之上残留的本源气息的波动,哪里还不知道桑州的本源之海怕是早已经被发现并“偷盗”。

  只是这些根须……

  杨君山观察着这些根须的材质,似乎想要辨别出这些根须究竟是何物,却很快发现,这些根须种类并不相同,属于各种不同的灵植。

  杨君山一掌挥出,身前七八根粗细不一的根须被斩断,显然这些根须都极其坚韧。

  大量的本源之气涌出,这些被斩断的根须顿时如同被掐断了头的蛇一般开始扭曲,甚至四处扫荡鞭打。

  不过杨君山却是看得分明,那些四处乱甩乱扫的根须实则都是被舍弃的一头,至于仍旧与根系相连的一头则缓缓的向着地下、虚空之中回缩。

  这里原本是桑州本源之海的藏匿之地,如今在先天两仪阵被破掉之后,这里的天地本源尽数宣泄一空,只剩下了这些密密麻麻的根须。

  然而当这些根须被杨君山大量斩断之后,却又有淡淡的木行本源之气充斥在这片空间之中,证明了杨君山先前的猜测。

  那些四处乱扫的根须自然奈何杨君山不得,于是他便继续向前,而那些原本要回缩的根须却又突然伸出,从四面八方向着他围来,仿佛要将他困死在这密密麻麻的根须当中。

  同时又有些根须伸得笔直,就如同长矛大戟一般,向着杨君山穿刺而来。

  然而这些根须又怎么可能奈何得了杨君山?

  也没见到杨君山做出任何动作,那些根须在接近杨君山身周三丈范围附近,便在一层缓缓荡漾而起的青金色光华之中开始湮灭。

  杨君山眯着双目仔细的打量着这密密麻麻涌来的根须,同时仍旧旁若无人的向着亘古密林深处走去,直至这些根须自身产生了畏惧,再不敢接近杨君山身周一步。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沙哑却怪异的声响从根须之林的深处传来,那些残存的根须仿佛听到了命令一般,忽然退缩却又向着某个方位涌去。

  杨君山微微一怔,神色却略略有些恍然。

  原本在那些不同种类的灵植根须如同有意识一般向着杨君山发起攻击的时候,杨君山心中难免震撼,每一根根须几乎都代表着一只已经觉醒并懂得修炼的灵妖,可真要是如此,那这也太令人难以置信了,桑州什么时候居然有了如此庞大数量的灵妖还能够不为人所知?

  不过在刚刚那一道声响传来,以及所引发的气息波动来看,杨君山顿时明白了过来,并非是这些灵植成妖,而是受到了某种强大存在的掌控,而这位神秘的存在,似乎便隐身于先天两仪阵的核心所在,而且还有很大可能便是,这位藏身于先天两仪阵中的神秘存在,本身或许便是一只强大的灵妖,甚至比当初曾经登临仙境的灵桦树妖还要强大。

  这又让杨君山不由联想到他与杨桦仙尊驾驭灵舟初入桑州之时,见到的那一座浮空大陆,在其边缘断裂的横断面上,那盘根错节缠绕在一起的各种灵植的根系,难道说这两者之间莫不是有什么关联?

  只不过这位可能存在灵妖或许当真比当初的灵桦树妖还要强大,可杨君山却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尚未登仙的道境小修!

  在杨君山的感知当中,那一道怪异的声响传来的方位纤毫毕现,先前那些退缩的根须此时正层层叠叠的抱作一团,仿佛要将什么东西保护在当中一般。

  杨君山哂然一笑,身形一闪,人便已经来到了那个被无数根须包裹而成的巨大球体面前。

  而那球体中的存在显然没有意识到杨君山居然会这般轻易找到它的位置所在,以至于当杨君山出现的一刹那,又是一道不似人声的尖锐摩擦鸣叫之音传来,却隐隐间带着一丝恐惧的情绪。

  杨君山可不会在这个时候手下留情,伸手凌空向前一抓,紧紧缠绕在一起的数十条根须便被硬生生的扯断,随着大量的本源之气从断裂的根须之中散逸,那当中被各种根须层层缠绕保护之物也显露了出来。

  “这是……,桑树根?”

  眼前这条根茎虽然看上去可能比通常的百年巨木还要粗大,可杨君山对此却是再熟悉不过,可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越发的感到惊讶。

  这自然不可能是普通的桑树根,而是灵桑树的根茎无疑,而且定然还是灵桑王树的一条主要根系,甚至还应当是一株极为古老的灵桑王树的主根才对!

  整个桑州想要找到灵桑树不难,可要说灵桑王树,除了灵溢宗之外,似乎也只有西山杨氏的灵植园中有且仅有一株了。

  西山杨氏的那株灵桑王树的根系自然不可能伸到桑州来,更不可能有如此古老的根系,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这条灵桑王树的根系来自灵溢宗无疑!

  而眼前这一切的布局显然并非仓促之间形成,而应当是一次有预谋的行动,连本源之海都已经被汲取了大半,也不知道灵溢宗的目的究竟何在?

  当然,相比于这一切,更令杨君山感到惊讶的是,灵溢宗居然早已经找到了桑州的本源之海,甚至还能够突破先天两仪阵的守护,这不得不让他对灵溢宗刮目相看。

  要知道,亘古密林的位置可是每隔三百年便在桑州之中不同的位置出现,想要找到亘古密林确切的位置并不容易。

  不过这似乎也为杨君山提供了某种依据,那就是灵溢宗当中或许当真有高人算到了亘古密林出没的规律,但真正开展眼前这一期的布局,应当还是在最近三百年之内才对。

  就在这时,杨君山神识忽然被触动,他已经察觉到在先天两仪阵的边缘地带,正有其他仙人匆匆忙忙闯进来,而后便一路向着他所在的方向赶来。

  “嘿,果然是灵溢宗!”

  杨君山的神识已经发现了三位闯进来的仙人当中,为首一人不是别人,正是老熟人桑无忌!

  杨君山冷笑一声,凌空将这一根比之成年人的腰身还要粗的多的根系一把扭断了下来,大量的汁液从断口处滴落,内中蕴含的浓郁的生机和本源气息,使得这些汁液本身便是修炼界难得一见的灵珍异宝。

  看着这满地的残端根须,杨君山略作沉吟,随即衣袖一挥尽数收了起来。

  这些根须恐怕可以说囊括了整个桑州的各种灵植,虽然被斩断脱离了灵植主体之后,内中生机本源散逸,但重新种植培育之后,未尝没有成活的可能,到时候必然可以极大的丰富杨氏灵植园中的灵植种类,不知道能省却多少收集之功。

  ——————————

  刚到家,看到书友说昨天没更新,大惊之下连忙查看,却不知为何存了草稿,实在太过无语,这几日忙得晕头转向,别人放假我们加班,而且比平时上班都累,否则也不会八月十五晚上才抽出时间给人家送月饼,郁闷中,先把这一章上传,接下来还要忙今天的一章,也不知道十二点前能不能完成,大伙儿别等了,实在抱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