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 七宝妙树,落宝金钱

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 七宝妙树,落宝金钱

  杨君山与大罗仙尊曾经有过不止一次交手,他很清楚,若是换成诸如慕容擎天之流,便在刚刚那道令谕神光照耀之下,绝对是万无幸理。

  就算是如同颜心远这般根基底蕴具备的儒修大罗,有心算无心之下,被那神光一照,恐怕也要吃不了兜着走,搞不好顶上三花都要被削去。

  这道封印在卷轴之中的神光,与昊天镜的镜光如出一辙,杨君山甚至怀疑那只卷轴中封印的原本就是昊天镜的一击。

  那可是中品仙器,合道界主普元仙尊的本命法宝昊天镜!

  而杨君山之所以能够在昊天镜的镜光湮灭之中活下来,则是因为他的锻体术已然达到了不灭境第三重躯体不死!

  然而杨君山虽然活了下来,可原本就差一步就要被他收入囊中的摇钱树却是被毁掉了!

  一百零八颗天然髓币尽数化作天地本源挥发,摇钱树的本体也遭受重创,再多天地本源也无法凝结一颗天然髓币,就更不要说脱离了本源之海的滋养了。

  非但如此,原本在摇钱树下尚有一堆总数大约数百近千颗从摇钱树上掉落的天然髓币,也统统在界主令谕神光的照耀之下尽数湮灭消失。

  若非杨君山自身难保之际,居然还作死一般,将摇钱树的主干抢在手中侥幸保存下来,整颗摇钱树恐怕都要在令谕神光的照耀之下消失的一干二净。

  如今单凭杨君山手中这根摇钱树主干,想要恢复摇钱树原本的功效已然是痴然说梦,甚至因为摇钱树本体遭受受损,就连他手中这根主干,若然不得及时处理,怕是也要渐渐挥发,化作丝丝缕缕的天地本源,消散在天地之间。

  因此,当杨君山从刚刚那一道界主令谕神光的偷袭之下完全恢复过来之后,并未在第一时间便去追杀身份大有问题的桑无忌,而是抓着摇钱树以及所剩无几的几根枝条,急匆匆的赶回到了长河灵舟之中。

  此时的长河灵舟周围,便如同洪峰过后裸露的卵石一般,再无一丝天地本源存留。

  不过待杨君山进入灵舟当中之后,却仍旧能够感觉到周围萦绕着的浓郁的本源气息。

  杨桦仙尊显然对于杨君山的遭遇已经有所感知,在杨君山出现在舟中的刹那,便已经从入定当中醒来,问道:“本源可是有何吩咐,是否追杀偷袭之人?”

  杨君山作为本尊,能够对于化身所经历之事有着绝对的知情权,但化身想要知晓本尊经历却需本尊许可才能知会,更何况之前杨桦仙尊正处于修为晋升的关键时期,杨君山自然不会因为他事而打搅到身外化身的晋升。

  除此之外,也只有在本尊遭遇危险的时候,身外化身才能有所感知。

  因此,对于杨君山刚刚遭遇偷袭,杨桦仙尊是知晓的,但被谁用何物偷袭,却是不知的,自然也就更不晓得杨君山在进入先天两仪仙阵核心地带之后的收获。

  “不忙,你且先看一看这个再说!”

  杨君山伸手制止了杨桦仙尊,而是将手中提着的摇钱树主干扔给了他。

  且不说桑无忌怕是早已趁机溜掉,就算是要追杀,现在也用不上杨桦仙尊,他刚刚一只脚跨过了金仙境门槛,甚至连修为都尚未稳固,如何能够与人交手?

  杨桦仙尊其实在杨君山进来的刹那,便已经感知到了一道与自身极为悠关物事的存在,只是身为化身,自然一切以维护本尊为要,故而不曾关注杨君山手中所持为何物。

  此时苍翠树干落入掌中,杨桦仙尊周身气息顿时被引动,连带着神色都为之一振,惊道:“摇钱树,这是摇钱树?”

  虽然是在向杨君山求证,可语气却是极为笃定。

  杨君山略带遗憾道:“可惜被毁了,只得了一根主干,趁着尚未解离挥发,且你又在进阶金仙档口,或许还能利用一番。”

  “本尊是说,七宝妙树?”杨桦仙尊问道。

  杨君山道:“希望还能来得及。”

  杨桦仙尊却摇头道:“这哪里能来得及?七宝妙树乃是下品仙器,本身又诸多妙用,单凭一根摇钱树主干,如何能够济用?”

  下品仙器七宝妙树的炼制,自然是要以摇钱树作为主干的,但七宝妙树诸多妙用自然不全在摇钱树的树干之上,尚需要用到许多其他的天地灵珍。

  况且一件仙器成型又岂是那般轻易,纵使如同聚宝莲、摇钱树这般神物,能够使得仙器成型事半功倍,却也需不短的时日打磨孕养。

  杨君山则道:“且先练就仙器胚胎,将此物根基保存下来再说,否则如此一件天地绝顶灵珍,就此解离湮灭岂不可惜?”

  杨桦仙尊顿时明白了过来,道:“本尊之意,是要借助某进阶金仙之际所凝本源?”

  杨君山点头道:“你原就是木中精灵,如今又合了建木之心,虽说本质上尚差摇钱树一筹,可若是加上此番所凝聚金仙本源,倒也勉强可以用来弥补摇钱树流逝本源,再待得日后寻得其他天地灵珍一一补足,七宝妙树自然可成。”

  杨桦仙尊仍有犹疑,杨君山却又道:“此宝由你本源供养,只待成就仙器,几可称之为伴生,等同于本命仙器,自然由你所用,况且就算最终不成,你也只管融了此物于体内,所得底蕴怕不是比如今还要更厚五分。”

  杨桦仙尊虽是身外化身,但事关自身修为消长,底蕴厚薄,若然非是本尊命令逼迫,自然也会反驳犹豫,不过听得本尊所列诸般理由,杨桦仙尊自也明白所得必然大于所失,最终还是点头同意。

  不过就在杨桦仙尊刚刚将体内孕育而成的一丝金仙本源分出一半度入摇钱树干之内,却又仿佛想到了什么,抬头道:“若此番七宝妙树练成,虽说多了一件本命仙器,可终归是本源受损,实力虽大增,可日后更进一步却难。”

  杨君山闻言却是笑道:“道友放心,你我本为一体,杨某又岂能不为道友考虑周全,此事杨某自有其他谋算,总归要让道友满意便是!”

  见得本尊思虑周祥,杨桦仙尊自然再无异议,专心开始炼化摇钱树主干,同时又有些遗憾道:“七宝妙树虽说号称无物不刷,可实际上却只能够在对敌时刷下品质在其之下的法宝灵珍,若然碰上修为比自己高的对手,便是一件上品道器想要刷掉也是极难,与之相比,在下还是觉得落宝金钱更为实用。”

  杨君山闻言哑然失笑,道:“道友却是贪心不足,别忘了,那落宝金钱却是一日只能落下三宝,哪里比得上七宝妙树可以随时应敌?”

  杨桦仙尊显然并不认同,认真反驳道:“本尊此言差矣,落宝金钱虽每日只能落得三宝,可这件下品仙器却是能够落得同阶法宝,哪怕对手实力远在自己之上也是照落不误,甚至出其不意之下,便是中品仙器都能落得。”

  杨君山“哈哈”大小,道:“道友眼界何时变得这般高了?如今却是连几件道器都不放在眼中,仙器都开始奢望中品?”

  杨桦仙尊叹道:“只是如此一想罢了,想那落宝金钱何等难得,据说必须由金行至宝中排名第一的本源金母所制,此物的稀罕贵重不下于息壤、聚宝莲。”

  两人言谈之间,杨桦仙尊那里已经将摇钱树的枝干初步以刚刚凝练的金仙本源炼化,暂时止住了摇钱树主干中天地本源的散逸。

  杨桦仙尊这才松了一口气,老实说他自身也不愿见到摇钱树这等神物在眼前作废,就算没有本尊说服,自己权衡之下怕最终也是要分出金仙本源来炼化。

  金仙本源的损失令杨桦仙尊底蕴大减,他却是顾不得脸上的苍白,开口道:“却是有一件事情想来本尊已经注意到了,亘古密林的天地本源似乎太过稀薄了些,本尊可晓得其中缘故?”

  杨君山点了点头,却是将他在先天两仪仙阵中的见闻同杨桦仙尊讲了。

  杨桦仙尊闻言却是惊道:“灵溢宗尽然早就找到了本源之海,布局居然如此深远?”

  杨君山对此却是并不苟同,意味深长道:“怕就怕灵溢宗说不定也被蒙在鼓里,走吧,如今这灵溢宗说不得却是要给杨某一个交待才是!”

  长河灵舟在天地本源的冲刷之下,虽然自身破损之处不见如何修复,可整个舟体却全然没有了先前的破败之感,舟体之上受损的符纹纹路看上去一枚枚灵光四溢,仿佛整个灵舟都要活转过来一般,就连速度比之先前都要加快了几分。

  亘古密林之外,桑州本土势力几位仙尊,在骤然出现的三位蛮族金仙,以及几位元神仙的围攻之下,情形看上去极为不妙。

  尽管本土势力一方拥有三艘灵舟悬于高空,并依托灵溢宗的守护大阵,抵挡住了蛮族一方强横的冲击,可实际上本土势力一方早已损兵折将。

  若非在关键时刻,灵溢宗以及其他几家桑州本土宗派各有一两位黄庭道修登仙成功,使得本土势力一方一下子多出了三四位元神仙尊,怕不是灵溢宗的守护大阵早就被打破。